【凪日】龙语者 #凪日

sodasinei 2021-11-25

by/ 檬啊檬啊

 

给tag加点热度。

 

自从看完巡演剧情我脑子里就都是这个paro,龙和他的宝藏的故事,兽化ngs注意,ooc,不要带脑子看。

 

————

“能够当选为‘龙语者’的孩子,是整个家族的荣耀。”

大人们总是在这么说着,所以当日和在他七岁这年真的成为“龙语者”时,他很开心,父亲也很开心,全村的人看着他的目光中都带着希冀和崇拜,他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变成整个村子的荣耀。

他被连夜打扮的漂漂亮亮,身上穿着洁白的,一尘不染的新衣,用的是上好的丝线,身上戴着华美的,闪耀的饰品,是他这个小孩子平时根本碰不得的东西。

五年前隔壁姐姐好像也是这样,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虽然他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可大人们都说“龙语者”是要过好日子去的,不回来才正常。

日和在出发前晃了晃头上有些沉重的饰品,终于忍不住拽着母亲的袖子问她“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龙诶?为什么能听懂龙说话呢?”

他的母亲看着他亮闪闪的眸子,不知为何却抱着他低声哭泣了起来。

 

整个村子一扫前几天的阴郁,仿佛连日的旱灾马上就能消失了一样,日和抬头看了看天空,并没有要下雨的痕迹。可是大家都欢欣鼓舞的为他庆贺,他看着人们干裂的嘴唇,用嘶哑的声音也要唱出祝曲的模样,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是大家心里的太阳,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可能人们希望的并不是太阳吧。

他坐在轿子上,被人们抬着从日落时分开始爬上南山,他撩开轿子周围厚重的纱帐往外面瞧,也不知走了多久,已经是昏昏沉沉一片漆黑了。

他知道自己并不重,可是轿夫们也应当是累的,他能听到他们的喘气声,却从不曾停下歇息一会。他在晃动的轿子里昏昏沉沉,被折腾一天的疲累让他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然后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一片寂静之中。

轿子被停放在一个漆黑的洞口前,日和听大人们说过,龙就住在黑暗的洞穴里。

原来是到了啊……他鼓鼓嘴,觉得那些人可真不厚道,为什么不在到达的时候叫醒他,而是要把他孤零零的扔在这。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事,日和走进洞口,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这只传说中的龙。

 

漆黑,湿冷,寂静,他不知道自己在洞穴里绕了多久,肚子饿了,腿也酸了,甚至跌跌撞撞摔了好几跤,最后他终于在前面的拐角处看到了一抹亮光。

他兴奋的跑过去,转过拐角,就对上了那双红色的竖瞳。

按理说他应该更先注意到别的东西,比如说他庞大的,比自己大好几倍的白色身躯;或者是他那口锋利的,让人心惊的恐怖牙齿。但是这些他都没有注意到,只是定定的看着那双眼睛,只觉得好漂亮好漂亮,是纯粹的红色。

白色的巨龙也没有动,他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盯着他,盯着那个小小的孩子。

“哇!你就是龙吗?”

小孩子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然后朝自己跑了几步,龙一瞬间不知所措起来,他依旧僵在那里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动作,因为这是他没有见过的反应。

“你听得懂我说话吗?我叫日和哦!”他的嘴一张一合,发出自己听不懂的音节,可是他的表情很明亮,就像是他头上的那一束光一样。

“唔……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我能不能听懂你说话呀!”

小孩子终于来到了他脚下,甚至伸出手好奇的戳了戳自己那锋利的爪子,龙受惊一般往后退了一点,同时终于发出了一声低低的警告。

巨大的龙鸣声回荡在几乎封闭的洞穴里,日和被震的反射性捂住耳朵,在余音彻底消散以后,才叹着气放下了手。

“啊啊果然,我听不懂你说话呢。”他的双腿终于支撑不住了,他低头看了看,看着地上脏兮兮的泥土,最后撇了撇嘴,毫不客气的选择一屁股坐在龙干净的脚面上。“我就说嘛,我又没听过龙叫,怎么就能听懂龙说话了呢?”

“果然啊,就是‘祭品’换了个称呼而已。”

龙只感觉到了落在他皮肤上那温热的触感,听到了回荡在洞穴中小小的,甜美的声音。

“你一直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洞穴中肯定很孤单吧?不过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了呢!”日和拍了拍他的爪子,仿佛在跟他握手“那我们就是同伴啦!”

 

龙的洞穴中不再只有黑色和白色了,那抹小小的绿色突然闯了进来,然后毫不客气的加入了他的生活。

他到了晚上会靠在自己脚边,选择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入睡,那种完全放心的模样和他以前见过的所有人类都不一样,于是龙也经常在他睡着的时候仔仔细细的观察他,观察他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脸。他见过的人不多,可他觉得,这个人类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类。

早上他睡醒之后就会跟自己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他虽然听不懂,但是从他脸上那些生动的表情上好像也能读懂一些什么。

比如他会在清晨兴致冲冲的离开他,离开这个洞穴,然后在他担忧这个人类会一去不复返的时候抱着各种东西再回来。有鲜花,有野果,有各种各样的山里很常见但他都不曾在意的东西。但是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有点神情郁郁,语气里带了点他听不懂的情绪,然后去揉捏他白皙的腿。龙看到那上面又多了几道伤口。

于是有一天,日和在外面找到些果子,在心里哀叹着又要穿过那漆黑的路程到洞穴深处的时候,他在洞穴入口看到了趴在那里的龙。

“你,你原来是会出来的吗!”

龙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反应,他静静的用那双红色眸子看着自己。

“哎呀!你能出来的话早说呀!还害我每天走那么艰难!”

他一边抱怨一边朝他走过去,突然眼前一暗,他感受到了一股热气,下一秒他看到龙对他张开了嘴。

那一瞬间也许是有害怕的吧,可是怎么说呢,日和见到龙的第一眼好像就确定他不会伤害自己一样,倒不如说,在这个地方,如果龙要对他怎么样,那他也没有什么方法反抗就是了。

于是他只是紧紧闭上了眼睛,接受命运的审判。

他感受到自己后颈的衣服被咬住,轻轻的,小心的,不伤害到他的皮肤,最后是一阵失重感,然后他落在了什么上面。

日和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了龙的背上,手下是布着鳞甲的皮肤。

龙突然动了起来,吓得日和慌忙俯下身,抱住他防止让自己掉下去。他感受到龙停顿了一下,然后将动作放的更轻更慢了一些,缓缓带着他向洞穴深处走去。

 

日和被放在洞穴中那块大石头上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怔愣的,他看着龙小心翼翼的动作,终于理解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你原来不是一只傻龙啊!”

日和高兴的站起来,伸手想要触碰他,龙也弯下脖子来,让那双温热的小手触碰到了自己的头。

“好乖好乖~”日和摸了摸,又忍不住抱住蹭了蹭“你很聪明呢!会是一个好伙伴的!”

他再次抬头,紫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对他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来成为真正的龙语者吧!”

 

龙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了,那个孩子开始教他学习人类的语言,他用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用亮晶晶的眸子看着自己笨拙的用爪子在地上有样学样,然后获得他奖励一般的拥抱或者亲吻。

他在地上写“日和”然后指了指自己,嘴里不断的重复着“日和,我叫日和哟!”龙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把这几个音节深深地刻在了心里,然后一遍一遍练习那两个字符。

“对啦!我要怎么称呼你呢?”日和仰着头认真的想了想,脑海中出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抹红色。

“叫你凪砂好不好?”他盯着他的眼睛“因为你的眼睛就像是朱砂一样!”

他在地上写下“凪砂”,于是“日和”和“凪砂”成了龙最先学会的两个单词。

 

“怎么办?这场大雨已经连着下了四天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整个村子都会被淹了的!”

“唉……作孽啊……”

“说起来……是不是已经十年没有过了?”

“啊……你是说‘龙语者’吗?”

 

“凪砂凪砂~你猜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凪砂不满的轻哼,埋怨他为什么下这么大雨还去外面乱跑。

日和笑眯眯的蹭了蹭他,然后坐在了柔软的石床上。

十年过去,这个洞穴和他最开始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它被一人一龙精心的一点一点布置起来,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东西去装点它,最后变成了现在这个“家”。

日和被凪砂背着去过很多地方,可是最后还是选择回到这里,因为山下的村庄是他原来的家。可是他去过那么多地方,却唯独没有光明正大的回过村庄,只有偶尔会乔装打扮一番,偷偷回家附近看一看而已,因为他知道,让村里的人知道他还活着,或许不是一件好事。

凪砂现在已经基本能和他无障碍沟通了,虽然凪砂还是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但至少他用爪子在地上写字的技能已经相当纯熟,而且日常生活中他也不需要如此,往往他只要发出不同的声音,日和就可以懂得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对了对了!我刚刚在洞口看到了一顶轿子哦!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来的吗?”

凪砂微微沉吟,说实话,这十年再没有人被送上来,让他基本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没想到……是因为这几天的大雨吗?

“哎呀~他们还真是不尽心呢~有事才能想起你,也不怕这么久没有“祭品”,我们凪砂君发威吗?”

凪砂有些无奈的低头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觉得他这点嘴上不饶人的脾气也很可爱。

其实日和早就知道凪砂并没有伤害过“祭品”,毕竟这么多年他都是吃果子或者野兽度过的嘛!其实人也没有人类想象的那么好吃。

以前那些孩子基本都是一见到龙就吓得慌忙逃走了,最后在茫茫山野中失去了踪迹。甚至有些孩子在看到黑漆漆的洞口的时候就已经不敢踏入了,然后在找回去的路时迷失了方向,进了别的野兽的肚子。

至于为什么村里的人要给他献上“祭品”,那还要从凪砂在这个洞穴安家的原因说起。

其实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凪砂还是一只幼龙呢,他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人类抓住关进了潮湿黑暗的监牢,就如同一个新生儿一般什么都不懂,直到不知过了多久的某一天,才终于从那个枷锁中逃出,四处逃亡许久后不小心闯进了这个村庄。

人们总是会对不熟悉,且比自己强大许多的生物产生本能的恐惧,更何况当时的凪砂惊慌之中不小心弄塌了几间房子,弄伤了几个人,让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在凪砂逃入南边的山里之后,村庄又巧合的经历了一场水涝之灾,也是从那时开始,村里的人把龙和天灾联系到一起,认为天灾是因为龙不开心了,需要食物了,所以开始向龙贡献“祭品”,美其名曰“龙语者”,告诉大家“龙语者”能够听懂龙的语言和它交谈,然后阻止天灾继续发生。

日和第一次趴在凪砂背上看他慢慢写完这些字的时候狠狠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抱着他的脖子安抚似的蹭了蹭,换来凪砂低低的,从喉咙里发出的像大猫一样的咕噜声。

 

“所以这个‘龙语者’要怎么办呢?”

凪砂轻哼一声,觉得完全没必要管他,这个人肯定也会像之前那些人一样吧。

“啊啊~这样显得我好冷漠哦!毕竟跟我一样是被骗的孩子呢~让他死在这山林里不好吧?”

凪砂把头放在床上,安静的趴在他身边,享受着他一下一下落在自己身上的轻抚。

“唉~真没办法!就让我去点醒这个孩子好啦!”

凪砂对他的决定没什么意见,翻了个身继续享受了。

不过日和在洞穴里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有人进来,他去轿子里一看,里面也已经空空如也了,想必这个孩子也属于那种不敢进来的人吧。

日和叹了一口气,这种情况只能说他们没有缘分了呢。

 

这次老天好像真的发了怒,雨断断续续下了半个月,日和很多时间都会站在山上往村庄看,眉间总是皱的紧紧的。

“日和回去看看吧,很担心不是吗?”凪砂用翅膀给他挡着雨,然后用爪子在他面前的地面上轻轻写到。

“是啊……回去看看吧。”他靠在凪砂身上,撒娇道“凪砂要在山脚等着我哦~爬上山好累的!”

那当然,不论你去哪我都会等你。

然而这一次凪砂没有等到日和回来,直到雨停了,天晴了。

 

“看!我就说都是这个妖怪的错!他就是为了报复我们!”

“是啊是啊!还好我们抓住了他!”

日和坐在冰冷阴暗的牢狱里,冷眼听着这群人在那里洋洋自得的说那些愚蠢的“真相”。

他的双手双脚被锁链捆住,因为他们怕“妖怪”使用什么妖术。

日和觉得这个事情真是讽刺的可以,前几天那个他还想要救下来的孩子在听到他和龙对话之后就惊慌的跑了出去,最后居然奇迹般的回到了村庄,因为大雨为他冲出了一条路。

于是村里人知道了他真的是“龙语者”,可以操纵那只可怕的巨龙了,而他也知道了所谓“龙语者”的真相,所以现在这场停不下的大雨就是他对村子的报复!

于是日和回到家的时候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宅子,他惊慌的跑进来,然后被一群人喊着“妖怪!”抓进了这个监牢。

哈哈,多讽刺啊,当初明明说“龙语者”是大家的救世主,现在“救世主”却成了“妖怪”。

他总是爱笑的,可是这会好像真的笑不出来了,只想回到那个被他们一点点装饰起来的“家”。

 

“救命啊——龙袭击村庄了!!”

“啊——不要吃我!!”

日和在一片骚乱中睁开眼,他听到了人们恐惧惊慌的尖叫声,四处奔逃的脚步声,房屋倒塌的溃裂声。

然后眼前突然一亮,那坚不可摧的牢狱就像纸一般被撕开,他看到了那只白色的龙。

在他眼里,凪砂一直是温柔的,天真的,无害的。他尖锐的爪子在他面前永远小心翼翼,宽大的翅膀始终为他遮风挡雨,尖锐的牙齿就算叼他的衣服也不敢用力,就连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是那么轻柔。可现在他用一副攻击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终于察觉,凪砂是龙啊……而且早已不是当初那只幼龙了,只不过我从来都被珍惜着而已。

他看着那双红的发亮的眼睛,轻声唤他“凪砂……”

白色的龙发出一声悲鸣,用锋利的爪子将困住他的锁链都斩断,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凪砂君……你果然会来救我的。”

凪砂有些不安的叫了两声,他看着周围如同废墟一样的建筑和四处奔逃的人,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他最开始想用爪子写字询问他们日和的下落,可是没有人有耐心等待他,他刚抬起爪子,就被人们的尖叫声打断,然后被各种工具攻击了,他不得已才只能自己来找他。

日和抱着他的脖子蹭他,说“凪砂做的很棒哦!不过我们现在该走啦~”

去哪呢?

“去一个……远离这座村子的地方。”

 

“老师!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吗?后来又有了一个传说,说有一只巨龙守着一个洞穴,里面藏着巨大的宝藏,于是世界各地的勇者都开始跃跃欲试的去寻找宝藏了。”

“宝藏?最后找到了吗?”

“嗯……勇者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败了巨龙,可是进入洞穴之后,只在洞穴深处的石床上发现了一具白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诶……一具白骨算什么宝藏嘛!”

“哈哈……是吗?对巨龙来说,那可能是他最重要的,比太阳还要珍贵的宝藏哦!”

 

——end

【狛苗】雪国之樱 #狛枝
。 一辆白色的列车拖着长长的烟雾,哀鸣着骤然冲破风雪的防线,在漆黑的铁路上飞驰。它的车厢空荡荡,像一座坟。 狛枝斗睁眼,看到的就是轻轻摇晃的天花板——列车上为数不多的私人房间,小而精致。一张床一张桌...
【茨♀♀】盐渍柠檬切片 #偶像梦幻祭 #茨 #七种茨 #乱
有人说她的真人比视频上还要漂亮一些,这么刺眼的阳光加上那么远的距离,哪里还能看出来什么漂亮不漂亮的,七种茨彻底失去了兴趣,一个人悄悄走了。 她果然没有猜错,2年A班的乱砂跟巴和、全校最受欢迎的...
【茨】溺水金鱼 #偶像梦幻祭 #七种茨 #乱
手里,巴和咬着叉子歪头问他: “听说你有个男粉丝买了三百张?” 七种茨的表情只停留了一瞬,乱砂终于刮完了奶油涂层,他用叉子拨开了蛋糕胚,是葡萄干夹心的。 我喜欢菠萝果酱的,乱砂一口抿掉叉子上的...
【狛苗】夜曲 #幸运组 #狛枝
。 不会是那个看起来很乖巧的棕发少年吧……那简直是狛枝斗单方面欺负人。向瞟了一眼狛枝,果然,这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虽然在笑,眼里却几乎是一片混沌。他默默地在心底给那个少年祈祷,祈祷他不会被狛枝欺负...
茨】胃病 #茨 #七种茨
——他把下嘴唇咬得发白,为了避免发出声音,他不得已把按压腹部的手放到上面去捂着自己的嘴,但很快又痛得放回原位去用力按压缓解疼痛。   “茨,现在要去医院吗?我现在就去打电话给和君…”乱砂紧张地摸着...
【茨】理智在撒娇面前一无是处 #偶像梦幻祭 #七种茨 #乱
因陌生主妇推着小朋友经过作罢,我这是为了国家的未来,七种茨咬牙切齿。 乱砂见状把怀里的毛绒玩具抱得更紧了:“我要告诉和。” 嘿,长本事了!七种茨吹胡子瞪眼,乱砂最近酷爱用巴和威胁他,原因是某次...
【茨】小心老板娘 #偶像梦幻祭 #七种茨 #乱
团体里的第三人: “阿前辈,阿前辈他一直是这样的吗?” 啊?一旁沉迷于海鲜奶油意面的乱砂如梦方醒,他对待食物的态度向来有种超乎常人的虔诚,就算是街对角那家尚能果腹的餐厅也吃得充满幸福感,一度让众人...
【茨】乐园沦陷 #偶像梦幻祭 #七种茨 #乱
小时前的七种茨。 乱砂脑中胡乱地想着前几发生的事情。巴和在花园里与他喝茶,见到七种茨行色匆匆地从不远处的长廊经过,以为是乱砂家中请的律师,直到临别的闲谈中了解到是友人的丈夫才大呼失礼,握住乱...
【茨】项圈与造笼人 #偶像梦幻祭 #七种茨 #乱
,看到乱砂与巴和还有那些家族生意与天祥院财团有往来所以受邀参加活动的少爷小姐们围在一处说话的背影,最终还在涟纯的帮助下完成了颁奖仪式。 他其实一点也不讨厌猫。 七种茨自嘲地想,他只是讨厌让他无法鼓...
【茨】协议婚姻百利而无害 #偶像梦幻祭 #七种茨 #乱
三的单身omega独生子,股东们既怕乱砂未来没有继承人又怕他有了不知道父亲姓甚名谁的继承人,为了稳定股价,他的好友兼自认的监护人巴和拍板给他安排了相亲,alpha的品类从偶像到公司职员多种多样。七...
【狛苗】选课 #狛枝斗 #幸运组 #苗木诚
by/ 乌焉解羽丶   ※CP是狛苗,正常世界大学生情侣设定,纯ooc。 ※灵感还是来自英语听力,清水沙雕段子。 ※人还没上大学,对话根据听力原文改编。   选课——   狛枝斗和苗木诚一前一后地...
【阿良景】蜘蛛丝● 演员夜● 明神阿良也
的劣质颜料与浮上来的油分离,染上些许塑料味道的臭味。 只有在充分的搅拌之后,她才会散发出完美的光泽与鲜艳的颜色。阿良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夜景究竟是怎样的颜色呢? “唉……” 阿良也逐渐飘远的意识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