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敬】烙印 #零敬

sodasinei 2021-11-25

by/ 檬啊檬啊

 

莲巳敬人生日快乐!!

跟生日好像没什么关系的贺文,奇奇怪怪的paro,吸血鬼零x假吸血鬼敬,ooc注意

 

被吸血鬼养大的孩子,最后还是回到了吸血鬼的身边

 

————

 

“敬人,晚上的庆功宴你真的不去吗?”

“嗯,不去了,我也忙了好几天,需要休息休息。”

“哎呀~居然能从敬人嘴里听到休息这种话呢!”

莲巳敬人瞪了他一眼,看着英智笑嘻嘻的朝他吐了吐舌头关门离去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发酸的鼻梁。

桌面上堆放的文件有些散乱,咖啡和功能饮料的瓶子也胡乱的堆在一边,敬人向来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但是此刻却没什么精力去收拾它们,只是给自己面前的桌面腾出一片空地,然后如释重负般的卸了力。

这样的生活过了多久了呢?一年?半年?他有些记不清了,只知道他一直在努力的,拼尽全力的去实施他和英智的计划。前几天吸血鬼们的大骚动也被顺利镇压下来,周边地区最近也日渐平稳,那些活跃的吸血鬼们似乎都慢慢隐入暗处,好像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前进。

可是这是他想要的吗?他当初和那个人承诺的“和平”,真的就是这样吗?

脖颈上的那个“烙印”又开始发疼了,它像火在烧,可又更像是那个吻,明明是冰冷的嘴唇,却像是热铁一般烫到他,然后永远的烙在了那里。

他已经分不清这种疼痛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了,他混沌的脑子里此刻又浮现出那双红的发亮的眼睛。

朔间零。

他想,怎么又是朔间零。

 

“小鬼,你在看什么?”

莲巳敬人抿了抿嘴,没说话,将目光从他的嘴边移开,吃了一口手里的饭团,将它咽下去,然后又皱着眉头把目光移了回来。

“那个杯子里装的是什么?”

朔间零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自己手里拿着的高脚杯,里面鲜红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晃了两下。

“是血吗?”

“哈哈……是啊,你要尝尝吗?小鬼。”

莲巳敬人看着被递到自己面前的杯子,犹豫再三还是伸手接了,说实话他不知道为什么对血好像从来没有什么渴求,朔间零总是说他还没有到喝血的年纪,可是他知道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所以现在至少学会接受它比较好。

他把杯子凑到鼻尖闻了闻,并没有想象中的腥味,似乎也没那么难接受。

于是他仰头喝了一口,味蕾直接感受到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让他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哈哈哈哈哈哈……小鬼果然是个笨蛋吧!”在一旁把他每个表情收入眼底的朔间零终于没忍住大笑出声,然后在小家伙皱着眉头忿忿的目光中慢慢停了下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可不要我说什么就信什么啊敬君~那样总有一天要吃亏的哦。”他边说边把剩下的那半杯从他手里拿过来,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这不是血哦,是番茄汁。”

敬人看着他乐不可支的样子,一边觉得无奈,一边又觉得疑惑。

朔间零笑的时候嘴张开,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那几颗尖尖的,和自己不一样的虎牙,所以他应当是个吸血鬼的,可是自己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又完全不像一个吸血鬼。

他印象里的吸血鬼好像都是“怪物”,每天混迹在城市里的阴暗角落,把无辜的人吸成干尸,扔在破败的垃圾堆或者荒芜的空地上,让人们每天晚上都不敢出门,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猎物。所以当他的家人们说,自己是一个吸血鬼,所以要把自己送走的时候,莲巳敬人只觉得荒唐。

可是朔间零不是这样,也许他只有美丽的外貌和昼夜颠倒的作息像是吸血鬼,其他方面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至于自己……他无意识的用指尖去碰自己的牙齿,下一秒就被冰凉的另一只手握住了。

“嗯哼?小鬼你又怎么了?”

莲巳敬人抬眼,才发现朔间零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指尖还放在嘴里,这样子滑稽得很,可是又挣脱不开他手上的力气,于是只能气红了脸不去理他。

朔间零好像更高兴了,他用另一只手轻扯他的嘴角,然后凑的更近去细细观察,任凭他胡乱挣扎也不松手。

“唔……”半晌之后他点点头,一松手敬人就立马从凳子上跳下去,跑离这个家伙足够远的距离“哎呀……还是个没长牙的小孩子呢~怕什么?”

是啊,他确实还是小孩子,倒是朔间零,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从来没有变过,他也问过这种问题,然后朔间零就会笑笑,拍拍他的脑袋说“因为吸血鬼都不会变老啊!”幼年时期的敬人还是一副天真无邪却认真的模样,又继续追问他“那我为什么还在长大呢?”然后被朔间零抱起来笑的乐不可支。

说到底他还是太信任朔间零了吧,十几年以来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吸血鬼,只不过发育的晚了点,直到他遇到了天祥院英智。

“唔?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回去?”

“因为我是吸血鬼啊。”

英智愣住,然后捂着嘴憋着笑看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你在笑什么?”

英智还是有些憋不住的颤抖,但他拉过敬人的手,牵着他从屋檐下走到阳光之中。

“你看,你一点都不怕光对吧?”他又用手指捏了捏他的手心“你看,我们的温度也是一样的。”他又指了指他的嘴,然后自己咧出一口大白牙,说“你的牙齿也和我一样哦!”

“……这难道不是因为我还没发育……?”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了,倒不如说可能几年前就已经开始怀疑了,但他却有点想要逃避,为什么呢?可能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呀!这些可是吸血鬼天生就会有的东西哦!”

只要没有人点破就可以一直相信下去的吧,说是自欺欺人也好,说是别的什么也好,但此刻直面这样的话语,他也终于不得不面对了。

“啊,说起来你叫什么来着?莲巳敬人是吧……莲巳……”英智低下头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就露出了更为灿烂的笑容“既然你是‘那个’孩子,那就更应该跟我走了!怎么样?认真考虑一下我之前说的话吧?”

 

敬人被手臂的酸麻感给弄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视野一片漆黑,戴上眼镜之后看清墙上的挂钟,才发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他坐起身来,感觉到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他才恍然想起,今天似乎是满月。

颈侧的“烙印”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伸手去摸了摸,那两个小小的牙印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却让他仿佛一瞬间被烫了一般。

刚刚的梦里他似乎看见了很多事,从五岁被父亲带到那个人面前开始,他的生活轨迹就彻底偏离了方向,然后朔间零这个人填满了他的生活。

这么一想真是可恶的人啊,就算离开了,也会不厌其烦的出现在他的梦里。

短暂的睡眠很好的缓解了他的疲惫,况且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继续睡了,准确的说是不想继续在梦里回顾那些曾经。于是他起身,推开门,沿着清冷的街道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这在不久以前还是人类的妄想吧,在满月夜里一个人出来瞎逛什么的,要是在当时说出来,基本就可以被认定为不想活了。

这么看来他和英智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吧?可是按照朔间零的做法……是不是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呢?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容易陷入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当敬人从思绪里脱出停下脚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又走上了那一条熟悉的路。

啊……该怎么说,只是习惯罢了……

他的脚步往前两步,又往后退两步,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选择继续顺着这条路往前走。

没什么可心虚的,路的尽头只不过是一片荒地而已,早已不是那个“家”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当穿过那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眼前豁然开朗的时候,他看着月光下出现的那座格格不入的洋馆时,睁大眼停在了那里。

 

“你说你要离开这里?”

莲巳敬人点点头,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朔间零从楼梯上俯视着他,看着这个自己从小家伙陪到这么大的少年,感觉什么都没变,可早就有东西变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如此,低着头跟在父亲的身后,让他只能看到那个小小的发旋。只不过那时候他还不会如此心虚的躲开他的眼神,甚至还会好奇的悄悄抬头看他,然后眼里全是满满的惊艳。

“为什么?”

莲巳敬人咬咬唇,然后轻声说“因为我不是吸血鬼。”

“哈。”他听到那个人冷笑一声,下一秒自己的下巴就被人抬起来,他仰着头,和站在楼梯上的那个人四目相对,那个人扯着嘴角,是熟悉的,狂妄的笑容“就因为你不是吸血鬼所以就要走?”

“不是!我,我只是想……让人类和吸血鬼能够更好的相处……而不是只有我们……”

“哇啊小鬼~你还真是心怀天下呢!”

敬人假装听不懂他话里的嘲讽意味,只是直直的看着他。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

朔间零有些烦躁的咋舌,这个孩子从来都是这样,明明只是一个小鬼,一个被欺瞒着的,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偏偏有着一颗坚定不移的心。说实话,他不讨厌这种特质,甚至还很喜欢,很欣赏,可是……

“啊啊……你果然是被外面的家伙带坏了是吧?明明是‘我的东西’,怎么就不选择向着我呢?”

“你说什么‘我的东西’啊……我又不是……”

“你既然知道自己不是吸血鬼了,那你应该也知道了为什么你会被送来我这里吧?”

莲巳敬人本来还在羞恼的辩驳他,但是这话一出他就立刻闭了嘴。

是啊,也许他没说错,自己就是“他的东西”,不是人,不是玩伴,也不是孩子,只是一个用来交换,用来镇压的人质,更过分一点来说,甚至可以是食物。

 

“莲巳家的孩子,真可怜呐……”英智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虽然下一秒就被他有些嫌弃的躲开,但还是笑眯眯的感叹着“其实这几年啊,这一片的吸血鬼都很安生呢,我本来还挺诧异的,直到前段时间听说了一些事情。”

看他一副等着自己往下问的模样,敬人皱着眉头,抿着唇不太想理他,但是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顺着他问“什么事?”

“嘿嘿~”英智笑的很满足,他晃晃腿,双手撑着下巴继续往下讲,但是说出来的事情可就没那么温和可爱了“以前啊,这一片的吸血鬼和人类那可真是水火不容,几乎已经到了大家白天都不敢出门的地步了,直到有一天,这些恶劣的吸血鬼们迎来了一位‘统领’,那个家伙不知道有什么本事,可以让其他吸血鬼都听从他,崇拜他,简直就像是吸血鬼里的‘神’一样吧?”

莲巳敬人已经猜到这个“神”是谁了,说实话,这么多年的相处里,他也时不时会觉得那个人像“神”,可是吸血鬼,似乎又不能用“神”来称呼,但在他心里,那个人可能就是如此的存在吧。

“那么现在这个‘神’做了什么呢?或者说,他为什么让那些吸血鬼们安生下来了呢?”天祥院英智睁开眼睛,用那片冰蓝色牢牢的盯住他“因为,人类送给他了一份‘礼物’啊。”

是啊,自己只是一个“礼物”而已,一个被打包送出去,让被赠予者随意处置的东西。

 

“我现在做的事,和你希望的不是一样吗?吸血鬼和人类达到了‘和平’,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不,不一样的……

莲巳敬人在心里反驳他,对吸血鬼来说可能确实如此,但他是人类,他似乎天生就会站在人类的角度上去考虑,这种状况,只能说是单方面在被轻视而已。

“啊啊……小鬼还真是容易被看透呐……”朔间零摇摇头,松开了他的下巴,然后下一秒就从楼梯上跳了下来,伸手拦住莲巳敬人想要往后退的身体。

他被桎梏住不能动,脖颈被迫抬起,跳动的脉搏贴上了一只冰凉的手,让他的后背开始止不住的颤栗。

莲巳敬人的余光看到了窗外的月亮,是一轮满月,而朔间零红色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亮的有些诡异,他轻轻咧开嘴,然后朝着他的血管亮出了尖牙……

 

莲巳敬人的手再次摸上了脖子,那天的最后,朔间零还是没有咬下去,那里的伤口只是微微蹭破皮的程度。其实所谓的“烙印”,“痛楚”,都只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那个地方早就恢复到光滑平整的样子,仿佛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最后的最后他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呢……

好像是“我还是希望你继续做一个人类。”然后他就放开了自己,冷淡的留下一句“你走吧”,转身上了楼。

再后来……这座洋馆和那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第二天他看着这一片荒地第一次感到了无措的迷茫,就仿佛昨日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样。

不过现在,面前的景象让他知道这些确实都不是梦,还是一样的满月夜,这座洋馆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这里。

莲巳敬人很确定这就是原来的那个地方,因为别的洋馆都喜欢在花园里种上各式各样的花,特别是吸血鬼们,特别偏爱蔷薇玫瑰这类的东西。但是这个花园却因为其主人的奇怪爱好而种满了番茄,大概在世上可能是独一份的了。

洋馆的大门虚掩着,仿佛在欢迎他的到来,莲巳敬人的手放在门把上顿了顿,最后深吸一口气,将门推了开来。

里面的一切都跟他离开时没什么区别,昏暗的灯光,燃烧的壁炉,没有灰尘的餐桌,就连那杯番茄汁好像都还是原来那杯。

“呀~莲巳君~好久不见。”

他抬头,那个男人趴在楼梯的扶手上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也跟那时一模一样。

“朔间……”

“汝可真是让吾辈好等啊~吾辈可是在这里独守空房了好久好久喏~”

“不,不对吧!明明我之前来这里的时候都什么也没有啊!”

朔间零没说话,伸手指了指窗外的月亮,莲巳敬人这才意识到,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满月夜来到这里。因为吸血鬼们每次在满月时都格外活跃,所以每个满月夜都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自然没有时间让他来看看这里。

“唔……汝既然在这个时候来了,那就说明那些小麻烦们已经被解决的差不多了吧?”

他总是这样……明明全程都不知道人在哪里,却好像把一切都掌握在手心一样……

“那么,莲巳君,现在这些是你想要的了吗?”

莲巳敬人再次低下了头,他看着地面,轻声说“我不知道……”

不,不对,他不应该这么说。

朔间零惊讶的看着这个“小鬼”突然抬起头,直视着自己,清澈的眼睛在月光下微微闪着亮光,就像是曾经那个孩子一样的看着他说“不,我觉得离我希望的很近了,而且……这应该,也是你所期望的。”

“有些事,不是吸血鬼能做到的,也不是‘神’能做到的,我们只是把人类所能做到的事情完成了而已!”

啊啊……又是这种眼神……这种语气……真是……真是受不了啊……

“哼哼哼……哈哈哈哈……”

“这么严肃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笑啊!”

他再一次从楼梯上落在他的面前,但是这一次敬人不再后退了,朔间零也不再是强硬的禁锢了,他轻柔的环抱住他的腰,然后微微抬起他的脖子。

莲巳敬人僵硬而又别扭的待在他怀里,整张脸连带着脖子的热度都上升了许多。

“总觉得,现在让你变成吸血鬼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他感觉到冰凉的唇落在了他的脖颈上,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嗯……或许是呢……”

这次的“烙印”不在原来的那个地方了,而是烙在了他的唇上。

他捧着他的脸,仿佛在用冰凉的唇舌追逐热度一样的纠缠着他,然后在他气喘吁吁的时候笑着对他说“总之,欢迎回来,小鬼~”

 

——FIN

】湖 # #莲巳人 #朔间
by/ 檬啊檬啊   瞎写的ooc产物,脑补的小第一次见面,虽然是原作向但99%都是我编的,看完不要骂我。 冷冷,饿饿,饭饭!   夜晚,荒林,月光,和不知从哪里因为细微响动而惊起的黑鸦,这都...
】One Day #
,那双温暖的手不再是推拒,而是尝试性的分开。于是朔间就放松了力道,想看看他要做些什么。 冰凉和温暖互相纠缠着,他先是被温和的包裹住,然后柔软细长的十指被轻轻塞进他的指缝里。莲巳人一边嘀咕着,一边松开...
】无故偶遇 #莲巳人 #朔间 #偶像梦幻祭
by/ 只是过往   偶像梦幻祭 cp 我流if线,偶像和漫画家,故存在很大程度的ooc   莲巳人知道,不管重来多少次,他和朔间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甚至会想,自己的出场算不算朔间完美...
all(?】朔间你性骚扰我! #朔間 # #薰 #晃 #
by/ 語絜   ※天祥院你算计我! ※薰、晃、凛的神奇修罗场,搞笑向。 ※全程沙雕,大写OOC。老很衰。 ※虽然指控部分都出自官方,但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www   朔间迷迷煳煳地醒...
】他美得超凡脱俗,吓得我腰都软了 #朔間 #蓮巳
by/ 語絜   ※朔间Ax莲巳人O,OOC。 ※一年前,学生会长朔间的俺时期。 ※标题是因为脑洞来自于人的问题台词:「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他()...
【ES】你知道吗?他们的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大神晃牙 #紫之创 #高峯翠 #葵裕太 #巴日和 #涟纯 #日日树涉 #朔间 #莲巳
by/ 暮雪   亲友说227无论如何都不能鸽,必须更点什么,于是下面的骰子拉郎诞生了orz   *ooc预警 *多cp拉郎 *大量私设 *雷者请谨慎 ————————   乙狩阿多尼斯×莲巳人...
】箱子 #
by/ 檬啊檬啊   今天谁能不疯啊?但我为什么疯完写出的是这种东西啊?? 就,十分钟速打,大家随便看看   ———— 莲巳人卧室的书架下方有一个小箱子,被放在最靠向阴暗角落的地方。最开始他以为...
英涉】兄弟99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莲巳
杂陈。 天祥院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涉是真的好。他们俩如果真心想在一起也不是不行,只是天祥院居然脚踏两条船同时又跟莲巳人在一起妄想开后宫,太卑鄙无耻了。 五奇人中能管得住日日树涉的只有朔间,斋宫宗...
薰】街角咖啡 #薰 #偶像梦幻祭
街上来往的行人。今天是毕业日。 朔间今天下午收到了羽风薰的短信,在大神晃牙的指导下,笨拙地打开了收信箱,看见的还是“不来”两个字。 “羽风前辈......今天还是不来训练啊。”在看到短信的那会儿,朔...
英】不能惯孩子 #偶像梦幻祭 #莲巳人 #天祥院英智
by/ 天祥院啪叽 ※一个非常有病的脑洞,桃李是英智儿子的私设, ※ooc属于我,幸福属于英 “弓弦,我恨。”姬宫桃李边捧着跟花瓶差不多大的巨型玻璃杯喝可乐消愁,边不停嘴地向伏见弓弦抱怨,“爸爸是...
英】王子殿下今天回国了吗 #偶像梦幻祭 #莲巳人 #天祥院英智
by/ 天祥院啪叽 ※西幻背景,非常ooc ※暧昧期设定,还没有确定关系 ※大魔导师人×王子英智 王子殿下天祥院英智被一只通体火红的巨龙抓走了! 公众的情绪异常高涨,各族记者纷纷涌向人族皇宫...
英】青梅竹马的被褥柜里有什么 #偶像梦幻祭 #莲巳人 #天祥院英智
by/ 天祥院啪叽 ※本来是我青子宝宝的生日点文,硬是拖到了现在,惭愧 ※flag立得真好,十一假期我果然啥也没产出(×) ※非常ooc,小学生文笔,有私设 红茶部的例行活动时间。 “最近总感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