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梨】在咖啡冷掉之前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黑泽黛雅 #樱内梨子

sodasinei 2021-11-25

by/ 希曦◢人生好難


  在阅读「在咖啡冷掉之前」而有的灵感,真的是本好书阿推荐大家去看喔。
  总觉得这种咖啡店的气氛就适合黛梨,如果你们有在看互怼的感觉不要怀疑就是中之人的锅,ooc严重真是抱歉了。
题外话:这大概是我最高产的几天了呵呵。


  梨子刚从柜台直起腰来,那名冒着烟的访客正好成形在角落的那个位置上。
  
  早已习惯这种不速之客的梨子熟练的给那名客人递上一份马德莲蛋糕。
  
  『给来自未来的妳的特别餐点,所以就不用付钱了喔。』
  
  那位客人戴着能遮住整个头的毛线帽,还有几乎遮住半张脸的口罩,急忙的向梨子小声的道谢。
  
  『可能是选错时间了吧,现在店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喔。』由于新买的小薄本都已经读完了,左右也是闲着的梨子自来熟似的捧着一杯美式坐上客人对面的位子,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和漫无目的的客人聊天了,对方不愿意自然就会让他离开。
  
  这家咖啡店是梨子从去世的表姊手上继承来的,在梨子正式在这家店工作之前,她早就听说了这家店的传闻,可以回到过去,像是都市传说的传闻。
  
  当然也不是想回到过去就能自由自在的回去,与之搭配的,有着十分繁琐的规定。不能离开这个位置,也无法见到没有在那个时间点来到这家咖啡店的人,就算回到过去既定的事实还是没有办法改变,该分手的恋人即使说开了心声也无法改变分手的命运,就算在过去把子弹射入某人的心口,只要那人未来还活着,过去就一定会发生各式各样的奇迹让他活下来,最残忍的连回去的时间都只有短短几分钟而已,要是没在咖啡冷掉之前把它喝完,据说可是会变成一直困在那个座位上的幽灵呢。
  
  这个人无视这么麻烦的条件,鼓起勇气回到过去,却只见到身为老板娘,在未来也能见到的自己,梨子一想到这就觉得她很可怜。
  
  『那个,妳是从几年后来得呢?』梨子也给自己倒了杯红茶,她一直不喜欢咖啡,太苦了,她喝咖啡一直都是因为她那对苦味情有独衷的麻烦恋人。
  
  『不好意思,请问现在是几年份呢?』
  
  和以往不同的是,客人却有些迷惘的问着今年的年份。
  
  该不会是那种只是单纯想体验时空穿越的无聊人士吧?梨子还是礼貌的报上今年的西元年份。
  
  『这样阿。』客人点了点头,『那个,虽然妳可能不大相信,但我是从七年前的过去来到这里的。』
  
  『咦?』
  
  也不能怪梨子这么吃惊,从未来回到过去有个时间点可以对照,想见到想见的人只要回到那个记忆中一起来到这家咖啡店的时候就行了,可是从过去到未来就不一样了,毕竟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费劲千辛万苦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几乎是注定发生的事。
  
  已经清楚这些规定却还执意来到未来的人,梨子觉得这种人不是疯子就是神经病。
  
  突然想起某事的梨子轻笑出声,客人狐疑的看向她。
  
  『抱歉,我只是突然想起某位故人而已,』梨子摆摆手,让客人不要在意,『请问我该如何称呼您呢?不知名的小姐。』
  
  『欸?那………叫我小宫就可以了。』
  
  『妳叫小宫?不是…………』〝磅!〞
  
  两人被柜台的剧烈声响吓到,似乎名叫小宫的客人有些尴尬的问。
  
  『请问………』
  
  『阿没事的,大概只是我养的兔子自己乱跑撞到了吧?』
  
  『可是感觉声音有点大………』
  
  『没事没事它本来就有些笨笨的,常常这样撞到头,』梨子露出相信我我很可靠的微笑,『那么,小宫桑,妳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坐上那个座位的?介意跟我提一下吗?』
  
  『呃……』小宫看起来有些为难,但更多的是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倾吐而出的犹豫。
  
  『凭我做这行已长达七年的经验,会坐上那张椅子的人通常都有个长故事。』
  
  『真的有点长喔。』小宫还是有些犹豫。
  
  『在咖啡冷掉之前,都可以听你说喔。』梨子露出她自认最温柔的微笑。
  
  小宫深吸了口气,拿下口罩,终于张开抿紧的唇,从头娓娓道来。
  
  『我有一个交往了七年的女朋友,但正确来说是前女友才对,她是我社团的后辈,会弹钢琴及中提琴,还会作曲,表面上看起来很温柔,总是顺着别人的意,但其实比人想像中的还要固执,不好好听别人说话,明明看起来没什么自信其实意外地自信过剩。还有就是害羞的地方十分可爱,当然也有着帅气的一面,我们之间总是她比较主动,连告白也是她先的。她总是说自己很普通,其实都是她自己想太多了,肯定是被她家隔壁那只蜜柑怪兽给影响了,她对自己多有魅力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她………总之,我可以比谁都还要有自信,没有比我更爱她的人了。』
  
  『我们之间会分手,全部都是我的错。我们之间的事除了同社团的朋友外就没有人知道,毕竟同性交往本来就不是能大声张扬的事,但在别人眼中……这里要提到我的家族了,不是我要特别炫耀,我的家族在当地有着相当的势力,而我正好身为其长女,有着继承的压力,父母方面也一直催促着我快点订婚,回到家中继承家业……那时我跟我的恋人一起居住在东京,虽然很快乐但我其实也很痛苦,可能是个性使然吧,我一直都不擅长违抗父母的期望,在最后一次母亲大人亲自来到了东京向我劝说后,我选择顺从家族的意愿,瞒着我的恋人去参加他们安排的相亲。』
  
  『本来我是抱着一次拒绝的心情去相亲的,可是我回到家里,看到父母头上渐增的白色发丝,和他们看到我出现的欢喜的笑容,突然我就无法拒绝他们的期望,所以我就偷偷的,和父母最满意的对象,私下见了几次面,我当然还是很爱我的恋人,可每和那位相亲对象多见一次面,我就愈能感到自己身上背着多重的负担………之前的我完全将之抛却脑后,以为不去看就能不在意,但多年后悔意和我一直不管不顾的罪恶感却如狂风暴雨般朝我席卷而来,轻易的吞噬了我,和我的心安理得。』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的恋人终究还是发现了这件事,本来我就一直不擅长对她说谎,她……她一直比我想像的,比我还要有勇气,没有质问没有责怪,她只是把我拥入怀中,问我可不可以带她去见我的父母,而我……却拒绝她了,我虽然很讨厌家族带来的束缚,但我也比谁都还要以自己的家族为傲,我当时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最终会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结果我滥用她的温柔,对她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很可笑吧,我最终伤害到的却是我最想保护的人。』
  
  『最后我说出了要分手的时候,她终于哭了,她轻轻拉住我的衣角,问我是不是已经不爱她了,我才终于发现她隐藏在从容之下的伤痕………都是我造成的即使我无意如此。我比谁都清楚只要她再稍微强硬一些我绝对会抛下所有理智重回她怀中,可那些伤痕让我认清了现实,我跟她在一起根本就是在伤害她。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甩开她的手,向外走去,即使到了最后,我还是不敢回头看她的表情。』
  
  『就在我们分手,或许该说我单方面提出分手的下个礼拜,我从同社团的后辈口中得知,她出车祸了,而且…………失去了所有记忆。当时我第一时间就去见她了,交谈后我也确认了这并不是某种恶劣的玩笑,说实话,当下我却觉得真是太好了,所以我开始清除所有我们一起生活的痕迹………别误会,我没洒脱到可以把东西干脆的全部丢掉,我只是把那些东西全部搬回我家而已,本来我以为进行的很顺利的同时,我的青梅竹马,阿,是女性喔,她突然跳出来,指责我是个胆小鬼,要我更珍视这份感情,还说什么会用整个家族的势力来阻止我什么的,无法否认,若是她认真出手,我的计画可是一点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就在我们吵架的同时,新的消息由我的另一个青梅竹马带到我们面前。』
  
  『我的恋人,她渐渐恢复了所有记忆,却独独忘了我,当下我还是直接冲到她面前去确认,事实却让我在我的青梅竹马们面前直接崩溃………虽然一开始就是这种打算,可是、可是她只忘了我,为什么只忘了我阿………明明我们相处的时间比其他人都还要多………抱歉,有些失态,然后,我的青梅竹马还有我的妹妹向我说了,看我怎么选择,无论如何都会站在我这里………事到如今,我反而不知道怎么选择了,离开她的时间越久,我越明白,我没办法没有她的阿,可是我的家族………说到底,果然还是得怪我自己没有勇气,去接近那个已经完全忘了我,那个可能不再爱我的她。』
  
  『所以我出现在这里,想要看看未来的她过的如何。』小宫直直的看向梨子,举起面前的咖啡杯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不过好像失败了呢,果然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
  
  『小宫桑,妳…………』梨子从没感觉这么难去安慰一个人,也没办法去解释胸口的闷痛。
  
  『店长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我………不擅长给别人建议。』
  
  『没关系,说说你的感想。』小宫脱下毛线帽,露出一头乌黑的长发。『我现在很需要客观的看法。』
  
  『我可以听得出来,小宫桑妳真的很爱她。』梨子慎重的选择每一个字,她不想给这位难得的客人任何伤害,从各方面而言。『可是,小宫桑妳………真的有好好听妳的恋人说得话吗?或许她有更好的办法什么的…………』
  
  对面的小宫陷入沉默,梨子狠下心打算一次说完。
  
  『在我听来,小宫桑妳根本没有好好重视对方的感情,妳的恋人肯定一直以来都很寂寞吧,努力传出的思念根本没有被好好接收,况且妳也没有好好重视自己的感情阿,一直都在说着家族什么的,妳内心想得到底是什么,妳不说出来没人会知道的阿。』梨子顿了下,『小宫桑,妳到底想要怎么做?妳不好好说出口我不会知道的阿。』
  
  『我想………』小宫的头低低的,梨子只能从颤抖的语音判断她真实的心情,『………我想和她在一起阿………我好喜欢她………我爱她阿…………我真的很爱她……………』
  
  『小宫桑,如果连妳都不肯重视自己的感情,谁还能帮助你呢?我想妳的青梅竹马肯定也是这么想得吧。』梨子放轻了声音,温柔的开口。『真正重要的东西肉眼是看不到的,必须用心去看。』
  
  『我女朋友也最喜欢这句话。』
  
  『小宫桑,妳别哭,我不是故意………』
  
  『妳让我别哭,妳怎么自己也哭了?』
  
  梨子抚上自己的双颊,勉强挤出微笑。
  
  『咖啡要冷了。』
  
  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了心情,小宫故作平静的问。
  
  『梨子桑,妳过的好不好?』
  
  『我?』来不及深究对方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梨子下意识的苦笑起来。『我过得很好,我的恋人虽然只是普通的自由业者,我们没有赚很多钱,但我们过得很好,她对我很好,我们………小宫桑?』
  
  『我明白了,妳最终还是没有想起我。』
  
  梨子努力往前靠去,想要听清楚小宫的低语却只是徒劳无功,后者用颤抖的手举起咖啡,想要直接一饮而尽。
  
  『我真的,很爱妳阿。』
  
  不知道为什么,梨子不愿看到这位女孩哭泣。
  
  她想安慰她,却又不知该如何下手,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局外人自以为是的安慰往往都只能满足自我的优越感,事实却是没有人会因此而得救,缴尽脑汁后梨子已经开始饥不择食,她看着小宫一口干下所有咖啡,慌忙的扔出一句。
  
  『妳要不要看我和我女朋友的照片?』
  
  没等她同意,梨子把手机举到她面前,烟雾缭绕中的她露出不解的表情,翠绿色的瞳孔忽地放大,梨子知道她明白了,最后消失的画面是她坚定并下定决心的表情,梨子对这个认真的表情再熟悉不过了。
  
  「等我。」梨子彷佛听到她说。
  
  梨子放下手机,松了口气,因为太放松了所以一时没注意到身后渐渐靠近的人影。
  
  『樱内桑,妳会不会太欺负我了阿?』
  
  『怎么会?我只是在帮七年前的我报仇而已。』梨子撒娇似的在身后的怀抱多蹭了两下,『那时候的黛雅妳真的太混胀了,竟然想假装不认识我,妳不觉得这样只是刚好而已吗?』
  
  『对不起……』黛雅自知理亏,没再继续反驳下去,在这件事上。
  
  『不过我也有错,没能好好察觉到妳的压力。』梨子转过身,把黛雅拉到自己脚上,环住她的腰强迫她坐下。『对不起,黛雅。』
  
  『妳不用说对不起,梨子。』黛雅低头,小声的叹气,『我太胆小了,一直以来让你寂寞了。』
  
  『我们现在在一起,那就足够了。』梨子回握黛雅的手,把头靠在她肩上,『话说小黛雅真的好可爱,害我不小心把人家弄哭了。』
  
  『妳还敢说,要是最后没有看到那张照片,我那时可是会真的放弃喔。』黛雅一想到就来气,『那时我可是真的觉得妳不需要我了呢。』
  
  『我也怕妳不来追我,所以最后不是给妳一点希望了吗?』梨子想起刚刚惊险的过程,她差点就赶不上最后给她看照片的时机了,『不过我觉得其实你没看到那张照片也没什么关系。』
  
  『怎么说?』黛雅挑起半边眉毛。
  
  『未来的事是没办法改变的,记得吗?』梨子吻上黛雅的耳垂,『我们注定会再度走到一起的。』
  
  『妳说得对。』黛雅红着脸,不甘示弱的转身回应梨子的挑逗,『因为我是真的很爱妳。』
  
  一阵激吻之后,梨子看着黛雅,喘着气故作不满的说。  
  
  『话又说回来,我可是还没原谅妳喔。』
  
  『我该如何补偿你呢?』黛雅站起身,俯视着梨子似笑非笑。
  
  『那…………帮我喝掉这杯红茶,它已经冷掉了而且好苦。』
  
  『只有这样是不够的吧?以樱内桑的标准。』
  
  『不愧是黑泽桑,真是懂我。』梨子站起来,环住黛雅的腰往室内走去,还不忘把门上休息中的牌子翻到对外。『我们还在等什么呢?』
  
  『对了,梨子妳有没有打算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妳养的兔子而且有些笨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时是因为黛雅妳突然发出声响害我们都吓到了,情急之下我只能灵机应变啦,况且我不觉得关于我养的兔子那段有什么错误。』『那关于笨笨的那点呢?』『还不是………………』
  
  声音越来越小,被留在店内的只剩下一杯冷掉的咖啡,还有桌面上梨子尚未完全黑屏的手机,画面上,深红与青墨相织而成,两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十指相扣。

【夜】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津岛善子 #樱内梨子
轻松的道路,一点也不值得参考……」 「才不是不值得参考吧!」 善子打断梨子,声音有点尖,有点暂抖,抬起的头和眼神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坚定。 「你明明就很伟大,帮到那么多人,班上的同学都说着樱内...
【千】因为我喝醉了什么都记不得 #lovelivesunshine #黑泽 #高海千歌
地方不给我任何希望,你说你把我当作重要的妹妹看待,就像梨子酱曜酱善子酱花丸酱露比酱一样,你總说自己从未对我有过进一步的感情。 「因为我最喜欢桑了,所以我会记得的。」 「……先休息一下吧,我打电话给...
【千】待时间再度流转 #lovelivesunshine #黑泽 #高海千歌
。       她转头看向千歌,远光灯打她脸上,像是世界上只剩下她值得注意了,她避开强光的当下她才发现千歌包中不正常的鼓起,皱起眉,小心翼翼的拉开拉链。      里面放着一本川口俊和的咖啡...
【鞠南】谎言拆穿之前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小原鞠莉 #松浦果南
by/ 希曦◢人生好難   向川口老师的致敬,我真的贼喜欢这个设定的,希望大家都去看看原作,真的很让人感动,另外,也可以去看看同样世界观的之https://咖啡之前,大概是四月的作品吧我的...
【南】戴着珍珠耳环的少女 #黑泽 #松浦果南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by/ 希曦◢人生好難   艺术课看着前方同学后颈的产物,超级短篇,然而我胆子没有果南桑那么肥。 世界第一可爱。   闷热的夏日午后,教室顶端的电风扇咖啦咖啦的转着,像某种催眠魔咒一般,我斜趴...
【千】千歌酱有好多女朋友 #lovelivesunshine #千 #高海千歌 #櫻內梨子
千歌被抢走,梨子最后还是点头了。   当放学后,子手中已经握了七张不平等合约,觉得世界应该已经和平了的她,却路上看见千歌主动向小睦三人搭话,双颊微红。   够了,这样她就考虑要学前辈开启个惨馆...
【宝石之国】暂时的受欢迎 #法斯 #磷叶石 #露琪尔 #波尔茨 # #人类与宝石们
,我叫”第二个来的是,也许是看见我绷紧了身子的样子,他上来先安慰了我一下,并替波尔茨道歉   “没有,,你有什么想问的吗”我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并询问要问的问题,说实话,他是我宝石之国...
【善露】想尝尝你的味道阿 #lovelivesunshine #津岛善子 #黑澤露比
知道想什么,基于同班同学的交情善子也不好意思当作没看到直接走开,于是她走到她的身旁,想要跟她打招呼时,才听清楚了底下老师办公室的闲言闲语。   她们聊着对的欣赏,聊着对露比的失望,聊着黑泽姊妹...
千寻BG/片段】普通的约会(☆ #黑篮 #黑子的篮球BG
by/ 与汀   *有点不知道怎么定标题了 *千寻X黑田胜家 *活对话里的仙贝 “所以随便找一站不认识的车站下了,都正好旁边有一家轻小说店……虽然怎么看就觉得是故意的不过是你们两个就显得很合理了...
【绘希】潘朵拉之泪(希生贺) #lovelive #东条希 #lilywhite
地看着最前方的小鸟、真姬和花阳。 「别想逃。」真姬单手燃起火焰朝海未冲来,小鸟也准备射出下一只光箭,「今天我们一定会抓到你的,myth。」 海未只是微微一笑,一捲披风启动了toys消失原处,地丢...
【梅閃/千里眼組】敗者食塵
一張白紙嘛,就跟烏魯克最後提亞馬特差點把人理燒毀那個時候一樣,梅林不是還無視時空限制徒步跑到烏魯克嗎?現就是那種狀況。」羅馬尼想讓兩人靜一點,卻沒辦法把他們拉開,只能手忙腳亂地安撫。「你看,因為...
【新志】秋日之歌 #灰原哀 #柯哀 #名侦探柯南
借口,悄无声息地离开。这次露营,算是满足三个小家伙最后的愿望。他想,也许她的心情和他一样沉重。   秋日的星辰璀璨,一颗一颗钉蓝色的夜幕下。一把星辰游泳的水面上发出磷光,远处的松林静谧之中错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