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南】在谎言拆穿之前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小原鞠莉 #松浦果南

sodasinei 2021-11-25

by/ 希曦◢人生好難

 

向川口老师的致敬,我真的贼喜欢这个设定的,希望大家都去看看原作,真的很让人感动,另外,也可以去看看同样世界观的黛梨之https://在咖啡冷掉之前,大概是四月的作品吧我的,推荐先看过会比较能对剧情理解,也可以去看看电影哦,虽然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小说啦哈哈。

还有,文中所有医疗相关细节请不要迫真,我并不是医学生,连理科生都不是。

想快点把一家人的果南篇写完可是边写边胃痛怎么办好呢。

 

果南双手合十,面前是一脸凝重的黛雅。

「黛雅!拜托你!」 「Bubu—desuwa!」

果南抬起头,黛雅几乎不忍直视她那深陷的黑眼圈,这两周来一直如此,自从金发那位友人倒下之后,果南就不曾很真心的笑过,整个人魂不守舍的,让黛雅一直有一种错觉,两周前的那场车祸带走的其实是两个人的灵魂。

「鞠莉她父母,决定拔管了。」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不帮我!」果南握紧拳头,用力敲了下吧台。「黛雅你不可能不明白我的心情!我只是想再见她一面而已啊」
  

对,黛雅不是不明白,如果是她,她也会跟果南做一样的选择,可惜她早已在三年前就把一生一次的机会用掉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一些人还没法进入状况,简单说明一下,梨子经营的这家咖啡店,名叫缆车之行,有着可以让人穿越时空的能力,但也就说起来很帅气,与之配合的是相当麻烦的规定,能回到过去的只有特定的那个位置,位置上还有个幽灵,必须等她离开的时后坐上椅子才算完成第一步,再者,即使回到过去,不仅不能离开位置行动,也不能见到不曾来过这家咖啡店的人,还必须在咖啡冷掉之前把它喝完,不然就会成为永远困在那张椅子上的幽灵。


 除了上述的繁琐规定外,最重要也是最残忍的一点,即使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既定的现实,举例来说,该分手的恋人即使说开了心声也无法改变分手的命运,就算在过去把子弹射进某人的心口,只要那人未来还活着,过去就一定会发生各式各样的奇迹让他活下来。

「你即使回到过去,也没有办法改变鞠莉她……」

黛雅没有把话说完,没有办法把话说完,

黛雅抿着唇,把友人点的美式放到吧台上,最后却在果南伸手想要接过时又把杯子揽了过来,分作两杯把牛奶加满,把刚做好的三明治递到他面前。

「先吃点东西垫垫胃。」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答应帮我忙?」 「永远不会。」 「梨子!你也过来帮我劝劝她!这只顽固的企鹅!」

在冲泡咖啡的学妹只是礼貌的微笑,为难的看了眼黛雅,无声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黛雅看不下去了,叹了口气。

「果南桑,你打算回到过去的什么时候呢?」

 「两周前,我跟她约在这间咖啡馆,鞠莉她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我,我要回到那个时后去赴约。」

两周前,他们的交往纪念日,两人约在这家当年果南告白的咖啡店打算简单的庆祝,可是不巧中午前果南临时被叫去帮忙围堵银行抢匪,整件事包括后续处理好大概也是傍晚以后的事了,所以果南在判断自己无法准时赴约的同时打了电话给鞠莉,让她先自己回去,在鞠莉让她下次休假时必须带她去泡温泉,正当果南陪笑着应好时,对面却在一声巨响后突然没了声音,然后送到果南手上的只有一只精美的靛蓝色工艺錶,表面上还镶了字母K跟M,因为有盒子装着并且在事故发生的同时被撞飞到人行道上,比他的主人幸运多了。

「那不是你的错,」黛雅搭上果南的肩,「是那个酒驾还开上人行道的人不对。」

「可是要是我有去赴约……」

「你不懂吗?就算你回到过去去赴约,告诉鞠莉桑要小心,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果南感受到黛雅捏着她的肩膀的力量突然加大,才发现到感到自己无能为力的可能不止她一个人,「难道果南桑你要她提前知道自己会发生那种事,而且无论怎么挣扎都不会改变吗?这样对鞠莉桑太残忍了…」

「我知道!我当然也不想这样!」果南有些控制不住音量,惹来店内其他人的注视,「我知道……可是我好想她……」

见状,黛雅也放轻了声音。

「果南桑,你………」 「等一下!我知道了!就跟黛雅你一样不就好了啊!」 「哈啊?什么意思?」

果南兴奋地跳起来,甩开黛雅的手,激动地全身站抖。

「我只要说我是从过去来的就好了啊,反正我们只要一到那天就会到这里吃饭,所以选择在那个时间点出现也不会很突兀,鞠莉要是问起我怎么会突然来到未来的话就说我跟黛雅你打赌就好了,设定在我是从三年前来的,就是黛雅你刚从未来回来的时侯,因为我不相信这家店的传闻所以亲自尝试,没有跟鞠莉提起也可以说是因为太丢脸了,然后我就自然地问起她今天在这里做什么…………黛雅你说说话啊!这样你总可以接受了吧?」

果南兴奋又期待的看向黛雅,后者静静的回看果南,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头,起身往厨房走去。

「果南桑,我不要你去冒险,所以,请你死心吧。」

「喂黛雅!你回来!给我把话说清楚!到底又是哪里出了问题,根本一点也不危险啊…」果南气急了,想直接翻过吧台,却被梨子拦住。

「果南姐!你冷静一下。」梨子边开口边把一张纸条塞到果南手里,提高了音量,「黛雅会这么坚定一定有她的道理,她不同意我也不好擅自作决定,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在,不能给他们添麻烦,总之,果南姐你先吃点东西,再重新考虑一下吧。」

在梨子说话的同时,果南翻开梨子的纸条。

『黛雅大概五点多会去看鞠莉姐,请在那之后悄悄的过来。』

「……我知道了。」果南摸着左腕上的工艺表,朝梨子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我会好好想想黛雅说的话的。」

果南把咖啡一干而尽,干脆的转身离开,她打算回去睡个觉,三年前的她可没有这么重的黑眼圈,要知道鞠莉看似大剌剌的,其实心思比谁都细腻,而自己的确是不想让鞠莉发现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的事实。

所以不用黛雅吩咐,她自然会将戏演足,绝不会让这个谎言被拆穿。

她突然想起之前高中时自己瞒着两人在感冒时潜水被鞠莉发现,还被黛雅罚正坐,那时鞠莉偷偷扶自己起来脸上宠溺的笑容果南一生也无法忘记,还有同居时被发现自己熬夜打游戏时,鞠莉也不会对果南发脾气,她会直接一把吻上果南,等果南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抱着她在床上躺好了,还有约会时睡过头,慌慌忙忙的说自己正在路上时,话筒对面传来的轻笑声道会一直等着哦,就像出事那天……。

眨眨眼睛,果南躺在过于宽敞的双人床上,勉强自己把眼泪逼回去,肿着眼说自己是从无忧无虑的三年前来的,这样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

果南会这么想回到过去,是有原因的,而且必须是鞠莉出事的那一天才行。


 翻过身,果南拿起床头柜的上的小盒子,她把里面的戒指拿了出来,很快的又放了回去。

她原本打算在那天向她求婚的啊。

她原本打算在交往十年的那一天,帅气的向她求婚的啊。

天知道她多想亲手做掉那个酒驾不小心看路的混蛋,即使那人之后有在鞠莉病房外下跪道歉,果南也没有任何同情他的打算,要不是黛雅拉着的话她早就往那人脸上补两脚了,不,可能还不只两脚。

只要能让鞠莉回到她的身边,就算必须把灵魂出卖给恶魔她也愿意,更何况只是喝杯咖啡?

于是果南设了闹钟,再度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梦中,是熟悉的喷水池,熟悉的背影用熟悉的站姿杵立在熟悉的场景。


  小时候鞠莉像是被锁起来的金丝雀,她是好奇的顽童,她们一起度过好多快乐的时光。

面前的少女回过头来,朝她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

然后,金丝雀学会了飞翔,她的翅膀长的更大更壮实,她该飞向更远的远方,顽童不知道是哪里,但总不该是她的怀中,不想成为她的笼子,顽童关上了心门,把金丝雀锁在外面,把自己锁在里面。

“果南,快过来。”

后来的不愉快其实她已经记不清了,这种鬼话打死她都说不出来,破门而入的她一直是她眼中最美的风景,虽然她的各种角度对她来说都是最美的,但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动,她伤痕累累,却丝毫不肯退让,她还有什么理由践踏她的深情?

于是她向前想要拥抱佳人,正要触碰的一瞬间却突然一声巨响,她抚着颊上的泪坐了过来。

她发誓不再让她受伤,现在听来就只是个让人扯动嘴角都嫌懒的笑话。

「闹钟,好吵啊。」

闹铃设的是只属于她们三人的回忆,是最初的Aqours向前迈进的依据。

现在,我要去见我活下去的依据了。

果南边这么想着边向外走去,她的目标很明确而且很坚定,她要见到鞠莉最后一面,除此之外她真的
一点奢望都没有了。

「黛雅刚刚跟露比酱一起走了,果南姐你先等一下,」

「还要等什………我明白了。」果南的视线落到椅子上端坐的幽灵,无力的叹了口气,要是幽灵一直到黛雅他们回来都还没离开座位,自己下次又必须等到什么时候了。「梨子,你知道这个幽灵是谁吗?」

「……她是我奶奶。」

「嗯?」果南接过梨子递来的咖啡杯,愣了一下。

「她回到过去去见死去的爱人,忘记了时间,因此没能在咖啡冷掉之前回来。」

「所以,如果没把咖啡喝完,就会…就会成为像这样没有自我意识的幽灵吗?」

「不知道,没回来的人也没能开口告诉我们真相了。」

「………就是,被永远困在过去的意思吗?」

梨子瞥了果南一眼,「果南姐,你是为了什么而回去的呢?」

「还能为了什么?就是想见鞠莉最后一………」果南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没能对上梨子的视线,低头喝了口咖啡。

她只想见她一面,这件事有那么难理解吗?

「位子空出来了。」梨子突兀的插进一句话,果南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盯着她看,梨子指向自己身后,好笑的问,「如果你改变心意了,我也省下跪搓衣板的风险。」

「不,我要坐。」果南慌忙的起身,还绊了一下桌角。

果南坐定后,梨子把咖啡杯轻轻放在她面前。

「我就以防万一问一下,规矩什么的你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

「嗯,快点开始吧,」果南焦急地盯着梨子提着刚煮好的咖啡,看着她把一根透明的棍子放到咖啡杯中,果南觉得有些奇怪,她也不是没看过梨子送其他人回到过去,这倒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根棍子。

「是搅拌器。」在果南问出口前,梨子贴心的开口,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果南也没再多问,她连问为什么不用汤匙的问题的时间也不愿浪费。

「那么,在咖啡冷掉之前……」

不同于梨子轻柔语气给人的印象,她潇洒的把咖啡壶高举过头,熟练的将咖啡倒成一条褐色的细丝带,果南伸出手想要扶稳咖啡杯,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指尖冒出了白色热气,伴随着轻微的头晕,店内的景色从上而开始变化。

等果南回过神来,桌前洒满了不合时宜的白色光芒,她转头往外看,魂牵梦萦许久的人影正推开门走了进来。

「果南?Why?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

鞠莉匆匆的朝自己快步走来,惊讶的坐到她对面的位子。

把她以为早已流干的泪水逼回去,果南眨眨眼睛,用最认真的表情煞有介事地问道。

「鞠莉,现在是几年几月?」

鞠莉愣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报上今年的日期。

「真的假的?你不会串通黛雅一起来骗我吧?」

果南其实一直都不是合格的演员,从小到大演过最多的脚色就是树木先生,还是不用露脸的那一种,就算高中成为了学园偶像,需要表演的也不过只有笑容,可是因为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那时对她而言微笑什么的不过信手捻来。

反正都是最后一场戏了。果南更加卖力的扯起嘴角。

「果南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鞠莉苦笑着回,果南趁机把已在脑中不知咀嚼过多少次的借口倾倒而出,关于自己不相信时空旅行而作的蠢实验之类的。

「所以,就是这样。」

鞠莉低头思考了下,果南趁机啜了一小口咖啡。

 

「所以果南你竟然瞒着我,和黛雅打了这么interesting的赌吗?」鞠莉苦笑出声,「那么,在咖啡冷掉之前,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如果鞠莉你现在出现在这里,那代表我们应该是还在一起……」果南低头沉思,目光飘向鞠莉随手放在桌上精美的纸袋,坏笑着问,「鞠莉,能跟我说说那是什么嘛?」

鞠莉顺着果南上下挥动的食指,视线回到自己面前,她下意识的红了脸,迅速的将纸袋塞进背包里,指向果南面前的咖啡,恼羞成怒道。

「好好喝你的coffee,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是吗?」果南微笑着,啜了一小口咖啡,连一秒钟都舍不得眨眼,他拼命将金色身影牢牢记在脑海中,鞠莉看向她的双眼,叹了口气。

「你就没有其他想知道的了吗?」

「恩?呃,那………?」果南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问道,「鞠莉,如果可以,你可以抱抱我吗?」

「嗯?原来过去的我不能满足果南阿,」鞠莉兴致甚好的看着果南胀红了脸,但她还是乖乖的站起身来,走到果南面前,刚张开双手,就被坐在椅子上的果南一把拉了下来,头被按在颤抖的肩膀间,鞠莉好不容易喘过气来。

「果南,太紧了………」 「阿阿,抱歉!」

虽然说着抱歉,也放松了力道,果南却没有放开鞠莉的打算,她抿着唇,低头看向怀中的鞠莉。

「果南,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到底………」 「话说回来,鞠莉你的胸部是不是又变大了?」 「哈啊?(//////)」

鞠莉退后一步,手遮住胸口,嘴里一边喃喃念着明明果南自己的也不小啊。

果南顺势牵上鞠莉的手,她突然想起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还没做。

「对了鞠莉,可以收下这个吗?」她掏出上衣口袋中用盒子装着的戒指,认真的放在鞠莉手上,看到她好奇的想要打开后,果南紧张的阻止她,「现在不行打开!」

看向鞠莉疑惑的眼神,果南只能红着脸转头,支吾着说因为自己会害羞。

「果然果南真的很可爱呢。」

果南突然感到有点鼻酸,在一般人眼中,她大概就只是个肌肉怪物,永远都跟没有女人味这个词劃上等号,可是鞠莉不一样,她会说自己脸红的样子很可爱,总是致力于让自己害羞,在她生日的时后,还强迫她只能穿宴会裙,自己拉着黛雅穿西装邀她跳舞……想到往事,果南不禁笑出声来。

「明明鞠莉才比较可爱呢。」

果南又喝了口咖啡,她感觉到咖啡的温度正在渐渐流失,但她一点也不在乎。

已经足够了,反正她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回去。

「所以果南,你到底为什么要回到过去呢?」

下一秒,鞠莉却突然这么说。

「你在说什么………」 「我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没办法再陪着你了,对吧?」 『逼逼逼逼逼逼!』

杯中的玻璃棒发出刺耳的响声,果南像是被吓傻了一样把棒子抽了出来,却不知道怎么停止他,鞠莉则苦笑着接过棒子,吵闹声奇迹般的瞬间停止。

「梨子亲有跟我提过,有些人会因为见到自己重要的人太开心了,而忘记了时间,所以她习惯放一个结合温度计的定时器,如果咖啡会要冷掉的时后就会响起,提醒穿越者快点把咖啡喝完。」

「鞠、鞠莉你到底在说什么………」果南强撑着笑容,接着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冲击,回过神来,鞠莉单手撑在桌上,刚才造成声响的掌化为拳,更重一声打在桌上。
  
  
  「果南,求你了,跟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好吗」

没到这种时候,果南永远不会发现自己有多下意识的依赖鞠莉,还有这些天没有尽头的等待到底带给她多大的压力,脸上传来的火辣使她完全无法正常思考,等她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哭着断断续续把事实吼了出来。

鞠莉没有大惊小怪,仿佛果南故事中悲惨的主角不是她一样。她只是短暂的闭上眼睛,很快的又睁开来,坚定地开口,把装着戒指的小盒子塞回果南手中。

「果南,你必须立刻喝完咖啡。」

「我才不要回到没有鞠莉你在的世界!」

既然已经被拆穿了谎言,果南干脆破罐破摔的大吼回去。

「那里还有黛雅,还有Aqours的大家在,况且我还没有确定死亡不是吗?」

「不要。」

「听话,快把咖啡喝完。」

「我说不要就是不要。」

「我会醒来的。」

「你凭什么那样说!」

鞠莉握紧果南的手,果南避开他的眼神,把咖啡推得远远的。

「我答应你,为了你,我一定会醒来的。」

果南还是用力的摇头。

于是鞠莉低下了头。

「听到自己的恋人说想死,自己却没有办法救她,没有比这更悲伤的事了吧……」

被鞠莉颤抖的泣音吓到,果南瞪大眼睛,正好撞进鞠莉眼底的绝望。

「果南,你难道想让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醒来吗?」

交往多年的默契,果南立刻就发现了,鞠莉并不是因为自己即将发生的意外而感到悲伤,而是……

「鞠莉,你,太狡猾了。」

「我知道。」

「永远都,自说自话。」

「对不起。」

「你一定,要醒来」

「一定会。」

果南哭着接过鞠莉推来的咖啡杯,她的嘴唇暂抖的厉害,泪滴落在咖啡中,几乎说不好话,她端起咖啡杯,看到鞠莉释怀的微笑。

『待会见……』

果南几乎没办法听见鞠莉的声音,在她将咖啡饮尽的那一刻,周围立刻充满了水汽,她从不属于她的时间直直向下坠落,等她恢复平衡,入眼之处是梨子松了口气的笑容,她绕过吧台,给自己递上湿毛巾跟卫生纸,好心的留她一个人边哭边让自己平静下来。

「为什么,没跟我说定时器的事。」

梨子却没想到,果南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她还是给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微笑。

「抱歉,我忘记了。」

突然感到背后辈坑了的果南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她叹了口气,穿上外套。

「作为补偿,载我去医院,我的车被你老婆没收
了。」果南露出微笑,「她说她会醒来,我得陪在她身边。」

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梨子的回应,果南接起来,黛雅在电话另一头哭喊着。

「果南桑,你、你快过来。」

「鞠莉怎么了吗?」

「她、鞠莉桑她,她终于恢复意识了!」

要不是黛雅带来的是好消息,她绝对要掐死她,哭成那样她还差点后悔把咖啡喝完,她转过头,想要抢梨子手上的车鑰匙,梨子握紧他并后退了好大一大步。

「还是我开车,」她可不想吃罚单,或其他比罚单更严重的意外发生,想想还是不够,梨子又补了一句。「你必须坐后座,而且要系安全带。」

「……………快点出发吧。」

等到了医院,黛雅一把扑进果南怀中,忽视身旁梨子脸上我老婆既然不是扑我怀中的表情,果南忍住笑意,紧张的问清楚现状,在得知鞠莉各方面都稳定下来只是又睡了过去,她真的完全止不住笑容了。

「她答应我她会醒来的。」

「·······她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黛雅立刻离开她怀中,眯紧双眼怀疑的看向果南,再看到黛雅身后的梨子吞了口口水后退了两步,果南就发现好像不大妙。

「我、我去她身旁,她醒来会希望看见我的。」

还来不急等黛雅点头,她立刻转身朝鞠莉的病房奔去。

「黛雅,我去买点吃的东西,果南姐今天都还没好好吃点东西……」 「没关系,她不是有喝过咖啡了吗?关于这个,你有没有………」

在心中默默的向梨子道歉,脚下速度不减,她冲到鞠莉病房,轻轻地拉开门,坐到她身旁,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不知道坐了多久,鞠莉的眼皮动了一下,果南激动地站了起来,俯身到她身旁,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又怕弄疼她,不敢出全力。

「果南?」

「我在。」

果南努力忍住泪水,所有激动却在鞠莉抚上她脸颊时溃提成灾。

「我就说待会见了吧。」

听到这种话,谁还能不掉泪。果南真的觉得,这两周自己流的泪大概早就远远超过了前半辈子,鞠莉只是苦笑着,耐心的等果南冷静下来。

果南冷静下来后,似乎也有些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她转移话题,同时好奇地问。

「所以鞠莉,你到底为什么会发现我是在骗你?」

「唉………」鞠莉重重地叹了口气,「果南你到底是有多蠢啊?」

「啊!你又在骂我!」

「果南你,连ghost都怕,时空旅行什么的你怎么可能不会相信?还有,梨子亲当天看到你的眼神就像看到鬼一样,要是三年前你真的去了未来,肯定是她冲的咖啡,她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可是……」

「还有啊,笨蛋果南,你带着那天我才刚要送你的手錶,我怎么不会发现?」

「啊。」果南恍然大悟的拍了下手,下一秒却还是皱起了眉头,「但你怎么会发现我打算……」

鞠莉叹了口气,宠溺的笑了笑,刚伸出战抖的手果南自己就把脸凑了上来,鞠梨轻轻地拍着果南的脸颊,故作生气的说。

「你以为我们都多少年的交情啦? 你眉头还没皱起,我就知道你是不高兴还是只是想打喷涕了。」鞠莉轻轻捏上果南的耳朵,「你不知道,我真的怕你不肯把咖啡喝完。」

「对不起。」果南自知有愧的低下头。

「你还得跟黛雅道歉,她肯定也发现了果南你那点小心思。」

「咦?连黛雅也发现了?」

「当然,不然黛雅怎么会那么反对你回到过去来见我,她是怕你见到了我,就不肯回来了啊。」

「……我真的有那么好懂?」

「因为果南你只要一离开我们就跟废人没什么两样嘛。」

「咦?好过分!」果南鼓起双颊,委曲的蹭上鞠莉的床边,握紧她的手把早已准备好的承诺交到她手上,「那你可不能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Of course!」鞠莉勉强撑起上身,吻上果南的额头。

「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笨蛋果南。」

 

THE END

 

后日谈:

 

「黛雅,你看,这是你最爱吃的抹茶布丁哦。」

「黛雅,果南姐他们说月底要去温泉旅行,我们也一起去好不好?」

「黛雅~转过来啦~是我错了,我不该没跟你商量过就帮果南姐泡咖啡,原谅我吧。」

闻言,黛雅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梨子趁机扑进她怀中,黛雅一个没站稳跌进背后那张椅子。

「我不是在生你的气,关于这件事,你一点也没做错。」黛雅迎上梨子从下往上探寻的眼神,黛雅摸了摸梨子的头。「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黛雅……」 「我气我自己在鞠莉桑出事的时候什么都做不到,我气我自己看出了果南桑的意图却无法阻止,我气我自己不够相信她们之间的羁绊,我气我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黛雅…」梨子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恋人,「黛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安心的让果南回去吗?」

「……不知道。」搭配着哽咽的声音。

「是因为你啊黛雅。」

「……什么意思?」

「因为未来是不能改变的。」

黛雅只是回了个疑惑的眼神。

「怎么说呢?因为黛雅你说过未来的我笑的很快乐,而我的快乐必须建立在黛雅你的快乐上,黛雅你的快乐有很大一部份又源自于果南姐跟鞠莉姐,所以我想未来她们两人一定也很快乐……」

黛雅轻笑出声,打断梨子憋脚的叙述。

「真是的,一直快乐快乐的,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啦。」

「可是黛雅你不是已经明白了吗?」梨子笑着起身,把黛雅拉起来。「走吧,刚开店了。」

梨子刚把门上的牌子换成营业中,一位穿着米色大衣且带着墨镜的黑发女子有点犹豫的推开门,坐到黛雅面前的吧台,小声的询问。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真的能…能让人回到过去吗?」

黛雅和梨子对上了眼,黛雅露出温暖的微笑,开始为客人解释起了这里的规矩。

听完之后,那人皱起了眉头。

「即使回到了过去,也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即使不能改变未来,也不能代表这趟旅程没有意义。」梨子从背后搭上黛雅的肩,「被这趟旅程拯救了心的大有人在,这位也是其中之一哦。」

人生最困难的事,就是不说谎而活下去,我们总是在为对方着想之际,却也不知不觉的束缚了自己。

即使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未来,你,还会想要回去吗?

黑发女子拿下了墨镜,赤色双瞳闪着坚定。

「我……」


  
后记:

这篇文写了很久,中间果南回忆的部份一直很卡,我有点想直接分个章节,这样就不用写中间的心路历程,但鉴于我写过的在咖啡冷掉之前,在同一个世界观中我想尽量用同一个风格,所以硬是把中间过场的部份写了出来,所以显得可能有点拖哈哈,这个系列(?)大概也是最后一集了,最后做的很像预告的黑发赤瞳女子不过是作者我的恶趣味(笑)。

虽然说我是黛推,但真实三年生推,我爱鞠莉的坚强细腻中的任性,爱果南顽固自残中的深情,这篇文大概没有好好地表达出来,然而个人私心保留了友情破颜掌(?)的部份。

接着聊聊篇名,从一开始就一直埋下果南意图自杀的伏笔,黛雅当然看出来了所以才那么反对果南回到过去去见鞠莉,就像鞠莉说的,他怕果南一心满意足,就不肯回来了,梨子也看出来了,可是她选择的是相信鞠莉能把果南劝回,这里就归功于GK的羁绊吧哈哈,我个人一直认为梨子看似温吞的个性藏着不输任何人的激情和大胆,不然是做不出GK的那些煽情的音乐的。

这里得先道歉个,因为在适应大学生活,还有调适个人心情,我感觉自己大概有九辈子没有发文了,接下来应该会优先写某篇构思很久的善露或是已经没人记得的点文,感谢大家的观看,下面还有小剧场哦。

 

小剧场

鞠:『对了,如果说只有樱内家的女人才能泡出让人回到过去的咖啡,那黛雅你应该也可以啊,快来给姐泡一杯吧。』

黛:『哈啊?这怎么可能?』

南:『有可能啊,因为黛雅你不是樱内的女人吗?』

鞠:『对啊,黛雅你是樱内的女人不是吗?』

梨:『这么说起来……』

黛:『不要擅自把家去掉你们两个!还有梨子你也别那么认真思考!全都给我正经点啊!』

鞠:『并不否认樱内的女人那部份呢黛雅。』

黛:『都给我出去啦( /////// )』

*玩个设定抱歉。

黛】戴着珍珠耳环的少女 #黑泽黛雅 #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by/ 希曦◢人生好難   艺术课看着前方同学后颈的产物,超级短篇,然而我胆子没有桑那么肥。 黛雅世界第一可爱。   闷热的夏日午后,教室顶端的电风扇咖啦咖啦的转着,像某种催眠魔咒一般,我斜趴...
大雨倾落(第七班全员//井野/天天/手/止水/弥彦/香磷/我爱罗/蝎) #火影忍者乙女向
作者:夜阑   第七班全员//井野/天天/手/止水/弥彦/香磷/我爱罗/蝎 极短/橘里橘气/ooc预警   旱了好久今天终于下雨了……虽然白天只是毛毛雨。   卡卡西 脱下外衣披你的身上...
【夜梨】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津岛善子 #樱内梨子
,却开口之前就被打断。 「樱内老师弹琴很好听,听理事长说你还会作曲,难道老师你就没想过要走音乐这条路吗?」 尘封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没有被提起不代表忘记了,没有露出难受的表情不代表不在意。 梨子...
【柯哀】恋爱幻想 #名侦探柯 #灰
,一勺,再一勺,开始微微上扬的嘴角宣誓着她的的心情逐渐变好。   江户川柯叉起牛排偷偷看向灰哀,她还慢条斯理的吃那一碟子意大利面,煮的恰到好处的面条外裹着粘稠的海鲜酱,和她今天涂的唇釉颜色...
【善露】想尝尝你的味道阿 #lovelivesunshine #津岛善子 #黑澤露比
˙股会不会让她开窍些。   所幸作死之前,露比再度开口了。   「姊姊,露比也好好反省了,下次不会这样了,」露比顿了下,「姊姊,露比明白姊姊的决定都是为了露比好,但是一次就好,能听听露比的任性...
【千梨】千歌酱有好多女朋友 #lovelivesunshine #千梨 #高海千歌 #櫻內梨子
。   「千、千歌酱,怎么了吗?」   梨子紧张的嘴巴都变成菱形了。   「梨子酱,你知道吗?千歌我一直想阿,要是梨子酱没有转学来内,或许千歌酱的女朋友就不是梨子酱了。」   梨子被吓了一跳,毕竟...
【新志文/柯哀文】竟渡河(中)07 ● 柯哀● 新志● 灰哀● 江户川柯
都没有明确的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新一对着灰哀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的神色,全都落她眼里。于是她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黛梨】咖啡冷掉之前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黑泽黛雅 #樱内梨子
我做这行已长达七年的经验,会坐上那张椅子的人通常都有个长故事。』      『真的有点长喔。』宫还是有些犹豫。      『咖啡冷掉之前,都可以听你说喔。』梨子露出她自认最温柔的微笑...
【lily white姊妹设定】Lily  White麻煩的占卜師和情人節 #lovelive #东条希 #绘希 #海鸟 #花凛 #妮姬 #翼 #lilywhite
~   「妮可亲怎么啦?难得的情人节却一个人呆这呢?」 「吵死了,我现在心情不好,离我远些。」 妮可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缩音乐教室的钢琴旁,希叹了口气,坐上了钢琴轻轻的弹奏了起来,是最简单的”玛有只...
【新志】第一天 #灰哀 #名侦探柯 #柯哀
作者:Fëanor   #江户川柯 #工藤新一 #宫野志保 #同人文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     老师话音刚落兰就急切地扭头问后面的人:“新一你听到了吗?有新同学诶!会是...
【新志】猫的追求者 #工藤新一 #名侦探柯 #灰哀 #柯哀
作者:Fëanor   HP设定 #宫野志保 #江户川柯 以下正文   有些时候,宫野志保会自己的桌肚里发现一两支装饰用的凤凰羽毛或者一瓶福灵剂,绑着红黄双色的绸带。      某个愚蠢的格...
【新兰】情深可抵岁月漫长 #名侦探柯 #毛利兰 #工藤新一 #同人 #新兰cp #名柯
无意义 她,这一切也了无意义   “没想到你还有能变回原来身体的一天,工藤新一”昏暗的废弃仓库内,琴酒一手持枪,狠冽的声音格外清晰   服下灰研制的解药之后,工藤新一不用再以江户川柯的身躯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