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梨】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津岛善子 #樱内梨子

sodasinei 2021-11-25

by/ 希曦◢人生好難

 

这是第三版,上一版被我写的太严肃了哈哈,所以再度砍掉重练,让 @津島梨梨 桑等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


  无人的教室,只有一位少女趴在桌上,她歪着头,无神的瞥向窗外,夕阳在她的脸上撒了半边金粉,无论是在暗的还是亮的那边脸,露出的是有些难受的表情,然后她叹了口气,把整张脸都埋进臂弯。

下一秒,她突然直起半身,认真地举起笔,自信的往桌上皱的简直不成纸样的近路调查表写下………却只留下纸张被划破的裂缝。

原来是笔没水了,少女抿着嘴唇,有些粗暴的把笔扔到位于教室后方的垃圾桶,理所当然的没有投进。

真是祸不单行。

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即使从笔袋拿出了有水的笔,她也没有自信写下刚刚成型的答案,一向迷信的她总是想的太多,要是这是因为看不见的力量不赞同她的决定才会使她拿到没水的笔吗?

一声烦躁的嘶吼从她的喉咙发出,虽然教室没人,她还是尽她所能的压低音量,她想起班导在离去前的严厉,也明白自己一个人已经严重拖累到分班的流程,可是,她还是没有办法给出一个让别人和自己都满意的答案。

她不理解为什么她的挚友能那么轻易地做出决定,擅长文学的青梅选择了文组,另一位和自己一样对未来还没有確切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擅长而选择了理组,虽然少女也可以追随她的脚步,但是她却打从心理的感到不对劲,说不出原因。

请教过两位前辈的结果也不尽人意,她们早在幼小时候便决定了未来,其中一位一直稳定的前进甚至已经成为了一个杰出的跳水选手,另一位看似只是因为某位国文老师而毅然决然的选择文组,但其实本人也为了继承潜水店而一直很认真的在克服自己不擅长的数学。

把未来的可能性硬切成两条路,并不代表比较容易选择,选这条路真得会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吗?虽然文科的成绩比较好,但假如自己真的喜欢的是理科呢?文理的界限又在哪里?假如自己喜欢中国字也喜欢化学实验又该怎么决定?做出来的兴趣量表每次都是不同形状,喜欢华丽的魔法阵的善子却没办法认同纸上那个奇怪的六角形就是自己的未来。


  塌下肩膀,她将头靠在伸直的右手臂上,她看向窗外,一年级的教室就在一楼,窗外就是一整排的樱花树,她至今仍然记得去年她刚入学时,花刚绽放,一簇一簇的像是伸出了手,热情的邀约她与之共舞,她有些犹豫的伸出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那樱色的华伞太美,习惯天台的空旷的她无法消受。

去年这个时侯,树枝应该还是光秃秃的一片,现在的枝间却带着粉色的花苞,但等她放完春假回到学校时花应该早谢光了吧。

虽然很可惜,但严格说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她有着没有理由的自信,无论她看过在多次的花开,也没有一次有办法超越去年那份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动。

既然看不到花开,那就别多想了吧。她强迫自己看回桌上的进路申请表,尝试她已经是过数千万次的老方法,想想自己憧憬的职业被归类在哪个范畴吧。

小时候想当的天使堕天使先放在一旁,以这个当职业连自己都养不活,想要靠打游戏维生似乎也是不太可靠的,她不可避免地想起幼时的天真无邪,单纯的认为大人就是一种很帅的职业,只要长得高什么都做得到,直到年纪增长才发现大人似乎也不如自己想的那般随心所欲,比对之下才明白什么人才是值得尊敬,她不可避免地想起放学后的教室,阳光闪耀的笑容,一字一句耐心的给自己讲解,为自己担心的眼神………

「梨梨………」 「夜酱,怎么了吗?」

显然善子的小脑袋瓜无法负荷如此高级的运算,通红的双颊显示了系统过热的事实,硬体僵硬的站起身,似乎想要立刻执行软体所下达的逃跑指令。

「天、天界方才召唤了……」

阻止善子逃跑,梨子轻轻的把她按回自己的座位上,这一点也不困难,因为善子在梨子碰到的瞬间就立刻选择了逃开。

「黑泽老师都跟我说了,夜酱介意跟我聊聊吗?」


  「咦哈?」

善子因为太过紧张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她红着脸捂住嘴巴,梨子轻笑着坐到了她前面的空位上,眼神从桌上皱成一团的纸张换到善子脸上,无声的询问着主人的意愿自己是否可以观看对方的隐私。

可惜的是梨子的心意似乎仍是届不到,因为被梨子盯着某位堕天使完全桑失了思考能力,她正襟危坐,眼神四处飘移,时不时看回到前方,在发现某人仍然目不转睛时又害羞的转了回去。

一脸温柔微笑的樱内老师心中小恶魔乱撞,她很认真的在思考这孩子难道是从小吃可爱长大的吗?然而身为稳重的大人,樱内老师唯一泄露心声的就只有嘴角越来越深的弧度。

但梨子当然知道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可不想惹自己那位生起气来就像是恶鬼一样的前辈发火,于是她率先开了口。

「夜酱,可以把你桌上的进路申请表给我看一下好吗?」

「……可是………上面什么也没有。」

泄气无力的心情大于害羞,善子的脸终于降温下来,恢复了白皙的肤色,她下意识的抓紧手中的纸张。

「那我们一起来想想……」

「那个………」善子头抬起来,终于鼓起勇气问,「樱内老师你……当初是怎么选择的呢?」

梨子正要回答,却在开口之前就被打断。

「樱内老师弹琴很好听,听小原理事长说你还会作曲,难道老师你就没想过要走音乐这条路吗?」

尘封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没有被提起不代表忘记了,没有露出难受的表情不代表不在意。

梨子的脑海中瞬间跑过很多答案,却在看见善子真挚的眼神实失了语,什么也说不出来。

总不能说自己因为胆小所以最后选择了放弃吧。狡猾的大人只想展现自己的光鲜亮丽,但惟独对这个孩子梨子怎么样也无法说出那种自己只是选择了轻松又稳定的道路,只要不排斥,总有一天还是可以说服自己是喜欢的。

事实是她现在的确很喜欢这项工作,毕竟要是她没有在浦之星教书,她和津岛善子永远只是两条隔得老远的平行线。

而在善子看来,梨子的犹豫传达了很多讯息,差别只在那是否是梨子心中真正所想。

「抱歉,这个问题太私人了,是我的错……」 「因为我不够勇敢。」

看不得善子的自我贬低,梨子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

鼓起勇气看向善子,后者惊讶的回看她,梨子干脆破罐破摔,苦笑着继续说。

「当初高一的我,在音乐上遇到很大的挫折,一直弹不出想要的效果,还接连在好几次大赛上失误连连,所以,我就转学到了浦之星,美其名是休养,但事实不过是逃避,那时,我遇到了黛雅……黑泽老师跟小原理事长,他们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陪伴我,说起来,要是不是她们两个,我可能就不会那么快振作起来呢。」

梨子想起挚友的鼓励,多年之后第一次回想自己踏上这条路的理由。

「当时的我很认真的想要放弃音乐却又舍不得,小原理事长就问我,要不要成为教师,然后回来这所学校教书呢?我当时很犹豫,因为我并不是擅长在台上说话的人,但黑泽老师提醒了我,教师的工作可不是只有在台上教课,我们还必须扮演着陪伴学生成长的角色,因为我也曾是那种没有人陪伴就绝对站不起来的孩子,所以我比谁都更明白陪伴的重要性。」

梨子看向窗外,赫然发现樱花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绽放。

「所以我最后选择成为教师,但简单来说,就是选择了轻松的道路,一点也不值得参考……」

「才不是不值得参考吧!」

善子打断梨子,声音有点尖,有点暂抖,抬起的头和眼神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坚定。

「梨梨你明明就很伟大,帮到那么多人,班上的同学都在说着樱内老师又温柔又擅长听人说话,简直超受欢迎!然后这样也不能算是放弃音乐吧?因为梨梨直到现在还是在弹着钢琴不是吗?不要那么轻易地贬低我……贬低自己啊。」

差点脱口而出我最重视的你,善子心虚的声音越来越小。

梨子瞪大眼睛,善子的反应出乎她意料,让她既温暖又害羞,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轻笑出声。

「夜酱也是,不要随便的贬低自己,夜酱为朋友着想总是忘了自己,比谁都还有温柔,从没有放弃自己不擅长的科目,很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夜酱也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好一千万倍哦。」

被梨子用夸赞攻击,善子明显撑不住了,红着脸把话题转回重点上。


  「我有一个刚刚才成型的想法………」

「夜酱说吧。」

梨子用力的点头表示自己正听着呢。


  「我想要选理组。」

「我觉得很好。」再次点头。

「我想要成为化学老师。」

「嗯?」

「然后、回到浦之星,和梨梨成为同事。」

「………。」

梨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怎么样也想不到善子最后会想要如此选择。

「那个,夜酱,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

「我也想要像梨梨一样帮助像我一样迷惘的学生,这样,不行吗………」虽然一开始理直气壮,善子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小。

梨子当然没办法做出任何反驳。

因为她能从善子的眼中看见她一直的纠结、不断地自我否定、对自己的憧憬,还有,咬紧下唇的固执。

「我明白了,我会支持你的。」梨子开始盘算着自己可以为善子做什么以及可以提供的帮助。「既然夜酱都决定好了,那就快点把资料交给黑泽老师吧,她可是为了你才会这个点还待在学校呢。」

「还有,一件事。」

已经起身走到门口的梨子,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善子。

「因为,因为我也是没有人陪伴就无法一个人站起来的孩子,所以从今以后,梨梨,你能一直陪着我吗?」

因为太过了解对方,所以在对上眼的刹那就能理解,善子想要的绝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梨子知道她该快点回应善子,但她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想起去年那场特别盛大的樱花海,面前的孩子当时就像个天使一样从天而降。

「梨梨?」

「夜酱,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善子想要说些什么,梨子却打断她的开头,回头翻出包中的牛奶巧克力放在善子手上。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会好好帮忙的。」梨子再次露出微笑,「虽然我不会介意,不过在别人面前还是要叫我樱内老师哦。」

「恩,我知道了,樱内老师。」

善子露出微笑,梨子看了却有些难受。

可是她最后只是选择转身离开。

善子看向梨子消失的方向,连挚友踏进教室都没有发觉。


  「果然没 传达出去阿。」


  善子收起了笑容,把皱皱的纸摊开铺平。

「善~子~酱~」 「呓!!!」

过度忽视的结果就是善子被花丸忽然放大的脸吓的跌在地上。

「zura丸!你在做什么啦?!」 「都是因为善子酱不理我的缘故zura。」 「说了多少次了是夜羽啦!」

「所以,善子酱决定好了吗?」花丸像往常一样无视某人。

「恩,勉强,算是好了吧。」

「是吗?」花丸看到善子避开了自己的眼神,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善子酱只要相信自己就好了。」

「………嗯。」

「今年的冬天比较暖,似乎是因为这样,樱花也提早开了呢。」花丸瞥向窗外几枝含苞待放,试图转移话题,回头却看见善子若有所思。

「善子酱?」

「没事,我只是走神了而已。」善子摆摆手,忘了申明自己本名的正当性,她急着为心中的苦涩及悸动找到借口,她顺着花丸的视线看向窗外,手中捏紧的是皱的不像样的进路申请表还有被掌心捂热的牛奶巧克力。

「即使有点早,真期待花开啊。」

她最后只是勉强挤出了一句。


 

后日谈:


  「鞠莉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理事长室跟渡边同学亲热,你这样可是犯罪的行为!对学校的名声也不好!」

「因为果南在不到一个月就要毕业了,所以黛雅你才那么从容!可恶!狡猾的黛雅!」

当梨子踏入理事长室时,看到的就是理论上学校的最高层被自己的属下罚正坐反省的画面,她迅速的关上门,努力维持或许从没存在过的,理事长的形象。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点逻辑都没有,」黛雅无奈的推开识图逃避惩罚往自己身上爬的鞠莉,「我可是有和果南桑约好,等到她大学毕业我才会认真考虑她的感情呢。」

「为什么?黛雅好残忍。」鞠莉一脸不能理解。

「…………因为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黛雅盖上茶杯的盖子,顿了一下。

「这份感情究竟是仰慕还是恋情?我们谁都无法保证,当她的视野变宽后,我还能不能从她的眼中看出我的倒影。」

「明明黛雅你可喜欢那孩子了。」

黛雅没有承认,她只是没有回答。

梨子也不是不懂黛雅的想法,她有时也会想,这样接近善子是不是很狡猾,只把自己成熟的一面展现给她看,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后陪伴她,让她的眼中只有自己,明明最喜欢她了,却让她陷入喜欢上老师的罪恶感中。

「这样算什么老师啊。」梨子喃喃自语道,音量不算大也不算小。

「我觉得你们都想太多了,」鞠莉突然两个手刀打在黛雅跟梨子头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自己珍爱的学生为了自己的未来来寻求指教,我们只要尽力的引导他们到最适合的道路上,就算混杂了一点私心又如何?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好了啊,黛雅你自己心中明白果南若是要继承家业必须学好管理,才默许她念可以考商科的文组不是吗?梨子你不也好好思考过了,善子她真的有兴趣的是理组的科目,虽然对她来说可能会有些吃力,但是尝试过后悔总比因为没尝试而后悔好一千万倍吧!」

鞠莉顿了一下,双手搭在两人肩上,黛雅跟梨子都没有推开她。

「在老师之前,我们首先是人啊,」梨子能清楚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暂抖「你们俩个大笨蛋,不要为了自己刚好也在她们选择的路上而有罪恶感啊。」

下一秒,黛雅伸手回抱鞠莉,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梨子也跟着站了起来,加入这个温馨的大抱抱。

「鞠莉,我真的太感动了……」 「没想到你这张总是吐不出象牙的嘴偶尔也能说出这种好话呢,鞠莉桑。」

打断梨子的感动,黛雅毫不留情的吐嘈着,看向鞠莉气鼓鼓的脸,梨子有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当鞠莉看起来快要炸毛时,黛雅则熟练的把她的头按进自己的颈弯中。

「一直以来都非常谢谢你呢,鞠莉桑。」

「…………你以为打一巴掌再给一颗棗对我来说会有用吗?」

然而实际上看来是挺有用的呢。梨子看着嘟着嘴抱怨却乖乖的回抱黛雅的小原理事长,不禁轻笑出声。

鞠莉说得对,他们根本不用为没有做错的事道歉。

「话说,今年很温暖,樱花似乎也会早开呢。」

即使从理事长是看不到那排樱花树,梨子脑海中仍浮现了花开的画面。

「即使有点早,真期待花开啊。」

她语气轻快,面带笑容道。

 

后记:

 

爆肝的十二月,不管是课业还是想做的事,要是能全部达成就好了,我下学期绝对不接营队类的活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呢,文中的花就是代指爱情哦,善子遇见梨子那场令人难忘的花开,一开始善子对没有结果的恋情的无奈也体现在了她觉得今年看不到花开的结果无所谓,还有最后一句台词由两人各自说来也有不同的感情,也体现了善梨各自不同的爱情观,虽然我是互攻党,但在我心中,梨子是在情感上较主动地一方,看看她写的音乐就知道了,GK的热情奔放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呢,还有还有就是篇名的问题,也有善子还在思考自己的感情的意思在哦。

虽然写了第三次,但也不止是描写恋爱的问题,还是有点沉重,就跟我最近的生活一样哈哈,话说我想抽到蕉哥哥啊啊啊啊。

 

题外话,我写这篇文的背景音乐一直都是av34194542,强推一波。

【黛】在咖啡冷掉之前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黑泽黛雅 #樱内梨子
。      『咖啡要冷了。』      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了心情,小宫故作平静问。      『梨子桑,妳过好不好?』      『?』来不及深究对方为何知道自己名字梨子下意识苦笑起来。『过...
露】想尝尝你味道阿 #lovelivesunshine # #黑澤露比
。   「露比知道了,同学,一定会好好学习!」   「既然我们都已经是地狱认可关系,凡人规矩就对我们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就叫你露比,妳也直接叫名字吧!」   「好、好酱!」   「是...
【千】千歌酱有好多女朋友 #lovelivesunshine #千 #高海千歌 #櫻內梨子
千歌被抢走,梨子最后还是点头了。   当放学后,手中已经握了七张不平等合约,觉得世界应该已经和平了她,却在路上看见千歌主动向小睦三人搭话,双颊微红。   够了,在这样她就考虑要学前辈开启个惨馆...
【鞠南】在谎言拆穿之前 #lovelive #lovelivesunshine #小原鞠莉 #松浦果南
可能啊,因为黛雅你不是樱内女人吗?』 鞠:『对啊,黛雅你是樱内女人不是吗?』 :『这么说起来……』 黛:『不要擅自把家去掉你们两个!还有梨子你也别那么认真思考!全都给正经点啊!』 鞠:『并不否认...
【咒术回战乙女向】我们知道那天是谁在装B #乙骨忧太x你
高专最难摘下高岭之,但你有全高专最敏锐恋爱大师熊猫作为场外援助,所以你根本不带怕。   当月你对乙骨忧太嘘寒问暖频率达到了历史新高,只要他出现地方必有你紧随其后。   “乙骨前辈,你猜是...
【双黑】我们知道那天为中也送来太宰治名字 #CP #太宰治 #中原中也
原作者:伏深   ☆CP双黑无差 ☆ky退散 ☆随笔产物,幼稚园文笔。 ☆想要小心心和评论。 ☆河神梗,时间线没了。   当太宰治入水那一刻,中原中也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双黑搭档这么...
「私设太宰治在14岁前叫修治」大逃亡之名柯
了这一点也不好笑,虽然平时和你不对头,但也别见死不救啊!那男人快醒来了,求求你快救救吧!”说着双手合实,眼泪汪汪看着中也。 “啧——”修志鸢色眼眸染上了不耐烦,紧握住中也手“你怎么知道他...
【伏八】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看得开心就行!! #八田美咲 #伏见猿比古 #ooc
。   你看星星看月亮看烟花,在你眼睛里看人间。   无法诉说爱恋,强忍告白欲望,默默地看着是从前陪伴在自己身边少年。     出云在酒吧里招待这老样子,老气横秋到处惊人真相“为了伏见,...
【千黛】因为喝醉了什么都记不得 #lovelivesunshine #黑泽黛雅 #高海千歌
地方不给任何希望,你说你把当作重要妹妹看待,就像梨子酱曜酱丸酱露比酱一样,你總说自己从有过进一步感情。 「因为最喜欢黛雅桑了,所以会记得。」 「……先休息一下吧,打电话给...
【鬼灭乙女】告诉他你喜欢是女孩子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
。”   脑子蓦地掠过这句话,烦躁之情窜升,你把手机放到一头,在床铺翻了个身,一手垫在脑下开始思考人生。   那句话是你最后和逸对骂时说,然后你们便冷战了,在学校互不勾搭,互当透明人...
【试译·有武郎】父与母 #日本文学 #翻译
一性格是纯粹九州人独有。他有时专心致志,便会真废寝忘食;若是热衷于国事或自己工作,便会不考虑他人,到了自己说着话却完全不停他人言谈程度,陷入狂人般状态。这种事光知道,少说也有三次...
【鬼灭乙女向】当你轻唤他名字,他就成为了你●鬼灭之刃●男神×你●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童磨
。 你看着天际鱼肚白,褪,这个时间稍稍让你有点奇怪。 但因为来人是他,你心里便掩饰不住欢欣起来。 “悲鸣屿大人,请问…您是因何事来访?” “在任务结束归来路上,不小心折断了一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