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组】避雷针 #榉坂46 #青空とmarry

sodasinei 2021-11-25

by/ 希曦◢人生好難

 

末世架空,非cp 向(大概是我的第一篇非愛情向吧哈哈,总之是青空小队的故事,搭配歌曲食用更佳。 

 

「爱佳,你知道吗? 感染者心口上开出的鼻、彼岸花,代表着她们已经顺利的抵达天堂了哦。」 

志田盯着菅井浮夸的笑容叹了口气,用力握拳以免暂颤抖的双手露馅,一般来说,像这种充满鲜血和尸体还随时可能会有感染者出现的状况下根本没有人笑得出来,从另一方面看来,菅井这浮夸的演技也是一种才能了吧。 

还有总是在重要的部份滑舌的部份,志田完全不想承认被这么一闹她其实没那么紧张了。 

「………骗人。」于是她硬板起脸来。 

「咦耶!我才没有骗你啦,茜,我没有说错吧?」 

「恩恩友香说的都对哦。」 

虽然是这么说,守屋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冲锋枪,连头也没有回,整个背影看起来就很不耐烦。 

「我才不相信,就算单纯如理佐也绝对不会相信。」 

「我才不单纯。」理佐不满的抗议着,志田习惯性的忽视,梨加微笑着在一旁拍拍理佐的头当做安抚。 

「好了,大家都注意点,我们该回去了。」 

现在的世界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志田在跨过半台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的机车时再度这么想着。 

面对不明病毒的感染者,军方的权利达到史上最高点,垄断所有物资进行他们所谓的平均分配,被认为没有用处的人就会首先被抛弃,被隔在钢铁围墙外的他们只能寻求残破不堪的水泥墙下及下水道作为躲藏之处。 

而在这个时侯,明明是被选中的人,却自愿来到外面徒手与死神博取希望的菅井跟守屋对自认处在地狱深处的难民们来说简直就是圣人中的圣人,堪比耶稣存在的救世主。 

当时守屋在缺了三只轮子的跑车上冷静的演讲着,她说,若是一直躲在里面不找出被感染的原因的话,就是自取灭亡。 

虽然对能踏出舒适圈的两人感到敬佩,但是两年前因为被赶出墙外而满腔愤怒的志田并不能冷静看待这件事,她对身旁扶着姐姐梨加的理佐冷笑道,反正她们大概就是想用他们的命去换取自己的名声吧。 

但是,永远站在最前线的两人,使志田心甘情愿的吞回当时的不逊之言,若没有两人从城里的武器支援和坚持不懈的战斗,现在的欅共和国也不会成立,志田的梦想也是想要成为像她们一样的人保护着需要帮助的大家。 

而先她们一步,一直被志田跟理佐保护着的梨加比她们更早举起武器,志田至今仍对当时梨加坚定的笑容记忆尤深。 

「理佐跟爱佳只要安心快乐的长大就好了。」 

志田第一次知道总是温柔笑着的梨加不笑时有多么可怕,一旦下定决心谁都无法改变她的决定,理佐一定也是明白这点才松开抓着梨加衣袖的手指。 

即使所有人都对梨加为何能被选入精英的青空小队感到惊讶,守屋只是揽着梨加有些驼背的双肩说就这么决定了,强硬的堵回所有人的抗议。 

 

「爱佳,我不甘心。」 

 

「等我们长大,他们就不能小看我们了。」 

刚因年龄原因而被拒于门外,志田用力的拍上理佐的背,回头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暗自在心中发誓未来一定要回到这里来,而且要堂堂正正的进来。 

「到时就换我们保护她们了。」 

两年以后,志田和理佐也终于得到入队的许可了。 

那是她们第一次出城,虽然不是没有在底层挣扎过,但对过了两年安稳生活的两人来说,这久违的地狱景象简直无法忍受,经过了两年世界变得更加残破,病毒使多数感染者进化的不成人形,讽刺的是,病毒似乎会感应到感染者的灭亡似的,感染者在死亡时会变回原本的样子,能留下曾经失去自我的证明就只有心口绽放的那一株彼岸花而已。 

也是因为这样,志田有时侯会觉得自己是在杀人,而不是在救人。 

虽然当下的紧急并不容许志田过多思考,但有时她也会想,或许这个病还是可以治的,但是自己却抹决了这些感染者的希望。 

她跟守屋聊天,故作轻松地提起自己的想法,本来以为会换来对方的大声喝斥,最后却被温柔的摸头了。 

「爱佳真是太温柔了。」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啦。」 

「爱佳就还是小孩子啊。」守屋爽朗的笑声得到志田愤怒的一拳。「谁叫你老是说着不要小看你之类的,就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想啊。」 

志田张开口,却无法反驳什么,只好抓对方的痛脚下手。 

「那茜应该也是小孩子吧,你上次跟友香比腕力输了还哭鼻子呢。」 

风水轮流转,志田捂着自己的左手臂以为自己被牛狠狠冲撞了。 

几年后志田也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工作,虽然偶尔还是会突然的心情不好或是怀疑自己,但是只要跟着其他四人,志田就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然而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她们的活跃而变得幸福,随着军方的崩溃,菅井她们能选择的攻击方式越来越有限,甚至最近也有欅共和国的居民变成感染者的案例,虽然当时菅井处理迅速,仍然走漏了消息,光是要重新稳定民心就花了不少时间,她们已经很少五人一起出动去搜集物资了。 

等志田反应过来,她们也到了身旁有后辈跟着的年纪了。 

看着理佐对身旁全身僵硬的小林轻声细语的样子,志田真的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最后全靠把拳头塞进嘴巴里才蒙混过关。 

「你呀,不是这种温柔的角色设定吧。」志田苦笑着举起还沾满口水的拳头往理佐肩上一锤。「当年对着把子弹掉到地上的美波不是还对人家吼你掉个毛线啊,对由依却这么温柔,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我只是觉得,没什么耍酷的必要而已。」理佐一脸嫌弃的看着志田,后者有些扎心,她的理佐最近变得越来越无聊了。 

 

「话说回来,梨加还好吧。」上次全身是血的被长泽跟长滨拖回军营,当时快把大家吓死了,后来听说梨加是因为看到长泽被感染者围攻一急不小心从山坡上滑下去,当时感染者被吓了一跳顿了一下,长滨才趁机一拳一个扶起长泽和梨加逃了出来。 

虽然对于当时的情况都是敬佩梨加冲出去的勇气的,但也有少部份的留言针对滑倒的部份大做文章,想到这个志田就来气,没有勇气举起枪朝感染者战斗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多嘴。 

「你知道吗?梨加他是故意滑出去的。」 

「咦?」 

「她说,如果不是用滑的是赶不到奈奈香身边的。」理佐叹了口气,「没出什么事真是万幸。」 

志田不知道该回什么,于是她胡乱点了两下头。 

「虽然被嘲笑的很厉害,但她救了奈奈香是事实。」 

理佐露出了一个志田读不懂的苦笑。 

「我开始觉得,只要能保护到重要的人,被小看也没关系了。」 

「………你可别学她一样也滑着去救人。」 

志田的玩笑成功逗笑了理佐,也顺利转移了话题,志田才不想承认自己竟然也觉得理佐的话有些道理,这样一点都不酷。 

而当平手加入的时侯,这个世界已经破碎得不成原样,白天跟黑夜也越来越难以分辨,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开始杀戮,为了活下去付出的代价已经多到变成了因为失去了这么多不活下去是不行的,这样真的算是活着吗?这个问题竄过脑中的频率也日渐增加,即使如此,志田每天还是努力微笑着,还创造了自由自在的Mona王国,国民渐渐增加中,还被菅井开玩笑说这样下去欅共和国就要和平灭亡了啦。 

某天傍晚,当她刚结束自发组织的单人巡逻,一边想着晚餐要不要喝点小酒,一边慢悠悠的晃过半面围墙时,被一声怒吼吓得滚进旁边的灰色toyota下,躲了几秒确认过不是感染者后,被好奇心支配的志田小心翼翼的朝发声处匍匐而去。 

「茜,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很多次了。」 

「明明已经找出拯救感染者的方法了,为什么不能告诉大家?而且也有成功的案例啊………」 

「成功的案例只有友莉奈一个,这样根本就称不上成功。」 

是守屋跟菅井。 

比起对话的两人身份,志田对他们的内容更感兴趣,假设这个场景放在几年前,志田现在早就跳出去质问两人真相究竟为何,然而年岁增长志田已不复年少般冲动行事,于是她安静的继续藏在阴暗处听着。 

「可是,只要告诉大家……」 

「茜,你搞不懂吗?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你一样坚强啊。」 

菅井拎起守屋的领子,恶狠狠的朝对方吼道,这是志田第一次看到总是笑脸迎人的菅井卸下面具的时侯。 

「就算知道不成为感染者的唯一途径只是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那么简单的做到,就连以前看似和平的世界里,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尝试结束自己的性命,何况是比那时绝望上数万倍的现在。」 

一个人是不是因为无法示弱,才会摆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呢。志田握紧拳头,低下头压下突然变得有些脆弱的泪线。 

「就算我知道我比谁都想要活下去,但是对这种世界保持希望哪有那么轻松,我有时甚至会想,结束这种痛苦的生活的解药其实就是死亡吧。」 

菅井小声的哭喊着,把头埋到守屋胸前藏住颊上滑落的泪珠,却还紧紧抓着对方的领子,即使在这种时侯,她还坚持着领导者的尊严,即使已经喘不过气了还努力挺直腰杆。 

「友香……」 

「我也好想救那些感染者,但是让一个人重拾希望真的好难。」守屋的每字每句就像重锤一样敲在志田心上,使她无法呼吸,「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现在的我一定会直接放弃挣扎,每天早晨醒来我都害怕自己已经变成了感染者,茜,像我这样连让自己抱持希望都没办法的领导者,即使说出让大家保持希望也肯定没有人会相信的。」 

「友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志田被梨加突然发声而吓了一跳,她悄悄探出头去,眯眼看着梨加轻轻拍着两人的背将其拥入怀中。 

「如果不是有友香跟茜在,我肯定早就放弃活下去了。」 

菅井似乎冷静下来了,她带着有些混浊的鼻音,喘着气继续说。 

「况且,如果我们跟大家说了保持希望就不会出现感染者,他们照做了却还是出现了感染者,我们就真的束手无策了。」菅井像是在祈求什么似的,志田闭起双眼,一点想要探头看的欲望都没有。「所以,我们不能跟他们说,至少现在还不能,我想、我想我们可以等到局势比较稳定的时侯再说……」 

「友香,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志田从未听过守屋用如此温柔的声音说话,「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茜,谢谢你。」 

「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梨加总是在最适时的时侯登场,「其他人会觉得奇怪的。」 

志田听到三道不同的脚步声朝四周扩散,她稍微伸展了弯曲的双脚,把脸埋进双手里,想要放声大哭最后憋出的却是两声冷笑。 

世界绝对不会变得更好,而人类也不是你说了要勇敢就有办法战胜绝望的生物,人与人相处就一定会产生不谐和音,但过度的孤独又会毁了一个人的身心,感染者存在于每一个年代每一个角落,甚至她自己就可能成为,志田连否定这件事都做不到,哪里能谈什么拯救世界? 

她知道守屋在想什么,也知道菅井说的没错。 

而她更明白只能在一旁沉默的梨加的心情。 

冷静下来后,志田起身准备回基地,为了不要跟三人撞上,志田还特地绕了远路,回到基地后,菅井已经站在餐厅门口盘点资源,志田顿了一下,加快脚步朝她快步走去。 

「友香,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看你的眼睛好像有些红红的。」 

「真的吗?」志田没有错过对方转动的眼珠泄露的惊慌,然而下一秒菅井仍然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大概是我昨晚太晚睡了吧?」 

「真的没什么事吗?」 

「没事啦,我不会骗你的。」 

「………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哦。」 

「爱佳只要安心快乐的长大就好了。」菅井还是微笑着摸上志田的头,后者虽然不服气但也无话可说,更多的是环绕在心中沉闷的无力感。 

「……我知道了。」 

菅井似乎有些惊讶志田的回答,毕竟平时的她应该此时已经像只炸毛的猫超间竟怒吼着不要把她当成小孩子了。 

「所以,不要把视线移开,好好看着我成长。」 

志田读不懂菅井双眸想要传递的感情,菅井只是眨眨眼睛,露出一贯浮夸的微笑。 

「爱佳真是太温柔了。」 

温柔的是你才对吧。志田只是也抿着嘴笑了出来,给了菅井肩膀一拳,便朝理佐跑去。 

 

「你笑得好丑。」 

于是志田又给了这个破坏气氛的混蛋一拳,差别只是理佐的是坐落在脸上而且毫不留情,渡边当然不会就这么吞下这口气,反手一个巴掌吹响了开战的号角。 

当她们打得正开心时,两巴掌直接朝她们后脑勺巴过来,志田发誓自己绝对失去了意识好几秒,以为自己差点直接往生去见上帝了,为了抵挡鬼军曹守屋的追究,志田干脆的把自己的好兄弟推向守屋胸口,脚底抹油就准备溜了。 

她咯咯笑着看着不服气的理佐破音吼着让她小心点,还有守屋朝自己挥着拳头的凶狠样,更没有放过远处正在交谈的梨加跟菅井超他们打闹处投来的,既无奈又宠溺的笑容,志田毫无压力的扯起嘴角,搂着一脸茫然的平手向外跑去。 

 

这样就好了。 

为了守护这样的日常,什么样的代价她都不在乎。 

然而即使做足了心理建设,还是会有些时刻志田觉得自己可能没办法再继续坚强下去了,她单膝跪下,看向跪在地上浑身发抖的平手,下意识的避开昔日战友熟悉的脸庞,她还记得躺在地上的小个子对她说着总有一天世界和平了她就要成为歌手,成为日本第一后就是世界第一,一向吵闹的她此刻却安份的躺在地上,胸口绽放也不是太阳花那样美好的事物。 

「皮皮,会不会其实在剥夺别人希望的人,就是我們。」 

志田想要去摸平手头的手一顿,最后转了个方向把快要哭出来却还是逞强着抬起头的小孩子抱进怀中,学多年前的某人一样,温柔的,故作开心的说。 

「Techi,你知道吗?」 

唯一不同的是,她这次没有滑舌,也没有人在旁边帮腔。 

「心口会开出彼岸花,就代表他们已经顺利的抵达天堂了哦。」 

「………真的?」 

「嗯,真的。」 

我愿化为坚盾,守护如此脆弱的你。 

做你的,最称职的,避雷针。 

「我不会骗你的。」 

如同她們為我做的一樣。 

 

The End

 

后记: 

这是一个成长与保护的故事,这个架空背景下我是没有打算写恋爱设定的,至少这篇没有,如果有时间(及灵感),可能还会挤出一篇平手的故事吧哈哈。 

话说,我真的超喜欢避雷针的live(我喜欢绿团所有的live,不管是哪个版本我都很喜欢,但果然还是最初the cool护法铁皮兄弟相拥的那个最喜欢了。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に飛び行く」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飞向     萩原朔太郎   他渴求着感情。 他如同风中扬帆远航之舟, 勿予他以追随, 勿近他而献媚, 便令他远行,直至那遥远白浪之上。 啊,他将归往之地...
【白七】缶ビール #白石麻衣 #乃木46 #西野七濑
,她能够成为西野七濑人生中的伴侣。 又或者是在乃木46夏巡live的明治神宫,她们在坐席上欣赏那从前在舞台上没有机会看到的烟花,耳边尽都是熟悉的乐曲和饭们应援的声音,她会附于西野的耳侧低语,让昔日的...
【久帆】Flying Ford Anglia #日向46 #佐佐木久美 #加藤史帆
by/ 希曦◢人生好難 Hp设定下的日向,理论上是台版翻译(不懂的名词直接在留言问我就好了),另外此篇目前还是友情向,视情况会有日向或欅的人名出现。       加藤史帆的表哥一邊...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石竹猫」
猫, 请你勿要惧于梦魇,而责难这悲哀的嬉闹。       石竹猫     萩原朔太郎   みどりの石竹の花のかげに ひつの幻の屍體は眠る その黒髮は床にながれて 手足は力なく投げだされ 寢臺の上...
【织林】物似主人型 #46 #织田奈那 #小林由依
一直抱持这样的心情在道上前行。    这样的小林虽然很珍视和伙伴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但也同样重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间,这是她极少数认同同团成员织田奈那的几个想法之一。    这也是她看着其他成员相约出去...
【ABO】世界には愛しかない #46 #w壕 #w渡边 #平睡 #织林 #尾号 #土池
一种想不到篇名时就用歌曲来搪塞的恶劣手段,那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话那就继续看下去吧。   1.   照ねる的话来说,欅的休息室根本不像少女偶像的休息室,不知道的走进来可能会以为误入了大叔们的聊天室,为了...
【织林】血腥男爵与地下道 #46 #织田奈那 #小林由依
by/ 希曦◢人生好難   HP设定下的欅,主cp是织林,理论上是台版翻译(不懂的名词直接在留言问我就好了),视情况会有日向或欅的人名出现。即使是2019可能没有人关注的老cp...
【食物语】桑少主的悲情自诉 ●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甜文
啊?!   我掰着手指想了想,自己已经进过了宴仙坛牢房,幽冥司孟婆庄牢房,唐朝牢房,丘牢房,秦国牢房,不周山牢房,九重天牢房…… 我是不是还可以特别自豪的说:“这三界之中就没有桑少主没进过的牢房...
【织林】体育服小偷 #46 #小林由依 #织田奈那
by/ 希曦◢人生好難   超短篇,主cp是织林,德谁设定,班上的关系融洽多了睡睡也有乖乖上学。   「快抓住织田奈那!」 「别让她逃走了!」 「这个犯罪者。」   在织田尚未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志田...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猫」
触及之影, 纵雨雪交加,亦觉东京惹人思慕, 畏寒似的倚靠陋巷的墙壁, 这乞讨者般的人竟在做着什么梦呢?       猫     萩原朔太郎   この美しい都會を愛するのはよいこだ この美しい都會の建...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樹の梢をあふぎて」
で、 樹がほそほそ生えてゐた。   わたしは愛をもめてゐる、 わたしを愛する心のまづしい乙女を求めてゐる、 そのひの手はい梢の上でふるへてゐる、 わたしの愛を求めるために、いつも高いころで...
【伪姬all】西木野真姬诞生日特别企划 #lovelive #妮姬
~~(招牌手势)』 众:『妮可妮可妮~~(招牌手势)』 妮:『大银河宇宙?』 众『No.1!!!!!!『 妮:『做得很好,大家晚上好,我是饰演徳井的矢泽妮可,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