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霞】到底谁才是演技派呢? #lovelive #虹之咲 #櫻坂雫 #中須霞

sodasinei 2021-11-25

by/ 希曦◢人生好難

 

◆ 一年生酒会。

◆  霞的爱称かすみん写成小霞霞,霞叫雫しずこ的方式写成静子,叫璃奈りなこ的方式写成璃奈子,叫栞子しおこ的方式写成盐子。

 

「恩亨,静子你要去哪里?不要放小霞霞一个人啦。」

「霞桑,我只是要去采花一下而已,拜托这里就饶过我……」

「难道还有比小霞霞我更可爱的花吗?静子你采我就好了啦。」

栞子无语的看着一杯醉倒的友人扒在另一位友人身上,虽然早就知道她们两人的关系本来理应这么亲密,但是喝醉的那位醒着时可没有这么坦率,不如说自己的学生时代常常就是看着这两人斗嘴过来的,以至于栞子觉得眼前的场景非常违和,生性认真的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起身拉住霞让雫得以脱身。

而出乎意料的,她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拉住了霞,比起自己不知不觉变成了神力女超人外,栞子更相信其实另有隐情的是中须小姐这边。

「霞桑,你其实是清醒的吧?」

被扶着的那人身体一僵,栞子瞇起眼,严厉的压低声音继续追击。

「霞桑,请你坦白。」

「呜呜呜盐子你这个语气,会让小霞霞想起不好的回忆啦。」

「霞酱,通常会被训话都是因为你先做了不好的事哦。」璃奈惯例在旁边补刀,不用表情板两人也能读出满满的无奈。「话说虽然我也早就猜到了,霞酱你果然是装醉阿。」

「第一次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毕竟真的怎么可能有人真的喝不到一杯水果酒就醉成这样。」

「这世上无奇不有,搞不好就真的有人会因为一口水果酒醉倒阿。」

「通常只有小说和漫画中才会出现吧?」

「咕呜呜呜,总之、总之……」

一方面是因为敌不过两人的瞪视,一方面也是想起了自己在友人面前羞耻的样子,霞虹着脸破罐破摔的大吼道。

「对啦我就是装醉的啦,可是事到如今,小霞霞我根本无法对静子说实话啦。」

「什么意思?」

深知霞的个性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是却常常因为担心别人而破功,本质根本就是好孩子的她宁愿用羞耻的演技,也不愿拆穿的原因是什么,栞子不禁好奇的追问道。

「因为、因为当时……小霞霞我就是假装喝醉来跟静子告白的阿。」似乎因为亲口承认自己的小心机实在太羞耻了,霞的头上似乎冒着浓烟,她红着脸大声辩论道,「说到底根本就是静子不好吧,明明喜欢极了小霞霞,却又不说出口,还老是在那边乱摸我的头,弄得小霞霞心动又不负责,静子这个宇宙无敌闷骚的超级大笨蛋。」

「我们明白了,这么说起来雫桑这样的行为的确也不大好。」栞子拍拍霞的肩膀,试图使她冷静下来,璃奈也顺势递了杯水到霞手上。

发泄过一阵后,霞喘着气,继续坦白。

「虽然小霞霞一开始也没有对静子说喜欢,不过这种事感觉先说出口就输了阿,所以小霞霞想阿,只要设计静子先说出口就好了啊。」

「所以你就想到了装醉阿。」

「不是电影都那样演的吗?如果暗恋对方的话,特别容易在对方喝醉意识不清楚的时候把真心话说出口的。」

「虽然早就该吐槽了,不过你还真有自信雫桑一定喜欢着你啦。」

「当然……不对,也不是那么当然,就是因为静子她每次都那么云淡风轻,小霞霞才会想要确认一下嘛。」霞嘟起嘴,一脸委屈,栞子和璃奈不会告诉她的是,其实被欺负的霞的表情真的超绝可爱,两人也不是不明白雫的心情,但两人通常也不会像雫那么狠心的继续欺负她,璃奈拍拍霞的肩膀。

「雫酱一直超喜欢霞酱的,平时聊天的时候也老是会提到霞酱的事呢。」

「所以说就是她完全不说出口的这个地方很烦啦。」霞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突然胀红,「那时因为也太火大了,我就跟静子吵起来了,然后、然后……反正最后就决定在一起就是了。」

虽然霞的说明很混乱,但大致上也搞清楚状况的两人互看一眼,栞子皱着眉问。

「既然都已经在一起了,那也不用特意隐埋当初装醉的事情了吧?」

「因为、因为,」霞支支吾吾着,最后还是跟两位好友坦白了心声,「因为静子她在那一次之后,每一次喝酒时都特别照顾小霞霞,在我装醉的时候也特别的温柔,也会一直夸小霞霞可爱……」

「所以霞酱你也就渐渐的不想坦白了对吧?」不会做表情但意外的会读心声的天王寺补了刀,栞子一脸不赞同的点头。

「坦白当然还是想的阿,绝对是想的阿,所以有一次阿,小霞霞就问了静子,要是有事情隐埋着她的话,她会怎么想?」霞痛苦的抓着头,现在她看起来倒像是真的喝醉了,「明明是假设的问题,静子却摆着那种难受的表情说会体谅我的,这样是要让我怎么说出口啦!」

雫的确像是会这样表现的,毕竟不只霞,栞子跟璃奈也十分清楚,樱坂小姐比她表现出来的还要固执逞强的多,也就难以责怪霞为了不让雫难过而选择不说出口了。

「说到底,静子她也太奇怪吧,我演成那样她都能信,」说到后来,霞干脆开始抱怨起了同居人,「真的很让小霞霞担心耶,这么单纯是要怎么在演艺界混下去啊,虽然小霞霞也喜欢这样的静子就是了。」

竟然中途还混入了奇怪的秀恩爱,也真的是霞的作风呢。栞子跟璃奈互看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交换无奈。

「所以盐子、璃奈子,你们一定要帮小霞霞。」霞突然扑向两人,抓住璃奈跟栞子的手,双眼闪闪发光,「拜托千万要继续帮我打掩护,小霞霞不想让静子因为发现了这件事难过啊。」

「诶诶?难道霞桑你打算瞒一辈子吗?」

栞子惊讶的差点破了音。

「我觉得霞桑就在被我们发现的同时就这样顺势向雫桑坦白,这样比较好吧?」

先不说可不可以瞒一辈子,本来这种误会就是越早解开伤害越小吧。

「但是小霞霞果然还是不想看到静子难过的脸阿,」霞逼近似乎还想要说点甚么的栞子,「盐子拜托你了,静子这周还有重要的公演,小霞霞不想影响到她的心情阿。」

心比外表还要软得多的栞子叹了口气,点了个头。

「我明白了,但是等雫桑公演结束后,请霞桑务必找时机坦白。」

「当然当然,那璃奈子呢?」

「姑且当作我也会帮忙的。」

虽然对那个姑且很在意,但是霞却突然趴倒了桌上,嘴里念念有词着静子去哪里了之类的咕哝,两人还在疑惑时,话题中的另一位女主角从门口现身。

「刚刚剧团里的前辈来了电话,去这么久真是抱歉了呢,」雫双手合十,一边坐到霞身旁,「恩?你们都没有点东西吗?」

「阿,因为安抚霞桑就费了太多心力了。」顺势照霞的要求编了故事,栞子对自己进入谎言中过快的适应力感到有些可悲,一边的璃奈只是狡猾的点了点头,甚么话也没说就等于甚么谎也没说。

害栞子陷入烦脑中的罪魁祸首则扑向雫,用力的蹭着对方的颈间。

「静子去太久了啦,小霞霞都要寂寞哭了。」

「抱歉了呢,不过其实也不用担心,因为我一定会回到这么可爱的霞桑身边的。」

看着应该要很困扰的两人都是一幅很开心的表情,栞子突然有种猜想,其实霞根本就对这种情况乐在其中吧?因为平时自尊的缘故没办法对雫坦率的撒娇,却可以藉由酒醉的时候发泄出来,对于霞来说,这是解决彼此不坦率的最容易的解答。

毕竟对没意识到平时举动就很恩爱的那两人来说,或许把一切怪罪到酒精上,才能顺势演出最想要成为的自己呢。

「说到不坦率,霞桑那边根本也轮不到她来抱怨吧。」

栞子自言自语的声音很低,只有旁边听到的璃奈轻轻点了个头。

而另一边的小剧场似乎还没结束,或许说,主角们根本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呢。

 

THE END

 

后记:

如果我不偷懒的话接下来应该还会有两篇雫霞,毕竟我在补完虹动画的时候就被第八集推下坑了,也火速加推了雫小姐,所以接下来或许虹团的文也会慢慢出现了,不过因为我没玩AS(游戏本身对于我个人实在找不到乐趣呢),所以栞子的个性描写来自我看过的同人本或文们,如果ooc的话就对各位栞子粉说声抱歉了。

最后下收比正文短不了多少的后日谈。

 

后日谈:

 

分类上本来就是直率型的三船,最后还是露出了异样,看着明明没醉的友人装醉撒娇的样子,栞子实在是做不好表情的控制管理,要不是隔壁的天王寺没带,她都想直接抢下对方的表情板来用了,几次聚会后栞子表示心累,并且开始有种还不如直接被雫拆穿的破罐破摔的冲动。

今天也是,为了不要暴露友人的秘密,栞子干脆离席,陪着雫到门口叫车。

「那个,总觉得很抱歉呢,栞子桑。」

「嗯?」

雫突如其来的道歉让栞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冷汗直流,对方则微笑着扔出意料之外的超级大直球。

「明明不擅长还是陪霞桑撒谎,栞子桑果然很温柔呢。」

「什、什么谎?」

栞子是觉得还可以在挣扎一下啦,不过樱板小姐干脆的打破了对方的幻想。

「就是霞桑的酒量根本就没有那么差的谎阿。」

「诶诶?!」栞子惊讶之余感到深深的失落,「是我的表情太好懂了吗?还是……」

「阿,并不是栞子桑的问题,我一开始就发现这件事了。」雫急忙摆手,想要将栞子解救于本就不属于她的罪恶感。

不过对面倒是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了呢。

「从最一开始吗?」

「恩,以演技而言,眼神就完全不合格了呢,真的喝醉酒的人眼珠才不会转得那么快,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说、说的也是呢。」

是说,中须小姐到底哪来的自信在演技上可以骗过这个现在进行式的国际知名大女优啊?

后知后觉有了这个疑问的栞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偷偷瞄了眼雫,欲言又止。

「不过,既然已经发现的话,为什么还要瞒着对方呢?」

雫看似有些苦恼,不过还是微笑着。

「大概是因为坦率的霞桑太可爱了吧。」

在专业演员看来十分蹩脚的演技,在樱坂雫眼中,是怎么样也看不腻,全宇宙第一可爱的,最完美的独幕剧呢。

一开始是错过了坦白的时机,下意识配合演出的雫尝到了甜头,看到对方比平常更坦率的示爱,还有偶尔因为自己笨拙的演技感到羞耻的小表情,身为一个合格的舞台少女,雫实在是忍不住去想,要是稍微改动台词,或是在这里多加点演出,对方会如何反应呢?会导致怎么样的结局?

完全没有辜负她期待的恋人,每一次都比酒精更让雫沉迷,说出事实这个选项早就在雫的脑海中被删的一乾二净,即使每一次都是同样的剧本,但霞的演出就是有种魔力,让雫觉得不管再演几次都不够呢。

「栞子桑的话,应该能理解我吧?」

不能,完全不能,就算是再演的部分也不能。

心很累的栞子迅速的想结束这个话题,她开始觉得自己不过是自寻烦恼,两位好友之间的调情方式太过高段,她理解不能也不想理解,并且栞子心想着璃奈同学是不是因为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发展,才会连璃奈板都懒得拿出来,这样猜想的栞子心里有些埋怨对方没有先跟她打个暗示,叹了口气看向被璃奈扶着走出来的还在演的霞。

「嘛,总之你们都辛苦了呢。」

然后果然还是自己最辛苦了。栞子偷偷在群组发出另一场酒会的邀约,并且发誓这次绝对不要找花式秀恩爱的麻烦情侣。

 

附注:

1. 采花是上厕所的礼貌说法。

2. 再演的梗来自栞子的异时空同位体大场桑。

】理想与真实 #lovelive # # #
很敏锐阿,我自认为能骗过任何人的演技的面前,几乎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像高中时一样,总第一个发现我隐埋着心事,然后把我拉出无谓的自艾自怜。   「对不起。」   「小想听得对不起咧...
【步】宿敌 #lovelive #上原步梦 #学园偶像同好会 #
!” “!那只我情急之下说的!” “也就是说那你的真心话对吧。” “……” “你就好好看着吧,到底最可爱的人!” 说罢,步梦学姐开始跳起了舞。 虽然没有音乐,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那的曲子...
【德哈文】 #hp同人文
,不对手,而是榜样! 可在这满天繁星,总有属于你的一颗明星……”   “他我现在最重要的人啊……”   “生命有太多吉光片羽,无从名,难以归类,或许这些都不重要的,可他就是在人心头上萦绕不去...
【步栞】我,以及她的人生 #lovelive #学园偶像同好会 #上原步梦 #三船栞子
?那当然也要幸福了( 只步梦第一位( 如果大家可以愉快地享受 我会非常感激   三船栞子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那个人穿着白色T恤和浅色长裙, 脸上还戴着一副平光眼镜, 平添了许多知性的气息。 她拉...
【试译·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助】座谈会(上)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
中学生女孩这种事基本上没有。  口 安 吾  但是,我们还没判断怎么样算美腿女子到底怎么说啊? 织田作助  这不不用判断就能知道了吗?不过我觉得浓眉也一个美人的条件。 太 宰 治  大腿根不...
【排球少年】前夜
三个呕吐的表情,可不多久又一起笑开了。 能够和这些人一起打球、一起穿着青城排球部的队服、一起走向胜利,三生有幸。   不知道今/晚出现在梦的对手,会? 不论是,他都一定会全部击溃...
【试译·太宰治、坂口安吾、织田作助】座谈会(下) #日本文学 #翻译 #无赖
东京演着戏,最后也会回到某个乡村城市里……。  口  安 吾  没有。太宰最笨的了。 织田作助  现在我在四处旅行。在千叶还埼玉的向下村落里,他们演戏给我看了。真变成色男人了。拼命涂了一...
【排球乙女】正经人在意这些啊! #排球少年乙女向
同学,明明长了一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池面脸,在球场上的发挥也游刃有余驾轻就熟,可能想到少年却一个会在上课时间热衷于恶/作剧的家伙? 每天出门前精心整理好的制/服,不过半节课的功夫就会...
[佐賀偶像傳奇][巽] 如何放下 #巽幸太郎 #幸
又能怎麼樣。   接著僧侶呢喃似的讀經。在場的人有些低聲啜泣,有些則沉默靜定。吸了一口焚起的肅穆莊嚴,他也希望自己能擠出點什麼哭聲或淚水好宣洩出內心的悲慟,但他卻做不到,實際上他屬後者;盯著正...
【鬼灭乙女】当你血鬼术后对他开启了狂躁状态 #鬼灭刃乙女向
。 ---    ▪我妻善逸▪ 看到他瑟缩一下,威武喝止住对方,並为这举动自傲的你洋洋得意道:“我说了我非常不好惹。” 我妻善逸说他来探病,但你坚信这个吱吱喳喳的家伙他们专门来折磨你的,想到这...
【绘希】第二杯半价 #东条希 #绚濑绘里 #lovelive!
?” 绚濑绘里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自己即将升腾而起的怒气,几乎咬着牙开了口: “可以。” 东条希这心满意足的点了一杯她最钟爱的果茶。   2. 奶茶店开在距离音乃木最近的一条商店街上,绚濑绘里那...
【食物语】少主作业丢了到底的错 ● 食物语乙女向● 锅包肉● 龙井虾仁● 男神x你● 佛跳墙● 灯影牛肉● 莲花血鸭
吧!   我不生气: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平平无奇的文学老师:飞龙汤天天决斗大家都习惯了,倒莲花血鸭为什么被去看渔场了?   我还要更多更多:…   朕乃天命所归:好像因为…   本少爷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