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雫霞】理想与真实 #lovelive #虹之咲 #櫻坂雫 #中須霞

sodasinei 2021-11-25

by/ 希曦◢人生好難

 

◆ 或许稍微沉重的雫霞

◆ 少歌元素强行植入,这是有着starlight这部经典的世界。

 

我们很好,那时的我们真的很好。

 

像是观众一样,我冷眼看着两个少女互相扶持,互相鼓励,在彼此迷失的时候拉回对方,害怕面对自己的少女,说着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喜欢她的少女,就像每个童话故事的快乐结局,在那小小的舞台上,少女克服了挫折,重新开始,且有着她的公主的陪伴。

 

「静子,你是最棒的女主角。」

 

少女激动地拍着手,她几乎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对方的喜爱,那样快乐的场景有些扎眼,但我还是舍不得移开眼,至少这时不能移开眼。

 

「从今以后,你可不可以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当我最忠实的观众?」

 

那样简单又笨拙的台词,却花了她无数个夜晚,抛弃了无数个备案,才有办法脱口而出,我全都明白。

 

「有这么可爱的我看着的话,你一定会成为日本第一的大女优的。」

 

那有些腼腆又俏皮的笑容跟我记忆中的那张面孔逐渐重合,从我喉咙中呼啸而出的呜咽比我想像中的安静,原来我还是忍住了,难道我是不忍打破眼前这么美好的光景吗?

 

「我们说好了。」

 

少女们愉悦的相拥,灯光渐渐变暗。

 

如果这不是故事的开头,而是结局,那该有多好。

 

「静子,你把自己绷得太紧了,或许你应该先休养一阵子。」

 

我彷彿隔着一层薄纱,看着恋人担心的眼神,但是过去的『我』只是不耐烦地转身离开。

 

你不是说着最喜欢看我表演了吗?那为什么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时候跳出来播我冷水呢?

 

「这就是最真实的我,你教会我去认识的自己,我想要去拥抱的真实,只有舞台能全部接纳。」

 

什么都无法阻挡我走向舞台的脚步。

 

不再想着要去取悦所有人,我要演绎出心目中最理想的女主角。

 

这也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吧?不再忍耐的我,全心全意追逐梦想的我,我沉浸在聚光灯的照耀下,尽全力的闪闪发光。

 

可是当我回头时,薄纱之后已经谁都不在那里了。

 

我有些粗暴地拨开薄纱,抓住正在离开的你,你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说好了要做我最忠实的观众,你这是要去哪里?」

 

「静子,你选择的那条道路上,真的有我的位置吗?」

 

「这是我们的梦想,怎么能少了你?」

 

「这是你的梦想,我的梦想,你真的明白吗?」你摇了摇头,我感觉到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惧,我尚未明白自己即将失去什么,所以没有更用力的拉住不让你走。

 

「你会后悔的。」

 

朝你的背影,我干巴巴的挤出每个逞强的人都必说出口的台词,张开手,我想看最后你塞给了我什么,却看到那熟悉的星星与月亮,明灿的黄色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把它扔出去,最后却没有,我轻轻地把它取代了你放在原地,拨开薄纱,毅然决然地回到聚光灯下。

 

至那之后,我越发的努力,不知道想向谁证明什么,只要能往上爬的机会全部都不放过,比起出演那些老派的经典戏剧,接了更多现代人喜爱的流行音乐剧工作,拆下孩子气的蝴蝶发带,划些更精致成熟的妆容,偶尔也要来些绯闻,因为这样红得更快,一切只为了能站上更多的舞台,展现更多的自己。

 

这样不择手段的拚尽全力,好像在向谁证明些什么,我不需要你也能成为大女优,之类的。

 

「若你摘得的小的星星,你将得到渺小的幸福,」

 

我看不清另一个演员的脸,但无碍我含情脉脉地回看,毕竟我自诩为一个合格的演员。

 

「若你摘得大的星星,你将获得巨大的财富。」

 

我一边转圈,一边踢腿,一边朝那人靠近,表现得就跟每一次练习一样完美。

 

「抓住她吧,你所期望的那颗星。」

 

当我停下转圈,却再也找不到我的克莱尔,独自呆立在摘星之塔下,伸出的手永远不可能得到渴望的回应,各种意味上。

 

如同机械一般传来的如雷掌声使我有些恍惚,听不清楚的念白下,你的身影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深刻,洒在手上的黄色星光,遍处都是我逃不掉的你。

 

舞台的灯缓缓暗去,又打亮,这就是我所追寻的舞台,永远都包容着我。

 

「明天也会迎接一成不变的日子吧,幸福啊,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来到。」

 

鬼使神差的再次捡起了你曾经最爱的发夹,脸上职业化的露出刚刚好的绝望。

 

那个你曾经最爱的发夹,却被毫不犹豫地抛下,彷彿对一切都没有留恋,而不再带着你送的发带的我,能有什么资格去抱怨抛下发夹不曾回头的你。

 

有些事我懂得太晚,我轻易的放弃了那些不该放弃的,固执的坚持了那些不该坚持的,然后搞丢了那个或许不是注定要失去的女人。

 

「那个使我重新开始的小小的舞台,」

 

我把头抬高,像是忍着不让泪在大家面前落下,若是舞台突然下起雨来该有多好。

 

「我好像,已经找不到了。」

 

最后,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

 

如雷的掌声之后,布幕再次展开,我在敬礼的时候偷偷瞄向那个总是为了你空着的位置,理所当然的空空如也,无迹可寻的徬徨再次袭上我的心头,自从我开始排练这场戏后,这种情况就越来越常见,我也比之前更想念那个比起我大概更喜欢自己的女人。

 

要是我这么说的话,那人一定会很得意的笑我就是太喜欢她了。

 

若是高中时的我,肯定会为了无聊的自尊而憋住所有真心话,现在的我却偶尔也会想着被嘲笑也无所谓,只要你在我身边那就好了。

 

必要的寒暄过后,我终于得到独处的时间,推开专属休息室的门,有些惊讶的发现了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背影。

 

「霞桑?」

 

你回过头,脸上挂着泪痕,慌忙的揉了揉眼睛,我们之间陷入无法避免的尴尬。

 

「你不是,有事没办法来吗?」

 

「我找到前辈帮我代班了,但是因为迟到了,所以就在这里看。」

 

「是吗?」

 

视线看向墙上的电视,我干巴巴的回,说实话,如果是这出剧的话,我唯独不希望你在,却又希望你一直在。

 

空气陷入有些尴尬的沉默,你几次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选择什么都没说,最后红着脸撞进我怀中,我下意识的扶住你,你把头埋进我颈间,还偷偷的闻了我一下,让我有些想笑。

 

「不是都已经演完了吗,干嘛还露出那种表情。」

 

「……对不起。」

 

「这样搞得像是小霞霞真的丢下你不管了,静子你太狡猾了。」

 

你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我的脖子感觉有点痒。

 

「我只是有点太入戏了。」

 

尤其主角的名字又叫静子,这里我强烈怀疑编剧险恶的用心,尤其那人还是高中时期就沉迷于磨练后辈的那位小山部长,之前我也像剧中的静子一样投入戏剧什么都不顾时,没听她的劝,当我看到剧本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人一直记恨至今,我虽然有微弱的提议修改女主角的名字,但显然很失败。

 

反正雫你不是说着想挑战各式各样的角色吗?小山前辈另有深意地笑着说,刺得我背脊发凉。

 

如果我不妥协,前辈一定会开始细数我当时一头热的黑历史吧,于是我也只能笑着回说的也是呢。

 

「所以你这段时间一直避开小霞霞就是因为这出戏吗?」

 

你离开我的颈间,抓着我的肩膀,直直地瞪着我。

 

从以前我就这么觉得了,这家夥对我的各种变化真的很敏锐阿,我自认为能骗过任何人的演技在霞的面前,几乎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像高中时一样,总是第一个发现我隐埋着心事,然后把我拉出无谓的自艾自怜。

 

「对不起。」

 

「小霞霞想听得才不是对不起咧。」

 

你的声音超级粗暴,让我想起之前我们吵架的时候,跟剧中不同的是,说出暂时分开冷静一下的台词的人是我,那时候觉得被霞管着超级烦躁,频繁的演出又没有得到好的回响,积累太多的坏情绪无出发洩,所以就忍不住脱口而出了。

 

然后我们就大吵了一架,本来双方都不是很能忍耐的个性,台词跟小山前辈写的剧本基本上一致,这么想想突然觉得很可怕,那家夥不会在我家装针孔摄影机了吧?

 

差别只是,我的霞小姐比我喜欢自己还要更喜欢我的多呢。

 

拼命想要变强的执着,源于怀疑自己的迷惘,你看穿了我自己一人绝对找不到的答案,一次又一次的对我说喜欢,安抚了我不安的心,平时很可爱的你吼出的却是超帅的台词,一直因为进步不了,无法得到认同的心又一次因为那个女人冷静了下来。

 

阿阿,那样对我说着永远都会喜欢我的你,怎么能不喜欢呢?

 

幸好我发现的不算太晚,原来真正包容全部的我的不是舞台,而是你,一直都是你。

 

「那我好像只能说我爱你了,霞桑。」

 

「什么啦……总之,静子你在耍笨我还是会揍你的。」

 

你被我突如其来的直球弄得红了脸,举起拳头挥了挥掩饰自己的窘迫,为了不被打我努力忍住不笑出声。

 

说起来,明明高中时还是用温柔的弹额头,时间这把杀猪刀在霞身上的改变,我深刻地用我的脸感受到了,最后过了两天我才敢出门见人。

 

真是的,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呢。

 

不过我真心觉得,当时你没有丢下没出息的我不管,真的太好了。

 

「但是霞桑,用拳头说话一点都不可爱阿。」

 

「都怪静子自己当初太混帐了,怎么讲也讲不听。」

 

你完全没有要反省的意思,还变本加厉的揉着我的脸颊威胁我,压低声音问我你可不可爱。

 

最可爱了。我装作是被胁迫着说出口,才不会让你太得意,但你为什么要脸红啦,还一边露出被夸奖了很高兴的表情,这样真的太犯规的可爱了。

 

实在忍不到回家了,我挣脱了你的牵制,轻轻吻上我的光。

 

「因为有你在,无论何时,我都有勇气重新开始。」

 

只有一个观众的小小舞台,演出的保证是最真实的我。

 

哪,霞桑,倘若我是风筝,你就是绊着我的绳。

 

正因为有你在,我才能不忘归处,才敢与风为敌。

 

THE END

 

后记:

 

好久没写第一人称了,总之这次的故事大致上就是在雫一头热最后又被霞拉回来的的前提上展开的,雫这次公演的戏剧因为跟曾经的自己太像,又导致这个女人又在胡思乱想,最后当然是靠可爱的小霞霞冷静下来,灵感大致上当然来自一季八话,我当时因为那一拳没有打下去感到有点可惜(果南跟穗乃果表示这不符合传统www),所以在雫第二次钻牛角尖的时候私心塞入了这个场景诶嘿,但请相信我真的是雫推哈哈。

 

另外戏剧的部分,是与现实相反的悲剧,我这边也很努力地想要营造出可以看到舞台的场景感,希望大家真的脑中有办法浮现划面哈哈。

 

最后题外话,部长的名字小山完全出于私心,要不是爱城这个姓会太出戏,我差点没忍住这样用上。

】到底谁才是演技派呢? #lovelive # # #
只有小说和漫画才会出现吧?」 「咕呜呜呜,总之、总之……」 一方面是因为敌不过两人的瞪视,一方面也是想起了自己在友人面前羞耻的样子,着脸破罐破摔的大吼道。 「对啦我就是装醉的啦,可是事到如今,小...
【步】宿敌 #lovelive #上原步梦 #学园偶像同好会 #
!” “一路顺风。”她微笑着。 可恶,到这时候还能这么从容,真是敌不过啊。 “那么我出发了~” “下面有请学园偶像同好会的。” “歌曲名为——無敵級Believer。” 演出十分完美,节目的...
【德哈文】 #hp同人文
,不是对手,而是榜样! 可在这满天繁星,总有属于你的一颗明星……”   “他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人啊……”   “生命有太多吉光片羽,无从名,难以归类,或许这些都是不重要的,可他就是在人心头上萦绕不去...
【步栞】我,以及她的人生 #lovelive #学园偶像同好会 #上原步梦 #三船栞子
, 交流着今天的经历。 虽然栞子看不到梦里自己的脸, 但她可以想象到那是怎样幸福的表情。   没错,这是上原步梦没有选择学园偶像的世界。 那个世界步梦她的青梅竹马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成绩优异的她...
【织林】血腥男爵地下道 #榉46 #织田奈那 #小林由依
by/ 希曦◢人生好難   HP设定下的欅,主cp是织林,理论上是台版翻译(不懂的名词直接在留言问我就好了),视情况会有日向或欅的人名出现。即使是2019可能没有人关注的老cp...
【鬼灭乙女】当你血鬼术后对他开启了狂躁状态 #鬼灭刃乙女向
by/ 深渊 生辉 隨心短写!本章含炭/善/杏/义/实/岩/ 欢迎食用☆ #灶门炭治郎 #我妻善逸 #炼狱杏寿郎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时透无一郎 #悲鸣屿行冥...
【歌词翻译】Artery(AVTechNo! feat.初音ミク #vocaloid #AVTechNo! #音乐
by/ 影只Polarnight…   Artery  脉动 AVTechNo! feat.初音ミク 翻译:PolarNight (歌词来源:网易云音乐)   かけ離れたリアリティ 现实世界的距离...
【鬼灭乙女】邻坐的炼狱同学 #鬼灭刃乙女向 #炼狱杏寿郎
了不知是好是坏的初次印象。 而最近。 我却开始觉得炼狱是个有趣的人,以及不知为何不能讨厌吵闹的对方。 。°○ 光泽人的肤色混合,看上去就像天边的云、金黄的云朵一样。斜阳的红光由对方黑板之间的空隙...
[佐賀偶像是傳奇][巽] 如何放下 #巽幸太郎 #幸
竟是後的事了。   他大概明白她對自己並沒有多餘的情愫,而他也說不清自己對她是否有踰矩的非分情感。但千真萬確,他覺得源眩目燦煥因此想成為她的助力,誰讓她的夢想過於有渲染力,以致於他的夢想便是成就她...
【合鲤】フルーツビール、バニラ、ほくろ #Liella! #lovelivesuperstar #伊达小百合 #Liyuu #lovelive #同人文 #可香
缩了回来。牙白,难道还没喝酒就已经醉了?   回过神来的liyuu小心翼翼地啜了口那果酿,入口微甜,散发着葡萄香气,果味的香甜和了酒精的浓烈,使其口感味道没有普通葡萄酒那样发酸发苦。 一杯喝完又...
【歌词翻译】夜明けと蛍(ナブナ feat.初音ミク) #vocaloid #音乐 #拿不拿 #n-buna #ナブナ
梦见了把我们沾污的景象 さらば 昨日夜にく火の花 再会了 昨日夜里绽开的火花   水に映る花を 花を見ていた 水中映照的花朵啊花朵 我也看见 水にむ月を 月を見ていたから 水中朦胧的月色啊月色 我也...
【排球少年】前夜
。 即使明白因为第二天的正式比赛大家都有些躁动不安,而蹙紧眉头的缘下月岛、笑容过于爽朗的菅原、不停在手心写着人字的东峰对比来看,四只单细胞看起来未免有些过于上天入地。   在今天的训练开始前乌养教练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