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想要得到金牌的胜生勇利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想写一个内心纤细敏感但理解方向有些偏差的勇利

*但好像变成了奇怪的走向

 

胜生勇利心里藏着一个秘密。

他暗恋自己的教练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但当他怀着忐忑和羞涩将这个秘密告知好友披集时,对方的表情顿时变得难以言喻。

“你们不是早就结婚了吗?”

闻言,勇利无奈地耸了耸肩,他就知道会这样。

“不是啦,我们现在只是普通的教练和学员关系。”

“喔。”披集冷静地摆弄着刚拍完的照片,只当他今天没睡醒在说傻话,“在直播面前拥抱热吻过的、互相交换了戒指的普通教练和学员的关系。”

他特地咬重了“热吻”的字音,这让勇利赛后重回圆润的脸蛋微微泛红起来。勇利捂住手上的戒指,睁大眼睛极力辩解:“我和维克托真的不是情侣关系,没有订婚,更不会结婚。维克托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开玩笑而已,是为了激励我获得金牌。”

然而披集根本不相信他。披集拍了拍挚友的肩膀,真心实意地劝道:“醒醒吧勇利,你和维克托是一对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啦。”

“可是……”还想说些什么的勇利嘴唇一开一合,终究还是把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可是维克托曾经不止一次亲口说过,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我获得金牌。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然后我会让你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冠军的哦。”

“这是订婚戒指,等拿到金牌才是结婚哦。”

“千里迢迢来做你的教练,勇利却一块金牌都没有给我看到呢。”

“啊——真想亲吻勇利的金牌啊。”

说出这些话的维克托,认真中带着些戏谑,却总是有令人信服的魔力。这也是他无法让人拒绝的魅力之一。

勇利不愿让自己这份多出来的情愫影响他们正常的教练与学生关系,即使他们远比其他的教练和学员亲密得多。勇利已经自说自话地决定了,等实现维克托的愿望——夺得大奖赛决赛的金牌,就宣布引退。

一方面是为维克托日后重返赛场,而另一方面,勇利希望自己能在这份无望的感情中及时抽身。

维克托对他很好,但只是希望自己的学员获得金牌。

维克托从未与男性交往过,他那些或真或假的桃色新闻里出现过的身影,无一例外全都是极具魅力的女性。

即使勇利自诩为维克托的忠实粉丝,但对花滑帝王的情感领域从未涉足。从小到大,勇利都把维克托当作偶像来崇拜,与偶像恋爱的事情,不会想也不敢想。

因此勇利极力让自己对维克托所作所为的理解回归正常的轨道。

维克托的拥抱,是想让他从紧张之中解放出来。

维克托亲吻了他,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维克托说出“订婚”,只是为了帮自己缓解尴尬,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勇利如此安慰着自己,于是在维克托再一次拥抱他时,他顺理成章地回拥住了对方。

在维克托闪烁着惊喜的眼眸里,勇利看到其中倒映出自己疏离的笑容:“谢谢你,维克托。”

勇利一直都在认真理解维克托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情数不胜数,每一件都值得勇利用一辈子去缅怀珍藏。距离维克托突然出现在自家温泉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做粉丝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紧密纠缠的感情,让勇利不由自主想要更加贪心。但理智在不断告诫自己,不能如此盲目地坠入爱河。维克托总有一天会离开,他终究会把花滑帝王归还给全世界。若是在此刻爱上了维克托,那么在某一天他转身潇洒离去时,等待勇利的只有彻底的崩溃。于是他不敢去深入探究令他怦然心动的暧昧话语,只能将维克托给予他的鼓励,化为勇敢前行的强大动力,以求能够与那枚梦寐以求的金牌缩短距离。

他一直都做得很好,即使外界都在传他们的风言风语,但在他自欺欺人的逃避与疏远下,他们之间的感情始终隔着一道屏障,无法被彻底打破。

然而,胜生勇利最终还是无法避免爱上了维克托。

与此同时,他惊慌地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无法对维克托话语中表达的情绪作出明确判断了。

维克托做出的任何举动,都在他不争气的恋爱脑里自动被加工成甜甜的蜜糖,渗透进他的生活。

哪怕维克托对他随意微笑一下,他都觉得心如擂鼓。

训练时,由于全程都在想关于维克托的事情,时不时忘记动作的勇利摔了无数次,在维克托审视的眼神下心虚地低下头。

就连坐在餐桌前吃饭的时候,他都会盯着维克托的帅脸发呆。面前香气四溢的炸猪排盖饭在他心里的地位头一次被挤下榜首,热腾腾的炸猪排整齐地码在大碗里,分毫未动。

“勇利这是要减肥了吗?”

维克托明显憋着笑的声音把勇利从充满粉红色的臆想中成功拽了出来。勇利这才发现所有人面前都摆着被食用得干干净净的空碗,并且以惊奇的眼神对着他和他面前满当当的炸猪排盖饭行注目礼。

然后伴随一阵惊慌失措的碗筷碰撞声,勇利把脸都快埋在了饭碗里,在家人们疑惑的视线中吃得头也不抬。

维克托把抽纸递给他,忍了半天还是没能忍住笑,揶揄道:“小猪猪吃慢点,比赛后有好——多的猪排饭吃哦。”

勇利攥紧了手中的筷子,在维克托好听的笑声中从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能把自己闷死在饭碗里。

 

在巴塞罗那交换戒指的当晚,勇利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感情难以自抑。

他郑重地给维克托套上代表护身符的戒指时,收获了自家教练讶异的眼神。

“这是,一直以来的谢礼。”勇利极力克制住自己激烈的心跳,对此这么解释。

这可以说是他这辈子做出的最大胆的事情。

隐藏情绪其实是胜生勇利的专长之一,不善表达的青年只有在情绪波动大的时候才会向维克托敞开心扉。而在此刻,所有私心都被他封存在这个小小的金环内,传达给了维克托。

“可以哦,让你什么都不多想的咒语。”

透过玻璃窗的温暖阳光柔和了维克托侧脸的轮廓,他的神情温柔得让勇利想落泪。

在教堂吟唱的圣洁歌谣中,他们就像一对真正的新婚夫妻一样,虔诚地为对方戴上戒指。

然后,他听见维克托轻如羽毛落地的叹息:“我所知道通往金牌最近的道路,只有这样了吧。”

闻言,勇利心底蓦地一空,猛然握紧了双拳。维克托的回应就好像一根尖刺,洞穿了此刻所有的绮念。他只能噙住眼角的泪花,按住自己依然因维克托而剧烈跳动的心脏部位,小声应答着:“嗯。”

独占维克托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维克托想让他拿到金牌,所以他一定不会辜负维克托的期望。

 

但他的内心,始终在挣扎。

在巴塞罗那最终站摘取银牌后,勇利陷入了未知的恐慌中。和维克托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也许他正式引退的那一天,就是维克托离他而去之时。

维克托将要回归赛场的宣言鼓动着所有人的心,冰迷们都在奔走相告,一派喜气洋洋之景。

在维克托去往俄罗斯训练场的当晚,勇利站在登机口处与自家教练道别。维克托拉着行李箱往前走,不舍地频频回头。

勇利目送着维克托渐行渐远的身影,恍惚中似乎看到了自己与维克托的未来。在这一刻,内心深处的埋藏许久的酸楚与恐惧一瞬喷涌而出,把心口撞击得生疼。在眼泪夺眶而出的一刹那,他把双手张开放在嘴边,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般冲维克托的背影大喊道:“赛场上见!维克托!”

泪水模糊了双眼,勇利视线所及之处全是一片雾茫茫。倏忽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破了内心的荒芜之境,向他的方向奔来。

他被大力拥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维克托带着颤抖的哭腔在他耳畔响起。

“赛场上见,勇利。”

眼泪就像水龙头坏掉的闸门一样不要钱地往下掉,勇利生平第一次堪称狼狈地大哭起来,把维克托胸前的布料都变成了一片汪洋。所有崩溃的情绪都被这个温暖的拥抱轻易化解,维克托低头细密地亲吻着他眼角怎么流都流不尽的泪水,缓慢而坚定地握住了他死死攥着自己后背衣料的右手。

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此刻被打破了。

“我一直在这里,不会离开勇利的。”

“勇利也答应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引退,好吗?”

那双清澈干净的蓝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忧郁而脆弱的色彩。

勇利哭得打嗝,无数深埋在心底的情绪都被卡在咽喉里,怎么也无法完整地吐露出来。他一句话也说不完全,只是双手紧抱着维克托的后颈,在他耳边一声又一声大喊着yes。

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双手,代表护身符的戒指正闪烁着两道夺目的金色光芒。

 

下一个赛季,再次挺入大奖赛决赛的勇利修改了跳跃构成,以微末的分差不敌维克托,再次摘取了银牌。

勇利站在领奖台上,在全场掀天的欢呼声中静静注视着身旁比金牌更耀眼的人。大奖赛决赛的冠军此时也偏偏回过头来,随时都满怀笑意的蓝眼睛正深情地注视着他。

在视线相交的一瞬,全程精神紧绷的勇利内心迸发出一种劫后重生般的脱力感,随即是狂喜。

——维克托暂时不会离开,他依然陪伴在我身边。

准备离场时,维克托情难自禁,迫不及待地在照相机的包围下吻了勇利的脸颊,激起一串密集的快门声。

勇利暗道不妙,连忙拽住自己热血上头的教练,欲盖弥彰地遮住红彤彤的脸蛋,一路逃离现场。

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双眼发亮地在后面狂奔,简直要把他们俩给当场生吃了。勇利拉着维克托焦头烂额地左拐右拐,他在这气喘吁吁慌乱不已,罪魁祸首却气定神闲,还有心思跟他扯皮:“勇利,我们这样好像私奔啊。”

“维克托,这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勇利马不停蹄地奔跑着,总算甩开了疯狂的人群回到宾馆,一进门就瘫坐在地板上上气不接下气。

全程被学生带着跑的教练看起来心情极佳,给护送自己回来的学生倒了杯水,奖赏般地拍了拍对方的头:“勇利好厉害哦,真棒真棒。”

“我不是马卡钦啦,维克托。”勇利下意识抬起头蹭了蹭维克托温热的手心,随即懊恼地发现,自己又习惯依恋于维克托了。

“但是勇利是我最喜欢的大宝贝哦。”维克托捏捏勇利即使瘦下来也软乎乎的脸颊,把对方柔韧结实的身躯抱了个满怀。

“维克托,”他的大宝贝被闷在自己怀里,脑袋上似乎都蒸腾起了热气,“不要总是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

“可我是认真的啊,勇利。”维克托戳了戳怀里那只累到瘫软在他怀里的恋人,“我们已经订婚了不是吗,等我可爱的学生勇利下次决赛拿到金牌,我们就结婚吧。”

“唔,好……”

改变了跳跃构成,在比赛中累到半死的胜生勇利,又在比赛过后拽着自家教练来了个极限逃生,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被困意所击败,眼皮不受控制地合上后,就放弃了一切思考,在维克托的怀里安然打起了小呼噜。

“真是的,勇利,起码洗完澡再睡啊。”

维克托无奈地晃了晃怀里熟睡的睡美人,只得打横抱起他走进了浴室。

 

一年后,维克托和勇利的婚礼在巴塞罗那的大教堂里举行。勇利刚拿到手还没捂热的新一届大奖赛决赛金牌被维克托擦得锃亮,端端正正挂在门口“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胜生勇利”名字的中央,以便所有从正门进入的宾客都能第一眼看到。

第一次错失一线情报,没能当成伴郎的披集·朱拉暖捶胸顿足,拉着胜生勇利猛灌三大瓶伏特加,等到维克托好不容易挤出人群解救他身陷重围的丈夫时,发起酒疯的勇利已经把场上一半的宾客斗舞斗趴下了。

维克托用西服外套裹住吵嚷挣扎着要跳脱衣舞的勇利,提前离开了现场。

那天婚礼上群魔乱舞的混乱场景暂且不提,总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新婚之夜。

 

end.

】如果变成了一碗炸猪排盖饭 # #
by/ 廿令   又名《美梦成真》 CP:克托·尼基福罗夫× 都是视角。 私设克托在banquet时候对醉酒一见钟情。   紧张不安地走下列车,时不时往拉扯一下口罩...
克托养成游戏 # #
架着一副普普通通蓝框眼镜,脸颊泛着健康红晕。穿衣品味……嗯,太烂了,这身搭配让人有种扔到火烧掉冲动。克托微微蹙眉,努力把眼神从在他看起来极其糟糕衣服挪开。 剧情从童年回忆...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红一下。” 克托坐在台下跟所有人一起鼓着掌,嘴角却慢慢垮下了。 他很清楚这句话意义,不善于表达青年正在努力向他展示自己能够夺取金牌决心。冠以爱为信念赛季,是在告诉所有人,此刻赌...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方向人,给他不断带来惊喜人,第一次主动紧紧维系住人,就是克托。 一直都很讨厌输倔强,对于金牌多年来执念,加上克托留在自己身边渴望,构成了一个。 他心从来都不是易碎玻璃...
】关于他们相遇 # #
没有向选手过合影。”以饭撒对待同台竞技选手,是一件很失礼事情。 撇了撇嘴,一副意料之中表情:“你真干过这种事,而且那个选手就是,他直接没理你就走了。” ,他又牙酸地补了一句...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那么此刻你一定能够获得金牌。”克托可以怀疑在飞机根本就没睡着,就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作为报答,我也亲自给你挑一条领带。,你今天试不完领带别走出商店门。” 小心眼教练拽过他手...
】浪费食物会得到报应 # #
燃烧生命赶作业意志让打心底感到佩服。 中途下课休息时间,克托把笔一扔,整个人都疲惫地瘫在了桌面,看起来特别不舒服。擦鼻涕纸巾被他用塑料袋装起来,塞得满满。他趴了一会,坐起来喝水...
】小纸条 # #
起气来比谁都倔。盯着克托暴露在空气中身躯,犹豫了半天,最终艰难地一字一句问道:“恰,呃,你……把衣服穿再睡觉?” 银色脑袋微微动了动,挪得更远了些,只差把“离我远点”四个字写在...
】生长 # #
短发克托、处于懵逼状态。而克托女友粉数量则正在以火箭发射速度暴涨。 克托花滑事业和人气非但没受到影响,还因此找到了新灵感,令人耳目一新表演使他大奖赛分数更上一层楼。 事实证明...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 如今只是分离了几日,绵延思念就不断涌出。回想起曾经和在一起每一刻,都像是在反复咀嚼嘴里糖块,把每一丝甜意都留住,怎么也舍不得咽下。 克托对头顶可能会出现长条充满了期待与遐想...
】惊喜约会 # #
他,在发旋轻吻了一下。 “我不结束这次约会了。”声音被布料阻隔,显得有些沉闷,“即使知道明天一早就,但我还是不克托分开。” “克托有没有给我带来惊喜,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和...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这篇是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