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浪费食物会得到报应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大学校园背景,零碎加起来6k+

*很多设定都没来得及深入,所以跳跃很大,不介意的话请把它当作段子合集吧(土下座)

*有老维哭哭和毁形象注意

 

一切故事还要从勇利的室友披集开始。

某天,勇利的手机收到了披集发来的一条营销号推文:“网红奶茶集赞免费喝,x大这家新开的奶茶店夏季超级福利大放送!”

勇利捏着手机沉默了一会,打字问道:“这是什么?”

披集看起来很焦急,直接发了语音过来:“勇利,我现在在奶茶店门口,新店促销,只要转发那篇推文集六十六个赞,就可以免费兑换四杯奶茶!活动还有半小时就要结束了,但我发得太晚了,现在才集到三十多个,估计是来不及了。兄弟帮帮忙转发一下!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好吧,为了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室友,勇利转发了那篇推文,更新了自己大学注册以后动都没动过的社交博客。

这个举动一石激起千层浪,点赞雨后春笋般接连冒出来,众人在评论区底下嚎叫胜生勇利竟然发动态了!还有很多人在评论区问这是哪家店的奶茶有这么大魔力,把胜生勇利都给炸出来了,一派百花齐放欣欣向荣之景,六十六个赞十分钟不到就集好了。

对自己人气没有丝毫认知的勇利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如今时间紧迫,他也没多想,立刻拿着手机赶往那家网红奶茶店拯救自己的室友。

得偿所愿的披集抱着奶茶笑得阳光灿烂,为表达自己的感谢,决定把战利品分一杯给最大的功臣。

但他走得太匆忙,把原本带给学弟季光虹的奶茶错塞给了勇利。

勇利拿起来一看,芝士厚乳蛋糕奶茶,全糖。

救命。

易胖体质的勇利眼前一黑。

然而披集已经一溜烟跑远了。勇利也正好要上课,实在不想浪费食物,只能拎着它去了教室。

这节正好是公共课,整个教室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认识,勇利带着奶茶,一个人默默坐在了远离人群的前排。这门课比较枯燥,因此就算临近上课时间,前排正中央也只孤零零坐着勇利一个人。

教授拿着教案走进教室,一个人也踩着上课铃的尾巴风风火火冲进来,引起了全场瞩目。

来人顶着一头凌乱的银发,戴着墨镜,衣服却整齐得没有一点褶皱,就像电视上那些乔装打扮出门的明星。他拎着包急匆匆地走到勇利身旁坐下,然后开始从包里掏出一堆零零散散的东西。

勇利忍不住好奇看了身旁的那个人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

对方的鼻梁很高,鼻头泛着些可爱的红色,唇形也很漂亮,光看下半张脸,都能算得上是帅哥。

银发帅哥总算把包里的东西全都掏出来了。量尺、橡皮、图纸、铅笔、纸巾……横七竖八占满了桌面。他看起来终于松了一口气,揉搓了一把乱翘的头发,接着抬起头来,隔着墨镜和教授对视了一眼。

然后勇利看见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同学。”

银发帅哥突然扭过头来对着勇利摘下墨镜。勇利看见了他露出来的眼睛,是一种像天空一样澄明透彻的亮蓝色。但在那抹蓝色下面,有两道深重的青黑,难以想象他究竟有多久没有睡过觉了。

勇利听见他用一种接近崩溃的沙哑声音问道:“请问这里是第一排吗?”

勇利看了看周围空无一人的前三排,又看看正前方只离他们四五步远的教授,默默点了点头。

“啊——”银发帅哥痛苦地把自己重重砸在一堆工具上,捂住了脸,“我以为这里是最后一排……”

对不起,勇利知道自己不应该笑,但真的忍不住。

银发帅哥掏出的图纸一角潦草地写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起来是他的名字。他在教授若有若无的视线中埋头苦干,手速快得飚出一道残影,时不时皱着眉轻咳一声,或者耸动一下泛红的鼻头,这份战胜感冒燃烧生命赶作业的意志让勇利打心底里感到佩服。

中途下课休息的时间,维克托把笔一扔,整个人都疲惫地瘫在了桌面上,看起来特别不舒服。擦鼻涕的纸巾被他用塑料袋装起来,塞得满满的。他趴了一会,坐起来想要喝水,但却发现自己空荡荡的包里什么也没有,凌乱的桌面上只堆着纸巾盒和作业。

看着面前的人露出了一种茫然的神情,勇利无声地叹了口气,实在放心不下这位鼻头红红眼睛红红的同学,去楼下的自动售卖机里买了一瓶矿泉水,放在维克托的面前。

维克托把脑袋转了个方向,感激地看着勇利,好像想说些什么,结果好像被这个动作牵引住了喉咙,瞬间开始猛咳,只能立马低头用手捂住嘴,侧过脸眨巴着泛红的眼睛偷瞄勇利,看起来特别可怜。

勇利替他把瓶盖拧开,迟疑地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肩膀上戳了一下。

“需要去医务室吗,同学?”

 

从医务室出来的维克托整个人都恹恹的,像被霜打的茄子。勇利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把他一路送到了宿舍楼下,维克托感动地连连道谢,还拿出手机想要加他好友请他吃饭,尽管勇利不停摆手表示拒绝,还是拗不过他,交出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想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上公共课。”

维克托深情地握着他的双手。

“啊,我叫胜生勇利。”

肉眼可见的,维克托闪亮的帅气笑容僵硬了一下。

“你是胜生勇利?那个舞蹈社的社长?”

“是、是我……”

勇利被维克托骤变的脸色弄得内心忐忑,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你、你是那个在去年校园艺术节上独舞《爱即eros》的胜生勇利吗?”

“是啊。”勇利有些意外他会记住自己的表演,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那个节目是室友怂恿我上去跳的,也刚好想试着转换一下风格,所以……”

维克托看起来好像已经完全傻掉了,他不可置信地把勇利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在他眼里碎掉了。勇利听见他神情恍惚地呢喃着:“我的天啊……”

勇利疑惑地看着他。

“不,没什么。”维克托再次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谢谢你,勇利,以后一定请你吃饭!”

不知道怎么回事,维克托除了因为感冒而泛红的眼角和鼻头,好像脸也变得通红起来了。

或许是风太大了吧,这样下去会不会发烧啊。勇利在心里摇了摇头。

回去的路上,勇利掂了掂手里已经完全不能喝的奶茶,觉得很可惜,但也只能作罢,把它扔进了垃圾桶里。

说来也巧,勇利与维克托在社交软件上一拍即合。维克托说话直白幽默又有风度,勇利和他聊起来很舒服,两人谈天说地,什么话题都聊,逐渐成为了好友。

勇利自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维克托却完全不介意他刚开始的拘谨,温柔地引导他敞开心扉,直面自己不安的内心。

“勇利为什么不主动去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呢?明明在舞台上这么耀眼。”

勇利咬着嘴唇,把在对话框里的文字输入又删除,过了许久才拼凑出完整的一句话来:“我不喜欢让他人知道我的一切,那样就好像被涉足了内心深处一样,令我感到恐惧。”

“那么,勇利希望我以什么样的态度与身份来对待你呢?”

“如果能让勇利排解不安,我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对待你都是可以的。”

“不用其他的身份,因为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

勇利按熄手机的亮光,内心感到从未有过的明朗开阔。

 

然而,事实证明,浪费食物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天,勇利刚下课,就接到了一个外卖电话。

“奇怪,我没点外卖啊?”勇利带着满脑袋的问号下楼,接过了外卖小哥送来的一杯奶茶。

而他的手机在此时突然震动了一下,是维克托发来的信息。

“勇利!我的心意已经成功送到啦!请查收☆”

勇利往奶茶的标签定睛一看。

麻薯奥利奥奶盖奶茶,全糖。

勇利面无表情地把它拎上楼,在披集惊悚的注视下把它喝完了。

“勇利,你不是怕胖,从来不喝奶茶的吗?”

“对啊,我怕。”勇利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但这可是维克托给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于是,当天夜晚的操场跑道上,成双成对牵手散步的小情侣身边多了一个为了消耗过多卡路里而狂奔的胜生勇利。

 

维克托给勇利发的唯一一条动态提供了点赞转发评论一条龙服务,评论与转发的内容是:“勇利,我们一起去喝奶茶吧☆”他这条评论在一天之内被点赞直接送上了最高楼。

虽然脑内弹幕依旧不争气地在刷屏“维克托在邀请我维克托在邀请我”,试图让情感挤兑理智,但特长之一是减肥的勇利决绝地抑制住了这股冲动。作为舞蹈社的社长,绝不能屈服于糖衣炮弹的轰炸,毕竟他要为自己的身材负责。

尽管这依旧抵挡不了维克托给他隔三差五送奶茶的热情。

宇治抹茶奶冰,芋泥啵啵奶茶,芋圆麻薯鲜奶,还有芝士奶盖乌龙,无一例外都是全糖。

勇利觉得维克托对自己有什么奇怪的误解。这一切都来源于他转发的那条奶茶推文,以及初次见面时拎着去上课的那杯热量炸弹。

想怒删那条动态的勇利,在看到维克托的评论以后,怎么也下不去手。

体重秤上不断增长的数字与收到每一杯不同“惊喜”的幸福成正比,勇利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维克托蒙蔽了双眼。

勇利把原来的日常夜跑5公里加到了8公里,还额外增添了局部减脂训练项目,维克托每次晚上想约勇利去散步的时候,都会被专心运动的勇利鸽上好长一段时间。后来他索性直接去操场蹲等勇利,在一排排走过的情侣里充当一个闪亮而帅气的电灯泡。

这天,勇利刚结束跑步项目,正在一旁压腿放松,维克托坐在旁边托腮专注地看他,突然笑着说道:“勇利的腿很好看。”

刚运动完正大喘气的勇利差点没被这话噎住,抹了把快要掉到眼里的汗珠,瞪他一眼。

可维克托就是偏偏要说:“勇利的腿又白又直,线条还很好看。”

勇利无奈地把腿放了下来,在笑出爱心嘴的维克托背上轻擂了一拳。

维克托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会不会话说得太直白了一些?

勇利对自己和维克托之间的距离问题感到苦恼。

“维克托,下次不要再送我奶茶了。”思忖良久,勇利终于决定坦白,毕竟他真的不想再折磨自己了,“我不怎么喜欢喝这些,很容易胖的。”

维克托佯装委屈地看着他:“可这是我对你的心意啊,勇利。”

“……可以送别的,吃的就算了。”

本来打算顺理成章断绝维克托送他任何东西的可能性,但勇利发现自己面对这张脸还是会心软。

 

和勇利校园博客上空荡荡的界面截然相反,维克托的博客里满满当当全是照片,粉丝数量也比勇利多了一个零。勇利第一次戳开他的博客时才发现,维克托在校园里也是个风云人物。不仅博客上粉丝众多,个人也特别优秀,专业成绩名列前茅,每个学校组织都有他活跃的身影。

难怪这么忙,加入这么多组织,忙起来的时候多长出几只手都不够用。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维克托乌压压的黑眼圈,勇利点开购物软件,给维克托下单了一个助眠眼罩。

隔天收到礼物的维克托给勇利刷了满屏的感叹号。

“勇利!你真是太让我惊喜了!”

“你怎么这么好这么可爱呢勇利!”

勇利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即使聊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无法承受住维克托过于热情的表达。他只能红着一张脸,给维克托发信息:“不要说这种话了,只是刚好认为你需要它,所以就给你买了而已。”

“勇利竟然这么关心我,我好感动!爱你勇利♡”

糟糕,脸好像更烫了。

收到信息的勇利这样想着,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卷起被子把自己包成一个寿司,在温暖黑暗的环境中偷偷翘起了嘴角。

勇利给维克托的博客设置了特别关心提示。

叮咚。

“最美的星空,要和最喜欢的人一起欣赏。”

配图一张是漫天闪烁的繁星,一张是和勇利握在一起的手。

底下的评论群魔乱舞。

“啧,你图画完了吗维克托,拍景物就拍景物,晒什么晒。”

“什么?!维克托有对象了?!”

“男神找到真爱了?我不相信呜呜呜呜呜……”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结婚记得给我包个大红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无法祝福真是对不起,毕竟最先结婚的一定是我,JJ is kingggggg——”

“恭喜恭喜9999!”

“可恶,你们都是住在博客上的吗,手速怎么这么快?”

勇利:?

很少上博客论坛冲浪的勇利,突然发现自己和维克托已经被捆成了一对。

而维克托本人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这说明什么?

他不敢去想象那个可能性,尽管对维克托有一定的好感,但在尚未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之前,一定要和维克托划清界限。

于是勇利点开了和维克托的语音通话。

“哇!勇利竟然主动来找我,好开心!如果是视频通话我会更开心哦!”

“维克托,”勇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我想和你谈谈。”

 

胜生勇利,自奶茶风波以后,此时正陷入人生最大的危机中。

维克托的哭声在听筒中响起的时候简直像给了他当头一棒,炸得脑袋嗡嗡直响。那细微的啜泣声像尖利的刺,把他的良心往死里戳,让勇利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来胜生勇利是这样一个自说自话的人。”

维克托带着鼻音的腔调和他们当初相遇的那天一样,却又好像不一样。

等到维克托挂掉通话,勇利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觉得心里好像被挖空了一块,正在黑洞洞地漏着风。

勇利抱住脑袋,发出一声哀叫。

我该怎么办。

勇利不敢给维克托发信息,只能不停刷新博客,想看看维克托的近况。然而维克托好像失踪了一样,博客都不更新了。

原本在维克托博客底下蹲守的粉丝们也发现,维克托已经整整三天没发动态了。

这绝对不正常。那可是平时一天发三条动态以上的维克托啊!

众人纷纷猜测维克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维克托主页下吵成一团,不过很快就被一个id叫Siberian tiger的人镇压住了。

“在网上消失几天又不是人没了,一个个作业都没写完在这吵什么吵!”

看语气,好像是维克托的熟人。

勇利摸索着点进这个人的主页,一刷就是他本人的照片。

一个五官精致的金发少年,套着一件印着老虎头的T恤,努力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

挺可爱的。勇利在心里评价道。

勇利点开私信界面,犹犹豫豫地问他维克托的去向。

对方看起来很不耐烦,直接秒回:“没死。”

过了好一会,又发来一条:“你就是那个维克托入学以来就在疯狂叨叨的胜生勇利吧?维克托最近赶ddl,手机信息都没时间看。不过你也太蠢了吧,吵架就直接跑宿舍去找他呗,反正就凭维克托那个尿性,亲他一口就恨不得把你摁床上,哪来这么多事啊。”

勇利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很想告诉他维克托并没有这么可怕。还有,原来维克托的朋友都这么奔放的吗。

 

由于临近期末,不用考试的公共课人变得越来越少,就连平时许多坚守阵地的学生都坐在后排,抱着专业课书籍背得视死如归。

勇利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逮到了补觉的维克托,他戴着自己送的眼罩,一头银发胡乱地翘着,趴在桌面上一动不动,像是一具生前饱受蹂躏的尸体。

勇利一声不响地坐过去,维克托动了动,微不可闻发出一声无意义的轻哼。

我该说些什么才好?

只差临门一脚,却习惯性开始逃避现实的胜生勇利为自己感到悲哀。他对维克托说了些划清界限的重话,还把对方弄哭了,换一个人这样干,估计早就被拉进黑名单了。

但他是胜生勇利,喜欢他的人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因此战战兢兢坐在维克托旁边整整一节课都没敢搭话的勇利,刚下课就被身边趴着的人拽住了衣摆。

勇利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住了,甚至连呼吸都跟着放轻了许多。

勇利心里好像有人在小声地说话。

你该承认了,你必须要承认了。

他抚上心口,回答着那个声音:我会的,因为我舍不得他难过。

那个趴在桌上的追求者自始至终都拿后脑勺对着勇利,手上的按压式圆珠笔被摁得咔咔响,就像主人纷乱的内心。

他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直到教室里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只剩头顶哗哗转动的电风扇声。

勇利侧过头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又看了一眼。

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维克托感觉自己被一根手指戳了一下肩膀。

他耳畔响起勇利的声音。

“维恰,再不起来,我就要吻你了。”

 

浪费食物会有报应,但得罪了维克托会得到更可怕的报复。

勇利从全方位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麻木地看着维克托在对面吃着香喷喷的炸猪排盖饭,戳着自己碗里索然无味的生菜叶,神情恍惚。

“勇利真的不来一口吗?”维克托带着闪亮的笑容,把炸得金黄酥脆的炸猪排送到勇利嘴边。

“后天就要演出了,维克托你别再折磨我了……”勇利用力闭上眼睛,试图遗忘掉刚刚所看到的一切,可炸猪排的香味还是不停钻进他鼻孔里,馋得他眼泪都快从嘴角流出来。

“那我就替勇利把这些全部吃完了!”

勇利觉得维克托特别有做吃播的天赋,咔嚓咔嚓的咀嚼声通过耳道一路传达到咕噜作响的胃部,特别助食欲。最起码自己面前的菜叶已经不香了。

他怀疑这是维克托的报复,但没有证据。

美其名曰消食,维克托对着勇利的肚子揉了好一会,颇为可惜:“手感没以前好了。”

“谢谢,这是对我这些日子的努力最好的夸赞。”勇利有气无力地把那只魔爪从自己的肚子上扒拉下来。

回应他的是维克托一个带着炸猪排味道的吻。

啊,好奇怪。勇利想,维克托吃的炸猪排味道怎么是甜的呢。

】想要得到金牌胜生利 # #
猪排饭吃哦。” 利攥紧了手中筷子,在克托好听笑声中从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能把自己闷死在饭碗。   在巴塞罗那交换戒指当晚,利第一次发现自己感情难以自抑。 他郑重地给克托套代表...
】防备过度(下) # #
。 也许是温泉蒸腾热气把人熏傻了吧。克托悲哀发现自己心脏还是跟着胜生利悸动,那些因被欺骗而产生懊恼和愤怒也都在温泉随着咕噜咕噜往气泡破灭掉了。 就算暂时忘掉了初见回忆也没关系...
克托养成游戏 # #
因赛季结束产生了些许放松,尽管如此,雅科夫还是一如既往严厉。 “!不要在训练时间玩手机!” 偷懒小老虎摆出一贯不耐烦表情,随手把还没息屏手机往衣口袋一塞,冲雅科夫方向嘟囔着“来了...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什么样呢?” “我曾经认为克托是世界最不可能和人类谈恋爱男性。”克斯这样开玩笑道,“甚至觉得你跟花滑之神结婚——什么。” “那可太夸张了。”克托说,“花滑之神可没有利可爱。” “OK...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科夫催促声音,“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利,晚安好梦。”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一个极其嫌弃眼神。 “我相信雅科夫把你们扔到...
】惊喜约会 # #
商量好,显得特别没有意思吗?” 利被他说服了,因为这样约会确实跟在冰场按计划训练一样枯燥无味。起码在场上,他和克托都同样不让教练省心,偷偷加练一些训练内容以外东西,比如说绞尽脑汁把钢管舞...
】由便当引发二三事 # #
脆弱吗,拍一下就……你别哭啊喂!你别吓我……我不是故意啊!” 利本来想告诉自己没事,只是有些被噎到了而已,但他此时嘴里含着来不及随着食物吞咽口水,一张开嘴就可能流出来,只能拼命摇头外加...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吗?现在他所经历一切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
】防备过度() # #
利所说“No”可以堆满满一箩筐,但他口头拒绝实际上根本阻止不了克托靠近。克托抱着枕头和被子,像是逗弄一般,变换各种语气喊他名字,就像一根羽毛顽皮地撩抚着他心。令全世界为之...
】关于他们相遇 # #
:“……鬼知道为什么banquet粘过来,我以为他应该超不爽。” 克托陷入了沉默。 他凝重表情让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我得想些办法补救,”克托声音闷闷,可以听出他心情不算太好...
】如果胜生利变成了一碗炸猪排盖饭 # #
猪排盖饭,他声音并不被人类所听到。这在刚刚已经得到了证实。他此时面临着成为偶像腹中美餐巨大危机。 利极力挪动身体,试图把自己这碗炸猪排盖饭弄翻在桌上,以避免被克托吃掉惨剧。可一切都是徒劳...
】爱魔法 # #
就停下了。在沙发昏昏欲睡利被浴室克托呼唤打散了所有困意:“利!我内裤没拿!” “对不起!马上就来!” 利立刻急急忙忙地站起身,奔向克托房间。 但他好像记得……自己确是拿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