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我愿把这称为爱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全程勇利视角

*真的好喜欢勇利的eros

*是脑内自嗨妄想的产物,比较放飞,会有大段的描写注意

 

被媒体问到当初维克托来做自己教练的感受时,勇利有一瞬间的沉默。

像是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准确地表达,勇利握着话筒的手在微微发颤,最终发出的声音像是没有调好音的琴,滞涩而喑哑。

“我想……那大概是像做梦一样吧。”

刚开始,维克托在温泉里朝他伸出手时,勇利总有一种身置梦境的不真实感。

这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的吗?现在他所经历的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的一场幻梦?

维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冰上城堡的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的激动,勇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扶住栏杆,恍然间总感觉此刻维克托试滑的身影,与电视上那个光芒万丈的存在难以重叠。

一切都美好得宛如幻境,但手心被握紧时产生的痛楚在不断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那个俄罗斯的现代传奇,那个他追逐了十多年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此刻正陪伴在他身边。

神明之所以拥有超脱现实的圣洁美丽,是因为他们只存在于人们心中。人们信奉神明,将其存在作为支撑内心世界的支柱,向心中的神明请求救赎,其实就是在向自己的内心发问,以从痛苦、孤寂、迷茫、恐惧甚至绝望等消极的情绪中解脱,寻求心灵的庇护。

每一次因过于紧张导致比赛失利时,勇利都会难以控制地想起维克托,想到自己在电视上、手机上、电脑上欣赏了不知几百遍的维克托滑冰的录像与照片,这几乎已经成为他在失意时向内心寻求安慰的一种本能。

他发现自己始终都把心中的维克托作为神明来敬仰崇拜,那个存在过于遥不可及,因此在前23年的人生中,对于维克托的渴望,仅限于能够在赛场上与他同台竞技,共同争夺那枚金牌。

神明从天上降临到身边,是可望而不可及之事,但它偏偏就发生在勇利身上。

以至于勇利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找到与维克托相处的正确方式,在面对维克托时,总会怀抱着惶恐。

直到温泉on ice对决的那一天。

即将上场的熟悉紧张感,维克托对尤里的夸赞,和维克托离开的可能性,它们联合在一起,轻而易举把勇利一瞬间逼退到最危险的悬崖边缘。

这场比赛必须拿到胜利,不仅是为了维克托,还是为了打破禁锢住自己的枷锁。

我想赢。勇利的内心在竭尽全力狂喊高呼。我不想输,我想赢,我想让维克托留在我身边!

音乐响起的一刹那,勇利坚定了某种决心。

——令小镇上所有女人痴狂的男人向冰面上最具有魅力的女子展开追求,明知爱情的尽头就是万丈深渊,被蛊惑的女子仍然甘之如饴。在含住被糖衣所包裹的毒药以后,即便明白这份由欲望产生的爱情只是假象,当男人失去兴趣之时,自己终将被厌弃,女子仍然热情地展示着自己的魅力,极尽全力去唤醒男人的欲念。Eros的爱,快乐之后还是快乐,使人不断地沉迷于快乐之中,女子自愿穿上了具有魔力的红舞鞋,遵从爱欲不分昼夜地起舞,只为在被彻底抛弃之前,短暂留住这如梦似幻的爱情。

就算是只有一刻也好,就算一开始就明白不会长久也好,至少此刻,他在好好地注视我一人。

维克托的口哨声像是一个信号,打开了勇利身上的某种开关。在这之后勇利的短节目表演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大胆,从一开始的束手束脚,到后来的游刃有余。

“尽你的全力去诱惑我。”

维克托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以后,勇利究竟放下了什么样的心结。

如果我愿把这称为爱,那么我与那名女子,此刻都在所爱之人面前堪称疯狂地舞蹈,在永无尽头的快乐中不知疲倦地散发欲望,将所有胸中埋藏的所有炽热情感尽数掏出,化为最富有挑.逗性的舞步,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世人。

我所舞为谁,我很清楚。

原本因找不到自己真正的eros而苦恼的胜生勇利,心中终于有了答案。

究竟是被炸猪排盖饭勾起的食欲,还是贪心的想要独占维克托的私欲,已经不想分得那么清楚了。

如果进入大奖赛决赛、拿到金牌是延续这场梦境的方式,那么无论如何都不要在这场梦中醒来。

一直都在他生命中指引前行方向的人,给他不断带来惊喜的人,第一次想要主动紧紧维系住的人,就是维克托。

一直都很讨厌输的倔强,对于金牌多年来的执念,加上想让维克托留在自己身边的渴望,构成了一个胜生勇利。

他的心从来都不是易碎的玻璃,而是光芒璀璨的钻石。

如果说,刚开始遇见维克托的勇利总有种强烈的不自信感,那么对维克托敞开心扉的勇利,对维克托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依赖感。

无论是跳爱即Eros还是YURI on ICE,以往只会努力想着演绎歌曲的勇利,都会下意识想起维克托。

“勇利每次想事情的时候都会跳跃失败呢。”

维克托曾经这样说过,勇利也知道自己一分神紧张就会跳跃失败的毛病。

只是……

“阿克塞尔三周跳,步幅不小!”

只要一想到维克托。

“后内四周跳!成功完成了!”

那些满溢到无处可放的激烈感情,就会在顷刻间爆发。

“后外点冰四周跳!后外点冰三周跳!完成了!”

很奇怪,只要想着维克托,勇利的跳跃就不会失败了。

 

“爱的力量有多大……么?”

勇利面对记者的追问,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真糟糕,这样的问题怎么让人回答啊。

幸好,从来不必他绞尽脑汁去应对难缠的采访,维克托总是会挡在他身前,帮他把话题圆回来,或者任性地将他直接拽离现场。

这样的举止放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身上,任何人都不会认为他过于随意或者抢风头,因为他天生就是发光体,那种自信与耀眼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折服。

喜欢着维克托的人,遍布全世界,千千万万的人将维克托视为神明,那么勇利独占神明的罪过,足以让所有人侧目。

全世界的人都希望维克托能够重返冰场,因为大家认为神明理应属于所有人。

但独占维克托的人,是胜生勇利。

他可以在被逼迫到退无可退的时候突破极限,在最艰难的逆境中被打碎,重组,最终变得更为强大。

如果独占维克托会让全世界都讨厌他的话。

那不如就让自己被讨厌个彻底吧!

仿佛永无停息的、狂乱地舞蹈,不是想象着炸猪排盖饭与美女来诱惑一个人,而是彻底化身为eros,在无尽的欢愉中,向那个人传达着灌满胸腔的纯粹爱.欲。

每一个跳跃动作都顺利完成,直到下场那一刻,看见维克托欣喜若狂的神情时,勇利才从那种浓烈的欲念中挣脱出来。

我有让你感到满足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能够把维克托的时间,交给我吗?

无法用话语准确表达的感情,只能努力用滑冰去回报。

想要变得更加强大,直到超越维克托的全部想象,直到有一天,他会只属于我一个人。

信徒向自己的内心虔诚祈祷,许下了独占神明的愿望。

 

爱的力量有多大?胜生勇利选手仍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只能竭尽所能地跳跃、舞动,燃烧这具身体的所有力量,在自由滑中以一个最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试图换来维克托一瞬的惊讶。

就像还在上中学的小男生,把藏在口袋里的零食送给暗恋对象一样,只为了看到对方眼中在那一刻闪烁起代表喜悦的亮光。

但事情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维克托在全世界的面前亲吻了他。

原以为单方面的倾心,在一刹那变为了双向的爱。

勇利保持着呆愣的神情,在心中道:他总是让我惊讶。

本以为只能收到一颗糖,面前这个人却甘愿为他打造一座糖果屋。

神明的光环熄灭了。勇利看见他走下王座,摘下桂冠,将它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心中代表信仰的存在,与此刻拥住他亲吻的人,他们的影子逐渐重叠在一起,成为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是我的了,他是我的维克托。

勇利伸出双手,用力回拥住了他的教练,他的神明,他的爱。

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像无论如何也无法用只言片语去表达,不是显而易见的爱情,也不是其他的感情,那是一种不能被斩断撕裂的羁绊,因此只能以肢体的不断接触与纠缠,确认对方的存在,触碰对方的内心,直到两颗心密不可分,永不分离。

没有想到 # #
:“克托最近心情不好,他送回俄罗斯老家了。” 利急急地握住他双手,眼眶闪烁着一点泪光:“那……那不能再见到他了吗?还有……还有机会克托买回去吗?” “不是不愿意问题,”没想到...
魔法 # #
:“那个,先去放洗澡水!” 为克托洗澡做准备角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从马卡钦变成了利。 利认真地从克托衣柜挑出最帅气魔法袍,它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浴室外小木凳。 哗啦啦水声不到一...
克托养成游戏 # #
更应该做壶水直接倒在脸上让自己清醒清醒。 在经历了类似灵异事件一幕后,脑海不知怎么逐渐浮现出那个黑发青年身影。 怎么擦也擦不掉。 天,他到底有什么魔力,简直像是长在了审美点...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成功溜回去水浸透身躯贴在利暖呼呼脸颊克托听着他“好冷好冷”大叫,一只手推开也试图凑过来斯,在利身上开始打滚。 利被他身上温度激得直打哆嗦,赶紧克托塞进浴室...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科夫催促声音,“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利,晚安好梦。”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一个极其嫌弃眼神。 “相信雅科夫你们扔到...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篇是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胜生利,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个...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来吃人利手上动作继续也不是,停也不是,进退两难。 克托原本正盯着杯子啤酒呼啦啦往蹿白沫发呆,一抬眼见利满脸菜色,赶紧三言两语来采访人打发走了。 “看来也不是个谈事情好地方...
】小纸条 # #
算不是一封好信,而比平日还要潦草凌乱字迹更是成为了扣分项。 克托哑然失笑。他捏起那张纸条,它揣进上衣最贴近心脏部位口袋,无奈地拍了拍。好吧,好吧,利,看在你努力求得原谅样子那么...
】防备过度(下) # #
,连天都在眷顾他爱情。某天克托碰巧刷到了一个模仿他一赛季曲目《伴身边不要离开》视频,视频那个模仿他人赫然就是他找了有一段时间胜生利。 视频利站在冰场中央,双眼缓缓睁开,将他比赛...
】想要得到金牌胜生利 # #
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啦。” “可是……”还想说些什么利嘴唇一开一合,终究还是想说话咽回了肚子。 ——可是克托曾经不止一次亲口说过,他所做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获得金牌。 “利,从今天开始...
】浪费食物会得到报应 # #
利用力闭眼睛,试图遗忘掉刚刚所看到一切,可炸猪排香味还是不停钻进他鼻孔,馋得他眼泪都快从嘴角流出来。 “那就替这些全部吃完了!” 利觉得克托特别有做吃播天赋,咔嚓咔嚓咀嚼声通过...
】关于他们相遇 # #
。 “Be my coach!” 只有一句,克托听懂了。 在强烈抗议下,即使再依依不舍,克托也只能压制住人直接扛走冲动,被迫放下怀里好不容易遇珍宝,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在雅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