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防备过度(上)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时间线在维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的时候,尤里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这篇是勇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的描写注意

 

胜生勇利,在前二十三年的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个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因此他从未设想过,自己的偶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以那样惊人的方式在自己面前出现。

从前并不是没有思考过两人真正见面时的情形,只不过在当时,勇利对此的期待仅限于未来隔着大奖赛决赛赛场遥遥一望。勉强再往认真的方面想,大概也就是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能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也许哪天还会站在比维克托还要高的位置。他们被装在同一个镜头里,连同奖牌一起被登上报纸的体育栏目。再试图展开些想象,也许在真正引退之前,他们会被某些报刊或文章评析偶尔放在一起提及一下,对于勇利来说,就算是此生无憾了。

所以当偶像裸着从温泉里站起来向他伸出手时,大脑CPU严重过载的勇利吓得差点滚到温泉里去。

即使勇利早就料到会遇见正在泡澡的维克托,但他从水里站起来的画面实在是过于刺激,导致那句作为惊喜的教练宣言都没能立刻引起勇利的注意。

惊喜过了度,就会变成惊吓。

之后,泡完澡的维克托握着尚不能熟练使用的筷子,歪头看着远远躲在桌角边眼神闪烁不定的勇利:“我看起来很可怕吗,勇利?”

俄罗斯人带着些卷舌音的“yuri”在耳边响起,对于此刻恨不得把自己埋到桌子底下的勇利来说,其威力不亚于核弹爆炸。于是他很丢人的像只被猎枪猛然打在脚下的兔子险些弹跳起来,下意识躲避维克托的行为已经趋近于一种本能。

可维克托并不会因为察觉到他的窘迫就轻易放过他。倒不如说,他其实很乐意欣赏勇利慌张的神情,那双看似纯净的蓝眼睛里透着些恶劣的兴味盎然。所以勇利只能在家人们疑惑的眼神中强压下所有情绪,摸着脑袋干笑:“没、没有啊,维克托看起来很好。”

“喔。”于是维克托点点头,随手拉了一把滑下肩膀的浴衣,站起身来,在勇利堪称惊恐的眼神中端起自己面前那碗炸猪排盖饭,踩着木屐哒哒的越过长桌,愉快地在勇利身旁坐下了。

“作为教练,我认为还是和勇利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比较好呢!”

他是故意的。

勇利实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脑袋发晕呼吸困难的状态下吃完这顿饭的,那种莫名其妙的窒息感一直缠绕着他。直到帮忙把维克托堆成小山的物品搬上楼,他才在体力劳动过后恢复大口喘息的能力。

但勇利接下来仿佛遭受了这世界上最甜蜜的酷刑。他和维克托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鼻间呼出的气息,维克托正蹲在地上,一只手托着他的脸,一只手缓慢地流连过他因紧张而微微蜷缩的手掌。

幸好,他能看见维克托眼底清晰地倒映着戏谑与漫不经心,这使他在那一瞬间变得格外冷静。就是连滚带爬倒退着逃出门外的背影有些狼狈罢了。

这位来自俄罗斯的新晋教练看起来似乎非常注重交流感,每天晚上都锲而不舍地敲响勇利的房门。

勇利洗漱完毕时正好是九点,维克托充满活力的卷舌音准时在门外响起:“勇利,我们一起睡觉吧!作为教练需要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哦——”

勇利以箭一般的速度从厕所冲刺过去把房门反锁,背部紧贴住被敲得咚咚作响的门,崩溃地对外面的人表达出明确拒绝:“No!”

维克托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短短几天里,勇利所说的“No”可以堆上满满一箩筐,但他口头上的拒绝实际上根本阻止不了维克托的靠近。维克托会抱着枕头和被子,像是逗弄一般的,变换各种语气喊他的名字,就像一根羽毛顽皮地撩抚着他的心。令全世界为之倾倒的俄罗斯男人,话尾总会带上一些可爱的卷音,平白多了些无辜的意味,让人觉得拒绝他是一种莫大的罪过。对此自认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勇利在他手底下撑不了几回合便败下阵来,最后隔着一扇门的拉锯战往往都以维克托的胜利告终。

维克托欢呼着入侵勇利的私人领地,酷似小维的大狗狗马卡钦也吐着舌头跟进来,把正在手忙脚乱藏海报的勇利扑倒,热情地舔着他的脸颊。

“马卡钦很喜欢你哦,勇利。”

维克托轻拍了一下大狗狗的头,马卡钦立刻放开了勇利,甩着尾巴跑到主人身旁温顺地蹭他的手心。一人一狗和谐的画面,让勇利不禁想起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家人小维。

小维要是还在这里,它一定会和活泼可爱的马卡钦成为好朋友的。

马卡钦和维克托一起挤在勇利窄小的单人床上,空间极其逼仄。勇利让维克托躺到里面,自己睡在外侧,他们之间夹着一只个头不小的马卡钦。这个距离对于拘谨的日本青年来说还是过于近了,但总比下午维克托蹲下来直接上手要好得多。最起码在这个时候,笑意盈盈的维克托想越过马卡钦去牵他的手时,他也能以最快的速度避开。

勇利紧绷着身体,仿佛维克托挪动的每一寸都能立刻引起他的警觉。马卡钦长得太像小维了,这让勇利下意识把这只大狗狗的身躯作为自己与维克托之间的楚河汉界。好像有了这一道屏障,他就能与对面试图戏弄自己的人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只可惜,恰好就是这份由错觉产生的信任感给了勇利致命般的打击。因为每一只狗狗都对它的主人无比忠诚,马卡钦自然也不例外。

维克托好整以暇地托着腮侧卧在床上,欣赏了一会他惊弓之鸟般的姿态,随后安抚性地蹭了蹭马卡钦,用温和的语调对它说:“好姑娘,睡觉时间到了哦,我猜你肯定跟以前一样,喜欢睡在床下柔软舒适的窝里,对吧?”

通人性的马卡钦呜呜叫唤了几声,对勇利求救的目光视而不见,直起四条腿撒着欢溜走了,于是两人中间立刻出现了一块明显的间隙。维克托在勇利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抢占了那块领地,胸膛裸露出的大片肌肤隔着勇利薄薄的一层衣物与他相贴。

勇利被骤然拉近的脸庞帅得呼吸一窒——本人并不会承认的,因为这实在是太丢脸了,他面颊上霎时升起两片火烧云。维克托却好像还嫌不够,得寸进尺地开始蹂躏勇利越来越红的圆润脸蛋,跟方才揉搓马卡钦的方式没什么两样。

摸就算了,他还要露出惊奇的表情发表感想:“好厉害,软软的,就像棉花糖一样。”

勇利顿时产生了一种被流氓当街调戏的奇怪羞耻感。这种感觉连带着被冒犯的怒气占据了所有思考余地,他憋红了一张脸,卯足劲想要把维克托的手用力打下来,却又在碰上维克托的那一瞬间犹豫了。结果到最后他还是忍住没打教练,改拍为抓,把维克托的那只手从自己脸上堪称轻柔地拿了下来。

然后他在维克托遗憾的眼神中,火速拎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扑腾着跳下了床,生平第一次在自己卧室打起了地铺。

第二天的维克托对他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照样严厉得接近冷酷,不让体脂率没降下来的他上冰,仿佛昨晚所有的亲密都只是勇利思虑过度所产生的幻觉。勇利为此松了一口气。他们之间还存在着一种界限,说明他们的关系还算是在正常地循序渐进,维克托那些在勇利眼里过于奇特的行为大概也只是因为文化差异而产生的误会罢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维克托确实挺坏心眼的,明明知道这一点,还是带着恶趣味不断试探他的底线。勇利做完一组仰卧起坐,在喘息的短短几秒钟内胡乱地想着,原来走下冰场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不过,并没有什么理想幻灭的感觉。维克托又不是神仙,他在公众面前的姿态肯定和真实的模样有一定差距,同样算是半个公众人物的勇利深切明白这个道理。倒不如说,这样的维克托让他感到新鲜,还有隐秘的窃喜,好像在无意中窥伺到了偶像不为人知的一面似的,也未尝不让人感到雀跃。

其实我们的距离已经在逐渐靠近了,我想,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

勇利这样告诉自己。

他终于靠强大的自我安慰能力成功想通了。于是在抹去满脸的汗水后,勇利终于卸下心里的防备,叫住了刚走下冰场的维克托。

想起这些日子里维克托表达亲近的举动全都被自己冷落了,勇利就有些愧疚。所以这一次他决定跟着这位教练奇特的思维走。他看着面前的教练,有些紧张地抓住自己的衣摆,用颤抖的声音认真说道:“维克托,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呃,照顾,我会努力加油的!请、请以后注视着我,我一定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话的时候,勇利一直都在盯着维克托,试图捕捉到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在看见维克托露出满意的神情后,勇利如释重负,总算放松了紧绷的身体,真心实意地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维克托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抬一下头。

疑惑不解的勇利照做了,于是那个还穿着冰鞋的教练在毫无防备的他面前微微弯下腰,往他脸上啾的亲吻了一下。

“哎?!”

勇利捂住脸,大惊失色地往后连退三步,精准表达出一个被同性非礼的正常人应有的反应。他连身体不受控制地撞上冰场的柱子也不管了,逃跑的速度快得好像他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

他身后传来了维克托和搬进来那天如出一辙的大喊声。

“为什么要跑啊——”

防备过度(下) # #
,连天都在眷顾他爱情。某天克托碰巧刷到了一个模仿他一赛季曲目《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视频,视频那个模仿他人赫然就是他找了有一段时间胜生利。 视频利站在冰场中央,双眼缓缓睁开,将他比赛...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吗?现在他所经历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
克托养成游戏 # #
因赛季结束产生了些许放松,尽管如此,雅科夫还是一如既往严厉。 “!不要在训练时间玩手机!” 偷懒小老虎摆出一贯不耐烦表情,随手把还没息屏手机往衣口袋一塞,冲雅科夫方向嘟囔着“来了...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成功溜回去把被水浸透身躯贴在利暖呼呼脸颊克托听着他“好冷好冷”大叫,一只手推开也试图凑过来斯,在利身上开始打滚。 利被他身上温度激得直打哆嗦,赶紧把克托塞进浴室...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科夫催促声音,“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利,晚安好梦。”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一个极其嫌弃眼神。 “我相信雅科夫把你们扔到...
】相会于深夜面包店(中) # #
by/ 廿令   *现代架空背景,面包店老板+社畜,私设很多 *一个没有完全填后续 *这章主要谈感情,有些设定没来得及补,望见谅   夜晚是一个人最容易卸下伪装与防备时候,如果两个交情...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来吃人利手上动作继续也不是,停也不是,进退两难。 克托原本正盯着杯子啤酒呼啦啦往蹿白沫发呆,一抬眼见利满脸菜色,赶紧三言两语把来采访人打发走了。 “这看来也不是个谈事情好地方...
】关于他们相遇 # #
身体,跟音乐节拍。 和他斗舞显然体力不支处于劣势,很快就败下阵来,气喘吁吁嗓音中带着些气急败坏意味:“可恶,这家伙体力怎么这么好!” 可克托已经无暇顾及了,因为他正看着那个魅力十足...
】由便当引发二三事 # #
当场给在座各位来一段探戈。 双手遮住整张脸暗搓搓开心利没有看到,克托骄傲地端着那盒比一圈豪华便当,在里面前来回走了十次以上。 “你看!”克托对自己师弟笑出了爱心嘴,“这是...
】爱魔法 # #
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位无所不能英雄。仅凭这一点,利就可以对他抱有期望。 泡在湖水克托就这样与小猪充满希冀目光对了。 英雄眼睛是靛蓝色河湾,有流动波光在粼粼闪烁,利能感受到自己...
】小纸条 # #
成功结婚,克托使用小纸条频率变高了许多。 克托把一张小纸条重重拍在床头柜,委屈地把自己埋在被窝。 他已经退役了,但利还没有。因此一旦新赛季开始,他那事业心重丈夫就会毫不犹豫地搭...
】生长 # #
可爱恋人,他忍不住往泛红脸颊轻咬了一口,换来了对方赧然低呼:“克托!” 两个人打闹了好一会,总算开始着手收拾他们新房。 克托注意到利又把一摞海报小心地放进一个写着日期收纳盒。那些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