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惊喜约会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恩爱夫夫的一次约会,520快乐

*女装预警,虽然并没有真正穿上但还是预警

 

维克托和勇利正在筹备他们新的约会计划。

他们的工作十分繁忙,约会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所以每一次都会像打仗一样跟时间赛跑,关于约会的时间、地点都要制定周密的计划,并且严格按照计划执行,以保证万无一失。他们早已习惯事事都与对方商量,约会的任何细节经认真讨论处理后,往往都不会产生意外。什么餐厅难吃、电车难等、表演买不到情侣座的常见问题也统统没有发生。达成共识的两人每次都会干脆利落地手挽着手,按部就班进行他们的约会。

一切都很完美,只是缺少了一些惊喜。

维克托正为这个问题苦恼着。

热衷于给全世界人们带来惊喜的花滑帝王,也期待着能在日常生活中给他的丈夫带来层出不穷的惊喜。保持一定的新鲜感,才会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历久弥新。这样每回都认真计划好的约会虽然万无一失,却总让维克托感觉少了些什么。

没有约会前羞涩紧张的等待,没有约会中突然出现的玫瑰花束,也就自然没有约会后恋人奖赏的亲吻。

而且勇利从来不会在大街上吻他,属于日本人的拘谨让他在大庭广众下实在做不出这种事来。加之计划约会的平淡如水,勇利每次都和维克托肩并肩走出来,然后带上一堆纪念品回去,跟普通的压马路没有任何区别。别说亲吻了,两个人的距离全程都在十公分以上。

这其实也不怪勇利,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已经对彼此报以全身心的信赖,以至于将对方的存在都视为了一种习惯。他们遇到任何有趣的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告知恋人,久而久之,这种平淡而毫无保留的相处方式让他们失去了制造惊喜的契机。

为了重拾生活中的乐趣与惊喜,也为了抓住在公众面前亲吻勇利的机遇,关于这次约会,维克托向勇利提出了一个新方案。

“这次不一定要听取对方的意见,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来就好,怎么样?”

“没有计划的约会吗?”勇利看起来有些担忧,“而且地点定在这么远的地方,没有好好规划时间与路线,万一迷路了怎么办?毕竟明天一早就要赶去几百公里以外的冰场训练了。”

“勇利——”维克托不满地拉长了声音,揉搓起恋人像温泉馒头一样手感颇好的脸蛋,愤愤道,“你难道就不觉得,我们之前什么事情都跟对方商量好,显得特别没有意思吗?”

勇利被他说服了,因为这样的约会确实跟在冰场上按计划训练一样枯燥无味。起码在冰场上,他和维克托都同样不让教练省心,会偷偷加练一些训练内容以外的东西,比如说绞尽脑汁把钢管舞的动作融合进节目里,还有思考在跳跃动作完成后如何利用惯性准确跳入对方的怀里。这些制造小惊喜的习惯从未被他们运用到约会中,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这一次约会就变成了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在异国他乡人潮涌动的商业街上艰难挪移的情景。

维克托手心的体温很高,勇利感觉像握着一个小暖炉,不由自主把他牵得更紧了些。

“勇利,小心走散,这里人太多了。”维克托回握住勇利比自己稍小一些的手掌,带着恋人从一群高大的欧洲人身边敏捷穿行着,时不时回头紧张地观察他有没有被挤散。勇利173cm的身高虽然在日本还够看,但一旦来到这里,就面临着连许多女性都比他高的诡异状况,因此勇利毛茸茸的黑色脑袋总是被埋没在缓慢行进的人群中。

两人好不容易从人行道上挤出来,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维克托喘着气,双眼发亮地指着前方对勇利道:“勇利,我们去那一家看看吧!”

勇利顺着维克托的手指看过去。那是一家装潢高档的精品服装店,与隔壁其他店排着长队的盛况相比,这家店可谓是门可罗雀,外人一看就知,它的价格绝对不美丽。

电光火石间,勇利明白了维克托的意图。他倒吸一口凉气,立刻一把拽住正兴奋往前蹿的恋人。方才被捂得热乎乎的手掌捧住维克托的脸,有些强硬地把它转过来,勇利用眼睛正对着维克托有些泛红的鼻头:“维克托,别浪费钱,我不需要这些。”

维克托眨了眨眼,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非常自然地伸出舌尖往勇利同样红通通的鼻头上舔了一口——就像熊舔蜂蜜那样。然后他在勇利瞬间呆滞的眼神中迅速拉开距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脸和脖子像变戏法一样突然涨成了红色。

在勇利的瞪视下,维克托拎起他身上那件看起来特别糟糕的风衣一角,坚定地回答:“不,你需要。”

勇利还是没拗过维克托,进了这家服装店。门口妆容精致的迎宾带着礼节性微笑为他们拉开门,勇利感觉自己的尴尬症快要犯了,维克托却适应得很好,熟门熟路抓着勇利的手带他拐进男装区的试衣间,然后让导购员拿来了整整一箱堆成小山丘的衣服。

“等等,维克托……”勇利一脸茫然地跟着维克托进了同一间更衣室,任维克托取下了眼镜,让他的世界顿时糊满马赛克。

接着维克托就开始脱他的裤子。

“等等等等!Stop!”

勇利赶紧抓住维克托那只正在扯他裤链的手,在对方不满的目光下一字一顿道:“我想先试上衣。”

然后砰的一声,把一脸遗憾的维克托关在了门外。

不得不说,维克托确实很会选衣服,最起码在勇利自己看来,那些衣服每一件都格外地适合他。但维克托还是以挑剔的眼光把他当洋娃娃一样摆弄了半天,最后只选中了三四件。

翻过吊牌后的数字,勇利总算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想象中那么离谱。维克托抱着衣服飞快地跑去前台结账了,勇利实在是拦不住,只能跟在他身后,想着等会要买些什么东西给维克托作为礼物。

若是以往的约会礼物,为了节省时间的勇利会直接把笔交给维克托让他列礼物清单,筛掉一些不合理的选项后,再根据清单上维克托的需求给他准备礼物。这样的处理方式毫不意外遭到了维克托的抗议。

“勇利,为什么要划掉这一条?”维克托拿起清单委屈地冲出卧室找勇利要说法,指着上面第一条就被勇利打了个大叉的“想要勇利穿着女仆装在门口等我回家”,然后被正在专心喂马卡钦的勇利随手抓过一个靠枕直击面门,附带一句无情的“你想都不要想”。

气呼呼的维克托冲过去一把捞过恋人,按住他的后脑勺来了个深吻。勇利被他吻着吻着有点腿软,一时忘了自己还拿着刚开封的狗粮,手上动作一松,整袋狗粮啪的一声全洒在了马卡钦的饭碗外。

事后两个人把满地狼藉收拾干净,无奈地撑着脸颊坐在地上,看看马卡钦奋力舔着狗粮的身影,再看看对方灰头土脸的模样,忍不住同时笑出了声。

想到以前他们相处的情形,勇利突然有些愧疚。他一直都只想着要给维克托所有的信任与尊重,以及足够的安全感,因为害怕他们之间会由各种不确定因素产生嫌隙,却很少认真考虑过对方内心真正的诉求,甚至对很多东西都装作视而不见。也许维克托对他们之间趋为平淡的情感早就有所不满,只是在这一次终于找准机会,借机爆发罢了。

就在勇利苦苦思索的时候,两人从三楼的男装区走下去,正好路过琳琅满目的女装区。

他的视线忽然被什么吸引住了。那是一条新款的长裙,点缀着漂亮的蕾丝花边,裙摆上是精致的蓝玫瑰图案,看起来典雅大方。

蓝玫瑰啊……勇利的视线飘飘悠悠,转移到了维克托的后脑勺上。

曾经在世青赛上夺冠的维克托,有飘逸美丽的银色长发。戴着蓝玫瑰花环站在领奖台上亲吻金牌的少年维克托,可以算是勇利童年时最难忘的记忆。

鬼使神差的,他悄悄把那件漂亮的长裙从架子上拿了下来。

等到维克托拎着一堆装衣服的袋子走出来时,勇利顺手接过它们,趁维克托不注意,把藏在背后结完账叠好的长裙一起快速塞进了袋子里。

头一次背着维克托有了小秘密的勇利既激动又心虚,时不时偷瞄一眼维克托,又瞟一眼手里的袋子,总担心那件长裙露出一个角被维克托发现。

维克托看起来很愉快,大方地把接下来的决定权交给了勇利。勇利摸着自己发出抗议声的肚子,不好意思地和维克托对视,语气诚恳:“嗯,那接下来就去哪家店随便吃点东西吧。”

说着随便吃点,勇利的眼神却止不住往卖炸猪排的店门口瞟。

可能今天的维克托心情实在不错,没像以往那样以发胖为理由进行阻止,竟然真的带着勇利去了那家店。勇利啃着半年没碰过的炸猪排,几乎都要感动得流下泪来,同时,心里也对维克托更加愧疚了。

只是一起去逛个服装店就这么开心,看来这段时间还是冷落了他。

勇利努力嚼着炸猪排,两边腮帮子鼓鼓的,像一只正在进食的小松鼠。维克托看着就感觉手痒,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脸颊上戳出一个小坑,然后停住不动了。

勇利的咀嚼动作停了一会,用控诉的目光警告维克托未果,只有若无其事地接着嚼。等把嘴里的食物都咽下去了,才拍开维克托那只作怪的手,红着脸对他说:“维克托,张嘴。”

“啊?”维克托歪头表示了他的疑惑。然后就在他张嘴发出声音的一瞬间,勇利踩着那句“啊?”的话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筷子,把上面一大块炸猪排塞进了维克托还没完全闭上的嘴里。

“唔唔唔!”这回轮到维克托用控诉的眼光瞪着他了。

勇利不为所动,抽了桌上两张纸巾,一张给自己擦擦嘴,另一张塞到维克托手里,起身去结账了。

维克托把嘴里的炸猪排咽下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前抓住勇利,幼稚地去挠他的胳肢窝。第一次同人在大街上玩闹的勇利防不胜防,只能徒劳地去抓维克托在身上乱点火的手,一路跌跌撞撞地把他带到了一条小巷里。

昏暗的小巷里,连阳光都很难透进来,只传来几声带有余音的犬吠。勇利突然把维克托摁在墙上,静静凝视着恋人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维克托温热的呼吸与他的交缠在一块,唇齿间都残留着炸猪排的香气。

时间仿佛就停止在这一刻。维克托和勇利沉默地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与自己相同的温柔爱意。

勇利的双手轻轻环住了恋人的腰,他把整个脸都埋进了维克托身上,闷闷地开口:“维克托。”

维克托回拥住他,在勇利的发旋上轻吻了一下。

“我不想结束这次约会了。”勇利的声音被布料阻隔,显得有些沉闷,“即使知道明天一早就要上冰,但我还是不想和维克托分开。”

“维克托有没有给我带来惊喜,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和维克托在一起,就是我认为最完美的约会了。”

勇利把脸抬起来,正好对上维克托怔然的表情。随后他听见维克托轻柔地笑了:“我也是啊,勇利。能和勇利一起约会,本身就是这世上最让我感到幸福的事。”

约会很圆满,可他们还是要面临着分别。

勇利留在了这个国家的冰场训练,维克托则飞往俄罗斯,他们之间再次被千山万水所阻隔。

勇利送走了维克托,独自一人去往现在的居所。等他疲惫地洗漱完毕时,才将维克托给自己买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挂在衣柜里。

一、二、三……咦?

勇利把好几个袋子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那件因自己一时冲动而买下来的长裙。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顿时感觉血压直直往上飙升了好几个度。

第二天训练完,勇利立刻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火速给维克托打视频电话。果不其然,对方手里正拎着那件熟悉的长裙,冲他志得意满地微笑。

“你早就发现了对不对?!”勇利崩溃地压低音量冲他低吼。

“勇利,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有兴致!下一次约会我可以穿着它出来哦!”

勇利气沉丹田,深吸一口气以后,对着手机另一端的维克托发出了标准胜生式拒绝:“No!”

勇利再也不期待下一次的约会了。他只想穿越到十几个小时前,掐死那个鬼迷心窍买下那件长裙的自己。

 

end.

 

很抱歉,虽然说是贺文,但并没有完全写出想要的感觉。但还是非常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吗?现在他所经历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这篇是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胜生利,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个...
克托养成游戏 # #
因赛季结束产生了些许放松,尽管如此,雅科夫还是一如既往严厉。 “!不要在训练时间玩手机!” 偷懒小老虎摆出一贯不耐烦表情,随手把还没息屏手机往衣口袋一塞,冲雅科夫方向嘟囔着“来了...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成功溜回去把被水浸透身躯贴在利暖呼呼脸颊克托听着他“好冷好冷”大叫,一只手推开也试图凑过来斯,在利身上开始打滚。 利被他身上温度激得直打哆嗦,赶紧把克托塞进浴室...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科夫催促声音,“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利,晚安好梦。”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一个极其嫌弃眼神。 “我相信雅科夫把你们扔到...
】爱魔法 # #
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位无所不能英雄。仅凭这一点,利就可以对他抱有期望。 泡在湖水克托就这样与小猪充满希冀目光对了。 英雄眼睛是靛蓝色河湾,有流动波光在粼粼闪烁,利能感受到自己...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来吃人利手上动作继续也不是,停也不是,进退两难。 克托原本正盯着杯子啤酒呼啦啦往蹿白沫发呆,一抬眼见利满脸菜色,赶紧三言两语把来采访人打发走了。 “这看来也不是个谈事情好地方...
】这是我没有想到 # #
却格外喜欢围着利转。在利为四处乱跑其他宠物忙得焦头烂额时,克托还会冲过去喝止那群小动物闭嘴——从小被雅科夫养大克托可是这店霸主——这让利既惊喜又感动。 这天雅科夫不在,利刚追回一只...
】生长 # #
可爱恋人,他忍不住往泛红脸颊轻咬了一口,换来了对方赧然低呼:“克托!” 两个人打闹了好一会,总算开始着手收拾他们新房。 克托注意到利又把一摞海报小心地放进一个写着日期收纳盒。那些海报...
】防备过度(下) # #
,连天都在眷顾他爱情。某天克托碰巧刷到了一个模仿他一赛季曲目《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视频,视频那个模仿他人赫然就是他找了有一段时间胜生利。 视频利站在冰场中央,双眼缓缓睁开,将他比赛...
】想要得到金牌胜生利 # #
”,只是为了帮自己缓解尴尬,转移其他人注意力。 利如此安慰着自己,于是在克托再一次拥抱他时,他顺理成章地回拥住了对方。 在克托闪烁着惊喜眼眸利看到其中倒映出自己疏离笑容:“谢谢你,克...
】关于他们相遇 # #
身体,跟音乐节拍。 和他斗舞显然体力不支处于劣势,很快就败下阵来,气喘吁吁嗓音中带着些气急败坏意味:“可恶,这家伙体力怎么这么好!” 可克托已经无暇顾及了,因为他正看着那个魅力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