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相会于深夜面包店(上)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现代背景,面包店老板(?)维+社畜勇

*是挖坑脑洞向,私设一大堆

*软欧包是真的好吃到令人落泪

 

有阳光扫在勇利的脸上,他尚且朦胧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丝亮光。

勇利用酸软不堪的手臂支撑起身躯,待适应了长久黑暗中过于刺眼的光亮后,才慢慢睁开眼。

出租屋的门大喇喇敞开着,清晨的阳光正径直穿过走廊的窗户,照耀在他的脸上。勇利坐起身来,半眯着眼摁开手机屏幕,6点半。

好吧,他昨晚又在门口睡了一夜。

事实上,就在昨天下班前一个小时,上面突然发来紧急通知,导致整个部门一起加班到将近午夜。

精神与身体上遭受的双重打击让勇利的身体陷入了极度疲劳的状态,回家时一路浑浑噩噩,接下来所有意识都断在用钥匙旋开大门的最后一秒。

掬起一捧冷水把自己浇醒,草草整饬了一番的勇利强打起精神,决定下楼买早饭。即使濒临猝死,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胃。

于是他按着酸胀的太阳穴走出小区门口。因睡眠不足而昏昏沉沉的脑袋直到现在都十分不好受,偏偏楼下的街道好像有新店开张,吵吵嚷嚷的人声不绝于耳,让他觉得脑仁直疼。

无精打采地往吵闹的声源处抬了抬眼皮,勇利发现那是一家新开张的面包店。招牌上写着一串花里胡哨的外文,装潢雅致的店门口挤满了人,在其中女性尤为多。

面包屋内传来了阵阵诱人的香气,轻而易举就勾起勇利肚里的馋虫。可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让本想去尝试一下的勇利不由自主收回了脚步。

半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随便挑了一家便利店买了早餐,急急忙忙迈开步伐冲去公司。

每天眼睛一睁开就是上班的忙碌生活让勇利有些喘不过气来。幸运的是,这具年轻健康的身体还算经得起磋磨。勇利慎之又慎地支撑着自己的这副躯体,只是想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努力积攒前半生的财富,谱写出属于自己的灿烂人生。

可日复一日的高强度工作,正在逐渐消磨他对生活的热爱。在来到这个大城市之前,勇利也曾认真规划过自己的生活,将来要买一个大房子,把后院修成花圃,养一只可爱的狗狗。可能会有一位温柔贤淑的女孩成为他的妻子,然后他们生下几个孩子,一起奋斗,在这个城市里慢慢扎根。

很朴实的愿望,只可惜不知从哪出了差错,在某一环中就断了个彻底。现实对梦想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勇利自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工作到24岁,都没能真正描绘出自己的未来蓝图。

时间还长着呢。勇利一边把额发往上梳,一边安慰自己。工作还没几年,他还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不能就这么被工作奴役,失去人生目标了。

依旧在痛苦的加班中度过了煎熬的夜晚,勇利疲惫得几乎要晕倒。他此时正走在小区楼下的街道上,附近的商店早已关门,只有几盏微弱的路灯为他照亮前方黑漆漆的道路。

以往是这样,但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那一家新开张的面包屋还没有停止营业,暖黄的灯光在空寂无人的街道上尤为显眼。经过那扇虚掩着的门前时,勇利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轻声唱歌。

很温柔动听的男性嗓音,透过门缝被风悄悄地带出门外。勇利仔细分辨了一下,他唱的好像不是英文歌,而是另一种听不懂的语言,带着些奇妙的卷音。

对于这家新开的店,勇利其实早就萌生了去瞧一瞧的想法,但还是不能轻易克服对人群的畏惧感。不过现在不同了,人烟稀少的街道散发着令他安心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的香甜味道也正引诱着他去一探究竟。

况且现在,晚饭随便解决的后果原原本本反应在身上,他的腹部正与屋内传来的歌声表演着二重唱,不甘寂寞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饥饿会让人脑袋不清醒,这话倒说的没错。那阵歌声此刻在勇利听来就和海面上塞壬的歌声别无二致,和着面包屋内不断飘散出来的诱人香味,让勇利的食欲在此刻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峰。

受强烈的食欲驱使,勇利的身体快大脑一步,试探性握住了门把。他默默擦掉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颤抖的手微微发力,推开了那扇透着亮光的门。

“叮铃铃——”

和肚子因为饥饿而发出的抗议一起消失的是门后欢快的歌声,和门口风铃一同突兀发出声响的是勇利被惊吓到的低呼。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门内与他沉默地对峙着。那是一个系着围裙的银发男人,看起来是个外国人,身姿挺拔,鼻梁很高,五官立体,拥有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帅脸。但此刻他正冷冷蹙着眉,用极具压迫性的目光居高临下俯视着勇利,手里还拎着一柄扫把,像是随时准备冲上来跟他干一架。

新时代好青年勇利哪见过这样的阵仗,顿时就僵在了原地,被当场吓得忘记了进门的动作。

勇利此刻的动作看起来尴尬极了。他右手保持着推门的姿势,小半个身体还露在门外,把“进退两难”这个词语呈现得淋漓尽致。白日受工作折磨的大脑仍然处于可怜的混沌状态,以至于他的表情木然呆滞,看起来就像被人突然掐住脖子一样糟糕。

原本踩在台阶上的脚因紧张而不由自主发软,向后挪动了一步,于是因饥饿而无力、头脑还在发昏的勇利脚下骤然一空。

“砰!”

沉重的金属门把银发男人惊愕的表情关在了里面。

而门外猛然一屁股坐在水泥地面上的勇利快要疼哭了。

没过一会,急促的风铃声响起,面包店的大门被再次推开。方才还气势汹汹拎着“武器”、散发着能一口吃三个小孩的杀气的银发男人急吼吼冲出门外,适时露出诚恳的关切神情,向勇利伸出援手:“抱歉,客人您没事吧?”

勇利坐在地面上,看了看那只朝他友好伸出的手,嘴角微不可见抽搐了一下。

“老板,能不能把扫把收起来再说话?”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这么晚一般不会有客人来,我还以为你是抢劫犯——之类的人呢!”银发帅哥老板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着,尽管从他欢快的语气中并听不出什么愧疚来。

“怎么可能会有抢劫犯走正门去抢面包店啊……”勇利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一口咬下手上拿着的欧包——喔,味道还挺不错。

此时勇利正摇晃着两条腿坐在店内靠窗的高脚凳上。这位老板为了赔偿他被惊吓的精神损失,盛情邀请他来店里坐一会,还友情赠送了一整个欧包。

这简直就是瞌睡恰好遇上了枕头,饥肠辘辘的勇利欣然接受了,并且他活像三年没吃饭的吃相成功取悦了食物的制作者。坐在旁边的老板轻轻眨着明亮深邃的蓝眼睛,托着腮看他气吞山河,还不忘贴心地给他倒上一杯柠檬水,语气中充满了自豪:“很好吃吧!”

勇利吃得头也不抬,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表示对老板手艺的赞赏。虽说可能有饥饿的一部分原因在里面,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软欧包。柔软而具有韧性的外皮火候刚刚好,里面层层包裹着抹茶慕斯、麻薯夹层与巧克力流心,每一层的口感都细腻丰富,恰到好处,柠檬水刚好中和了甜味,总而言之,是一顿不错的夜宵。

看着勇利干脆利落消灭了整个欧包,老板用食指点着嘴唇发出一声惊讶的感叹:“哇哦!”

“晚上工作有些忙,没吃晚饭……”面对老板好奇中带着探究的目光,食量一直很大的勇利想起自己刚才难看的吃相,窘迫地挠了挠脸颊。

“以后可以常来买面包哦!我家的店一般都会开到午夜,想吃夜宵尽可以来找我!毕竟填饱肚子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对吧!”

老板不遗余力地向他推销自己的面包,勇利看着对方一提到自家面包屋眼睛就闪闪发光的模样,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对自己事业充满自信的人真好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会,勇利得知老板是个俄罗斯人,名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位很有梦想的甜点师,由于做腻了俄罗斯面包,从老家圣彼得堡千里迢迢跑来日本经营面包屋,最近对日式软面包很感兴趣。为了保证生意,现在开的这家面包屋也是主打经济实惠的日式软面包与软欧包。

面包屋内的暖气把身体烘得热乎乎,舒服得勇利开始犯困,头也跟着维克托抑扬顿挫的语调一点一点的。

激昂的发家史演讲突然停了停。勇利在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戳自己的脸颊,他下意识把那东西拂开,咕哝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没想到那个坏东西在他梦中突然收拢变形,成为了一个铁夹,向他恶狠狠冲撞过来,啪叽一下夹住了他的鼻子。

勇利猛然惊醒了。梦中被夹住鼻子的窒息感过于真实,他醒过来后仍心有余悸。一睁开眼,勇利发现维克托正维持着方才托腮的姿势,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也差不多要打烊啦!”他听见对方这样说,“我这里不提供住宿的噢,当然,如果你想,也不是不可以。”

勇利被维克托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得脸上发烫,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在别人店里睡着了。

“抱歉,一不小心睡着了,非常感谢您的款待!那么……再见!”

刚要仓皇跑出门外的勇利突然被维克托叫住了。

“明天一大早就要上班,很辛苦的吧?”维克托拎着一袋打包好的日式软面包,硬塞到了勇利手里,“来,我给你省了一笔早餐钱,要心怀感激地收下哦!”

“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

“收下。”

“诶,可是……”

“收、下。”

维克托微眯起双眼时,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凌厉了起来,让勇利想起了方才他拎着扫把的凶残架势。

这真的是面包屋老板而不是黑社会老大吗?

带着一堆问号回到出租屋的勇利懊恼地搓了搓鼓起来的小肚子,想起自己三两口吞掉的那块超大份量巧克力流心,有一瞬间的绝望。

不是我方防御工作不到位,是敌人实在太好吃了。

第二天早上,必须经过面包店所在的那条街道去上班的勇利,被过于热情的外国老板隔着人群大声打了一个招呼。

“那位小哥!昨晚的——那位小哥!”

本来想装作没听见的勇利顿住了脚步,尴尬地回过头,只见那位帅气的老板微微仰起头,把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越过他们之间拥挤着购买面包的人群,充满活力地朝他大喊。

见勇利还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维克托索性搬来了一个高脚凳踩上去,像一个踩着高跷的杂技演员,保持着这个滑稽的姿态冲着勇利快活地挥着手臂。

“呃,嗯,你好……”勇利僵硬着一张脸对维克托小幅度挥了挥手,艰难地顶住一堆向他投来的好奇目光,硬着头皮快步离开了街道。

从方才就开始加速狂跳的心脏,只有在远离人群视线以后才慢慢平静下来。勇利在路边放缓脚步,摸了一把额头,上面全是冷汗。他沮丧地耷拉着眼皮走进公司,开始了一天枯燥的高压生活。

今天的勇利有点不在状态,后脑勺有种灼热的钝痛感,大概是这几天都没睡在床上的缘故。但工作可不管他的身体状况如何,照样在勇利那边堆积如山。

晚上回家的时候,勇利感觉自己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我要休息”,他现在只想保持一丝清明安全到家,舒舒服服洗一个热水澡,然后躺到三天都没沾过边的柔软床铺上好好睡一觉。

偏偏,他被维克托拦住了。

高大的俄罗斯人系着一条印着粉红小猪的围裙,站在面包店门口台阶上双手环胸,额前垂下的过长发丝遮住了他的一只眼睛,却挡不住他那令人胆寒的视线。然而泛着冷意的逡巡目光在触及到勇利后,顿时柔和了不少。

“你好!今晚冰箱里有新鲜的芒果千层呐!要来试一试吗?”

维克托的笑容很阳光,感染力极强,让此刻疲惫不堪的勇利不由自主也跟着微笑起来。

“呃,可是,今天已经很晚了……”只想着快点回家睡觉的勇利,即使肚子由于维克托那句“芒果千层”而按捺不住想要高歌一曲,但困意在此时终于占了上风,使他委婉地拒绝了维克托的邀请。

“好吧。”维克托看起来很遗憾。

以为话题就此结束的勇利嘴里一边说着“十分抱歉”,一边移动着脚步打算开溜,没想到维克托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别着急走,这是给你的,明天的早餐。”

勇利再次被迫接下了老板的赠礼,那是一袋被切分好的软欧包,上面印着可爱的小猪图案。

没能品尝到新鲜的芒果千层,让勇利有些遗憾,同时也在心里感叹这位俄罗斯老板可真是个好人。

由于莫名承受他人好意的惶恐与愧疚,勇利白天去面包店的次数多了起来,与维克托也逐渐熟稔。

“你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怎么每天都这么没精神?”

晚上再次坐在面包店高脚凳上的勇利将最后一口提拉米苏咽进肚子里,把手上的叉子一放,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工作太累了,失眠。”

维克托看起来十分不解:“工作太累不是应该倒在床上就睡吗?”

“精神压力。”勇利对着映出自己黑眼圈的玻璃窗打了个哈欠,“维克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吗?那种累到不行却怎么也睡不着的感觉。”

“没有。”那个生性乐观开朗的俄罗斯人几乎是秒答,“我每天早上都睡到开店的前一秒钟哦。”

好自由啊。勇利在心里想着。他第一次对面包店老板这个职业有了一种向往。

拥有能填饱自己肚子的手艺,每天开店迎客无忧无虑,简直是完美生活的写照。

维克托人很不错,每天都热情地把加班快要虚脱的勇利领进门,给他端上刚做好没多久的甜点,有时还附赠一杯饮品。勇利偶尔会和他聊一会,但更多的时候是维克托坐在他旁边,不动也不说话,就维持着一个姿势,用亮晶晶的眼神直直盯着他吃东西。

如果被其他人这样盯着,勇利一定会有种汗毛倒竖的惊悚感。可维克托实在长得太好看了,被那双充满兴味的深邃蓝眼睛凝视着,总有一种被恋人深情注视的错觉。

而且对方还经常跟他说一些令人误会的话。

“今天的甜点也免费赠送给你吧,我可怜的睡眠不足的小猪。”

勇利提起公文包的手顿了顿,还是没有去纠正他的称呼,只是回头无奈地看了一眼坐在门口台阶上的维克托:“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生意也许并不该这么做。”

“我没跟你做生意呀。”维克托开心笑起来时,嘴巴是罕见的心形,“勇利每次来吃东西,我都没有收你的钱哦!”

“所以这次也必须给了吧?”勇利想把一张大钞塞进他围裙的兜里,却被对方轻松抓住了手。

“我可以不要你的钱,甚至可以天天晚上请你吃夜宵。”维克托低垂着眼,勇利暂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的语气意外很真挚,“如果你每天晚上都能来店里陪我聊聊天,我想这些钱都可以报销。”

这是一个听起来奇怪却又不过分的要求。

勇利想到维克托每次都套着那件看起来很滑稽的小猪围裙,神色晦暗地站在橘色灯光下,遥望远方的孤独身影,总感觉这个人身上有很多谜团。

那时的维克托,让勇利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既视感。

深夜的两个人,在空荡冷清的街道上相会,一起享受一天中最惬意而最寂寞的时光,去寻求在对方内心无处安放的归属感。

勇利说:“好。”

索性加班后回家休息,倒不如在这陪陪他,也算是……还一个人情。

相会深夜面包店(中) # #
我一份红丝绒蛋糕。” 拭去后背冷汗,利迎着逐渐暗沉夕阳,第一次坐在人头攒动面包店,感到了一丝新奇。 他以前不是没有在白天去找过克托,但每次都是在面包店柜台与他直接相见。白日克托往往...
相会深夜面包店(下) # #
生存权利。 可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执著任何不可能幼稚鬼。 在利试探着躲避时,一个安慰与探求意义轻吻毫不讲理地变成了不容拒绝强吻。 当感受到舌头钻进口腔一刹那,利挣扎力度骤然加大,但...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来吃人利手上动作继续也不是,停也不是,进退两难。 克托原本正盯着杯子啤酒呼啦啦往蹿白沫发呆,一抬眼见利满脸菜色,赶紧三言两语把来采访人打发走了。 “这看来也不是个谈事情好地方...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吗?现在他所经历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这篇是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胜生利,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个...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成功溜回去把被水浸透身躯贴在利暖呼呼脸颊克托听着他“好冷好冷”大叫,一只手推开也试图凑过来斯,在利身上开始打滚。 利被他身上温度激得直打哆嗦,赶紧把克托塞进浴室...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科夫催促声音,“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利,晚安好梦。”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一个极其嫌弃眼神。 “我相信雅科夫把你们扔到...
克托养成游戏 # #
因赛季结束产生了些许放松,尽管如此,雅科夫还是一如既往严厉。 “!不要在训练时间玩手机!” 偷懒小老虎摆出一贯不耐烦表情,随手把还没息屏手机往衣口袋一塞,冲雅科夫方向嘟囔着“来了...
】由便当引发二三事 # #
当场给在座各位来一段探戈。 双手遮住整张脸暗搓搓开心利没有看到,克托骄傲地端着那盒比一圈豪华便当,在里面前来回走了十次以上。 “你看!”克托对自己师弟笑出了爱心嘴,“这是...
】爱魔法 # #
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位无所不能英雄。仅凭这一点,利就可以对他抱有期望。 泡在湖水克托就这样与小猪充满希冀目光对了。 英雄眼睛是靛蓝色河湾,有流动波光在粼粼闪烁,利能感受到自己...
】关于他们相遇 # #
身体,跟音乐节拍。 和他斗舞显然体力不支处于劣势,很快就败下阵来,气喘吁吁嗓音中带着些气急败坏意味:“可恶,这家伙体力怎么这么好!” 可克托已经无暇顾及了,因为他正看着那个魅力十足...
】小纸条 # #
成功结婚,克托使用小纸条频率变高了许多。 克托把一张小纸条重重拍在床头柜,委屈地把自己埋在被窝。 他已经退役了,但利还没有。因此一旦新赛季开始,他那事业心重丈夫就会毫不犹豫地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