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关于他们的相遇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消遣向段子式,会有ooc

*睡前速摸短文系列,bug和捏造都有

 

1.

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索契大奖赛结束以后。

难得以充盈的状态冲进决赛却惨遭滑铁卢的胜生勇利,脑海中仍盘桓着狗狗逝去的哀思。一场自由滑下来,身体已经到达了疲累最顶峰,种种复杂消极的心绪也纠缠成一个死结,沉重地坠挂在心头。

教练的关切和媒体的追问,对不擅长排解不良情绪的勇利来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他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僵硬着脸颊怎么笑也笑不出来,只能且答且退着溜进了厕所。

遭受多重打击的身心俱疲,大概是勇利此刻的状态。

在厕所里与遥远故乡的妈妈通了电话后,勇利很丢人地哭了出来。

当初想要得到金牌的那份决心仍然没有衰减,但失败所留下的灰暗阴影也始终存在。放下电话的勇利,终于在此刻生出了引退的想法。

但是为什么要哭泣呢?是伤心、后悔,还是委屈?或者说,不甘心?

然而,就在他自己都没有弄懂眼泪的真正意义时,耳边骤然传入一声猛烈的震响,是有人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厕所门上。

勇利的眼泪当时就全给吓回去了。

他错愕地打开门,正对上一个全身穿着豹纹的金发少年。

对方冲着他一顿挑衅,轻轻“啧”了一声就走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勇利目送他昂首挺胸的背影,感觉好像一只翘着尾巴趾高气扬的猫咪。

奇怪的是,心里那份突如其来的自我厌恶竟然就这样被外力化解了。虽然还是很沮丧,但至少已经没有那种崩溃的感觉了。

他对着镜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深吸一口气,走出了门外。

也许是脑袋被方才翻涌而上的悲伤情绪冲击得有些迟钝,勇利听见有人喊“YURI”就下意识地回头。

和维克托对上视线,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事。

从电视上看维克托果然跟现实中不一样啊。这是勇利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穿越人海的遥遥对望,本应该是在小说或者电视剧中总会发生点什么的场面,勇利甚至怀着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激动,在心里迅速打好了腹稿。

他们对视了1秒,2秒,3秒。

就在距离勇利想好的说辞脱口而出的前0.1秒。

“合照纪念吗?可以哦。”

挣扎努力十一年,只为了能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有朝一日同台竞技的胜生勇利,被偶像以对待普通粉丝的口吻问候了。

如果说,决赛发挥失常的勇利心上已经有了一条裂缝,那么在维克托公式化笑容出来的时候,勇利那颗满是创伤的心瞬间碎成了渣。

难过、心酸、不甘,一瞬间涨满了胸口。

他头也不回地拖着行李箱走了,罔顾身后被他抛下的人的叫喊。

当晚,化悲愤为食欲的勇利满脸挫败坐在餐桌前,在披集和切雷斯蒂诺欲言又止的神色下,干掉了三大碗炸猪排盖饭。

 

2.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第一次认识胜生勇利是在索契大奖赛后的banquet上。

彼时,他刚斩获大奖赛决赛五连冠,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各方人士都带着笑脸、举着红酒往他身边靠,有话题的抓紧一切时间扯东扯西,没话题的就算打哈哈也要强行聊下去。这种类似野生孔雀大型求偶现场的奇葩场景,维克托从小到大经历了至少有十次。每一次他都发自真心感谢从小压着他学社交礼仪的雅科夫,让他在面对这种能让正常人用脚趾头抠出秦始皇陵的社交场合时,还能报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但同时他也在心里偷偷嫌弃,明明自己赛后并不需要通过banquet来释放压力,这种诡异的场合只会增加他的压力。而且如果处理不好关系,得罪了哪个有点手腕的家伙,只会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况且,维克托的师弟尤里·普利赛提作为能够帮助他吸引火力的青少年大赛冠军得主,在关键时刻不见了身影,这让今日挤在他身边的人变得格外多。好不容易借着去洗手间逃离的维克托举着一杯香槟,在宴会人群中穿行,试图寻找失踪的尤里。

维克托想到雅科夫在回宾馆休息前曾再三叮嘱,一定要让未成年的师弟在十点半宵禁前赶回去。尽管自由惯了的维克托很想告诉雅科夫,尤里是15岁而不是5岁,而且他们都是身强体壮的运动员,有人员专门保证安全,几乎不用担心,但这样说一定会被护犊子的雅科夫骂一顿,遂作罢。

他看了一眼手表,上面显示是十点。宴会现场离宾馆还有十五分钟的车程,这意味着他要在十五分钟内把尤里抓回去。

找到尤里并没有费多大功夫,因为他正处于人群聚集的最中央。

维克托拨开拥挤的人群,在一片震天的人群热烈的欢呼与口哨声中,目睹了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一个黑发的青年,尽情舒展着柔韧的身躯,在人群中央热烈地舞蹈。尽管他脸颊酡红,双眼没有焦距,却能完全凭借本能支撑着身体,跟上音乐的节拍。

和他斗舞的尤里显然体力不支处于劣势,很快就败下阵来,气喘吁吁的嗓音中带着些气急败坏的意味:“可恶,这家伙的体力怎么这么好!”

可维克托已经无暇顾及尤里了,因为他正看着那个魅力十足的黑发青年发呆。

啊,雅科夫。他在心里默默想着,我从未如此感谢你压着我来参加banquet的决定。

从前的维克托不相信一见钟情,而现在的维克托认为自己以前蠢透了。

那位黑发的亚裔青年实在过于惹眼,事实上,不仅是维克托,宴会上很多人都看中了他。但大奖赛霸主笑眯眯地往那一站,所有抱着弯弯绕绕心思的人都只能悻悻退却。

维克托对自己轻松战胜潜在情敌的做法十分满意。他正准备转过身邀请对方跳一支舞,那位令人心神俱醉的黑发青年却在身后先一步抓住了他的西服衣摆。

维克托转身的动作仿佛被按了暂停键。 

对方执拗地攥紧他的衣角不肯松手,另一只手直接环上了维克托的腰。

因醉酒而变得含糊的嗓音就像被浸泡在蜜糖里一样软,呼出浓烈酒气的嘴唇紧.贴着维克托耳侧轻声低语:“能和我跳一支舞吗?”

他不必再饮啜多余的酒,因为此刻紧抱住他的青年就是世上最甘美的烈酒。

维克托清亮的瞳孔稍稍放大,眸色也逐渐变深。

他轻轻执起对方安放在自己腰间的手。

“当然。”

他们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不知疲倦地跳了一支又一支舞。

等到banquet终于结束的时候,维克托戳了戳头上系着领带、依旧醉醺醺的舞伴的脸颊,颇为不舍:“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胜、胜生……嗝,勇利……”

小醉鬼趴在维克托身上,含糊不清地咕哝着什么,大概是他的母语,总之维克托一句也没听清。嘀咕了半天,勇利突然半睁着一双漂亮的棕红色眼睛亢奋地抱紧了他。

“Be my coach!”

只有这一句,维克托听懂了。

在尤里的强烈抗议下,即使再依依不舍,维克托也只能压制住把人直接扛走的冲动,被迫放下怀里好不容易遇上的珍宝,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在雅科夫的怒骂声中,维克托依然在为这个浪漫却短暂的邂逅深切遗憾着。

 

3.

尤里·普利赛提快气炸了。

自从索契大赛的banquet后,维克托整个人都变得很不对劲。在离开索契前不止一次跑出旅馆,整天都在外面晃悠,企图找到他的心动对象。

尤里看了一眼在走廊不停踱步、看起来十分焦躁的维克托,冷笑了一声。

“喂维克托,你还记得吗,离开赛场的时候,你问过一个选手要不要合影纪念。”

维克托听后一脸迷惑:“我从来没有向选手要过合影。”以饭撒对待同台竞技的选手,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尤里撇了撇嘴,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你真的干过这种事,而且那个选手就是胜生勇利,他直接没理你就走了。”

想了想,他又牙酸地补了一句:“……鬼知道为什么banquet上还会粘过来,我以为他应该超不爽的。”

维克托陷入了沉默。

他凝重的表情让尤里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我得想些办法补救,”维克托的声音闷闷的,可以听出他的心情不算太好,“如果依照他说的那样做,他还会原谅我吗?”

“啧,随便你怎么着,知道了就别晃来晃去了,眼睛疼。”

“谢谢你,尤里。”

“嘁!要想谢我,就给我成年站的大奖赛一些有用的指导啊!”

尤里不耐烦地把门重重哐上了。

结果没过几个月,找到胜生勇利下落的维克托飞走了,带着他所有的家当,以及他的狗。

尤里仿佛也看到自己的成年首站金牌拍拍翅膀在眼皮子底下飞走了。

他气急败坏地扔了手机,开始咒骂见.色.忘.义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爱魔法 # #
自己一人所创造世界中,却反被带回了王国。 他们手牵着手快速奔跑起来,不一会就消失在走廊,只留下木地板中零散樱花瓣。 再不快些的话,宽子皇后长滨拉面就要被奥吃光啦。...
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 世界最懂他人是利。他们同在冰面生存,都对花滑这项事业有着最纯粹热爱。 对克托来说,最纯挚爱,不尽然体现在话语中,还绽放在利对他超越,就是最好告白。 想要给予学生相应回答...
克托养成游戏 # #
因赛季结束产生了些许放松,尽管如此,雅科夫还是一如既往严厉。 “!不要在训练时间玩手机!” 偷懒小老虎摆出一贯不耐烦表情,随手把还没息屏手机往衣口袋一塞,冲雅科夫方向嘟囔着“来了...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房间关于克托痕迹最大限度地清除,利深吸一口气,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后,才慢慢打开紧锁房门。 克托站在门前往看,无数胶带痕迹在洁白墙面纵横交错,东一块黄西一片白,像大军过境后一样惨烈。他...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真吗?现在他所经历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克托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这篇是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胜生利,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个...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科夫催促声音,“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利,晚安好梦。”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一个极其嫌弃眼神。 “我相信雅科夫把你们扔到...
】生长 # #
可爱恋人,他忍不住往泛红脸颊轻咬了一口,换来了对方赧然低呼:“克托!” 两个人打闹了好一会,总算开始着手收拾他们新房。 克托注意到利又把一摞海报小心地放进一个写着日期收纳盒。那些海报...
】防备过度(下) # #
,连天都在眷顾他爱情。某天克托碰巧刷到了一个模仿他一赛季曲目《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视频,视频那个模仿他人赫然就是他找了有一段时间胜生利。 视频利站在冰场中央,双眼缓缓睁开,将他比赛...
】惊喜约会 # #
by/ 廿令   *恩爱夫夫一次约会,520快乐 *女装预警,虽然并没有真正穿但还是预警   克托和利正在筹备他们约会计划。 他们工作十分繁忙,约会时间并没有多少。所以每一次都会像...
】相会于深夜面包店(中) # #
。 “啊,走得太急,一不小心忘在单位了……” “诶,利好粗心。把拖鞋穿哦,地板刚拖。” “好。” 利把脚套进对他来说有些大棕色狗狗棉拖鞋,又看了看克托脚趿拉粉色小猪棉拖鞋,不知道...
】想要得到金牌胜生利 # #
猪排饭吃哦。” 利攥紧了手中筷子,在克托好听笑声中从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能把自己闷死在饭碗。   在巴塞罗那交换戒指当晚,利第一次发现自己感情难以自抑。 他郑重地给克托套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