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会变人的猫猫维+兼职大学生勇

*题目为摆设,一个奇怪的沙雕大纲文,没有细化,ooc严重,慎入

 

维克托是店里一只颜值很高的猫猫,那双蓝眼睛中藏着浩瀚的海洋,温柔地泛着水波,柔顺的银白色毛毛衬得他好像雪地里的精灵,任何人看到都会捂着胸口大呼一声好漂亮的猫猫。

维克托性格很温顺,不会抓伤人类,却也不愿意跟着任何人类走。他有时候心情好,会和人类玩上一会,但更多时间是站在最高的猫爬架上悠闲地晃着尾巴,接受底下迭起的照相机快门声。

店长雅科夫是看着他长大的,自己也不舍得把他卖出去,却也不能就这样照顾他一辈子。但维克托性子实在是太奇怪了,明明看起来很好接近,却始终不愿意跟任何一个人类表达明显的善意,总带着一种疏离感。

直到那天店里新来了一位小店员。

小店员叫胜生勇利,是暑期来兼职的大学生,有清爽的乌黑短发和圆圆的棕红色眼睛,笑起来时显得年龄很小,像国中生。

勇利从小就很喜欢狗狗,他主动向店长提出要照顾店里的狗狗。店长雅科夫为难地看了一眼坐在角落舔毛的维克托,指了指那个方向告诉勇利,他招人手就是为了伺候那个难对付的祖宗的。

勇利看起来很犹豫。虽然不能照顾狗狗让他有些遗憾,但工作还是要做好的。他从小没怎么接触过猫,只从别人嘴里得知猫的性格大多比较难缠。为了讨好维克托,他下了大功夫去网上查阅资料,还特意去寻找维克托喜欢的食物和玩具,以真心对待那只美丽温和却又孤傲的猫猫,终于在一个月后成功取得了维克托的信任。

晚饭过后,维克托第一次仰着头踏着猫步走到他面前坐下,软绵绵地“喵”了一声。勇利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开始给他顺毛。他撸猫的手法还是特意去网上学了很久的。维克托果然很受用,很快就舒服地仰躺在他大腿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勇利捂着被萌到的小心脏,大胆地揉了揉毛肚皮。维克托只是半睁着眼看了看,便继续随他去了。

勇利和维克托的关系日益见长。按理说猫咪并不是亲人的生物,但维克托却格外喜欢围着勇利转。在勇利为四处乱跑的其他宠物忙得焦头烂额时,维克托还会冲过去喝止那群小动物闭嘴——从小被雅科夫养大的维克托可是这店里的霸主——这让勇利既惊喜又感动。

这天雅科夫不在,勇利刚追回一只窜出去的小猫咪,把它妥善安放到笼子里,然后开心地抱住了身边的最大功臣:“谢谢你维克托!真是帮大忙啦!”

维克托皱起脸,瞪着勇利领口处粘着的陌生绒毛,一爪子把它们全都拍了下来,然后呼噜呼噜地凑上去在原处蹭上了自己雪白的毛毛。

被蹭痒的勇利忍不住笑了,抱住他筋疲力尽地躺在地板上,享受大猫猫难得的亲昵。还好雅科夫不在,他这样毫无形象地瘫在地板上暂时不会被骂。

维克托挪动了一下身躯,结结实实压在勇利的胸膛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勇利全身都沾上了自己的毛毛,方才满意地踩着猫步昂首挺胸走了下去。

勇利打了个哈欠,从泛着凉意的地板上爬了起来。结果在看到一身崭新的运动服都挂着雪色毛发后,那点困意全数散了个干净。

“维克托!”他很气恼,却不敢大声吼猫猫,只能放低音量委屈地低呼。

维克托听见勇利叫自己,矫健地跳下猫爬架攀上了勇利的膝头,用毛脑袋轻轻蹭着他的小肚子。被这样可爱的大猫猫紧密地挨着,勇利所有的气都一瞬间散了个干净,只得无奈地对上维克托像宝石一样美丽的蓝眼睛,小声嘀咕着“真是败给你了”,然后幸福地把脸埋进了暖和的毛肚皮。

维克托的外表太吸引人了,又懂事乖巧,就算勇利不是猫派,也特别喜欢这样一只像精灵一样漂亮聪明的猫猫。

两个月的暑期兼职很快结束,雅科夫看在他把维克托养得都胖了好几斤的份上,大方地许诺可以给他打八折带走一只宠物。

勇利快要开心疯了,因为他刚进店时就看中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博美。于是他付了钱以后,就迫不及待打开笼子,对可爱的博美犬伸出手,温柔地叫道:“乖,小宝贝,我们回家啦。”

博美走了出来,跃进他怀里。没想到勇利刚要站起身,就被另一个猛窜出来大上一圈的雪白身影挡住了去路。

维克托突然出现在勇利面前,顶着一脑袋凌乱的毛发,背脊高高拱起,蓝色的眼睛里泛着冷芒,喉咙里发出代表威胁的咕噜声。这是猫咪进入攻击姿态的表现。博美犬被吓得可怜地叫唤,勇利连忙安抚着它,手在脊背上摸着说:“乖乖,不怕不怕。”然后他为难地看着对面毛都直竖起来、似乎极其愤怒的维克托道:“维克托,乖一些,别欺负小弟弟呀。”

维克托却一点都不买他的帐,湛蓝的眼睛继续凶狠地盯着他放在博美身上的那只手,冲勇利大声叫唤。雅科夫在勇利求救的目光下只好上前把维克托抱开。

勇利站在门口,听着维克托愤怒而委屈的叫声回荡在店里,最后化为了小声的呜咽。他蓦然感到心里有些泛疼,双脚好像被钉在原地,一步也挪不动。

良久,他小声说:“对不起。”

兼职回来的勇利看起来郁郁寡欢,即使他抱回了一只曾经梦寐以求想养的狗狗。家人们得知事情的经过后,纷纷劝他去店里把维克托买回来。最初勇利对这个提议很心动,但维克托的价格实在太贵了,毕竟他是店里最受欢迎的猫咪。愧疚的勇利只好揣着兜里微薄的存款,一咬牙又去外面开始打工。

这回他去了一家烤鱼店打工,店长是一个很帅气的俄罗斯男人,姓尼基福罗夫,银发蓝眼,看起来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这一点,勇利对他很有好感。

被店长俊美外表所吸引的客人络绎不绝,他就像店里的一块活招牌。店长对待客人的态度礼貌而疏离,从不会主动去招呼,有时还爱理不理,喜欢坐在同一个地方发呆。可他却对勇利很好,不但手把手教他怎么应对工作,还经常在打烊过后用店里剩余的食材给他开小灶。勇利总觉得不好意思,却又不会拒绝他人,只能经常给店长带些小礼物作为感谢。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熟络了不少。勇利偶尔会给店长带一些亲手做的炸猪排盖饭,有时也是蒲烧鳗鱼饭,这些都是母亲教他做的。无论是哪种,店长总会两眼放光地把整碗吃得干干净净,嘴角粘着饭粒还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着“这是神的食物吗”。

店长的性格实在是太合胃口了,勇利不由自主被他所吸引。糟糕的是,不善交际的勇利在心动后才发现,自己还没有问过店长的名字。这让他有些挫败。

要是正常人的话,估计第一天就能和对方以名字相称了吧?勇利揪着短发,为自己的踟蹰不前而懊恼。

幸好他及时发现了这个错误,第二天下班就鼓起勇气去问了店长的名字。

孰料对方只是眨了眨像大海一样蔚蓝美丽的眼睛,将食指放在唇边,神神秘秘地说:“这个还暂时不能告诉你哦。”

勇利垮下了肩膀,为此沮丧不已。

不过店长依旧对他很好,最近还经常对他眨眼微笑。每当店长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店里用餐的女顾客总会露出被电到的心动表情,勇利当然也不例外。他按着不住擂鼓的小心脏,在心里默默想:为什么有人能把这个简单的动作表现得那么动人心魄呢?

勇利工作很努力,但短时间内还是无法攒齐买下维克托的钱。他怕那只善解人意的大猫有一天会被别人买走,也怕维克托被他当初的举动伤害而不愿跟自己回家。

他去找了雅科夫,却被对方告知了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

雅科夫说:“维克托最近心情不好,我把他送回俄罗斯的老家了。”

勇利急急地握住他的双手,眼眶里闪烁着一点泪光:“那……那我不能再见到他了吗?还有……我还有机会把维克托买回去吗?”

“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没想到雅科夫也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维克托太通人性了,他的心思有时候我也搞不懂。你也知道,他向来不亲近人。况且,在我眼里,养宠物这种事情,还是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才行。只有维克托愿意去接纳你,我才能把他放心地交给你。”

“我明白了。”勇利低低的声音里充满了难过,“谢谢您。”

他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宠物店。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块,把勇利弄得精神萎靡。

店长向来敏锐,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勇利不是很精神。

勇利正埋头整理着桌上的食材时,突然听见店长问他:“周末介意和我一起去公园散步吗?”

勇利诧异地扭过头看他,见店长满脸期待的表情,脸突然变得通红。

“当然不介意,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我是说,不、不胜感激……”

他不自在的情态把店长逗笑了。店长突然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愉快道:

“好,那我们周末见。”

“周周周周周末见……!”

勇利捂住跟着发热的耳朵,原来不愉快的心情一下就全部消失了。他目送店长离去的背影,异常亢奋地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约会!四舍五入这就是约会!

店长在他们见面那天换了一身休闲服,把勇利帅得在心里疯狂打滚。他被店长牵着手坐在公园的长椅边,后面有几只蝴蝶绕着五彩缤纷的花丛打转。

景色很美,气氛很好,勇利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告白时机,而九州男人不能在该上的时候怂。于是他深呼吸,握紧了店长干燥温暖的手,谨慎地开口:“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我有话想说。”

“嗯?你说。”

店长看起来心不在焉,他的目光一直都跟着草丛里四处飞着的蝴蝶快速移动。

“我我我……我很感激你能教会我这么多东西……”

不对!勇利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是说,作为店长,一直以来辛苦了……呃。”

“我,我……”

勇利着急得直冒汗,脸都憋红了,更不敢抬头看店长的反应,可那句“我喜欢你”就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最后憋着一口气,终于把喉咙里的话全喊了出来。

“我喜欢你!”

“啪。”

突兀的拍掌声响起,把勇利好不容易憋出来的告白掩盖了个彻底。

店长表情空白地扭过头,他方才骤然合拢的掌心里飞出了一只金色的蝴蝶。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面对店长疑惑的眼神,勇利恨不能掀开草皮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去。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店长这么有气质的一个人会喜欢抓蝴蝶?!

勇利的面色由红变白,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最终只能讷讷道:“哈、哈哈,没什么,就是问你饿不饿。”

“喔,说得对,我们是应该去吃点东西了!”听见这话,店长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他兴致勃勃地拽着勇利一路走到了商业街,指着一个地方说:“嘿,就是那里!我觉得很棒,虽然没有我们家做得好吃。”

勇利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一家烤鱼店。

……该说不愧是烤鱼店店长吗。

全程点餐由店长亲自操持,勇利还在为刚才失败的告白而闷闷不乐,机械地往嘴里塞着鱼肉,恹恹回复着店长的问话。

勇利眼中的第一场约会整体还算圆满,除了没能成功告白这一点。

不过……原来店长喜欢蝴蝶吗?

勇利思忖着,第二天戴上口罩去了镇上最受欢迎的精品店,在满满当当全是女顾客的小店里,以他的直男审美,挑了一罐很有少女心的金色折纸蝴蝶。

然而当勇利在下班后把这东西送给店长时,对方的表情令他难以理解。

“谢谢你。”店长看起来不是很喜欢,但还是朝他露出一个体贴的微笑。

勇利捂着再次被电到的心脏,晕晕乎乎走出了店门。

等他离开了好一会,店长才旋开罐子,往里面戳了戳,脸上出现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不会动,不好玩。”

第二天来上班的勇利看见了一个颇为壮观的场景。

烤鱼店门口全都挂满了金色的折纸蝴蝶,它们被一条细线串联起来,整整齐齐码成一排,像在太阳底下晾晒的小鱼干,迎风飘扬。

勇利缓缓张大了嘴巴。

“这、这是?”

店长在一堆折纸蝴蝶的簇拥下兴奋地问他:“是不是很棒?”

勇利昧着良心,艰难地点了点头。

不过这个“很棒”的设计很快就毁于一场大雨,折纸蝴蝶被雨冲得乱七八糟,店长抱着湿漉漉的“残骸”坐在店里生闷气。勇利哭笑不得,再三许诺第二天给他重新带一罐,这才看到店长重新展露了微笑。

店长意外的好可爱。勇利默默想,好像一只大猫啊。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让他心里一阵狂跳。瞧了一会店长像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和利落却柔顺的帅气银发,勇利觉得越来越眼熟。

尼基福罗夫先生就像……维克托一样。

这种相似好像在他脑海里炸了一道惊雷,把他给劈醒了。

少年时代看的那些动物妖兽恋人题材的漫画小说,随着勇利的胡思乱想进入了他当晚的梦境。

勇利梦见维克托迈着猫步高傲地朝他走来,一身蓬松的白色毛毛像一团雪球。他心花怒放地朝猫猫张开双臂,维克托不紧不慢地瞥了他一眼,优雅地跃进了他怀中。

紧接着怀里的重量骤然加大,在勇利诧异的视线下,维克托唰的一下拉长身形变成了店长,被他完完整整圈在了怀里。

店长和他的距离只有几公分,他们从来都没有离得那么近过。即使是在梦里,勇利的脸还是红成了番茄。

然后他就听见他的尼基福罗夫先生严肃地盯着他,从嘴里发出了维克托独有的撒娇叫声:“喵呜!”

勇利被吓醒了。

由于做了奇怪的梦,勇利在走进烤鱼店的时候甚至不敢直视店长。店长疑惑地看着勇利不太清醒的表情,出声问道:“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昨晚有些没睡好。”

勇利一边快速地回答着店长,一边走进隔间换工作服。

把暗恋对象想成了最想养的猫咪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虽然……他也在内心暗暗期待着些什么。

如果尼基福罗夫先生是维克托就好了啊。

等到工期终于结束,勇利清点着资产,并不是很开心。

他的钱已经足够去雅科夫那买下维克托了,虽然维克托可能暂时还不想见他。况且,他与这辈子喜欢上的第一个人即将要面临分别。

勇利紧攥着工作服上的口袋,有点不想把它脱下来了。对上店长同样不舍的眼神时,他忽然坚定了某种决心。

“尼基福罗夫先生!”他这样大喊着,“我、我……有话跟你说。”

绕在舌尖的词语还是在紧张下打了个转,勇利迎上对方平静的目光,再次小声地开口。

“呃,我喜欢你。”

啊,说出来了。

勇利悄悄地抬起眼,去偷瞄店长的表情。

却见对方愣了一会,然后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哦!我明白!”

明白?明白什么?

还处于懵逼状态的勇利听到一向以优雅冷静著称的店长尼基福罗夫先生说:“既然如此,我们来交配吧。”

“……啊?”勇利再次张大了嘴巴,看起来已经完全傻掉了。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等勇利再次睁开眼睛,完全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他沉默地坐在店长家里的大床上,感受着后方奇怪的痛感,陷入了深思。

“早上好!”坐在身边的店长向他愉快地伸出手,“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现在是你的伴侣?宠物?男朋友?不过我想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被我接纳啦!现在我们就去找雅科夫办理手续,你觉得怎么样?”

勇利像机器人一样一格一格地扭转着脑袋,呆滞地看着昨天晚上把他带回家进行和谐运动的店长尼基福罗夫先生在一阵白光下变成了眼熟的大猫猫维克托,正在欢快地冲他摇尾巴,于是他发出了这辈子最惨烈的一声叫喊:“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END(?)

愿把称为爱 # #
什么言语来准确地表达,利握着话筒手在微微发颤,最终发出声音像没有调好音琴,滞涩而喑哑。 “想……那大概像做梦一样吧。” 刚开始,克托在温泉朝他伸出手时,利总有一种身置梦境不真实感...
克托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关于爱。” 克托愣了一瞬,没想到主题和自己原先设想竟然撞了。 “有深刻地思考过吗?关于爱。”他面不动声色,“记得利好像没有谈过恋爱吧。” “啊,、是的。”提及这个话题,利...
克托养成游戏 # #
更应该做壶水直接倒在脸上让自己清醒清醒。 在经历了类似灵异事件一幕后,脑海不知怎么逐渐浮现出那个黑发青年身影。 怎么擦也擦不掉。 天,他到底有什么魔力,简直像长在了审美点...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克托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胜生利,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个...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利镜片冷静地闪过一道白光。他挤好牙膏,在把牙刷放进嘴里前回了句:“没有。” “哇,你肯定没有想到新闻什么!……看到你和克托感情这么好就放心啦。不过完全想不到你进步这么神速!才过多久就...
】当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瞟了一眼雷打不动90好感度。 个好人,点毋庸置疑。 第二天,克托心中又多了一个身份。 预言帝。 利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他面前时候,克托几乎连蹦带跳...
】关于他们相遇 # #
。 他对着镜子擦了擦脸上泪痕,深吸一口气,走出了门外。 也许脑袋被方才翻涌而悲伤情绪冲击得有些迟钝,利听见有人喊“YURI”就下意识地回头。 和克托对视线,他从来没有想到事。 从电视...
】由便当引发二三事 # #
当场给在座各位来一段探戈。 双手遮住整张脸暗搓搓开心没有看到,克托骄傲地端着那盒比一圈豪华便当,在里面前来回走了十次以上。 “你看!”克托对自己师弟笑出了爱心嘴,“...
】爱魔法 # #
克托·尼基福罗夫一位无所不能英雄。仅凭一点,利就可以对他抱有期望。 泡在湖水克托就这样与小猪充满希冀目光对了。 英雄眼睛靛蓝色河湾,有流动波光在粼粼闪烁,利能感受到自己...
】惊喜约会 # #
他,在发旋轻吻了一下。 “不想结束次约会了。”声音被布料阻隔,显得有些沉闷,“即使知道明天一早就要,但还是不想和克托分开。” “克托有没有带来惊喜,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和...
】相会于深夜面包店(中) # #
一份红丝绒蛋糕。” 拭去后背冷汗,利迎着逐渐暗沉夕阳,第一次坐在人头攒动面包店,感到了一丝新奇。 他以前不没有在白天去找过克托,但每次都在面包店柜台与他直接相见。白日克托往往...
】如果胜生利变成了一碗炸猪排盖饭 # #
不知不觉就漫了眼眶,却被利咬牙用力忍住了。 困难排山倒海般朝他袭来,但利不能倒下,因为他未来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 利从小愿望,就有朝一日能和自己偶像克托站在同一个赛场同台竞技。 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