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维克托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的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小短文,试着写了一下维克托的心路历程,其中夹杂很多个人理解和吹勇,慎入

 

花样滑冰,几乎占据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前27年人生。

自由的天性让他如风一样随心而行,而兴趣则是一块平稳的垫脚石,维克托乘着风轻飘飘地踩住它,让仿佛无穷无尽的灵感在胸腔中孕育。

冰面就像钻石一样,能够反射出世上最绚丽的光彩,也可以助他一路披荆斩棘,摘取一枚枚金牌。

维克托并非不谙世事,也并非不通感情。他平等地爱着这世上所有人,这从堪称完美的饭撒中完全可以看出来,全世界的人们都因他对待粉丝的热情而疯狂。

只是在人际交往中,维克托把自己随性的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一点都不适合照顾别人,维恰。”雅科夫黑着脸把自己的牛排拨到了一边去,“我要的那份应该是七分熟。”

“不好意思雅科夫,我给忘了,下次一定给你点七分熟!”

“上次你也这么说。算了吧,你这个记性,以后不得阿尔兹海默症我是不信的。”

“喂维克托,你还记得要给我成年组首赛编节目的事吧?”

“哎呀抱歉,全都忘记了呢,彻彻底底的。”

“……可恶。”尤里气愤地跳着脚,咬牙切齿得恨不能当场和维克托打一架。

“也许维恰他只适合与冰鞋过一辈子。”

某个维克托的资深铁粉如是说,并且意外得到了一众女友粉的强烈赞同。

“无情的男人。”刚被女友甩了的格奥尔基义愤填膺地补充道,“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维克托耸了耸肩,对他的气话不置可否。

秉承“一直怀着崭新的心情去滑”这一信念,维克托一步步成为了大奖赛霸主。热情是助推人前进的最佳燃料,但就算再持久的热情也终究有散尽的一天,因为人总需要靠实质性的东西来支撑自己完成一项伟业。维克托自认并不是纯粹的人,因此能清晰地感觉到,在时间的推移下,自身对花滑的灵感正在锐减。

这是个不好的兆头,却又显得如此理所应当。只有站在最高位时,才能明白在接连不断的诱惑下保持本心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情。

在记者急匆匆递来话筒问“下一赛季的抱负”时,他平静地笑着回答说:“无可奉告。”

灵感与热情,已经逐渐被外界的掌声与鲜花掩盖。维克托在一片繁华中寻找自己的本心,却只能得到不断的褒扬与恶意的揣测。

下个赛季的曲目与编舞,其实早就想好了。维克托拟定的主题就是“爱”。既然热情正在逐渐消减,那么不如就趁此机会去寻找内心真正的爱。

但当再次站上熟悉的冰面时,他总感觉有些不对。

对花滑的热爱,不能用“Eros”或者“Agape”来概括。因为花滑不是人类,无法反馈给维克托同样的感情,即使维克托已经依托它得到了许多实质性的东西。

这也决定了维克托无法对花滑倾注真正的爱。

维克托在跳完一套eros的舞步后,心烦意乱地蹲在了冰面上。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对这项事业感到迷茫。

冰面如白纸一样,除了为世人歌颂的纯净无暇,就只余单调乏味的沉寂。

可人不是一张白纸,人是由很多种不同的颜色掺杂在一起的,没有纯粹的黑,更不可能有纯粹的白。

维克托去日本给胜生勇利当教练的时候,毫不意外掀起了轩然大波。

说来也奇怪,无论大事还是小事,只要与花滑无关,它们在维克托脑海里就会成为定时清除的存在。但只有去日本做胜生勇利的教练这件事,他记得一清二楚。

也许是巧合。维克托无所谓地想着。

随心所欲,向来是维克托的代名词之一。因此他既然来到了长谷津,就完全不在乎外界的评价,开始大大方方地教导勇利。

“我已经想好了!主题是……关于我的爱。”

维克托愣了一瞬,没想到勇利的主题和自己原先设想的竟然撞上了。

“有深刻地思考过吗?关于爱。”他面上不动声色,“我记得勇利好像没有谈过恋爱吧。”

“啊,是、是的。”提及这个话题,勇利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维克托可以清楚看见他的耳根在一刹那红透了,“也许那也不是单纯的恋爱,嗯……我想我会努力的,把它用我的滑冰呈现出来。”

“这么有信心吗?”维克托总感觉勇利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自从在河滩边鼓起勇气跟维克托敞开心扉以后,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呃……”被突然反问的勇利看起来有点局促不安。见他脸上又出现了迟疑的表情,维克托就知道他的不自信又在作祟了。

“OK,OK,既然已经明白自己想要表达什么,那就放手去做吧。”维克托盯着勇利藏着慌张的圆眼睛,莫名感到心中愉悦。

他喜欢看见勇利因自己而产生情绪波动的模样,这种被一个人全心全意重视的感觉很不赖。

对勇利的兴趣起始于动人心弦的步伐,但随着日复一日的朝夕相处,维克托发现他是如此特别。维克托从未见过这样一个奇妙的灵魂。压抑而直白,羞怯而热烈,看似矛盾,却意外地吸引人去探寻。

他可以把想要得到金牌的强烈渴望贮藏在内心缄口不言,却又能将所有对维克托的感情都在采访中坦然倾述。

“第一次想要紧紧维系住的人,就是维克托。”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事件焦点人物维克托,却见他仍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即使是对这种爆炸性告白也反应平淡,甚至还有心思去拆勇利的台:“我认为那条领带还是烧掉比较好哦。”

维克托的反应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众人半是失望半是庆幸地转移了视线,还不忘打趣道:“果然还是那个熟悉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瞧,他连脸都不红一下。”

维克托坐在台下跟所有人一起鼓着掌,嘴角却慢慢垮下了。

他很清楚勇利这句话的意义,不善于表达的青年正在努力向他展示自己能够夺取金牌的决心。冠上以爱为信念的赛季,是在告诉所有人,胜生勇利此刻赌上了今后所有的滑冰生涯,决定孤注一掷。

“你是在向我传达引退的想法吧,胜生勇利?”

这句话维克托绝对不会当面问出口,但即使他不问,勇利也会一次又一次,或委婉或直白地告诉他。

勇利对自己的崇拜与喜爱与日俱增,但它们的力量还是太过微弱了,并不足以打消勇利引退的意愿。

为什么就不能对我有更多的安全感呢?为什么不愿意更依赖我一些、更爱我一些呢?维克托这样愤愤地想着。

这么令人心动的告白都说出来了,却还是一直抱有引退离开他身边的念头,勇利真是个不诚实的坏孩子。

维克托渐渐意识到了,自身的情绪因勇利在失控。

不满足,想要得到更多来自于勇利的爱,直到勇利不再想着离开赛场、离开他的身边。

这种感情绝不是空穴来风,但它出现得太突然,让维克托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

开始变得在意,是被攻破第一层壁垒的表现。

勇利在中国大赛的自由滑前开始紧张起来,就连他亲自哄着午睡也没能睡着。

自己的“偶像光环”开始不管用了。维克托对此感到很郁闷,原本以为只要利用好勇利对他的崇拜与仰慕,就可以解决一切,但勇利显然比他预料中更复杂。

维克托原本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对两人之间的感情有足够的掌控权,可他后来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更糟糕的是,他的理智也逐渐不对劲了起来。

原本说要辞去教练也是一时气话。勇利在受赛前压力困扰的同时,维克托也因内心纷乱而焦躁着。维克托感觉自己好像被勇利握住了命脉,这种思绪被他人牵绊住的感觉很不好受。

“你要比我自己更相信我能赢啊!沉默不语也好,不要离开,待在我身边啊!”

悸动,强烈的悸动,像是有什么在心底破土而出,被勇利滚落下来的泪水浇灌着,在顷刻间疯狂生长。

明明只因一句话就会崩溃得落下泪来,却又在被深深伤害过后迅速恢复了原状。在维克托因他落下的泪水而无措时,勇利却在发泄过后迅速调整好了心态。

维克托一脸恍然地跟着勇利走出地下停车场,直到勇利该上场的时候都没完全缓过神来。

用力摁在发旋上的力道有些重,但比起撒气更像是抚慰。维克托捂着头顶,怔怔地看着勇利平静而放松地摆好姿势。

本以为勇利会被打击得一蹶不振,没想到却把这种高难度跳跃放在最后并且获得了成功,这让维克托感到前所未有的惊喜。

世界上最懂他的人是勇利。他们同在冰面上生存,都对花滑这项事业有着最纯粹的热爱。

对维克托来说,最纯挚的爱,不尽然体现在话语中,还绽放在冰上。

勇利对他的超越,就是最好的告白。

想要给予学生相应的回答,最好是能让他大吃一惊……果然还是得这样做。维克托一边急促地奔至K&C区,一边认真地想着。

一个吻,就当作给好孩子的奖励吧。

他终于明白了什么。爱的轮廓在脑海中逐渐变得明朗,那是胜生勇利的模样。

“直到引退之前,我就把自己拜托给你了!”

啊。好像求婚一样。

维克托为自己骤然冒出的想法而心跳加速着。

从未体验过的心情,与在滑冰时剧烈运动时加快的心跳完全不同。就好像五脏六腑都浸泡在蜜糖中,在一瞬间破土而出的本能催促着他去亲吻眼前的人。

维克托眸光闪动,执起勇利的手,克制般轻吻了一下。

“要是勇利永远不引退就好了。”

要是勇利能够陪伴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就好了。

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个让维克托想要紧紧抓住的人。

在巴塞罗那和克里斯游泳时,那位一直在领奖时站在他身边的对手兼老朋友是这么打趣着他的:“走下冰场,寻找到一心想要守护的东西,这一点都不像维克托啊。”

“是吗?那么在你眼里的维克托是什么样的呢?”

“我曾经认为维克托是世界上最不可能和人类谈恋爱的男性。”克里斯这样开玩笑道,“甚至觉得你会跟花滑之神结婚——什么的。”

“那可太夸张了。”维克托说,“花滑之神可没有勇利可爱。”

“OK,OK。”克里斯赶紧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败下阵来,“我接下来还要比赛,可听不得这个。你就高抬贵手,别把马卡钦该吃的东西塞给我。”

嘴炮获得的胜利固然让人心情愉悦,但维克托此时想着的还是在宾馆里倒时差的睡美人。成功溜回去把被冰水浸透的身躯贴在勇利暖呼呼的脸颊上,维克托听着他“好冷好冷”的大叫,一只手推开也试图凑过来的克里斯,在勇利身上开始打滚。

勇利被他身上冰凉的温度激得直打哆嗦,赶紧把维克托塞进浴室里,任劳任怨地给他洗头发。

好乖。维克托感受头发被温柔地搓洗着,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果能和勇利就这样过一辈子就好了。

依恋打破了最后一层屏障,最接近核心的部位开始呈现。

当勇利提出去巴塞罗那观光时,维克托感到有些意外。

勇利在长谷津小镇上是个纯粹的家里蹲——这从他偶尔的赖床和单调的行程路线就可以看出来。若不是维克托兴致勃勃地拉着他到处跑,勇利也许可以一整天都待在家或者冰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过既然提出这个建议,也证明勇利本身想要释放压力。同时也很喜欢观光购物的维克托欣然答应,立刻握着勇利的手开始压马路。

不习惯逛街的勇利显然不理解维克托为什么会买这么多的东西,他拎包拎到气喘吁吁,就算体力好也实在熬不住。维克托倒是一反训练场上13次跳跃就累趴的状况,不仅活蹦乱跳还兴奋得双眼放光。

“不行了不行了,我休息一下……”

“勇利这么快就不行了吗?”维克托心情愉快地坐在他旁边,“需要消耗体力的事情日后还有很多哦?”

“呼、呼……知道啦,明天还要比赛……”

等勇利终于喘匀了气,给自己灌下一瓶水后,才眨着眼睛仰头注视维克托:“虽然逛街是有些累啦,不过只要想到能和维克托在一起到处观光,就觉得很开心。”

又来了,直球选手胜生勇利。

“啊,是这样啊。”

被猝不及防会心一击的维克托淡淡回应着,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在心里疯狂捶墙。

维克托对上勇利的视线,从他棕红色的眼瞳中看到了不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是你心中所认为的最后一个赛季,所以才特意提出观光的请求,以便给自己编织一个美好的回忆吧。

维克托暗自咬牙切齿。他深知自己绝对不能只活在胜生勇利的回忆中,而是要切实陪在他身边一辈子。

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把他永远留在身边呢?

几小时后,维克托看着手上的戒指陷入沉默。

赛前压力过大的选手,被逼到了一种极限后所做出的事情,还真是令人吃惊。

胜生勇利可真是……让人无法形容。

一大堆心动表白持续性攻击着岌岌可危的核心,维克托深吸一口气,触电般握住了勇利的双手。

——“明天要让我看到‘能够确认自己最喜欢的人就是勇利’的表演哦。”

】当能看见别人对他好感度 # #
,瞟了一眼雷打不动90好感度。 个好人,这点毋庸置疑。 第二天,心中又多了一个身份。 预言帝。 利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他面前时候,几乎连蹦带跳...
养成游戏 # #
开始。利小时候立绘很可爱,脸蛋和身材都圆滚滚软乎乎,像能让人一口一个塞进嘴里糯米团子。刷出了一张利小时候刚进入冰场被大孩子欺负,被推倒在冰面CG,画面利生气地鼓起了小脸,像一...
】由便当引发二三事 # #
当场给在座各位来一段探戈。 双手遮住整张脸暗搓搓开心利没有看到,骄傲地端着那盒比一圈豪华便当,在里面前来回走了十次以上。 “你看!”对自己师弟笑出了爱心嘴,“这...
】防备过度() # #
by/ 廿令   *时间线在刚来长谷津不久时候,出现之前 *伪双人视角,这篇利视角 *有捏造情节和夹带个人理解向描写注意   胜生利,在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一直都认为自己只个...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来吃人利手上动作继续也不,停也不,进退两难。 原本正盯着杯子啤酒呼啦啦往蹿白沫发呆,一抬眼见利满脸菜色,赶紧三言两语把来采访人打发走了。 “这看来也不个谈事情好地方...
】关于他们相遇 # #
。 他对着镜子擦了擦脸上泪痕,深吸一口气,走出了门外。 也许脑袋被方才翻涌而悲伤情绪冲击得有些迟钝,利听见有人喊“YURI”就下意识地回头。 和视线,他从来没有想到事。 从电视...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尼基福罗夫吗?现在他所经历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他双手...
】想要得到金牌胜生利 # #
说自话地决定了,等实现愿望——夺得大奖赛决赛金牌,就宣布引退。 一方面日后重返赛场,而另一方面,利希望自己能在这份无望感情中及时抽身。 对他很好,但只是希望自己学员获得...
】惊喜约会 # #
动作融合进节目,还有思考在跳跃动作完成后如何利用惯性准确跳入对方怀里。这些制造小惊喜习惯从未被他们运用到约会中,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这一次约会就变成了牵着手,在异国他乡人潮...
】爱魔法 # #
·尼基福罗夫一位无所不能英雄。仅凭这一点,利就可以对他抱有期望。 泡在湖水就这样与小猪充满希冀目光对了。 英雄眼睛靛蓝色河湾,有流动波光在粼粼闪烁,利能感受到自己...
】小纸条 # #
算不一封好信,而比平日还要潦草凌乱字迹更成为了扣分项。 哑然失笑。他捏起那张纸条,把它揣进上衣最贴近心脏部位口袋,无奈地拍了拍。好吧,好吧,我利,看在你努力求得原谅样子那么...
】这我没有想到 # #
by/ 廿令   *会变人猫猫+兼职大学生 *题目为摆设,一个奇怪沙雕大纲文,没有细化,ooc严重,慎入   一只颜值很高猫猫,那双蓝眼睛中藏着浩瀚海洋,温柔地泛着水波,柔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