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当维克托能看见别人对他的好感度 #维勇 #冰上的尤里

sodasinei 2021-11-25

by/ 廿令

 

*是很老的梗,速摸的一发完甜文,bug很多

*依旧在努力挑战维克托视角,恋爱脑老维再次上线,ooc警报

*时间线巴塞罗那大奖赛后,维勇异地恋(?)设定

 

事情是从去冰场的路上开始变得不对劲的。

维克托的脑内世界此刻还没有完全摆脱瞌睡虫的统治,以至于他迷迷瞪瞪地走上大街时,才发现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个颜色各异的长条。

那些长条不但颜色不同,在它们的顶端,都标注着一个小小的数字。维克托的视力不错,由于下了些小雪,从他身边匆匆走过的行人比平时更少,那些人头顶上的长条与数字在他眼里就变得十分明显。

一名年轻女士无意中和维克托擦肩而过。原本与雪色融为一体的白条上标着惨淡的数字0,在与维克托擦肩而过后变戏法似的转为了初生嫩芽一样的绿色,数字也变成了20。

因为疑惑,维克托多看了几眼那位女士。她大方地撩起自己的浅金长发,朝他友好一笑。

意识到自己的唐突,维克托连忙向她道歉示意。

周围零散的路人头上都顶着白色长条走过,和这朔风呼啸的早晨倒是意外地相称。维克托下意识摁亮手机打开和勇利的聊天界面,上面还显示着昨天晚上对方掐点发过来的信息:“明天圣彼得堡持续降雪,记得戴围巾。”

勇利的细心有时就在这种小地方体现。而睡迷糊了的维克托半小时前发的“早安”还未得到回复。

被时差阻挡的爱情真令人难过。

一时兴起的分享欲忽然就消失了。维克托裹紧了勇利送他的红围巾——为了搭配这条色彩过分明艳的围巾,维克托昨晚在衣柜里翻衣服翻到凌晨——他刻意打了个哈欠,想要证明是自己还没睡醒,刚才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手指在屏幕上流连了一会,维克托还是没舍得去打扰正在专注练习的学生兼恋人。

这个“惊喜”所带来的冲击过大,维克托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复了倾诉的冲动。直到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后,维克托终于缓慢地推开了冰场的大门。

然后他就被五颜六色的长条给震在了原地。

白的,绿的,蓝的,黄的,红的,一堆纷乱驳杂的色彩混合在冰场人满为患的场景内,让还没休息好的大脑嗡嗡作响,差点停止运作。

“不要偷懒!给我好好训练!”

雅科夫的怒吼持续回响在冰场内。这位俄罗斯王牌教练的威慑力不可小觑,新晋的学员们就像鹌鹑一样把肩膀缩了缩,哼都不敢多哼一声,偌大的冰场里只剩下冰鞋摩擦冰面的声响。

维克托默不作声地把自己收拾好进入场地,悄悄打量起冰场的群众。

大多数学员头上的长条是绿色或者蓝色,数字在0到40之间。雅科夫比较独特,头顶上是红色的长条,写着数字92。维克托滑到他身边,笑呵呵地打招呼:“雅科夫,早上好啊。”

雅科夫略一点头:“刚回到冰场,感觉怎么样?”

维克托一边回答问题,一边不由自主往那个红色的长条上瞟。没办法,它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这也导致雅科夫立刻就发现维克托在走神,气得指着他的鼻子教训起来。

红长条顶端的数字突然往下掉了一位,变成了91。

维克托老老实实地一边听一边嗯嗯嗯应答着,实际上心思早就跟着那个莫名其妙的长条状跑了。

综合以上的状况,它看起来是类似其他人对维克托好感度的数值,颜色依据顶端数值的高低决定,还会跟随他人对维克托态度的改变而变化,维克托猜想好感度最大值应该是100。

那么勇利……维克托突然心脏怦怦跳了起来。

勇利对我的好感度会有多少呢?维克托开始胡思乱想。100?还是Max?一定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数字,否则也不会带来层出不穷的惊喜与爱。这样独一无二的勇利,好感度条的颜色也一定和其他人不一样。不仅是宛如烈焰的红,也不止是像樱桃一样的红。那一定是难以诉诸于口、只能镌刻在心底的一抹色彩。内心深处澎湃的爱意裹挟着他,就如汹涌的浪潮,不知疲倦地拍打海滩与岩石为他歌唱。

最喜欢的勇利,最亲爱的勇利,隔着广阔海洋与层叠山峦却仍然忍不住思念着的勇利。他是否也对我倾注炽烈深沉的爱意?他曾歌颂我的功绩,也曾将代表誓约的金环禁锢住我的手指,举步勇敢地闯入我空茫的内心。

如今只是分离了几日,绵延的思念就不断涌出。回想起曾经和勇利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像是在反复咀嚼嘴里的糖块,想要把每一丝甜意都留住,怎么也舍不得咽下。

维克托对勇利头顶上可能会出现的长条充满了期待与遐想。

雅科夫这时终于把所有话都说完了。那些以往被维克托气到吐血的不满全部撒出来后,雅科夫看面前垂着头像是在认真反省的帅小伙也顺眼了不少。于是从鼻子里冷冷地哼出一口气,头顶上的数字轻轻一跳,又回到了92。

只是跑了个神想了会恋人、却发现雅科夫好感度又涨回去的维克托抬起头,一脸问号。

他耸了耸肩,转身又去找另一位头顶红色长条的尤里逗猫玩。

尤里的好感度数值有些特别。无论维克托怎么气他,尤里也很容易被激怒,那个数字却永远都稳稳当当停在90这个临界点一动不动。

维克托思索了一会,郑重地握住尤里的手使劲上下晃了晃。

“谢谢你,尤里奥。”

“啊?你在搞什么?”

尤里面露不快,嘟嘟囔囔着一堆给维克托起的绰号,踩上冰鞋溜远了。

练习期间有粉丝悄悄来冰场探望维克托,他们兴奋至极地站在场馆外伸长脖子,冲维克托招手。维克托隔着冰场笑容闪亮地冲他们挥手:“嗨!”

“啊啊啊!维克托!”粉丝们激动地抱在一起乱叫了一会,很快就被场馆的工作人员请了出去。

雅科夫站在场边狠狠瞪了他一眼。

维克托以一个后内点冰跳结束了跳跃练习,回想起方才那几个粉丝头顶上的好感度条。

原本是代表有好感的黄色,在他向他们打招呼后,数值就像火箭一样窜了上去,直达100,长条也变成了烈焰一般的红色。

但这种强烈的感情很快就会冷却,犹如昙花一现。在维克托打完招呼以后,数值就开始慢慢下滑,颜色也逐渐变淡,重新回归到了普通的黄色。

很神奇,也与现实情况完美符合。维克托对于这个凭空冒出来的能力更加好奇了。

练习时间结束后,维克托迫不及待地摁亮手机,第一件事就是戳开和勇利的视频通话。

他已经等不及去看勇利头顶上那个可爱的小长方块是什么样的了。

冰场上坐着一群玩手机的学员,信号有些不好。维克托瞪了一会屏幕中心不停转动的圆圈,果断蹭到尤里旁边:“尤里,给我开个热点。”

“凭什么啊!”尤里气得差点当场来一个四周跳,但不一会维克托的手机里就收到了一串密码。

当勇利熟悉的脸出现在屏幕中时,维克托几乎是立刻期待地看向了他的脑袋上方。

啊,手机屏幕太小了,看不到头顶。

“勇利!”维克托呼唤着手机另一端的恋人,“把你的脸挪下点,我想看看你的头顶。”

勇利看起来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垂在两侧,正裹着洁白的浴袍坐在床上,像一只刚淋了雨的兔子。听见维克托这个奇怪的要求,不免投以疑惑的眼神:“啊?为什么要看我的头顶?”

“快一点!”维克托催促道。

“哎,好吧好吧。真是的,我还在擦头发啊。”

勇利无奈地笑着放下毛巾,还是纵容维克托,把摄像头的视角往上挪了挪。

“唔,可以了吗?”

在维克托的视线中,勇利脑袋上方一大片原本是好感度条的位置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维克托脸上期待的表情僵硬了几秒。

怎么会这样?他没由来感到恐慌,为了确认能力是否突然消失,还特意扭头往旁边的人群看了几眼。可尤里头顶鲜红的长条和90好感度还明晃晃亮着,其他人脑袋上也都竖立着好感度值与对应的颜色条。

维克托再把脸正对着视频对面的勇利仔细端详,还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勇利脑袋后面只枕了一个有图案的靠枕,依稀能看得出是一个银发的人形。

对面忽然陷入了沉默,由于时间过长,勇利感到有点奇怪。

“维克托?”勇利迷惑不解地出声,把手机上下晃了晃,嘀咕道,“卡住了吗?”

勇利的脸在糟糕的网络下有些失真,即使是皱着眉把手机不停晃来晃去的样子,也依旧很迷人。维克托终于回过神,勉强扯起一个微笑:“没什么……训练有点累,发了个呆。”

“啊,会很累吗?”听见这话的勇利突然紧张了起来,“维克托可要注意休息,千万别勉强自己啊!”

“嘿,每天半夜跑出去练习后内点冰跳的人可没资格说我啊。”维克托只是在一瞬间就找回了自己的思绪,故作轻松地把话题往勇利那边引。

“呃……”知道自己上一个赛季的小秘密早就被维克托所洞悉,勇利尴尬地涨红了脸,顿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和维克托只聊了一会,那边的休息时间就结束了。维克托忍下心里的失落,把手机正对着自己的脸,闭上眼睛隔着屏幕吻了吻勇利。

“这是告别吻。”

“维克托你……”勇利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别别扭扭地举起双手在嘴边比了个圆润的爱心,把它靠近屏幕,“这也是我的,告告告别吻。”

“噗嗤。”维克托忍不住笑出声,“勇利,好歹把你的爱比划得标准一点啊。”

“就算不是很标准,也还是能感觉到的啊?”勇利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双颊,试图让嘴角的笑意和脸上的热意一起消退,小声地说道,“我可是一直都爱着你啊!”

“我知道。”维克托凝视着勇利,“我一直都知道啊。”

就算看不见勇利的好感度条又有什么关系呢?维克托一直都始终相信,勇利是爱着他的,这样就足够了。

“我很想现在就见到你,勇利。”

“我也是。”勇利向他绽开一个笑容,“不过应该也快了。”

“还早着呢。”维克托闷闷不乐地回答,“离大赛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是不能见面。”

“哎,也是……”勇利打了个哈欠,听见维克托手机那头传来了雅科夫催促的声音,“维克托,快去吧,费尔茨曼教练在喊人啦。”

“好吧勇利,晚安好梦。”维克托很认真地在屏幕上又亲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挂掉视频通话,赢得了尤里一个极其嫌弃的眼神。

“我相信雅科夫把你们扔到不同的训练场是个好事儿。”尤里气愤地抖了抖冰鞋上的冰碴子,“黏黏糊糊的烦死人了,一个两个都跟被胶水粘住一样亲来亲去的!如果你们俩挨在同一个训练场上,我迟早得走人。”

维克托听着他的叫骂,无所谓地摊开手,瞟了一眼尤里头上雷打不动的90好感度。

尤里奥是个好人,这点毋庸置疑。

第二天,尤里在维克托心中又多了一个身份。

预言帝。

勇利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维克托几乎是连蹦带跳惊喜地扑过去,连冰鞋都忘了脱,把他抱起来在空中连转了三圈。

“维克托,快放开我,这么多人在看着……”勇利用手掌挡住维克托激动的亲吻,为难地瞟着四周看好戏的人群。

尤里一语成谶。圣彼得堡的寒风呼啸着,吹来了维克托心心念念的胜生勇利。

维克托的红围巾与勇利脖子上的蓝围巾都有着类似的针脚,一看就是出自宽子妈妈之手。勇利把转移训练场的申请交给冰场负责人雅科夫,腼腆地笑着和这位正在气头上的老人握了握手:“谢谢您,费尔茨曼前辈。”

维克托看着雅科夫因勇利的突然出现掉下去1点的好感度又加了回来,满不在乎地冲上去再次扑住了勇利。

“勇利为什么突然要转移训练场?”

“因为维克托昨天说想我了。”勇利搓了搓冻红的指尖,有些羞赧地笑了,“我也好想见你,就买机票飞过来了。”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

这样让人心动不已、让人持之以恒相信着爱情的人。

维克托埋在勇利肩膀上,缓缓抬起了头。

所有人头顶上的好感度条都消失了,那些斑驳杂乱的色块从他迷乱的视线中被抽离,而勇利一直微笑着的脸旁边,出现了一截樱花粉的小长条。

小长条上噗噜蹦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不是明确的数值,而是一颗圆头圆脑、不怎么标准的小爱心。

 

End.

养成游戏 # #
早已不见踪影。 背后发出暴躁怒骂声在听来跟小猫生气发出咕噜声没什么两样,愉快地收拾东西离开冰场,顺手点开了刚才找要过来游戏安装包。 游戏意外地体量不小,下载时间都比得一款...
是如何实现自我攻略 # #
。 世界最懂人是利。他们同在冰面生存,都花滑这项事业有着最纯粹热爱。 来说,最纯挚爱,不尽然体现在话语中,还绽放在超越,就是最好告白。 想要给予学生相应回答...
】防备过度() # #
早就料到会遇见正在泡澡,但从水站起来画面实在是过于刺激,导致那句作为惊喜教练宣言都没立刻引起注意。 惊喜过了,就会变成惊吓。 之后,泡完澡握着尚不熟练使用筷子,歪...
】那个很受欢迎教练 # #
旅馆衣服坐在旅馆大堂中央,看似悠闲地为自己倒一杯胜生乌托邦产好酒,像是已周围不时投来各种目光习以为常。 在桌前不动如山,在对面利却如坐针毡。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习惯被一堆人直勾勾盯...
】我愿把这称为爱 # #
。 这个·尼基福罗夫是真吗?现在所经历一切会不会只是在长谷津过得太安逸,而产生一场幻梦? 第一次来到长谷津城堡时候,不同于西郡一家难以掩饰激动,利意外地内心毫无波澜。双手...
】由便当引发二三事 # #
,大声喊着:“我没事!真没事!只是有点想吐……” 死死抱住,暂时没办法冲过去挠,只像被踩了尾巴猫咪一样冲大喊大叫。利赶紧一边给道歉,一边把连拖带搬送进休息室...
】这是我没有想到 # #
主动向店长提出要照顾店狗狗。店长雅科夫为难地看了一眼坐在角落舔毛,指了指那个方向告诉利,招人手就是为了伺候那个难祖宗利看起来很犹豫。虽然不照顾狗狗让有些遗憾,但...
】浪费食物会得到报应 # #
完全不奶茶,觉得很可惜,但也只作罢,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说来也巧,利与在社交软件一拍即合。说话直白幽默又有风度,利和聊起来很舒服,两人谈天说地,什么话题都聊,逐渐成为了好友...
】关于他们相遇 # #
着镜子擦了擦脸上泪痕,深吸一口气,走出了门外。 也许是脑袋被方才翻涌而悲伤情绪冲击得有些迟钝,利听见有人喊“YURI”就下意识地回头。 和视线,是从来没有想到事。 从电视...
】惊喜约会 # #
,在发旋轻吻了一下。 “我不想结束这次约会了。”声音被布料阻隔,显得有些沉闷,“即使知道明天一早就要,但我还是不想和分开。” “有没有给我带来惊喜,都不重要了。只要和...
】爱魔法 # #
·尼基福罗夫是一位无所不能英雄。仅凭这一点,利就可以抱有期望。 泡在湖水就这样与小猪充满希冀目光了。 英雄眼睛是靛蓝色河湾,有流动波光在粼粼闪烁,感受到自己...
】防备过度(下) # #
流水账   ·尼基福罗夫,在前二十七年人生中从来都自己魅力充满自信,却在几个月前banquet一个名叫胜生日本选手一见钟情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挫败感。 从来没有追求过别人,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