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ーダン2][日左右]美妙生活(下) 自然醒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原本想寫個千字內的日左右短文,結果回過神來就超級爆字數而且還莫名變成了上一篇的後續(原本只有要寫一篇而且原先也是想說兩三千字內啊!!!),越來越裹腳布了怎麼辦orz(悲淒程度爆表←

=
 

  翌朝日向仍是在一如既往的時間醒來,或許是生活習慣良好吧,即使晚睡了不少也不會影響到起床時間。

  但他醒來的時他發現左右田整個人是緊抱著自己的。

  並不是那種過於親密的緊抱,就只是左右田的臉緊貼在自己身上,然後抱著自己。大概是原本有抱著什麼東西睡的習慣吧,左右田的手將日向扣得很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還是兩個人擠一張床實在太過勉強,日向覺得自己全身都有些痠痛。

  唯一不幸中的大幸就是日向最後醒來是背對著左右田的,才不至於雙眼一睜就得看到對方熟睡的臉,那樣子已經不只是尷尬之類的問題了,更何況那傢伙還會流口水……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背對著左右田,日向想得到的大概就是因為面對面實在太擠了並不好睡所以熟睡後自己便翻了身。──他並不是很想面對自己昨晚那行為所帶來的罪惡感。

  不過因為左右田將臉完全埋在日向的頸後部所以現在的日向是幾乎沒辦法轉頭的,他開始有點擔心起自己的衣領該不會充滿了左右田的口水,雖然現在是乾的但並不代表上面沒有其他口水痕。

  最終他還是決定把左右田叫醒好了,反正背對著他也沒辦法好好地看……應該說是譏笑他的睡相而且被他這樣抱著其實還滿難受的,在各種意義上都是,所以日向很勉為其難地用手拍了拍身後那仍在熟睡中的人。

  「喂,左右田!起床!」他拍中的是左右田的側腹。

  「…嗯……」

  左右田幾乎毫無反應,僅是發出了聽起來好像睡得很舒服的聲音。但左右田置於日向身前的手從鎖骨的地方滑落到了胸前,冷不防地就這麼一抓。

  「不要亂摸我胸部啊……」

  這下日向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了,雖然不是沒被男人這樣對待過,但是現在這種狀況他沒辦法掙脫也沒辦法反擊,就這樣什麼也不能做其實還挺難耐的。

  「日…向……」

  「還知道是我的話是不是代表已經有點意識啦?起床啊。」

  「九十……一……」

  「──!!」為什麼你會知道!?日向驚得倒抽了一口氣。

  他顧不得左右田睡得正香手也依舊扣得很緊就直接掙脫開他衝下床,然後好好地回敬左右田一番。但當他發現左右田並沒什麼肉摸起來手感一點也不好時,一股難以言喻的空虛感就這麼油然而生了。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總之給我起床!」

  日向先是將左右田翻面讓他從側睡的姿勢轉為平躺,接下來開始思考要溫柔點叫醒他還是直接來硬的比較好。

  「總之先從最老套的試起吧……」搔癢。

  「哈…啊……嗚嗯……」喂喂,人不見半點要清醒的模樣卻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啊。

  「日向創使出了搔癢,效果拔群!」……我幹麻要用七海風的說法替自己的行為加上註解呢,而且哪裡拔群了啊……啊啊這樣不行。日向忍不住吐槽了自己並努力克制住繼續搔下去的衝動。

  「接下來是連環巴掌嗎……啊……」糟糕這樣好像有點被七海同化了。

  日向甩了甩頭把這些想法趕出腦內後便湊向左右田,好事不宜遅嘛。

  不過當他爬上床看到左右田那安穩的睡臉時又有點不忍心,但這裡明明是自己的房間自己卻全身痠痛而醒,肇事者反倒睡得像隻豬一樣還是挺令人不爽的……

  「看我的!」

  日向捏著左右田的雙頰並往外拉,這讓左右田的臉變得很滑稽。

  「啊~口水又流出來了……不過這牙齒果然還是令人在意啊。」

  「呼咿……」不要發出跟罪木很像的聲音啊,日向這麼想。看到左右田依然沒有要醒來的樣子便無奈地放了手。

  「看來只能使出殺手鐧了啊。」日向湊近他耳旁,「索妮亞來了喔──」

  「索、索妮亞小姐!?」

  「……」沒想到這招真的有用啊,左右田居然瞬間就跳了起來。

  日向對於這樣的左右田感到稍稍不滿,但現在並不是跟他計較這些的時候。

  「終於醒了啊,天都亮了可以回去了吧?」

  「咦,索妮亞小姐呢?」

  「那是騙你的,現在大概還在睡吧?……不要一臉受到打擊的樣子好嗎。」

  「總之你準備一下快點回去吧,等大家都醒了的話你在這過夜的事可是會被發現的喔。」

  「可是我還想睡……」

  得知沒有索妮亞後左右田的眼神一秒從閃閃發亮變成了睡眼惺忪,現在的他就是一臉愛睏地皺著眉還緊抓著棉被。

  「真虧你在別人房間還可以睡得這麼自在甚至想賴床啊……」日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讓─我─睡──」

  不要對著我鬧脾氣啊,日向是很想這樣對蜷在被窩中踢腳的左右田這樣說但沒能說出口。

  「好啦好啦,那就讓你多睡一下啦,我先去刷牙洗臉,不過你要保證等等起得來喔。」

  話一說完左右田立刻躺回去縮起身子。

  「啊,你睡過去我那邊吧,我順便幫你把枕頭和棉被拿回去。要不要也幫你拿盥洗用具過來?」

  只見他慵懶地滾向一旁,然後眼睛睜也不睜地只是點點頭。日向苦笑著嘆了口氣後便伸了個懶腰正式迎接今日的早晨。

  不過等到日向梳洗完畢也讓左右田打理好之後,早已過了大家起床的時間了。

  「吶,怎麼辦,要一起出去嗎?還是我先出去你晚點再走?」

  「唔……」

  「如果你不介意被知道昨晚你因為一個人太害怕睡不著才跑來找我睡的話,一起出去也沒關係。」

  「煩死了、煩死了!還不是都因為你!」

  「好啦好啦,所以我這不是收留了你一晚嗎。所以呢?」

  「嗯……算了,不用那麼麻煩就一起走吧。」

  左右田有點困惑地搔了搔臉,瞄了日向一眼之後便伸手去開門。

  「啊、啊…唷……」

  湊巧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斜對面的九頭龍,他尷尬地看著日向和左右田。

  「嘛……放心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左右田臉上的表情大概就是要進去鬼屋前的那種表情。

  「左右田你的反應反而會讓人誤解吧!還有九頭龍你不要誤會了,我們……」

  「我、我知道了……什麼都不用多說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不要在這種時候跑掉啊!這不是更引人誤會嗎!

  「……聽我解釋。」

  「……啊啊。」

  九頭龍目送左右田後看了我一眼,隨後神情凝重地點了個頭。

  ──為了保持住我的清譽,休怪我無情啊,左右田。





  後來日向花了不長的時間和九頭龍說明緣由,也直接說了兩人昨晚確實是共處一室的,當然左右田對這類事物怕到不行之類的料也被爆光了。只差在他並沒說出他們是同床睡的。

  而九頭龍則是很自然地接受了這些,該說他是個相當明理的人呢,還是該說因為是左右田所以大家都不意外吧。總之他先是道歉說自己害得日向不得不說出這些有點像是在出賣左右田的話他很抱歉,也說了會替兩人尤其是左右田保密的,畢竟像他怕這樣被傳出去真的挺丟人的,雖然大家應該都見怪不怪了……

  順帶一提他也把其他要上山的同學叫到其他地方去了,關於這點日向已經不想去追究誤會到底有沒有解開了。

  總而言之九頭龍是個好傢伙呢,他這麼結論。

  反之左右田那邊則是直到和日向一起上山前都沒和他對上眼,更不用講對九頭龍了。

  說是這樣說不過也只有一起爬坡時目光交錯了那麼一秒而已。

  「左右田。」

  「幹麻啊,沒看到我正忙著嗎。」

  「不要那麼緊張啦,九頭龍那邊我已經解決了。雖然是在把你的事蹟拱出來的狀況下。」

  「──你!」他瞪大了眼看著日向。

  「當然我有斟酌地說啦,睡在一起什麼的講出去果然不太好吧。還有他說他會守密的。」

  「呼,那就好……」

  看著左右田拍拍胸脯安心地吁了口氣,日向心想原來他在意的是那點而不是自己很膽小的事被其他人知道什麼的。雖然那好像也是眾所皆知的事啦。

  話說回來有件事很令人在意啊。

  「左右田。」

  「啥,又怎了?」

  「為什麼你知道我胸圍多少。」

  「唔……湊巧猜到的?你怎麼知道我知道?」

  他一臉心虛地把頭撇向另外一邊,日向完全不想、不如說根本懶得吐槽他這些舉止滿是破綻這件事。

  「為什麼是疑問句啊。還有不要以問題回以問題。」

  「呃……我、我用手測出來的……所以為什麼啊……」

  「啊?先不管那令人在意到不行的發言,你今天早上摸我的時候果然是有意識的?」

  「欸?沒有吧?」

  「可是我記得只有今天早上你抱著我的時候……」

  「啊?夠了夠了夠了不要再說下去了──!」

  左右田慌慌張張地阻止日向繼續說下去,看來早上他是真的完全睡死了,壓根兒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和被做了些什麼吧。

  「我早上到底做了些什麼可怕的事……」

  雙手拉著帽子抱頭的左右田看起來有點快哭了,看來他對自己睡姿和睡相之糟是完全沒自覺的。

  「想聽嗎?」

  「不需要!」啊,又噴口水了,好像還有幾滴眼淚也跟著噴了出來……

  「所以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啦。」

  「昨天你先睡著的時候……那個……呃、所以說中了嗎?」

  「算是吧。不過你到底有多飢渴,連男人的胸部也可以嗎?真可憐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想摸就摸沒關係的。」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對男人的胸部才沒興趣!」

  「那你幹麻摸啊!」

  「無意識就摸下去了。」

  「不要回答得好像理所當然似的啊!」糟糕,不小心就順勢吐槽他了。日向說完後立刻懊悔。

  「真的是無意識的啦……所以你就不要深究這件事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樣啊。」

  左右田有點不知如何是好地看著日向攤了手,日向看他不像是在隱瞞些什麼,也就不再追問了。然後他只是暗想,啊啊這人真的很不擅長說謊呢。

  失去了話題的兩人對話到此終止,之後就只是回到各自的崗位繼續採集學級目標需要的素材。

  再度視線相交時已經是結束工作後要下山時了。

  原先日向只是不發一語地走在左右田前頭,比起說是採集過於疲累讓他不想講話,不如說只是睡眠不足導致他腦袋有點鈍甚至開始想睡,所以才這樣靜默地加快腳步打算趕回小屋去好好休息。

  原先左右田也只是不發一語地跟在日向後面,他覺得沉默的日向有點難以接近,應該說他很擔心日向是不是有點不高興,想上前搭話但又鼓不起勇氣,迷惘不已的他陷入了一陣苦思。

  結果當左右田回過神來時,他的手已經撫上日向的背了。

  「……左右田,原來你喜歡貧乳啊。不只胸部就連後背也行啊。」

  「哈?……咦?」

  左右田有點愣地看著轉過頭來的日向,他看到左右田一臉茫然便指著左右田置於他左肩胛骨一帶的右手。

  「你幹麻一直摸我的背啊?我是沒什麼差啦,只是我是不是該叫西園寺要小心點?」

  「我只專一於索妮亞小姐!啊不是,我、我有一直摸你嗎?」

  「要說一直是沒有到那程度吧,不過你的手也算是有在我背上游移了好幾秒啊。你看,現在也……」

  「哇啊!」
  
  左右田意識到自己的不安分後嚇得趕緊將手抽回來,然後一臉不可置信地張大了嘴盯著日向。

  這傢伙沒自覺嗎?日向不得有點困惑,面對這樣的左右田他也不知該做何反應才好,就只是無語地盯著他看。

  「吶、日向……我們是好朋友對吧?」

  待左右田趑趄了好一陣子後他忽然小聲地這樣問道。

  「啊啊,怎麼突然這樣問?」其實他比較想說怎麼又是這句,怎麼又是讓人感到微微發癢卻又帶點澀味的這句。但他還是裝作很鎮定地回答。

  「雖然有點異常但說了你可不要覺得奇怪啊……」

  「不會啦,你的事我最清楚了。──是戰車的事嗎?」

  「是啦。……不對!不是這個!不過為什麼你會知道那個啊!?」

  「因為我是超能力者哦。」看著左右田吃驚的臉,日向微微地歪著頭予以清爽的微笑,「開玩笑的。」

  「形象完全不同了啊!」

  「好啦,總之你就說吧,反正你很異常這件事我也都習以為常了。」

  「這說法很失禮啊!」

  「你要說就快說啦,你不累我都累了。」是真的。也不想想是誰的錯才搞得我睡眠不足啊,日向偷偷地在心裡抱怨。

  「唉……」左右田長嘆了口氣,然後有點不好意思似地搔著鼻尖將頭別向一旁,「那個啊,昨晚、你先睡了的時候……我不小心就把你摸遍了。」

  「所以現在我確實地掌握了你的三圍!」

  語畢,左右田咧嘴露出個明朗的笑容還比了個大大的讚。

  「那是什麼得意洋洋的臉啊!」糟了,又順勢吐槽了!話才一出口日向就後悔到不行,吐槽這傢伙就輸了啊……!而且比起這個──

  「你是想對我做什麼啊!?」日向創,貞操大危機!

  「這就是讓我感到困擾的地方啊……」看著抓頭的左右田,日向很想抗議該感到困擾的是他才對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恍神就這樣了。不過除此之外我什麼也沒做喔,就只是稍微這裡摸摸那裏摸摸然後知道了你的三圍之類……」

  「左右田……可以請你不要接近我嗎。你難道是……」

  「那什麼眼神什麼反應啊!我對索妮亞小姐以外的人都沒興趣啦!」

  「呿。不過為什麼你可以用摸的就知道尺寸是多少啊?」也教教我啊。日向原本很想這麼說不過還是算了吧,這種特技好像還挺沒用的,而且這話說出來大概就會被歸為花村那一類的了吧。

  「我可是超高校級的技工耶!很多大大小小的零件啊器具啊用看的就能看出約略的大小。視覺無法準確測量的時候就用觸覺,量出來的數字通常八九不離十。怎麼樣,很厲害對吧!」

  左右田說完後很自豪地挺起胸來並拍了下胸膛……日向想起早上那不甚佳的觸感。

  「更何況為了能夠好好確認喜歡的人的軀體什麼的,會這些也只是剛好而已啦。」嗚啊,看來不只西園寺,可能也要叫其他女孩子多提防下這傢伙了。日向忍不住想對左右田的癖好搖頭。

  「不過日向啊,你身體真不錯呢。」

  「你是貳大嗎……還有可以不要這樣不斷地對我毛手毛腳嗎。」

  日向有點不知該如何應付正在拍著他肩膀的左右田。而且被他這樣說實在高興不太起來,真要說的話這種說法整個就是很奇怪啊。

  「有什麼不好嘛──反正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喂喂,這成理由嗎。

  「……那我也要摸回去囉。」雖然今天早上確實是摸回去了啦……啊啊,那是何等空虛。日向不禁如此感嘆。

  「啊啊,沒問題啊。只是到時候你已經被我大卸八塊了。」

  「以你那驚險的癖好來講這話真的很有可能發生所以很恐怖啊!」

  說是這樣說,日向並沒有因左右田那大概能算是病嬌的發言而退縮,反倒是很直接地進行了回擊。

  「雖然沒什麼料不過……看我的!」

  「嗚咿!」

  日向對左右田的反應感到頗為驚訝,不過就只是朝他那貧弱的胸部摸了一下他便馬上紅著臉低頭退開好幾步,隱約還可以看到他又一臉快哭的樣子。

  「嘿?」

  「你、你你你你你幹麻啊!」

  「……不就是稍微反擊下而已嗎,你才是幹麻擺出那種臉啦!」這不是連看的這邊也跟著莫名害羞了起來嗎!

  「總、總之不准你隨便亂碰啦!感覺特別奇怪啊!」

  邊說邊噴淚的左右田看起來還真有那麼幾分讓日向覺得挺令人憐惜的。應該說他這種反應本身就讓日向覺得有點可愛了,再加上那表情──

  「對不起我先回去了。」再這樣下去不妙啊,各種意義上……我可不想變成花村甚至是狛枝那一類的角色。他說完就強忍著繼續欺負左右田的念頭轉身快步離去。

  「日、日向!生氣了…嗎?」

  左右田有點著急地問他,但他仍是頭回也不回地直往前走。慌張的左右田看他這樣便踉蹌地跟了上去。


  「不要走啊!吶、今天不一起去哪裡走走嗎?吶!」

  即使他這樣這樣叫喚,日向也只是加快腳步而已。

  「日向──」

  「啊啊,真是的!我沒生氣啦我只是昨晚睡不好現在累到不行想快點回去休息啦!放過我吧……」用那種帶著哭腔的聲音叫我的名字完全就是犯規啊。難為情的他只好隨便找個不算是謊言的藉口搪塞掉左右田。

  「……對不起。」

  不知不覺間左右田已經追上了日向,他語帶哽咽地維持低頭的姿勢並捉著日向的衣擺好似怕他又跑掉一般。

  「不需要道歉,你沒有錯,是我累了而已。總之先讓我回小屋吧……」

  「那、一起回去?」

  「嗯。」

  雖然和這樣的左右田在一起讓日向有種無可名狀的折磨感,但他也不忍心更無法拒絕掉像是隻被拋棄的小狗一樣淚眼汪汪的左右田。當這個想法一浮現,日向突然覺得或許摸摸左右田的頭真的能安撫他也說不定,但日向沒有這麼做,只是忍著這衝動讓他在後頭拉著自己的衣角一同走回小屋。

  結果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左右田又在他床上多睡了一晚,只不過這次日向是香甜地睡到自然醒。


=

他們之間什麼都沒發生ㄛ!!!!!!(強調

比起肉肉肉(?)我還是比較喜歡這種慢慢折磨彼此的青澀&不確定之感&><(。

明明在意到不行但又逼自己不能去在意什麼的~~~還有要跨過那一線的煎熬之類的ryyyy

其實91cm好像不算太大因為我跑去找男模的照片(幹)看起來其實還好(?

話說回來男性同學間互相襲胸應該還滿稀疏平常的ㄅ...不如說女同學間也(痛扣

起碼我國高中的時候看了滿多的ry (而且是開不了小花的那種

[2][左右]美妙生活(上) 晚安
。」      當向回過神來時他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睡著了,而眼前的左右田也早已熟睡,他會來則是因為左右田揪了自己胸口的衣襟。      他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把手覆上左右田的手,打算要把他給拉開...
[2][左右]After All
。   「謝了啊,左右田。你這麼講我很高興。」   「左右田是誰啊……別搞錯了,笨蛋。」   向忍不住笑了,他回過頭去彎腰撥開對方的瀏海並在那額上烙輕輕一吻。   「對不起啊,和一...
[2][]孤獨者
心血來潮外加滿滿的致敬而已(炸) 話說我還有個左右寫到一半的說.......QQ(全也都是心血來潮就是了 =   他在因海島意外潮濕的天氣而蒸溽得黏膩的病床上,安靜地躺著,合...
ワットマハタト 遊ぶ幽霊 feat. flower 歌词中对照 个人翻译 ● vocaloid● 歌词翻译
或伸万万岁 地狱修罗场的旁观者 従順なトレイシプ 獣の様に 低迷 酩酊 顺从的迷途羔羊 如同野兽般 低迷 酩酊   牢獄の看板娘はデカな風采 牢狱的女店员相貌颓废(decadence) 宣戦...
sodasinei:【日文翻译】パフェクト☆クエ
sodasinei转载,原作者:墨墨萌芽。   lalala...   どんなに高い壁でも 无论多高的壁垒   乗り越えたい二人で 都想跨越的我们   いつか梦见たジ 不知何时梦见的舞台...
【副本】甘坦达一族的秘宝 (盗贼家族强化)
到12月7,可以放在其他本打完之后再刷。但是每天一局还是要保证。 2.可以拿到的道具: SS甘坦达一族的秘宝ゴルデマッル,饰品,5重,40攻40防,固有效果一族的神祇,战斗最初发动,3回合间...
sodasinei:【日文翻译】Forgotten Paradise
时   遥かの海を泳いでゆく 在遥远的海里游泳   原因不明のアクシデトでfloatin'むせかえるようなフロアの熱気 因原因不明的偶发事件 floating 遍布舞楼的热气   長い...
【魔王】 暗龙夏姆达
暗龙夏姆达 S—SS,???系,32重魔王。 技能: クタビュラ(暗黑湍流),敌全体6回多鲁玛系魔法伤害,目测伤害200*6,弱点300出头,本技能无视贤及贤差,伤害稳定。 暗之天地,敌...
DQ8传奇
、炫目之光4个技能,后面俩技能不解释了,没用。 特性:自动MP回复;有时魔反。 队长技:物质系最大HP20%UP。 跳舞恶魔グリゴ,B~S怪, 技能: 美扎加尔舞メガザル,牺牲自己复活全队...
ゲルニカムジカ 格尔尼卡之歌 遊ぶ幽霊 feat. flower 歌词中对照 个人翻译 ● vocaloid● 歌词翻译
(Grand Guignol) 乗り馴れたメリド そろそろ壊れてくれないかと 驯从地被人骑在头上的旋转木马 也差不多该坏掉了吧 貴方と嗤う々は続くか? 和你一起哄笑的日子还在继续吗? 断末魔...
sodasinei: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 第九卷隨意翻 第一章 無貌王篇
ル家は北方の要である〝精霊壁〞の守護を長年務めており、現当主であるヘルメ.フォ.ヘイムルは五大将軍の一人だ。その子供たちはセレネ第二皇子の双璧としてシャルム家を支えて家名を誇示している。 近年...
系统强化交换所物品对照一览
能使用1回。 D机械蛋 name cn desc プロト・フレア 试作型星光爆 敌单体丁系吐息伤害,同光虎自带技能,约400 ジャッジメト 审判 敌全体无属性体技+命中敌概率降1贤和1咒文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