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アル][藤秋] 徳田秋声は語らない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標題不太重要只是隨便玩玩的

寫一寫之後總覺得看成秋藤可能也沒問題吧......但我自己是藤秋派啦。(不固定就是了)

※所以請注意因人而異可能會看成偏向秋藤


=

  「吶,秋聲……我想要看那本書,可以幫我拿一下嗎。」

  只不過是打巧經過,卻忽然被喚聲叫住。這回意外地倒是沒讓那幽幽的島崎給嚇到,然而心底仍是帶著幾許抱怨,怎麼沒事又要被差使了呢。

  秋聲忍住叨唸的衝動朝島崎走過去,想著其實也只是隨手之勞啦,助人畢竟是好的,然後聽到了他補述:「我搆不到。」

  「啊。嗯、嗯……嗯……不行,看來我也搆不到。」踮起腳尖,嘗試了一會兒後有些無奈地,看向了島崎,「咦……喂,仔細一看,島崎你這不是比我還高一些嗎?為什麼要找我啊。」

  「這樣啊……沒關係的,謝謝你,秋聲。」

  癟著嘴,投往島崎的視線微微地向上偏去,對此秋聲有點不滿,卻瞥見了島崎的一向淡淡神情看起來好像多了一絲明朗。明明還沒替他拿到書?

  「算了,你等我一下。」

  並不是特別想去探究這件事,他揮了揮手,一半是示意島崎留下來等他,一半是宣告自己要離開這兒。

  藤村幅度不大地傾斜著頭,目送他的背影離去;不到半晌,又聽到平穩的跫音伴隨著和自己差不多,略略地矮小了些的人影伐了過來。

  「那本書也不是那麼高,這樣應該就行了吧……嗯。」

  愣愣地,藤村看著他踏上小凳子,旋即又咚的一聲返回自己身邊,同時手被暖得快讓人灼傷的掌給覆上,剛剛所指的那本書遞了進來。

  「……」

  原本就已相當低垂的眼眸伏得更低了,直直地盯著手中的書本。

  「島崎。回答呢?」

  「……謝謝。」

-

  德田秋聲搞不懂島崎藤村是怎麼了。

  像是幾分鐘那樣突然被叫去做些什麼,大抵都是找東西啊拿東西什麼的,尤多的是在食堂裡面替他拿取或找尋餐點;甚至偶爾他會拿著自己隨筆的原稿跑來房間討教等等,最近時常發生諸如此類被島崎尋求協助的事。

  要說讓人感到困擾的話那倒不是,但要說完全不感到困擾,那才真的不是;不過實際上島崎也沒有給他添什麼麻煩,至今為止都是些小事,有一部分還可以說得上是挺有趣的。那是在撒嬌?秋聲有時會這麼猜想,然而島崎不是那種個性的人,再者怎麼看他的反應都沒有所謂的「嬌」存在吧。腦裡浮現那對壓得細長的眸眼,想起他的臉上總沒什麼表情,講話也很少起伏。很難讀懂他的情緒呢。

  那麼,是在找碴嗎?不,不是的。他知道島崎並不是那樣的人。更何況也沒有那麼做的理由吧。

  「不過,那是島崎……好像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是的,一想到那是「島崎藤村」,好像一切就說得通了。總覺得好像在哪兒欠缺了生活感(或說,根本沒有生命力),看上去就是散發著一種慵懶散漫的氣質,雖然不是不會做事,基本上也不是所謂笨手笨腳的類型,可能就是有些事情沒有旁人的幫忙會做不好吧。憶起那對漫不經心的眉睫,秋聲認為這樣的島崎給人的感覺太過飄渺,飄渺得不禁令人懼怕他是不是一個不注意便會煙消雲似的……所以是個需要被好好看顧的存在。

  「島崎那傢伙到底是怎麼過生活的啊……」他也搞不懂為什麼島崎總會需要他幫忙找自己的餐點,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啊?

  對德田秋聲來說,島崎藤村是個讓他掛心的傢伙吧。

  除此之外,他也隱約地知道對方是個和自己在某些地方、某種意義上頗為相似的人。

  「……算了。」思考那麼多幹麻呢,秋聲輕輕地吁了一口氣。

  聳聳肩,轉了轉肩膀,明天還要潛書呢那多少還是先做點準備吧,這麼想著便把島崎的事給擱到腦後了。

-

  天氣並不是很好的一天。但也不是不好,該怎麼說呢,很奇妙地從館內眺出去的天空一側是日出,但另一側霧茫茫的像是在飄著細雨。德田秋聲不明白這是有晴或無晴,然而無所謂,反正今天要潛書,自己是不會離開圖書館內的。

  會派的成員都是老面孔,筆頭的小林,中原,而今天還加入了島崎。

  並非沒和島崎一起潛書過,僅是比起另外兩人,還有這次未參與的高村和宮澤,秋聲和島崎共同潛書的合作經驗少上了許多。

  待到眾人集合完畢之後,便以小林多喜二為首一同前往淨化任務。

  以秋聲而言這可以說是滿熟悉的例行公事了,畢竟從初期他便一直待在這個圖書館裡,他不知道該不該說自己算是受到司書看重,總之從自己乍到便不斷地被那位司書委任許多事項;對此也不知道該說是喜是憂,只是總歸到目前為止所遇上的大小事都還說得上是順順利利。

  不過無論如何他就是沒辦法喜歡上有礙書中的氣氛,那陰冷潮濕的感覺偶爾甚至會讓他有些不舒服。

  腦裡迴盪著這些其實挺無關緊要的事情,秋聲把目光投向了前方頎長的背影——瞅著小林多喜二,他想,小林也和自己一樣相當早期就來到了這裡,一樣也被司書指派了各類業務,甚至固定擔當會派筆頭;還有,和自己一樣,並不喜歡這種「非日常」,即便仍是不習慣卻也漸漸習慣了。

  想到這裡,忽然在意起一件事。

  「嗯?」

  左右張望了一下,卻找不到那個讓他在意的事主,這讓秋聲忍不住皺起眉想發牢騷,但同時又勾起他的不安;正當無奈地打算要對小林和中原出聲的時候。

  「……秋聲。難道在找我嗎?」

  「嗚哇!?」

  一縷幽微的低語冷不防地撓過耳畔,惹得秋聲顫了一下,然後眉頭的紋路又鎖得更深了一些。

  「島崎……對,我還以為你不見了,你在的話就好好出個聲啊。還有,不要亂跑啊。」

  「啊、嗯……只是剛好有想要取材的……」話還沒說完,瞥到眼前那張堆滿了不悅的臉,儘管是他也是知道該怎麼做的:「嗯,我知道了……」

  「唉……真是白擔心你了。」

  「擔心?秋聲,對我嗎?」若菜色的瞳眼細細地爍了一下。

  「算是啦。好歹在潛書這方面上我可以說是前輩吧,雖然你也完全不是新人了啦……只是想說,不知道你適應得好不好而已。而且我也怕你會不會就這樣不見了。」頓了頓,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夾雜著嘆息,秋聲補充似地說道:「可不要害我被司書罵了。」

  「謝謝……」

  「那,怎麼樣,還好嗎?」

  「這裡感覺很舒服,我滿喜歡的……也有很多可以取材的對象。」

  「這樣啊……」很淺的苦笑。

  聽到藤村這樣說,秋聲不懂這到底是好是壞,或許是參半吧?好的是他不排斥這裡,看上去也挺自在的,應該是適應良好吧;壞的便是會喜歡這種地方著實很奇怪,還有這是來戰鬥而不是取材的。這種回答既是讓人覺得鬆了一口氣,卻又仍有需要操心的地方。畢竟對秋聲來說,他可不希望島崎因喜歡而逗留於此,接著就這麼消失之類的……

  猛然地,秋聲腦中這般混亂的思緒,偕同兩人之間的沉默,被前面稍遠的中原的喊叫聲給劃破。

  「好,知道了!我才沒有在偷懶呢!馬上就過去……!」

  「……」

  「島崎,你也聽到了吧,要走囉!」語畢,他拉起藤村的手就往中原和小林的方向跑去。

  在距離戰鬥發生的中心地點還有一小段路,但已經可以清楚地確認目標並瞄準的位置,秋聲及藤村便和位於較前線的中也一齊進行了先制攻擊;兩人再繼續向前移動一些即可看到揮舞著巨鉗般的利刃的身影變得清晰,接著有默契地給了彼此一個眼神之後,開始為深入敵陣交戰多喜二展開掩護射擊。

  這種時候的德田秋聲是很認真的。雖然一點也不喜歡戰鬥,到了現在也沒辦法說是得心應手,但起碼他鮮少出錯,可以穩健地拿到不錯的評價。實際上他是喜歡這種努力便有回報的感覺的,所以真正踏上戰場之時總想全力以赴。尤其現況並不是單純以擊潰敵人為主軸的通常攻擊,而是除了瞄準敵人的要害之外,還得兼顧到我方衝鋒成員的掩護射擊;不僅得小心注意不要攻擊到同伴,還要盡可能地阻止敵方的攻勢,這是更需要聚精會神的苦差。

  「呃、真是的……!」

  所以,就算受到攻擊也不能將目光從敵人身上移開,更無暇顧及自己的傷勢,現在是千萬不可停止拉弓的狀態,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對此全神貫注。秋聲默默地在心裡這樣告誡著自己,一定要將注意力集中於戰鬥之上,並希望能藉此緩和疼痛的感覺。

  「吶,秋聲。」

  「什麼啊!」

  「是引人注目的好機會哦。」位於前方不是太遠的藤村回過頭來歪著脖子,閃著金光的淺綠色眸子瞟了秋聲一眼,嘴角清淺地勒了一抹笑。

  「都說了不要管……」將弦拉開,瞄準,放開。

  但還來不及把想抱怨的話給說完,眼前的島崎倏地倒到了地上。

  餘光瞄到了,是敵人的全力一擊直直地打中了他。

  後來的事秋聲記得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一直在心底安慰自己說「筆頭的小林很重視伙伴所以一定沒事的」,然後好像聽到了中原的大吼夾雜著刺耳的槍聲;以及說著關於「涼風」的,細碎且微渺的呢喃。

  什麼都不知道了,只知道現在才來後悔自己明明害怕藤村會消失,想說應當要好好看著他結果卻什麼都沒做到,已經是太遲的事了。

  還有,一閃而逝的某種念頭,他也許明瞭,也許不明瞭;於是。

  ——德田秋聲沉默不語。


=

好幾年沒動手寫過什麼 衝動下的產物

再請多多指教

「文豪与炼金术师」[][] 島崎かくりき
原作者:食頭記   <>後篇 一個坑放了整整一年餘,再不填完真的一輩子不會填完了 把一年前寫一半的東西撿回來東拼西湊,大部分都是一年前的文字,真不曉得這一年自己有沒有任何長進...
【试译·德】谈已故的镜花——对手的死 #日本文学 #德 #泉镜花 #翻译
全集    Ⅲ幼馴染にして終生のライバ    聲 《亡鏡花君をる》       *道行:一种外套,多是徘句诗人所穿 *草双纸:(江户时代)的通俗绘图小说,小人书 *锦绘:(描写生活的)彩色“浮...
「文豪与炼金术师」[][] 君の名
原作者:食頭記   德聲精神年齡很低…… 兩個前後不特别算有關連而且有溫度差的小段子 前面是很久之前的段子 後面是「二雨垂レ」召裝紀念... = …… 「   」 被過度的震驚給奪去了話...
「文豪与炼金术师」[][] こひつくすんこの夕
聲無看著被司書獨斷地塞入自己手中的短冊,遲了許多地心想。 稍早隨著司書將一紙一紙要繫在竹枝上的短箋配給圖書館內的每一個人,身為助手聲在一旁大致上看遍了大家不同的反應,喜怒哀樂,有些是紙筆一拿便興...
「文豪与炼金术师」[][] Jenseits von Liebe
消失後,眺著他離去的方向許久,你的眉睫才開始慢慢低掩。畢竟是明白了有太多無法忽視,你追了上去。   = 終究不過是我眼裡(心目中)的德聲及島崎村... 無倫次(躺)...
「文豪与炼金术师」[][] 流れとよどみ
。   聽到村的氣從原本的疑問句變成自虐而獨斷的反詰,目光投到他身上又見他稍稍蜷了起來,頭垂得低,薄薄的瞼偕同纖纖的睫將嫩綠的眸掩得比平時還要沉很多,德聲果斷是放棄自己肢體與內心的掙扎,努力撫平...
「文豪与炼金术师」[][+橫光利一] 炸豬排三明治
原作者:食頭記   朋友:好想看老師吃東西,織作吃關東煮或利一吃炸豬排三明治給你選 我:好 然後今天就超潦草生出了這篇 超級鬧...明明人家要的是「利一吃炸豬排三明治」結果又被我亂搞偷渡到一個...
「文豪与炼金术师」[][] Abgrund
。 - 一日一(無理) 隨便亂寫的,寫到無倫次...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就當是練筆吧(躺) 無聊試了很久以前很喜歡的第二人稱但我真的好幾年沒寫過東西了好難(再躺)...
「文豪与炼金术师」[][] 30題短文
務感;終歸是個性使然,德聲對淨化有礙書相當認真。 而總是一同潛書的他,經常回過頭來瞟向自己:「吶聲,是引人注目的機會哦。」 於是,他也一貫地:「不要管我啦!」,但,不知不覺間竟對此多了幾分期待...
sodasinei【翻译练习】北原白「かたちの花」
たちの花が咲たよ 白花が咲たよ かたちのとげよ 靑針のとげだよ かたち畑の垣根よ つもつもとほる道だよ かたちもみのるよ まろまろ金のたまだよ かたちのそ...
sodasinei【翻译练习】三好达治「師よ 萩原朔太郎」
を 不思議知慧をもつてゐた あのコンパスで あたの航海地圖の上に 精密 貴重 生彩ある人生の最近似値を 我メリカ大陸を發見した あたこそまさしく詩界のコロンブス あたの前で...
ニカムジカ 格尔尼卡之歌 遊ぶ幽霊 feat. flower 歌词中日对照 个人翻译 ● vocaloid● 歌词翻译
ようで感電死してしまったの 似乎因恶魔设下的陷阱触电而死呢 嗚呼 滑稽妄想論にエイムを合わせて 啊啊 把滑稽的妄想论当作靶心 今日もただグランギニョを演じてたの 今天也只是扮演着大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