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流れとよどみ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秋天的時候起了頭,眼見冬天都快進入尾聲了(?)

沒頭沒尾沒什麼意義的小段子吧,原本真的想寫得短短的,不小心又癆破千字太誇張了(躺)

-

  是入秋的時節。原本圖書館內的色調便因木質材料的部件及擺設等偏多,圓圓的燈球柔柔和和地綴著不強烈的黃光,導致一眼望去總是摻著紅褐的一片昏黃;近日更是館外周邊草木被所謂金風揉成了溫潤的茶色,其中又染著幾分焦枯,再加上因為太陽西斜得早又久,向晚時分的夕暮使得館內的橙一色越發深沉而難以化開。
  
  在這樣的圖書館裡,有個立著卻似蜷著的灰棕色身影,踏著輕盈恍若沒有任何重量的腳步,悠悠、幽幽地晃,融入夕日的色彩之中,幾乎是快要隱沒在儼然無盡的黃昏當中。像是幽靈一樣。


  像是幽靈一樣。極其突然且毫無任何心理準備地,完全在意料之外,從後方冷不防被拉扯了一下而感到驚嚇並回過頭時,他腦內浮現的第一個想法便是如此。

  這對他來說純然只是反射性蹦出來的想法,但下一秒又發覺自己好傻,像是幽靈一樣?不如說就是幽靈吧,眼前那個已經死過一次的男人。然後,自己也是。

  明明是同類。然而這樣的自己卻會因「像是幽靈一樣」而心頭一顫還倒抽了一大口氣,這麼一想就覺得真是糗到不行,忍不住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秋聲。嚇到你了嗎,對不起……?」那對經常是壓得很低的若菜色眸子罕見地揚起,映著一抹夕彩細細地閃爍,打算道歉卻語帶懷疑,歪著頭不經意便習慣性地追問:「你在笑什麼?」

   「……不,沒什麼。」

  聳聳肩,試圖要掩住笑意但臉上還是掛著有些滑稽的苦笑,同時禮貌性地將身體也跟著轉正面向對方。

  「那你找我要做什麼,島崎?」

  愣了一下,一向輕描淡寫的眉睫又伏了回去:「……我忘了。」

  「啊?……喔、嗯,是喔。」

  「或許只是,剛好看到你想來打個招呼吧……」


  「那就好好出聲叫我啊……還害我嚇了一跳。」斂了嘴角原本還勾著那一勒清淺的弧,無奈地噘起嘴示意不滿。

  「嚇了一跳?為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藤村縮了縮身子,然後幅度不大地傾斜著頭,蓬鬆且有些凌亂的頭髮跟著緩緩地搖曳。也許是這種時候不自覺的癖好吧。向來恣意地低垂而難以讀透其中感情的雙目,只有現在最好理解了——顯然是特有的取材癖又發作了。
  
  他覺得這時的藤村簡直像隻貓……可這麼打比方的話,自己不就是被盯上的獵物?想到這裡,下意識把視線別開,不是很樂意與那爍滿好奇心的雙眼對上。同時,眉間無奈的皺痕蹙得更多了一些。

  「因為你忽然一聲不響地就出現了啊……」

  「啊、嗯,這樣啊。不過我也被秋聲嚇到了,害我都忘了我找你要幹麻來著……」也不知是有意或無意,說完後便側了身微微地彎著腰撇著頭,將臉硬是湊到秋聲面前,朝著墨色的瞳直直地看:「回過頭居然就開始笑了。是我怎麼了嗎……?」

  有種被殺得措手不及的感覺。唐突地被近距離直視著讓他感到些許慌亂而不小心向後踉蹌了一步,意識到了自己的狼狽卻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就被一手抓著並牢牢固定住了。

  「果然是我怎麼了吧……?」這麼說的同時原本箝在對方上臂的手是鬆了,但似乎是不願放手離開。

  聽到藤村的語氣從原本的疑問句變成自虐而獨斷的反詰,目光投到他身上又見他稍稍蜷了起來,頭垂得低,薄薄的瞼偕同纖纖的睫將嫩綠的眸掩得比平時還要沉很多,德田秋聲果斷是放棄自己肢體與內心的掙扎,努力撫平自己繃緊的神經,在不被發現的狀況下以最小限度默默吁了一口氣:「不、不是你的錯啦……」儘管是打算盡可能平靜地說,但一開口卻難以控制地乾啞。


  「咳、咳。」清了清喉嚨,也希望能藉此一掃這個場面的尷尬。「抱歉,從剛才就一直失態。」

  稍微冷靜之後他很淡地再度露出苦笑,並且極其溫柔地拂開熨在自己臂上的手。碰上那些細長,不論拉弓或是握筆都非常好看的手指時,傳來了一陣冰冷;還有,摩擦過皮質手套時,自己的皮膚被輕微地拉扯,這都讓他小小地發癢。

  沒有一個所以然地,他又想起了「幽靈」的事情。雖然說「因為已經死過一次了所以是幽靈」,可是實際上他們都是好端端地「活著」;起碼需要呼吸空氣、心臟不斷地在跳動著,餓了也需要進食。對現在的自己而言就是八苦猶在,這樣說的話應該也還是「人」,只是存在本身又和「幽靈」十分相似吧。

  他懂,自己因為剛剛的狀況而呼吸不太順暢,緊張感導致心跳不太規律,甚至臉頰有些發燙;以及,一瞬間透過指間所感受到的溫度,不管是自己或是對方,這些都是作為活著的人的證明。

  他不懂,自己抬起視線所望去的,面前宛若即將要消融在暮色之中的藤村,因為是停滯的幽靈所以縹緲,還是說因為是會流動的人所以才縹緲?

  這般念頭很驚人,油然而生的恐懼驅使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那對戴著皮手套卻發冷的手。

  「秋聲?」

  被這麼出聲一喚,他才恍然回神,察覺到自己正在做相當異常的事情。

  「秋聲……好溫暖。」

  但絲毫不留任何讓他難堪的餘地,原本自己覆在對方手上掌,倒是剎那間反過來被扣住,頓了頓,舉眼探去,彷彿這一刻眼前的島崎藤村輪廓才從太過昏暗而虛幻的漫漫夕暮中徐徐浮起、變得清晰,又彷彿是來自彼方的呼喊才將陷入另一個世界的他給一把拉起。終究是太過真實的碰觸及體溫,讓人霎時覺得原本壓在心口阻在喉頭的什麼被悄悄地抽走;可能是放鬆,反到讓他使不太上力,垂下肩:「島崎你的手很冰呀。」

  「還以為你對我生氣了呢……」慣常的語氣。隨之加緊了指頭的力道,其中有種頑固的意味,是不想讓他走,也是想多竊取些溫度吧。

  「沒有啦。嗯……老實講,剛剛還以為是幽靈,所以被你嚇了一大跳,哈哈。」一個苦苦的乾笑。心底想著乾脆說出來也沒什麼大不了,只不過顯得自己滿蠢的,但畢竟都經過了先前的種種失態,就算了吧。

  「啊,好像,還滿經常有這種事……」

  「我也從織田那邊聽說過啦……比起深夜,可能這種逢魔時刻更容易讓人膽顫心驚也說不定。總之只是在自嘲啦。」

  「嗯……」

  「尤其是啊,要說『幽靈』的話,那麼我也是吧。應該說我們的存在某種程度上就是。」

  「咦?真有趣呢……請務必讓我聽聽你的見解。」可能某種開關不小心被打開了,是讓人難以拒絕、甚至帶點逼迫性的眼神。

  不過,本來就也沒有什麼拒絕的道理就是了。

  「就當作閒聊吧,可能有點亂七八糟的就是了……啊。」突然想起了什麼,他皺了一下眉:「島崎你呀……已經入秋了,天氣開始轉冷了,自己要保重啊。……你的手真的挺冰的,還有,我的手不是讓你取暖用的……」

  「啊,對不起……」

  島崎藤村口頭上說是這麼說,雖然指節間扣著的力道是變得比較緩了,但卻沒有要從他手上鬆開的意思。

  趁著這個時候他將手抽了出來,毫不遲疑地就牽起了藤村。

  「想說你可能會冷吧,就先這樣借你也沒關係啦……要繼續談下去的話還是移動到比較溫暖的地方去吧。」

  其實對他來講,這也是為了讓自己安心。然後,好像瞟到了身旁之人難得的輕輕一笑。


  「嗯,謝謝你,秋聲。」
 

  德田秋聲開始想著等等要和島崎藤村說些什麼才好。

  但他也不懂,自己,自己與他,自己與他之間,究竟是流動或停滯;會不會,停滯與流動已經不再重要?

  不知不覺間,感覺停滯了許久的夕陽終於靜靜地沒入了兩人規律的跫音之中,最後的餘暉也轉化為某種微熱駐留於他們的掌心間。

-

原本只是某一天睡前想隨筆寫個秋日寫個黃昏,沒什麼特別就是想寫想練筆而已,起了個頭又被放置;後來入冬又快冬末,趕緊拾起來是該補完...寫著寫著莫名奇妙歪到了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收的地方去著

也因為這樣起初連標題也空著的,乾脆就隨意掛個充滿黃昏色彩的遊戲的BGM名字吧

好像有種什麼不明覺厲的對比,但自己什麼也描不出來,就算了吧!!!!!!

 

只是毫無意義的一篇辣雞

文豪炼金术」[][+橫光利一] 炸豬排三明治
月底也直接去日本買了三罐文豪香水,+小林.........................網羅一輩子大認輸  ...
文豪炼金术」[][]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夕
是所謂適合取材的場合而言是有些不尋常,但早就對村的神出鬼沒感到習以為常的聲,對此並不是特別在意;只是現在心底這般不踏實,蒸溽沉沉的空氣更是令人發悶,還真是令他不禁有點想看看那張雲淡風輕的臉,或許也...
文豪炼金术」[][] Abgrund
。 - 一日一(無理) 隨便亂寫的,寫到語無倫次...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就當是練筆吧(躺) 無聊試了很久以前很喜歡的第二人稱但我真的好幾年沒寫過東西了好難(再躺)...
文豪炼金术」[][] 島崎村はかく語りき
(扶額) 就只是自我滿足自我完結的隨意寫了一個段落便發出,非常草率非常抱歉 因為社畜時間有限還有其他填坑補番規劃短期內大概不會再寫了(起碼在我消化至少兩款galgame之前),謝謝待在...
文豪炼金术」[][] 君の名は。
原作者:食頭記   德田聲精神年齡很低…… 兩個前後不特别算有關連而且有溫度差的小段子 前面是很久之前的段子 後面是「二雨垂レ」召裝紀念... = …… 「   」 被過度的震驚給奪去了話語...
文豪炼金术」[][] Jenseits von Liebe
消失後,眺著他離去的方向許久,你的眉睫才開始慢慢低掩。畢竟是明白了有太多無法忽視,你追了上去。   = 終究不過是我眼裡(心目中)的德田聲及島崎村... 語無倫次(躺)...
文豪炼金术」[][] 30題短文
聲。 他想那應該是在等聲和等司書吧。但那畫面使他不禁覺得,村和聲簡直像是一對……阿形與吽形? -意亂情迷 所謂意亂情迷。他們時常會質疑是不是出於自身某種不甘寂寞的軟弱,才會使得彼此關係如此彆扭...
文豪炼金术·台词翻译】里见弴
暑い日は、川に飛び込んで涼むのが一番だね。僕の水着はあるかなあ 这么热的天气,跳进河里凉快凉快是最棒的了。有没有我的泳装呢。   旅行にもってこいの日だ思わない?早速こかに足を延ばして...
sodasinei【翻译练习】三好达治「師 萩原朔太郎」
を想像してる者もない 都會の雜沓の中にまぎて (學者もの中にまぎてさ) あなたはまるで脫獄囚のやうに 或はまた彼を追跡する密偵のやうに 恐怖し 戰慄し 緊張し 推理し 幻想し 錯覺し 飄々...
【试译·德田声】谈已故的镜花——对手的死 #日本文学 #德田声 #泉镜花 #翻译
花和解,但却不知道他真心是如何想的。但如今则不再有这个问题。我和他人同样,想要阅读一遍他的作品,进行理解和评判。这是因为我想自己至少也是了解他的人中的一个。     原文:「文豪ケミスト」文学...
【试译】《在盛开的樱花林下》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翻译 #文豪炼金术 #
原作者:硯蓮   「文豪炼金术」 讨伐活动*特别有碍书 净化《在盛开的樱花林下》 活动回想   *该回想动画基本上无关联 *强烈建议对照回想动画(PPT)阅读 *《在盛开的樱花林下》原的后两...
【试译】《奔跑吧梅洛斯》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文豪炼金术 #炼 #翻译
原作者:硯蓮   「文豪炼金术」 讨伐活动*特别有碍书 净化《奔跑吧梅洛斯》 活动回想   *原的名称替换: 太宰治——梅洛斯:《奔跑吧!梅洛斯》的主人公 井伏鳟二——菲罗斯特拉托斯:赛利努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