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Abgrund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島崎藤村不論站著坐著或躺著總習慣性地將纖長的身子給微微蜷起,平時舉手投足輕輕緩緩靜靜,也許慵懶閒散、也許笨拙愚鈍,那般我行我素又蘊著幾縷漠然的離世感,在你眼裡卻是種柔中帶剛的堅毅及執著;一頭茶色的髮隨興地蓬鬆散亂從沒整齊過,偶爾看上去倒有點像是淺淡的灰,而那被稍稍過長的瀏海覆著的眉眼,一貫淡泊地半掩,少有起伏和波瀾,若菜色的瞳眸,新生嫩芽一般澄淨透明,卻讓人望不穿。

  遠遠地在圖書館中有道身影縮著背緩慢地穿梭在書架中找尋著什麼時,不經意地打你眼底晃過,你的視線便悄悄地落到了遊走在書與頁間的,那骨節分明的細長手指之上;一樣提筆書寫,寫同你被歸為自然主義的文學,又一樣和自己一併托弓拾箭拉弦,但你納悶,為何就是這麼不一樣,不一樣地漂亮好看。

  倒不是羨望云云,你並沒有低頭沉思,一向易於不自覺又或者說是習慣蹙起的眉心是平順的,僅是純然地覺得那或許便是所謂的美,同時又在意起自己與其究竟有什麼差異呢?然而說穿了,你也未在自身上追求如同他一般。可能沒什麼道理,你就只是在意,看了出神地在意。

  然後,你發現被自己直愣愣地盯著瞧的那雙手平穩靜默地停止了滑順地在架與架、書與書、頁與頁之間挑弄撩撥的動作,但其主人卻沒有將其收回;你原以為他也許是尋覓到了想要的資料因而停下,可過了幾秒一切仍是停滯在前一刻似地,不見骨感修長的手有任何繼續下一步的舉動時,你心底開始泛出一層疑惑。

  正當你的眉宇因為不解,將要聚攏在一起時,你終於是抬起了視線,隨即與半闔的新綠色瞳眼交上。還來不及反應,你本能性地眨了眨眼,而那對翠玉似的眸偕著纖細的睫也同你眨呀眨。

  你其實有點排斥和他四目相接。並非厭惡抗拒,就只是害怕,原因很單純: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你很喜歡他那對若菜色的眼睛,乾淨澄澈,從來沉穩寧靜,卻不至冷淡,你甚至特別喜歡其中的溫度,雖不是熾熱,於你而言反倒是相當舒適的不溫不火;你不喜歡他那對若菜色的眼睛,遼遠深邃,遙迢得虛幻縹緲,令人難以捉摸得發酸發苦,你甚至特別不喜歡其中的道理,在他眼中你能參透的鮮少,唯獨——他看穿了自己——這一點,你讀了出來,彷彿清清楚楚。

  你不懂,那一雙低垂的眉目,意味著的是某種帶有深切悲憫的溫柔,抑或是某種旁觀俗世雲煙的超脫;還是,兩者皆非,並且什麼都不是?你到底是認為自己對於他什麼也猜不透,同時感覺在他面前如是赤裸。所以,對上他灼灼的目光不禁使你背脊發麻。

  些許害臊和焦慮混雜而成的不自在刺入髓裡開始化為麻癢。待你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思緒的紊亂時,對方已經向你投以一個極為清淡的淺笑。你想這說不定是一種友善的表現,但還是不由自主地蹙緊眉,閉上了眼,你不願去面對某些未知——你摸不透他——而他卻摸透了你,於是你也不願面對他猶如裸露。那是種令你感到發毛打顫的不對等,你忍不住對自己有些惱怒懊悔;當中更多的是種寂寥的無奈。

  垂下了繃緊的肩,再次睜開眼,可能是聲音太過細微而沒能傳達到你的耳畔,不過你明確地看見了對自身的叫喚,他的唇形勾勒得輕盈簡潔,所描繪的是你下面的名字,好似你們十分親暱。你覺得打脊底浸潤上來的異樣感一點一滴地加劇,逐漸夾雜著燥及熱,侵蝕得你難以喘氣。

  終究是按捺不住某種衝動,為了不失禮節依舊是點了個頭示意後,你乾脆地轉身就走。最後一刻你彷彿窺伺到了他向來平靜深遠的眸中漾起了什麼漣漪,然而你究竟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別開雙目不願去正視或許背德的苦惱與欲望。

  在這個當下你選擇背離一切而去。

  儘管你不會知道的是,那一汪明澈的凝望,直至屬於你最末的一隅在這個空間消逝得無影無蹤之後,仍然眺了良久才遲遲地斂起。

-

一日一藤秋(無理)

隨便亂寫的,寫到語無倫次...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就當是練筆吧(躺)

無聊試了很久以前很喜歡的第二人稱但我真的好幾年沒寫過東西了好難(再躺)

我也想要有地味觀察眼

而我捉摸不到那地味觀察眼裡的世界...

啊 覺得自己好噁心...............(躺)

文豪炼金术」[][] Jenseits von Liebe
消失後,眺著他離去的方向許久,你的眉睫才開始慢慢低掩。畢竟是明白了有太多無法忽視,你追了上去。   = 終究不過是我眼裡(心目中)的德田聲及島崎村... 語無倫次(躺)...
文豪炼金术」[][+橫光利一] 炸豬排三明治
月底也直接去日本買了三罐文豪香水,+小林.........................網羅一輩子大認輸  ...
文豪炼金术」[][] 島崎村はかく語りき
(扶額) 就只是自我滿足自我完結的隨意寫了一個段落便發出,非常草率非常抱歉 因為社畜時間有限還有其他填坑補番規劃短期內大概不會再寫了(起碼在我消化至少兩款galgame之前),謝謝待在...
文豪炼金术」[][] 君の名は。
原作者:食頭記   德田聲精神年齡很低…… 兩個前後不特别算有關連而且有溫度差的小段子 前面是很久之前的段子 後面是「二雨垂レ」召裝紀念... = …… 「   」 被過度的震驚給奪去了話語...
文豪炼金术」[][] 30題短文
聲。 他想那應該是在等聲和等司書吧。但那畫面使他不禁覺得,村和聲簡直像是一對……阿形與吽形? -意亂情迷 所謂意亂情迷。他們時常會質疑是不是出於自身某種不甘寂寞的軟弱,才會使得彼此關係如此彆扭...
文豪炼金术」[][] 流れとよどみ
。   聽到村的語氣從原本的疑問句變成自虐而獨斷的反詰,目光投到他身上又見他稍稍蜷了起來,頭垂得低,薄薄的瞼偕同纖纖的睫將嫩綠的眸掩得比平時還要沉很多,德田聲果斷是放棄自己肢體與內心的掙扎,努力撫平...
文豪炼金术」[][]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夕
是所謂適合取材的場合而言是有些不尋常,但早就對村的神出鬼沒感到習以為常的聲,對此並不是特別在意;只是現在心底這般不踏實,蒸溽沉沉的空氣更是令人發悶,還真是令他不禁有點想看看那張雲淡風輕的臉,或許也...
【试译】《奔跑吧梅洛斯》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文豪炼金术 #炼 #翻译
原作者:硯蓮   「文豪炼金术」 讨伐活动*特别有碍书 净化《奔跑吧梅洛斯》 活动回想   *原的名称替换: 太宰治——梅洛斯:《奔跑吧!梅洛斯》的主人公 井伏鳟二——菲罗斯特拉托斯:赛利努特...
【试译】《在盛开的樱花林下》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翻译 #文豪炼金术 #
原作者:硯蓮   「文豪炼金术」 讨伐活动*特别有碍书 净化《在盛开的樱花林下》 活动回想   *该回想动画基本上无关联 *强烈建议对照回想动画(PPT)阅读 *《在盛开的樱花林下》原的后两...
[][] 徳田声は語らない
原作者:食頭記   標題不太重要只是隨便玩玩的 寫一寫之後總覺得看成可能也沒問題吧......但我自己是派啦。(不固定就是了) ※所以請注意因人而異可能會看成偏向...
【试译·谷崎润一郎】文坛旧话—— 幸存文豪的文坛回顾录 #日本文学 #翻译
不知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数年前我他在热海的翠光园相遇的时候,他说自己重读了村的作品,感觉那是最令他感动的文字。 (以下略)     原文:「文豪ケミスト」學全集    Ⅴ マゾヒストにして王...
【试译·德田声】谈已故的镜花——对手的死 #日本文学 #德田声 #泉镜花 #翻译
花和解,但却不知道他真心是如何想的。但如今则不再有这个问题。我和他人同样,想要阅读一遍他的作品,进行理解和评判。这是因为我想自己至少也是了解他的人中的一个。     原文:「文豪ケミスト」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