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自白 #弓茨

sodasinei 2021-11-27

by/ xiios

 

以“小弓弦要离开设施”为中心写了这么一篇。

希望能看得开心!

———

天还没亮,窗外是浓稠密集的黑。

你还闭着眼睛,什么声音也没有,看上去像是死掉了。

我划了根火柴,当火柴凑近你的脸庞时,我能看见你脸上的绒毛,你的脸被划分为一条条色块,火柴的光在你脸上跳跃,你玫色的头发披散在枕头上,弯弯曲曲,像一根又一根蛇信子。

我站了起来,黄色的光铺满了整张床,你的被子被踢掉了,我帮你重新盖上。

床旁边的小书桌上放着一张纸,一支铅笔压在纸上,书桌右上角还有半根蜡烛,我走进书桌,火柴熄灭了,我又划了一根,去点燃桌角的那根蜡烛。

我提笔写字,从纸的左上角开始写,我写到:茨。然后是一个逗号。

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我看到蜡烛里盛满了蜡油,我把笔放下,转头去看窗外,外面变成了雾蒙蒙的深蓝,表上的时间告诉我时间快到了。

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你翻了个身,被子被翻开来,你的后背裸露着,那儿有一片淤青。那应该是黄色的,夹杂着点红色的淤青,至少昨天下午看到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它看上去有点发紫。

 

昨天下午我说了什么?

“与其一辈子被当作富翁的一条狗养着,还不如选择索性奔赴战场,像转瞬即逝的朝露一样消散在战场。”

你转头来看我,我也看着你,我能感受到你的情绪,地上的草被你踩在脚下,内心的某种冲动迫使我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

“能够自由支配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身处这样的立场不是更令人开心吗。你觉得呢,茨?”

 

你是什么反应呢 ?

“伏见弓弦!”你很少这样叫我。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你的手已经揪住我胸前的面料。

那时候它在你手心里应该像拍在礁石上的波浪一样破碎。

我俩凑得好近,我能看见自己在你眼睛里的倒影。我在你眼睛里应该是悲伤的、是痛苦的。

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我会成为姬宫家的一只家犬。

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我被父母丢弃到这里,现在他们需要我了,又把我捡回去,我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像是提线木偶。

我本能地要将你推开,你没站稳撞进了身后的木板堆里,你的脸皱了起来,你说你的脚扭伤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我把你背进了医务室,昨天下午医务室里的人比往常多好多,像是正好所有人都需要在那天下午进医务室,他们都生病了。

你躺在白色的床上,头偏向一边。好多人在说话,还有脚步声、呼噜声和咳嗽声。

我在削苹果,但削好的苹果被你拍到了地上。有一块滚进了你的病床底下,还有一块滚到了床脚。

“你回去之后也打算这样给你的小少爷削苹果吗?”

我站起来看着你。

你看着右边,看着窗外,你没看我。

你的头发滑下去了,我看见你露出来的额头上有一道伤口,很旧的伤口,旧到我来这儿之前就存在的伤口。我记得很清楚,那道伤口靠近你的太阳穴,凹进去一点,是浅褐色的,不注意去看是看不出来的,但我昨天下午注意到了,可能因为我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去注意,你的那道伤口在我看来好刺眼。

 

我马上就要走了,桌子上的蜡烛快烧完了,但纸上只有“茨”和一个逗号。

 

昨天下午你还说了什么?

那不像是你会说的话。我知道的你,是喜欢撒谎、利用小聪明来逃避训练、性格乖戾、自尊心又很强的麻烦鬼,小鬼这个词就很适合你。

你当时站在我面前,多么瘦小,但你的眼神像瞄准猎物的野兽,你的眼睛裹着一团混沌,我看不清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他们把你交给我,我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时间来管你这个小鬼?

那后来呢,我们经历了什么,我甚至会拜托采购人员,还利用厨房给你做饭,我担心你,你天天吃营养片,我居然当起了“哥哥”这个角色。

兄弟?这样形容我俩的关系有种不和谐,这种不和谐像是宁静的夜晚突然响起的乌鸦的叫声,那应该怎样定义我们的关系?

 

窗外的天像深蓝的湖。我拿起笔把纸上的逗号添成一个句号。

 

你当时说了什么,你当时……

你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记起来了。

我是怎么回答的?我应该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把掉下来的苹果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我想我该走了,有些时候什么都不留下会比较好。

 

我拿着苹果准备出去了。

你抬起头来,你的手拽着我的袖子,你看着我。

“我很羡慕你。”

临近八点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我记得很清楚,墙上的挂钟刚指到八点的时候,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雨声。

你的眼睛是一滩水。我看着窗外的雨,感觉快要溺亡了。

我想起你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我一直记得,这句话是悲剧里的台词,提起来大家都会走到悲剧的结尾:“就算与你变得要好,到头来,用不了多久你不是也是要回去的吗?”

但是,就算不提也不能改变这个结尾。

外面的雨小点的时候,你说你从来没有这么困过,你闭上了眼睛。

 

我站起来,蜡烛已经快烧完了,它黏在书桌上。我拿起那张白纸,这根蜡烛最后的火苗会在这张白纸上燃烧。

火光在你的脸上晃动,我最后一次帮你盖上被子。

你睡得很好,这很难得,你睡得这么安心,我决定不叫醒你了。

有些时候什么都不留下会比较好,悲剧的结尾总是悲剧。

」Fish in the pool
。”   七种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伏见弦,拧了拧眉毛:“我今天有事先走,你先帮我个忙,下次我补上。”“不可能。”伏见弦手里拿着扫把,也拧着眉毛看着他,他的刘海儿偏短,皱眉的动作看得很清楚。他的眉毛形状生得...
】. # #偶像梦幻祭
by/ 杂草   “。” 第三遍了,伏见弦呼了口气,掀开了七种身上的被子。 七种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脸色苍白,呼吸有些重,眼镜倒扣在床头柜边缘,一根镜架还直直立着。 拿手背碰了碰睡梦中人的额头...
「未授翻/」stray
站在门边,手里抱着一只……猫,可能一岁,或者更小。   “猫啊。”   “我看得到。”   “那你还问?”   走到他们共用的双层床下铺放下了猫,弦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会有猫...
】- 一封给过去的信 #
by/ IKatuo   还有十几天就快到盂兰盆节*了,七种想写张贺卡问候一下伏见弦。 此刻,他正专注地在电脑前码字。 先定下电子版的草稿,再由他亲笔以华丽的姿态刻在纸上,想必收到问候的弦一定...
】倒计时 #偶像梦幻祭 #伏见弦 #七种
by/ 暮雪   *真的很OOC,而且废话很多orz 希望夏楠不要太嫌弃…… ———   七种趴在桌子上。 七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七种趴在伏见弦对面的桌子上睡着了。 他看起来累极了,累到连...
酒后 #
,您应该不会介意吧。没想到那位大人居然派您来和我商量下一次合作的事,真是不胜惶恐。” 伏见弦抬头,七种穿着夏季校服从校门口朝自己走来,蓝红交替的领带工整地系在胸前,白色制服衬衣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
/Embrace #偶像梦幻祭 #七种
二手烟。 少年呼了口气,他的喉咙开始发痒,他想咳嗽,但是只能憋着。伏见弦转着手里的哨子蹲下来看了看表,说再撑一分钟就去吃饭,这个点儿饭堂早关门了,所以我帮你想办法解决。谁他妈稀罕,七种别过头去...
/面相学 #偶像梦幻祭 #七种 #伏见
by/ 桃桃乌龙茶   /面相学 里面所有看相的都是我编的万圣节就喜欢整烂活 cospro事务所前台的妹妹真是个奇人。 七种副所长伸长手臂,用两指从她面前轻松夹走一本书时这样想。这已经是妹妹本月...
】当我们大声说出爱 #偶像梦幻祭2 #
by/ 酵母菌   『发烧产物(本人 ooc警告 无口癖警告 想要评论 谢谢了TT』 若是问七种为什么选择了伏见弦这个男人,或许他的脑海里会闪过很多种答案。 勤俭持家、温柔贤惠、对七种的一切从...
未接来电 #偶像梦幻祭 #七种 #
by/ 理想机器   七种中心,一毛钱,十块钱架空星际战争故事,与星际无关与战争无关与原作无关 warning: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伏见弦非常惨   已经过去三天了,七种没有收到伏见弦小队...
/训练事故 #偶像梦幻祭 #七种
by/ 桃桃乌龙茶   /训练事故 纯爱 腰部有点不舒服。 大冬天的清晨,窗玻璃上结着白霜。七种被拉起来在训练场上练站姿。目光紧随教官的后背来回移动。伏见弦真的不是人,折磨训练对象这一块确实...
】玩笑 #偶像梦幻祭 #
,而只是一个无情的宣告。走进来的是伏见弦的老熟人七种——纵然二人都很少提起,但伏见弦的确是七种初入军营时的教官。如今七种已经跻身高位,同伏见弦的交际少得可以忽略不计,伏见弦本人并不知道他...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