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Jenseits von Liebe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德田秋聲不管什麼時候幾乎都將身軀直直撐起,倒不是昂首挺胸那般帶有傲氣的姿態,比較像是某種端正與規矩的體現,一如他向來伴著倔強的正直,誠摯地付出的認真與努力,映在你眼裡卻有著幾分彆扭與苛刻;黑色的短髮一成不變地乾淨俐落,柔柔軟軟地貼在耳後,伏在不長不短恰到好處的瀏海邊際的眉總會不經意地蹙起,底下的眼是清冷的鐵灰色,時而銳利時而和緩,總歸是種平靜的寬容及溫柔,再加上薄唇輕抿,這便是屬於表情並不多的他的一號表情,令人嚮往。

  和他相處是十分舒適的。作為友人你喜歡他那平衡極佳的距離感,他從來不是冷淡,也並非灼人的熱情,而是種不偏不倚,恰巧微微薰人的暖。有時你也很喜歡他無奈的神情,癟嘴皺眉,你覺得很適合他,看上去格外地柔和,這也許是因為你明瞭他的脾性;但你果然還是更喜歡他帶笑的表情,因你曉得那是多麼珍稀。讓你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為何總能精確地察覺到自己所想所求,並且不吝於對這樣的自己伸手施予;可能是出於個人的敏感與貼心,然而你更多地欣賞他眼底的那一份冷靜與正確,他特有的簡素質樸——儘管本人似乎並不引此為傲,可你最為喜歡的部分。

  你想,你們之間會不會有著某種默契,使你們乍看之下截然不同,卻又隱約地類似;你不懂自己於他而言是否與眾不同,你只知道自己是被他身上的特質或說才能所深深吸引,他那獨有的,令人安心的平庸。同時你一向感謝他竟願意待自己友好,給予打髓底便是個陰鬱團塊的自己一些善意,你也知道自己漸漸地對此產生慣性的依賴,你有些眷戀也有些恐懼。你或許是認為他在自己心中過於獨特,因此希望自己對他來說也能是個特別的存在;又或許,自己僅是誠如某人所言,自我中心地妄圖別人帶來的甜頭?

  無論如何你很清楚的是自己相當在意他,作為證據是你不知不覺間便會開始找尋他的身影。你放不下那總是過於緊繃的肩,擔心壓在上頭的重量是否太沉;也惦記著偶時會鎖得太深的眉頭,想揉平那一褶一褶的煩惱。你是多麼期望自己有能力可以成就他,多少替他分擔點那挺得過直的身子所負荷的種種。如同他對自己的好,縱使你認定自己終究比不過他,你仍盡可能地想回報他;只是難以否認的,其中也包含了一縷私慾,你企圖藉此得到他多的關注,想索求更多的什麼。

  晃到圖書館內隨意翻閱取材,是習慣是日課,你同時亦無意識地尋覓著他的蹤跡。要找到他或許不是件難事,你懂他的行動有一定規律,作為司書的助手時他的活動範圍大抵也相當固定,但你沒有直接地進入他的領地,你只在書架間信步遊走而已。

  指尖漫不經心地翻撥著書與頁,同時也被紙張搔刮得輕輕發癢。陳舊書卷的氣味不斷地撓著你的鼻,淡淡霉味混雜著彷彿是有些許悶感的土味並不刺鼻,而是溫暖圓潤,是熟悉且令人心神安定的味道,可此時此刻卻使你頻頻出神無法靜定,你反倒像是受到刺激,以致有某些東西在你之中躁動;看著眼前攤開的白紙黑字密麻,你不由得愣愣地想起垂在他額前耳畔頸項的髮絲,你終於意識到了自己心底念著的都是他。

  你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淺淺地吐了口氣。這時才發覺背後有道視線盯著自己。有點可笑,你以為背地裡不發一語盯著誰瞧這件事某方面上是專屬你的,沒想到今個竟然倒過來被哪個誰這樣默默看著,還挺是難得的經驗。一個莞爾,你回過了頭。

  於是你得以佐證自己對他的認知——總能回應自己所想所求。與其如是說,說穿了,其實他就是自己的所想所求吧。

  回首一望,距離稍遠你見到的是他一號表情,不過眉心鬆散,莫名呆愣,在你眼裡顯得有幾許可愛,你笑得更深了一些。緩慢地過了幾秒你們才四目相接,你同他眨了眨眼,然後他難得地瞪大雙眼,你既是疑問又忍不住暗暗竊喜自己捕捉到他少有的表情。接著是短暫的沉默,他蹙起眉闔上眼;你不解這意味著什麼,你試圖推敲,可是過沒多久他又換一個表情垂下了肩。你覺得那是慣有的無奈,卻異常地夾雜著一絲悲苦,你甚至看到其中有著羞赧。由於太過罕見,你不禁對此感到驚訝與動搖,同時又因好奇心與佔有慾而有些興奮。

  到底還是主動開口喚了他。你不確定他是否聽見,但你確定你的呼喊切實地映入了他的眸底。然而他沒有回覆你,只是稍稍欠身點了個頭便別過頭轉身就走。一瞬間你模糊地看見他眼中閃過某種困頓,油然而生的懼怕與空洞感。你不懂那究竟屬於誰。

  來不及反應的你只能停滯在原地靜靜地目送他。

  你的視線緊隨著他的背影不放,即便是最後殘留的一抹影子你也不願放過。待他的聲息徹底消失後,眺著他離去的方向許久,你的眉睫才開始慢慢低掩。畢竟是明白了有太多無法忽視,你追了上去。

 

=

終究不過是我眼裡(心目中)的德田秋聲及島崎藤村...

語無倫次(躺)

後記,這兩篇標題很無聊的是Jenseits von Gut und Böse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oO(到底是用什麼鬼德文呢

文豪炼金术」[][+橫光利一] 炸豬排三明治
月底也直接去日本買了三罐文豪香水,+小林.........................網羅一輩子大認輸  ...
文豪炼金术」[][] Abgrund
。 - 一日一(無理) 隨便亂寫的,寫到語無倫次...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就當是練筆吧(躺) 無聊試了很久以前很喜歡的第二人稱但我真的好幾年沒寫過東西了好難(再躺)...
文豪炼金术」[][] 島崎村はかく語りき
(扶額) 就只是自我滿足自我完結的隨意寫了一個段落便發出,非常草率非常抱歉 因為社畜時間有限還有其他填坑補番規劃短期內大概不會再寫了(起碼在我消化至少兩款galgame之前),謝謝待在...
文豪炼金术」[][] 君の名は。
原作者:食頭記   德田聲精神年齡很低…… 兩個前後不特别算有關連而且有溫度差的小段子 前面是很久之前的段子 後面是「二雨垂レ」召裝紀念... = …… 「   」 被過度的震驚給奪去了話語...
文豪炼金术」[][] 30題短文
聲。 他想那應該是在等聲和等司書吧。但那畫面使他不禁覺得,村和聲簡直像是一對……阿形與吽形? -意亂情迷 所謂意亂情迷。他們時常會質疑是不是出於自身某種不甘寂寞的軟弱,才會使得彼此關係如此彆扭...
文豪炼金术」[][] 流れとよどみ
。   聽到村的語氣從原本的疑問句變成自虐而獨斷的反詰,目光投到他身上又見他稍稍蜷了起來,頭垂得低,薄薄的瞼偕同纖纖的睫將嫩綠的眸掩得比平時還要沉很多,德田聲果斷是放棄自己肢體與內心的掙扎,努力撫平...
文豪炼金术」[][]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夕
是所謂適合取材的場合而言是有些不尋常,但早就對村的神出鬼沒感到習以為常的聲,對此並不是特別在意;只是現在心底這般不踏實,蒸溽沉沉的空氣更是令人發悶,還真是令他不禁有點想看看那張雲淡風輕的臉,或許也...
【试译】《奔跑吧梅洛斯》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文豪炼金术 #炼 #翻译
原作者:硯蓮   「文豪炼金术」 讨伐活动*特别有碍书 净化《奔跑吧梅洛斯》 活动回想   *原的名称替换: 太宰治——梅洛斯:《奔跑吧!梅洛斯》的主人公 井伏鳟二——菲罗斯特拉托斯:赛利努特...
【试译】《在盛开的樱花林下》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翻译 #文豪炼金术 #
原作者:硯蓮   「文豪炼金术」 讨伐活动*特别有碍书 净化《在盛开的樱花林下》 活动回想   *该回想动画基本上无关联 *强烈建议对照回想动画(PPT)阅读 *《在盛开的樱花林下》原的后两...
[][] 徳田声は語らない
原作者:食頭記   標題不太重要只是隨便玩玩的 寫一寫之後總覺得看成可能也沒問題吧......但我自己是派啦。(不固定就是了) ※所以請注意因人而異可能會看成偏向...
【试译·谷崎润一郎】文坛旧话—— 幸存文豪的文坛回顾录 #日本文学 #翻译
不知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数年前我他在热海的翠光园相遇的时候,他说自己重读了村的作品,感觉那是最令他感动的文字。 (以下略)     原文:「文豪ケミスト」學全集    Ⅴ マゾヒストにして王...
【试译·德田声】谈已故的镜花——对手的死 #日本文学 #德田声 #泉镜花 #翻译
花和解,但却不知道他真心是如何想的。但如今则不再有这个问题。我和他人同样,想要阅读一遍他的作品,进行理解和评判。这是因为我想自己至少也是了解他的人中的一个。     原文:「文豪ケミスト」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