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東方][里舞/さとまい] 二童子善哉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二童子精神年齡很低……

=

  舞和里乃又吵架了。

  「舞這個不動腦的笨蛋,不思考就胡亂行動又把事情搞砸了。」

  「呃!才不想被不做事的膽小鬼里乃說呢……你還不老是大意犯錯!」

  相知不見得相惜,但知己知彼的她們向來一針見血。

  ——話說回來,這兩人的性格還真是徹底相反。

  丁礼田舞總是被說太過莽撞冒失,也不是迷糊,就是太過衝動、太過果斷了點,讓人不住懷疑她是不是單憑本能直覺在猛衝。不過她付諸實踐的行動力卻是令人難以望其項背的,即便是橫衝直撞,她也總能在跌跌撞撞之中學習成長;或許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她最大的優點即是總能盡全力地向前進,而缺點是太過不顧一切,總結來說這種樂於嘗試錯誤的個性雖然令人無奈,倒也算不上太壞吧。

  爾子田里乃則是思慮周全、謹慎行事,和舞相較之下的確是顯得過於小心翼翼了,但這種細致入微也正是她的最大特色,她是自豪於自己的縝密細心的,擅長分析策劃的她遵照邏輯而嚴謹行動。只是她偶爾又會被自己深思熟慮太多的瞻前顧後給絆住手腳,不然就是出於對自己太過份的信心,進而大意犯錯;有時思考太多的人容易變得怯懦,所以有自信固然是好事,但變得自恃驕傲無疑是她最大的弱點。

  一個是大膽果敢的感性派,一個是細膩慎重的理性派。

  某種意義上她們的大相逕庭確實是互相彌補,理應相輔相成;然而講難聽些,直截了當便是她們總與彼此南轅北轍地背道而馳。

  「都是你不照計畫亂衝,又要被師匠大人罵了啦。」

  「還不是你一直什麼事都不做所以我才……」

  「真是急性子,冒失鬼!」

  「起碼我不像你那麼自以為是!」

  在爭執不休的喧嘩吵鬧當中,一個使勁地鎖著眉,一個死命地睜大眼,她們極盡全力擺出自己最兇猛惡辣的姿態,想盡辦法擠出最為狠毒的話語,臉貼著臉怒目相視,一概沒有要讓步的意思。

  吵著吵著連過去種種舊帳都翻出來當作把柄,新仇和著舊恨,漫天是指責對方的話語,她們揪著彼此的痛處窮追猛打一陣;終於是再也罵不出什麼之後,又開始試圖為自己辯解。

  「你、你說什麼啊,我才沒有呢!」

  「我也沒那麼糟糕啊!你講得太過份了!」

  「明明就!」

  「我、我哪有!」

  然後,百口莫辯的啞口無言。

  終究口裡吐出來是字字句句屬實,每每精確地正中要害,她們總歸明白那些都是自己不爭的敗筆與失誤。一言不發地別過頭去斜眼睨向對方,攢眉苦臉的那個嘴噘得高,咬牙切齒的那個拳握得緊。

  ——明明是這樣子的兩個人,哭笑不得的是,鬧得關係再怎麼差勁也僅止於拌嘴程度的吵架。

  畢竟,無論如何,身為秘神的二童子的她們是沒辦法傷害或離開彼此的。沒辦法離開彼此,如同詛咒。是的,那就是一種詛咒。

  像是忽然意識到這個束縛著她們的詛咒,一如慣常的默契極佳,她們同時回過頭,異口同聲:

  「為什麼我們非得要兩個人在一起啊!真是受夠了!」

  一齊高聲對喊之後,迎來的又空空蕩蕩是冷冽的靜默。

  這下可是連側眼看對方一眼都不看了,乾脆地背過身去,抱著胸,叉著腰,卻誰也不願走離原地,沉寂地擺著死水似的一灘尷尬,悶聲不響猶若在等著另一方去軀身低頭抹淨。

  無語伴隨空虛,過了一陣子又一陣子,某個不耐煩的誰開始剁起腳來,身為舞者的腳標緻好看,富有韻律地啪踏、啪踏、啪踏,似是婆娑起舞之前的熱身,又似是節奏流暢一致的演奏。啪踏,啪踏,啪踏,過了一陣子又一陣子,啪踏。再次是空洞的寂靜。

  嗚哇——無預警無前兆忽然一聲巨響,彷彿雷鳴般劃破沉默,不知道是誰先發出的,也許同樣是兩人心有靈犀齊聲相和;緊接著雨滴點點是零星卻猛烈地打進死水裡,溢了滿地糊塗。彷彿洩洪,她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互相抓著拉拉扯扯,沒道理的一團混亂,渾身泥濘一樣狼狽。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不要丟下我!諸如此類的話語,她們爬著跌進對方懷裡,摟著彼此搖搖晃晃,此起彼落地放聲哭喊。

  「其實我一直都好羨慕舞跟我不一樣……直覺很強,還那麼有行動力……」

  「不,我才是想變得跟里乃一樣聰明又細心……是我真的都衝過頭又太冒失了……」

  「才沒有……我不該那樣說你的!我很謝謝總會走在前頭的舞!替我做我所做不到的事……」

  「那也是因為有里乃在所以我才敢這麼做的!我也很感謝每次都幫我想我所想不到的里乃……如果沒有里乃的話我是什麼都辦不到的……」

  的確是哭笑不得,大肆貶完對方之後竟開始極力互褒;她們講著講著又是一次嚎啕的「嗚哇」,大哭了起來嘴裡還不忘呢喃著咿咿呀呀,也聽不太清楚是什麼了,到後來剩下的只有最簡單的肢體語言。她們互相緊緊抱著不放。

  ——說到底她們還是心意相通的。相去甚遠的秘神的二童子,仍有幾處是完全一模一樣的:在「沒辦法」傷害或離開彼此之前,或許更多的是她們「不願」這麼做。她們實際上心知肚明,自己是最喜歡對方的,尤其是和自己徹底不同的地方,那便是最恰好能填補自己所缺的。還有,明明如此卻又彆扭得總總都口是心非。

  為什麼非得要兩個人在一起呢?

  「……就是兩個人會比一個人好吧!」一無所有的她們也只有彼此了嘛。

  但果然,過不久依舊會繼續吵架的。

东方Project」[][/] 踊り子の脚
自身的確信,爾子田里乃心中有著這樣的想法。   「」儼然就是自己存在意義,乃對自己的作為者的雙腳十分滿意,雖然說不上是修長(畢竟身形也並不高挑),畢竟是苗條勻稱。腿部適度的肌肉造就了恰到好處的...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びし人格」
人でかうして抱き合つて居よう、 母にも父にも兄弟にも遠くはなれて、 母にも父にも知らな孤児の心をむすび合はう、 ありあらゆる人間の生活(らふ)の中で、 お私だけの生活につて話し合はう...
葉亭四迷和夏目漱石」[][永遠/竹林]永遠亭四迷 / 夏日踪跡
了點暖度。不過她並沒有轉過身子去一探究竟,惟有淡淡地勾起了唇角,並愉快地仰起頭來望向星月皎潔的夜空。      「離日出時分可久了,夜晚還長著呢。」      不用回頭輝夜便已猜知背後的人是誰,而對...
sodasinei【读书笔记】菊池宽「恩讐の彼に」
面前へ、洞門から出てきた一人の乞食僧があった。それは、出てくるうよりも、蟇(が)のごく這出てきたが、適当であった。それは、人間うよりも、むしろ、人間の残骸うべきであった。肉こ...
【试译·小川未明】私は姉ん思出す(我回想起了姐姐)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私は姉ん思出す 小川未明   花によう似た姿をば、 なんの花か問われる すぐには返答に困るけど。   ただ微笑みてものわず、 うす青白き夢の世に、 は幻浮かぶかな...
sodasinei: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 第九卷隨意翻 第一章 無貌王篇
其他準備呢?」   「では、残り物で試してみすか?」 「那麼,要用剩下的西試試看嗎?」   「や、あれは〝呪〞を溜め込みすぎてる。我でえ苦痛に感じるうのに──よくあれで生きてられたもの...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ぎたる彈くひ
造の都會、 たその上を走る汽車、電車のたぐひ、 それら音なくして過ぎゆくごし、 わが愛のごきも永遠の歩行をやめず、 ゆくもかへるも、 やしくなみだにうるみ、 ひの瞳は街路にぢらる。 あ...
離劍遊紀」[離] 殤殺浪凜暫無CP無頭尾同居現paro + 兩篇殤殺破車
を盗んでした)       凜殺的套路有夠伏見つか         實際上我覺得大學生浪巫謠應該會用很多emoji.......或是一般由符號組成的顏文字(對於無口角色的刻板...
sodasinei:【日文翻译】Forgotten Paradise
  夢現が曖昧なspace 梦境是很暧昧的地方   森の奥 恐る恐る手手繋ぎ朱鳥居抜け 森林的深处 逃脱出红色牌坊的那双可怕的手   何処で? 当然 目が覚めるで 何处才是尽头? 当然是梦...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詩人猫」「醉漢猫」
多分に肉食獣の野性を素因してゐるころの、文化的に馴育れてな動物である。     醉汉与猫     酒精的生理作用,是使瞳孔扩大、更觉日光令人目眩。由此,众多酒友都喜好汇聚一室,从白天起便紧闭窗子...
sodasinei:【日文翻译】君のなりに
你相遇之时   優しに恋をして 迷恋上了你的温柔   おはようって1行で始る朝 一行“早上好”的短信开始了新的一天   保護したメールが増えてくのが嬉しかったのに 保存下来的短信不断的增加,我很...
sodasinei【翻译练习】室生犀星「母子」
分らなを呟きなる あなたが本統の母であつたら わたしをあの寒門のころへ抱て出なでくだ   子供よ おへはよく似てゐす そつくりお前のふこ度聞く気がし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