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夕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看到明星召裝,有感而發。(太沒前後因果邏輯性了吧#)

7/7大概沒空,已經寫完就先早一步放上來

=

啊,原來已經到這個日子了——輕輕地用右手背拭去脖間隱約讓人有些不耐的溽熱,德田秋聲無語看著被司書獨斷地塞入自己手中的短冊,遲了許多地心想。

稍早隨著司書將一紙一紙要繫在竹枝上的短箋配給圖書館內的每一個人,身為助手秋聲在一旁大致上看遍了大家不同的反應,喜怒哀樂,有些是紙筆一拿便興致高昂地振筆疾書,有些是皺著眉苦惱或沉思細細。他看到了北原白秋、石川啄木和高村光太郎湊在一起討論盤算著什麼,看到了太宰治如同新年那時一以貫之,看到了新美南吉和宮澤賢治興奮地訴說著自己的願望,看到了坂口安吾與中原中也的嬉笑與怒罵,看到了小林多喜二同中野重治、德永直貌似有默契地寫下了差不多的內容,看到了小泉八雲讚嘆著這種日本的習俗文化,看到了田山花袋和國木田獨步又在拌嘴,看到了正宗白鳥的滿面無趣。就這樣過了不短的一段時間後,他才愣愣地開始意識到自己也要「許願」這件事。

許願啊。對於並非欲深,卻也非無欲,平淡普通的自己,要擠出個什麼像樣而不會太俗氣的願望實在並非簡單事,但也不願就這樣書寫下什麼過於艱難、不大可能被達成的空想。當作是件好事吧,自己是幸福安逸所以不至於有什麼深切的執著。聳了聳肩,秋聲這麼想。

七月白晝的炎熱伴著欲雨的天氣,使他不自覺又用了掌根抹了抹額際的汗珠,然後搔搔滿頭無奈,事實上他並不是很喜歡如此平淡無奇以至於思索不到任何值得書寫的願望的自己啊。

盯著一如自己思緒空白的紙箋,他才恍恍惚惚、太過緩慢地意識到了一件事——島崎呢?好像一直沒看到他的身影啊。

雖然以這種嘈雜喧鬧,也就是所謂適合取材的場合而言是有些不尋常,但早就對藤村的神出鬼沒感到習以為常的秋聲,對此並不是特別在意;只是現在心底這般不踏實,蒸溽沉沉的空氣更是令人發悶,還真是令他不禁有點想看看那張雲淡風輕的臉,或許也能消消暑,讓自己感到清涼舒適點吧。

「不曉得島崎寫得怎麼樣……」其實秋聲料想和自己在根本上極為相似的他,大抵同樣仍是一紙空白。既然這樣就去會一會他好了,說不定能找尋到什麼靈感。

 

當德田秋聲找到島崎藤村時,燠熱的濕氣又變得更沉了;時間並沒過太久,但雲層更加厚重地壓了下來是事實,他仰首眺望,是的,任誰都能明確地得知:就快下雨了。接著他又低頭俯視,然而眼下的人卻一臉無所謂的淡泊,恣意地枕在中庭的某一塊青翠。

「我還以為你會嚷著要取材大家許下了什麼願望之類的。」

「對喔……我忘記了。」

見到藤村微睜著眼把視線投了過來,秋聲便走到他身邊彎腰蹲下,將手裡兩枚短冊當中,被囑託要轉交出去的那一枚拍到那漫不經心得過於清涼的臉上:「騙人。」

低掩的眉睫輕顫,底下乾淨的新綠搖曳了一下,然後骨節分明的指緩緩攀上了捏著箋紙的掌,軟綿地拿下對方手中的東西。拎回自己的手裡晃了幾下後,藤村將它攤平,抿嘴無語地仰望著像是在端詳;也或許是什麼都沒映入他的眼中。

「原本想說你可能是忘了或是其實對這種活動沒什麼興趣,但是一看到你的臉我就知道不是這樣了。」

「瞞不過秋聲呢。」

「所以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在這種地方?」

「要下雨了呢……」

——話題直接、果決、徹底地被岔開了。

大概是認為深究也沒意義,或者乾脆選擇放棄,秋聲沒有追問下去,只是淺淺吁了一口氣:「你也知道啊……」

「七月七日下雨是慣例。我阻止不了這種灑淚雨……但還是希望起碼入夜後能轉晴啊。」隔著不透光的紙箋,藤村愣愣地盯著灰濛的天空。停頓了一下之後,才慵懶地將伸出去的手收回,握緊了在這個日子被人們用來乘載自身心願的紙條,眨眨眼看向蜷縮在自己身旁的人:「秋聲呢?寫了些什麼?」

「我又被當成取材對象了嗎?」苦笑著輕哼了一聲,再次用手中剩下的那枚,屬於自己的短冊拍拍眼前的人的臉:「 我還沒想到。你看,什麼都沒寫,空白的。」

「而且實際上是想說你應該也跟我一樣還沒想好願望才來找你的。誰知道你根本沒打算參與嘛,還要司書讓我轉交給你。」

這話令向來僅半睜的那雙眸眼瞇得更細了。

「找我?」

「想不到寫些什麼才好,我有些頭痛。想說見到你的話可能會有什麼想法……?」說完他便蹙起眉噘嘴歪了頭,神色帶了點困惑,像是在質疑自己講這是什麼話,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這樣啊,真令人開心呢……」

「呃,什麼啊你……不過明明也不是那麼嚴肅的事情就是了,我是不是不小心太過認真看待了……」

「嗯,秋聲總是太認真了啦。」

啪。藤村坐起身來,反過來將手中那紙短箋敲到秋聲頭上,動作俐落卻又溫柔得像是某種撫慰。

「唉。那島崎你打算寫些什麼?」有些彆扭地推開了額前的手,問道。

有時看起來近似灰色的蓬鬆褐髮凌亂一貫,幅度不大地搖晃,那對澄澄若菜色眸子綴在其間閃爍細碎:「嗯……希望秋聲可以寫出優秀的小說,希望秋聲可以變得引人注目……之類的?」

「我、我說啊……」秋聲瞪大了眼,露出錯愕的表情,間隔了幾秒後又低下頭把臉埋進了膝蓋之間,聲音略顯乾啞地說:「……真是多管閒事……難得的願望請用在自己身上吧。」

「也沒什麼難得不難得的……只是既然秋聲都這樣說了,那好吧……秋聲你有筆嗎?」

「沒有耶。你這麼快就想好了嗎?」

「嗯。」

看著一頭蓬亂得捲翹的髮上下擺動,掩蓋在其下的眉睫勒出的弧度倒不像是興味索然、不打算參與的樣子,秋聲竟覺得有些好笑。「嘿咻」一聲,他站起身來,嘴角微微地彎,攤開左手遞了出去,待另一細長好看的左手覆上來,隨後便緊握著稍加出力,將不知被種在地面上過了多久時間的藤村給拉了起來。

「那就趁下雨之前趕快回去寫一寫吧。」

彷彿像是真的在這片大地上收穫了些什麼,拉起了藤村之後,連同被埋藏在底下的土壤氣味也一併被拔了出來;某種特有的氣息夾雜著潮濕悶味濃厚而略略刺鼻,貼在身上的水氣愈發黏膩,舉目所見又是滿天墨色的濃雲,這所有種種全都過於明顯地指出——驟雨即將來臨了。

果不其然,當他們才一腳踏進圖書館內的玄關,外頭便開始下起了滂沱大雨。

 

後來傾盆的雨勢持續了許久。和藤村一起回到圖書館後,他們便各自離去書寫並垂掛自己的短冊。

然而到了黃昏時分,秋聲手裡那枚短冊卻也同樣仍是持續的空白。老實說,他不懂這究竟屬於精神面的匱乏還是充裕,也不懂這節慶活動對自己而言的意義是輕重深淺,更不懂特意和藤村見面這件事到底是有所助益與否;眼見夕日即將西沉消失,午後的雷陣雨卻依舊淅瀝,也許是自暴自棄,也許是發自內心,最後僅是潦草地寫下了違背自己所言的願望,趕在日落前隨意地繫到了被司書移入室內的竹枝上。

在將細繩綁好的那刻,窗外的夕陽恰巧沒入了地平線的另一端,夜幕終究垂降了下來;不過叫人意外的是原本滴答不斷的雨聲,竟也宛若是連帶被那巨大黑布給徹底覆蓋似地戛然而止,停滯的空氣總算開始流動。

「秋聲。」

從背後突然被叫喚名字的他,圓睜著眼轉過身回頭一望。

「島崎?」

「結果你還是想出來要寫什麼了嘛。許了什麼願呢?」

「——秘密。」看向藤村,他垂眉淡淡莞爾,笑容乾淨一如雨後明朗的夜空:「禁止取材。」

「哦。」被推著遠離滿載著眾人形形色色願望的細竹,以煩人的窮追不捨著稱的他罕見地不再問下去,甚至反常地主動將話鋒一轉:「雨終於停了。那你可以和我一起去白天的那個地方嗎?」

「嗯?是沒問題,要做什麼?」

「來了就知道了。」

與白天那時相反,這回換藤村拾起秋聲的手,肩並著肩穿過大廳前廊,室外迎面而來的風是宜人的涼快舒適,美中不足是大雨方歇後的地面還是濕漉漉的,甚至還有幾個小水漥。

但雨後的一切畢竟是爽朗的,並不是太遠的路程當中,他們牽扶彼此踏著節奏輕快的腳步,小心翼翼卻又像嬉戲一樣地避開積水處。

「到了。」

那頭在月夜下顯得稍稍像是銀灰色的髮搖曳在晚風的輕柔吹拂之中,細細髮絲反射著月光彷彿是繁星閃爍點點,他勾了一抹如同今夜的下弦月般的清淺微笑:「其實是想和秋聲一起看星星。」

忽然被這麼一說,秋聲頓時不知該如何應答,只是茫然地睜著大眼。這時他還沒能領悟到藤村的言下之意。

「你不是問了我為什麼要一個人在中庭嗎?」

「喔,嗯。怎麼了?」反應有些遲緩地眨了眨眼。

「——因為我在等著秋聲你啊。」不等秋聲回話,他便自顧自接著繼續說了下去:「就是覺得秋聲今天會來找我呢。結果你果然來了,太好了。」

「你壓根沒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而且還料到了我會帶著短冊去找你的意思……?」

點點頭。

這樣地被摸透,或說這樣心照不宣的默契,使人感到有些麻癢。但是一想到藤村是刻意在等著自己,還包含了司書所交託的短冊,秋聲覺得既好氣又好笑的。既然這樣的話,代表藤村應該還算是挺樂於參與這個節日的習俗活動的吧?他忍不住好奇探問:「所以你後來是寫下了什麼願望?」

「希望今晚能夠放晴。」

所謂瞠目結舌,德田秋聲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倒抽了一大口氣。

「因為我想和秋聲一起看星星啊。」

「為什麼要找我,呃,看星星……?」他困惑。

恍若夏草的瞳眸晶瑩剔透,斂了斂,將視線拋向迢遙的天河:「就是想在這種日子和你一起看星星啊。這種日子,請你理解。」

秋聲下意識又深深吸一口氣,緊接在後是一陣過於久遠的仰天長嘆。然後他將掌深沉地覆上了自己上半張臉,逕自笑了起來。這下換作藤村被這唐突的舉動給嚇著了,總是眉目半闔、過於靜定的神情,少見地染上幾分驚訝的色彩,滿面不解地直直盯著他瞧。

「哈……島崎,現在允許你取材了。」

「咦,可以嗎?那……秋聲許了什麼願?」

「——希望島崎藤村的願望能被實現。」

這麼坦白地說出來,實際上是令他有幾分害臊的。

於是地上人兒的笑鬧聲在廣袤無垠的星河底下響起:秋聲還真是沒辦法說別人,不是說要用在自己身上嗎。誠如你所說啊,我也這麼認為。許了沒什麼意義的願望呢,真可惜。才不是沒意義,也一點都不可惜吧,島崎。哦,這麼說也是,謝謝你,秋聲。……彼此彼此啦。

在七夕的夜裡他們是熊熊燃燒的艷火,璀璨絢麗得喧賓奪主。

=

標題取自 島崎藤村 夏草 天の河二首 其二 七夕

島崎藤村有史以來講過最多話的一次(謎)

前陣子跑去跟小泉八雲(CV:立花慎之介)談戀愛了我要當他的小精靈 吃他的牛肉 和他一起靈園約會 嘻嘻嘻…………

(btw我意外地還滿喜歡岡本泉鏡花的)

 

我要跟藤田五郎結婚 謝謝大家




7/6追記:本人常駐助手是秋聲。在召裝大墜機後今天特意換成藤村想說well我也沒虧待你,給我金卡八~~~就單抽銀轉金了感恩讚嘆南無三(合十)
而且我後來才想到這幾天日本根本大爆雨。好。平行時空平行時空。

文豪炼金术」[][] 島崎村はか語りき
(扶額) 就只是自我滿足自我完結的隨意寫了一個段落便發出,非常草率非常抱歉 因為社畜時間有限還有其他填坑補番規劃短期內大概不會再寫了(起碼在我消化至少兩款galgame之前),謝謝待在...
文豪炼金术·台词翻译】里见弴
原作者:硯蓮   登入 自分伝えたい事をそまま文章にる、簡単でしょ? 就直接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写成文章,很简单不是吗?   文豪入手(初次) 僕は里見弴。有島武郎は僕兄貴なだ。え、そっ...
文豪炼金术」[][+橫光利一] 炸豬排三明治
至少兩款galgame之前) ????????????????????????? 半款galgame都沒消化掉的我,也才清掉一片灰鷹サイケデリカ(白眼) 網羅我一輩子,認輸。 上個...
文豪炼金术」[][] 君名は。
原作者:食頭記   德田聲精神年齡很低…… 兩個前後不特别算有關連而且有溫度差的小段子 前面是很久之前的段子 後面是「二雨垂レ」召裝紀念... = …… 「   」 被過度的震驚給奪去了話語...
文豪炼金术」[][] 流れとよどみ
心頭一顫還倒抽了一大口氣,這麼一想就覺得真是糗到不行,忍不住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聲。嚇到你了嗎,對不起……?」那對經常是壓得很低的若菜色眸子罕見地揚起,映著一抹彩細細地閃爍,打算道歉卻語帶懷...
文豪炼金术」[][] Abgrund
。 - 一日一(無理) 隨便亂寫的,寫到語無倫次...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就當是練筆吧(躺) 無聊試了很久以前很喜歡的第二人稱但我真的好幾年沒寫過東西了好難(再躺)...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雲雀巣」
れはへに寂しそして苦した。 おれはまた親鳥やうに頸をばして巣中をぞいた。 巣中は暮どき光線やうに、うやりとしてた。 かぼそい植物繊毛に触れるやうな、たとへ...
文豪炼金术」[][] Jenseits von Liebe
消失後,眺著他離去的方向許久,你的眉睫才開始慢慢低掩。畢竟是明白了有太多無法忽視,你追了上去。   = 終究不過是我眼裡(心目中)的德田聲及島崎村... 語無倫次(躺)...
文豪炼金术」[][] 30題短文
聲。 他想那應該是在等聲和等司書吧。但那畫面使他不禁覺得,村和聲簡直像是一對……阿形與吽形? -意亂情迷 所謂意亂情迷。他們時常會質疑是不是出於自身某種不甘寂寞的軟弱,才會使得彼此關係如此彆扭...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見しぬ犬」
    萩原朔太郎   見もしぬ犬が私あとをいてる、 みしい、後足でびいてゐる不具(かたわ)かげだ。   ああ、わたしはどへ行か知ない、 わたし道路方角では...
【试译·立原道造】晨曦黄昏的诗(节选) #翻译 #日本文学
が それを忘れるう……さうして   ぐれが夜に変るたび 雲は死に そそがれて来るうやみなかに おまへは 西風よ みななしてしまた と   *   II  终究……   终究  会...
sodasinei【读书笔记】菊池宽「恩讐彼方に」
之助は、握りしめた太刀柄が、い間にか緩でいるを覚えた。彼はふと、われに返った。でに仏心を得て、衆生ために、砕身苦を嘗めている高徳聖(じり)に対し、深夜闇に乗じて、はぎご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