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劍遊紀」[東離][殤殺] 患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趕時間短寫其實也沒什麼CP味、極度OOC


看了二期衝了一波cafe湊齊了原本就默默喜歡的CP的立牌和杯墊之後又想起,啊,其實我是很喜歡這對的...
但我還沒看生死一劍(每次都會在一起些地方徹底大失格ry

在沒看過生死一劍的前提之下隨便寫寫自己爽的TT 哎這對超我菜 好可愛(失語)

=

人們說他看似冷漠妒俗,說話帶刺,但相處過後一副古道熱腸的性子徹底難掩,到底就是個忠義耿直的好漢。

他倒也是認了,是啊,就是如此,敦厚到了一種像是軟肋的程度。他以為自己有情有義,就是這樣才會輕易受騙、被人所欺。一路過來為此所吃的虧沒少過,然而又何妨呢,於他而言一貫地就僅是吾往矣。

直到沉默的樂師艷紅如昔地再次出現在他面前。

哎,你怎麼來了呢。鬼歿之地怎麼說也是艱苦行,也真是夠你受的了。還活著啊,真是太好了,浪。

沒能說出口,但他是這麼想的。

還活著啊,真是太好了——此刻他才驚覺自己究竟有多久不曾有過這種念頭了。

他其實早已有點不大記得自己是否還曾掛念著他人的死生了。畢竟所選之路哪會亞於所謂無間道,為了成全什麼大義,或多或少的犧牲是不可避免的,這點他當然知道,咬緊牙也依舊是擇善固執;然而曾幾何時演變成了這般淡然,開始忘卻了誰與誰的生與死與好與壞。

這些哪裡是能輕描淡寫的呢。儘管是個性促使他想盡可能地雲淡風輕,可何時「佯裝」得不在乎竟變得如此容易。

會不會自己其實是無情無義,所以至今才會從未長久駐足在哪個誰的身邊;所以才會到了一切全都過去了才意識到這些?

思及至此他突然有點想哭,不自覺地憶起了某個值得他悼念的雙劍士。

令他感到慶幸的是:垂下眉睫,蒼白而纖長的紫影仍能好好地映在他眼前的虛無之中;抿住雙唇,他也依稀猶記月下花前共酌的芳醇酒氣。於自己而言是年輕的小夥子氣盛得可笑,是有幾分與年少時的自己相似;但或許相較於自己對方可有情有義多了,甚至是多得可愛。

回想起那夜的事,他又有些止不住發笑。

——啊,是上了年紀吧。才會這樣既想哭又想笑,到頭來是哭笑不得,察覺自己並不如自己所認為的剛強,也並不如自己所認為的柔情,終究是不上不下,只好又將一切吞回肚裡。

他想,未曾有過任何形似他所抱持的執著的自己,也許是可悲。

縱使日月往復,四季遞嬗,遊人浪跡步不休。

他卻忍不住懷念並嫉妒哪個已逝的誰。


=

殺無生喝殤不患珍奶啦(目眥盡裂)

」[][] 垣根 1. boundary 前
自己多少懷有私心。 「總之,就是先瞻仰一下那尊容囉。」拾起儼然代替的墓碑鳳啼雙聲,讓那如同原主一般筆直而纖細優美的身躺臥到一旁後,簡單地調息一下便運氣發勁,豪不費力地在剎那間將隆起的土饅頭化為...
」[][] 四則短篇無題
自己是個客,就算實際上在樂理方面的造詣也並不下使的手腕,他果斷地否定了提議。 「不,但我是真的覺得很厲害啊。」 「在,吹奏笛子什麼的只不過是幾乎每個人都會的伎倆。那個凜雪鴉也會...
」[] 浪凜暫無CP無頭尾同居現paro + 兩篇破車
?」搔了搔頭。 「Thief♥Rinne。給你看比較快,過來。」 看到無生視線從未開過電腦螢幕卻朝他招手,內心其實是有點想叨念這究竟是什麼態度。但他也沒什麼身分多說什麼,而且開口問問西的...
」[][] 春-無題
,他們一如既往地早起;正確來說是無生有著良好的早起習慣,通常都在日出之際甚至更早一些醒來,並總會連帶叫醒睡在一旁的同自己鍛鍊術。 在那之後聽聞目前居留的村莊出現了委託任務便立刻接下...
」[][聆牙中心] 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 #浪巫謠 #聆牙
原作者:食頭記   遥かに仰ぎ、麗しの 大概算是<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聆牙視角吧 乍看之下或許有點浪?浪?聆浪聆???但無特定CP取向(我是這麼想,然而寫浪真的很難不...
」[][] 極短打無題 #浪巫謠 #浪 #浪
原作者:食頭記   跟<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一樣 過去捏造、OOC,浪巫謠沉默不語系列(對於我的性癖深感抱歉) 雖然寫但我...
」[][浪中心] 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浪巫謠 #聆牙
破碎的,意料之外得到一位代言者,他以為因此自己是更為完滿一些。身為一個人。 ——直到他遇見了。 他的直覺告訴他:與這個人毋須任何答辯都能是完滿的。身為一個人。 後來與共處的日子確實是驗證...
「二葉亭四迷和夏目漱石」[方][永遠/竹林]永遠亭四迷 / 夏日踪跡
俗的氛圍。      今晚是十五夜望月,遠塵囂的永遠亭在這般秋夜更是顯得分外清幽,皎潔的月光也豪不吝惜且恣意地灑落在永遠亭之上,任憑朦朧的銀霧氤氳於庭園之中。      蓬萊山輝夜──身為住人之一的...
袁紹得冀州,過程之精彩,令人拍案叫絕
都督從事趙浮、程奐將彊弩萬張屯河陽。浮等聞馥欲以兾州與紹,自孟津馳下。時紹尚在朝歌清水口,浮等從後來,船數百艘,衆萬餘人,整兵鼓夜過紹營,紹甚惡之。浮等到,謂馥曰:「袁本初軍無斗糧,各己散,雖有張楊...
【文野乙女】他是鬼(中也篇)●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中也● 中也×你
到。可中也只是背對著你,不留只字片語,走得比任何事物都要輕,卻又好比在你身上行了刑,讓你如死去又活來,不需要刑具和場地,途是一個背影已足以死千個你。   風吹送片幾落葉到你眼前,窗外樹隨起風舞,沙沙...
被遺忘的漢室忠臣——傅燮,傅南容
,上有霸王之業,下成伊呂之勳。天下非復漢有,府君寧有意為吾屬師乎?」燮案叱衍曰:「若剖符之臣,反為賊說邪!」遂麾左右進兵,臨陣戰歿。謚曰壯節侯。 叛軍圍城,在城外磕頭,請求將傅燮送回鄉里。 反賊非但沒...
皇甫嵩破黃巾之後,假如立刻擁兵造反,能否成功?
?」 忠曰:「不然。昔韓信不忍一餐之遇,而棄三分之業,利已揣其喉,方發悔毒之歎者,機失而謀乖也。今主上埶弱於劉、項,將軍權重於淮陰,指撝足以振風雲,叱吒可以興雷電。赫然奮發,因危扺穨,崇恩以綏先附,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