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劍遊紀」[東離][聆牙中心] 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 #浪巫謠 #聆牙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遥かに仰ぎ、麗しの

大概算是<魔法琵琶會夢見吟遊詩人嗎?>聆牙視角吧
乍看之下或許有點殤浪?浪殤?聆浪聆???但無特定CP取向(我是這麼想,然而寫浪真的很難不扯到殤      之間的愛恨糾葛情仇   )
一樣OOC要素滿高的西幽過去捏造

首先,我不是浪粉我只是想寫(寫自己的性癖);其次,關於浪巫謠我真沒站特別CP      儘管寫到後來自己都在想,嗯??聆浪???   ,我真沒那個意思;最後,我隨便寫寫若哪個誰有機會看到這篇也隨意看看就好,雖只為私心性癖而寫但寫這種OOC東西還是怕被圍剿

請切記不要估狗標題謝謝(居然還粗體字

=

聆牙當然喜歡浪巫謠那一對像是藝術品的雙手,骨節分明又纖長好看,雖說偶爾會不小心或因故(而大抵原因是出在自己身上)被弄痛,但不管怎麼說總歸是對自己溫柔較多。作為樂器他也喜歡奏者演奏時高昂的情緒奔流,他覺得被浪撥弦時自己最富有生命力,能被西幽第一的樂師所愛用,他堅信自己是最幸福的樂器。

但是聆牙理所當然地更喜歡浪巫謠開口講話。哪管骨感的手與華美的指甲套是多麼和諧地操弄著自己,也比不過那確實能撼動天地的聲音。他想,若自己有靈魂,那低沉渾厚的嗓音真切是可以迢遙地穿透靈魂。聆牙才不想知道其中「言靈」究竟會震撼多少人的心神靈魂,但他知道自己早已被震撼。他是因浪巫謠而生。沒有浪的「言靈」也不會有此時此刻的自己。

實際上浪巫謠卻很少開口對他說些什麼。或許是因為他們之間並不需要任何言語,聆牙也能意會到浪的心思;又或許只是浪巫謠並不想出聲動搖這個世界。儘管樂師默默無語彈奏自己便已是種無比的喜樂,琵琶仍無止境期待奏者呼喊自己的名字。

他覺得浪巫謠的內心很漂亮。乾淨透明而無任何一抹汙濁。那很難形容,畢竟不是他以雙目所視,只是種感覺;但那一對手擱在琴身時,的確能感受到浪心底思緒的熱流傳到自己身上。薰暖得發醉,卻又像是能灼傷他的溫度。而琵琶明白那銳利的美源於近似強迫的堅毅與專一:像是種潔癖,像是對於正邪善惡,像是對於殤不患的追隨,像是樂師幾乎不曾觸碰除自己以外的其他樂器。

自己待在浪的身邊最久,是最懂浪的人。魔法琵琶是這麼想的。

——直到浪巫謠發不出聲音。

失去了在現實生活少數、甚至能說是唯一,可以普通地交談的「人」,浪便說不出話了。擁有言靈的樂師無話可說。那期間浪巫謠曾罕見地落淚,聆牙目睹了所謂泣不成聲。那並非是悲痛地號哭,只是那口中連嗚咽也吐不出。終究只是淺而短的幾個呼吸,靜靜的。

對於這樣的浪巫謠,聆牙當然很清楚自己身為樂器所能做的事情有限,並且遠遠不及那個被口口聲聲喚作「殤」的男人。琵琶有時會恨自己生而非人,且無法成為人。可是有些事情也是只有作為樂器才能做到的,好比對沉默寡言的吟遊詩人不離不棄。長久地陪在浪身邊。

浪巫謠可以為了世界而緘默,但世界畢竟不能剝奪他的話語。話說回來,世界是什麼?殤不患?殤不患豈能是世界?本不該有人格的器物不解。他僅是覺得世界過於殘酷。

——但他知道自己的世界只有浪巫謠,浪巫謠便是他的世界。

取回聲音的那個黎明,浪巫謠明淨澄澈的輪廓還浸潤著幾許殘存的夜色,摟著他便啟唇紡出了許久不聞的歌聲,而被懷抱的聆牙只是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


=

其實我一直覺得第八集浪說太多話了我不太開心(X
我的性癖只想看他不能說話.........
      我猜一定有人覺得這角色太外掛不是很喜歡(?)但我就是看到外掛角色發光發熱就特別想看背後陰影面積(X)  
所以我覺得我對聆牙沒有很不友善但我對浪巫謠滿不友善的(我姑且自認還算喜歡他啦ry

而他第八集還活著,也好。(※我並沒特別想看他發生什麼事,真的。)

」[][中心] 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 #
而為人並不完滿。就算你能替我訴說一切,也只不過是『翻譯』。」 聽到這麼說,就算是也無法繼續聒噪。 「我言語是支破碎。就算因你也不曾完滿。直到我遇到了殤。」 他沒聽到「自己聲音」有任何...
」[][殤殤] 極短打無題 # #殤 #
原作者:食頭記   跟<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仰望>一樣 過去捏造、OOC,沉默不語系列(對於我性癖深感抱歉) 雖然寫殤殤但我...
」[][殤殺] 垣根 1. boundary 前
相同,與死屍、靈魂相關妖怪及法術在西幽之多卻是不在話下。 縱使有著些許差異,但這裡有亡者之谷,也存在著像刑亥死靈術師。但即便是先不論在情形如何,眼下這傢伙既被確實地入葬,看來是也沒特別...
」[] 殤殺凜暫無CP無頭尾同居現paro + 兩篇殤殺破車
三人裡面最不熟吧。 但前幾天不知何故,同他碰面時突然開口問了他SNS事情,殺無生倒沒特別思考太多,想說就是室友也無妨,若有什麼事可能要聯絡也比較方便。而交換完連絡方式之後就下文了,雙方也都...
」[][殤殺] 四則短篇無題
自己是個客,就算實際上在樂理方面造詣也並不下使手腕,他果斷地否定了殤不患提議。 「不,但我是真覺得很厲害啊。」 「在,吹奏笛子什麼只不過是幾乎每個人都會伎倆。個凜雪鴉也會...
」[][殤殺] 春-無題
一整天,對不起。沒料到距居然這麼,其他人還暫時在紮營過夜了,我也是趕路回來。」 「嗯……冷嗎?」 「還好,我沒你怕冷啊。你才是……冷不冷?」 殺無生無語地在男人懷裡點了點頭,接著馬上被抱得更緊...
」[][殤殺] 患
。 回想起事,他又有些止不住發笑。 ——啊,是上了年吧。才會這樣既想哭又想笑,到頭來是哭笑不得,察覺自己並不如自己所認為剛強,也並不如自己所認為柔情,終究是不上不下,只好又將一切吞回肚裡。 他...
「二葉亭四迷和夏目漱石」[方][永/竹林]永亭四迷 / 夏日踪跡
了口氣。於是她回到了最初從容,隨意地在永琳身邊托著臉坐下,並隨手捻了一顆糰子扔進嘴裡嚼,而懶散倦怠身姿卻散發著與她外貌不符嬌柔嫵媚。      「不過,真啊。不開地球原因之一或許就是...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こひつくすらんこの夕
致高昂地振筆疾書,有些是皺著眉苦惱或沉思細細。他看到了北原白秋、石川啄木和高村光太郎湊在一起討論盤算著什麼,看到了太宰治如同新年時一以貫之,看到了新南吉和宮澤賢治興奮地訴說著自己願望,看到了坂口...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Abgrund
。   地在圖書館中有道身影縮著背緩慢地穿梭在書架中找尋著什麼時,不經意地打你眼底晃過,你視線便悄悄地落到了走在書與頁間骨節分明細長手指之上;一樣提筆書寫,寫同你被歸為自然主義文學,又一樣和...
【文野乙女】他是鬼(中也篇)●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中也● 中也×你
主人房。面對著庭院小池,每每打開窗戶都會被天花板反光水波紋吸引。池塘後是水泥護牆,近看會完全被阻擋視線,在窗看出去卻視線卻能夠輕易翻過去,看到不山丘起伏、藍天白云大畫布。這景色,你把它...
【海賊乙女】戀愛魔法● 海賊王乙女向● 艾斯● 薩波● 索隆● 男神x你
什麼、本來就是要靠自己努力不是嗎?     「xx,你寫這個用意......是我知道種嗎?」   一天,艾斯拿著你塊失蹤已久橡皮擦出現在你面前。   「啊、非常抱歉!擅自拿了你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