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劍遊紀」[東離][殤浪殤] 極短打無題 #浪巫謠 #殤浪 #浪殤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跟<魔法琵琶會夢見吟遊詩人嗎?><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一樣

過去捏造、OOC,浪巫謠沉默不語系列(對於我的性癖深感抱歉)

雖然寫殤浪殤但我沒特別有CP意思也沒站CP,僅個人喜好比較偏殤左派,但,都可以。隨意...

=

還記得那時天空很藍很藍,細碎的沙礫塵埃訴說著風的行蹤。殤不患當然沒有殘酷到未曾提及隻言片語,浪巫謠當然沒有天真到未曾想過離別的可能性。

腳踏滾滾黃沙的鳳瞇著碧綠的眸抬頭望著明淨的蒼空,然後對比鮮艷燦紅的鳳儼然是要沒入漠漠背景的男人極其溫柔地說:
「巫謠,你是自由的。」

他說得溫柔,他一向溫柔無比。但有多麼溫柔就也多麼淡漠。淡漠無比。

地上的鳳還是凝視著朗朗青藍,獸首的魔法琵琶沒有說話,一向寡然的樂師沉默依舊。火紅的鳳其實想反駁:我所「任由得了的自己」全在你那啊。

無語了半晌,想了想,擁有言靈的吟遊詩人還是開了口。
「不患。你總不曾也不願從我身上取走分毫。」

於是男人回首對著鳳淺淺地笑,鳳覺得那剛毅的輪廓很是好看而將視線垂了下來盯著,卻見他再度別過頭,仰望起浩浩的天。

「因為我拿走了,那便什麼都沒了啊。浪。」

鳳想,他大概懂男人的意思了。男人果然很溫柔。卻也仍然是不會為了什麼而停留。

而鳳其實也不懂自己究竟是嚮往無垠大空或是一牢樊籠。他只知道身為人,若能跟在男人身邊便已饜足。

那之後他們不再對話,焰色的火鳥只是一如既往安靜地跟在樸拙的男人身後,偶爾言靈的琵琶會為他們穿插些玩笑話,一人一鳳一琴為逃避而前行。這樣的旅程後來還持續了一段時間。

或許他寧可自己不是隻僅是鳴啼便會動搖命運的鳳凰吧。或許。那他們還會相遇嗎,鳳不敢去想。或許。

——最後隨著男人的離開,他終究還是帶走了鳳的聲音。

=

我真的不愛浪巫謠結果回過神來雖然是短打卻也還是腦洞了三個短篇,
導致我現在真不知道該如何否認我根本不愛浪巫謠這件事一如我也不愛島崎藤村(我真不愛島崎藤村)

真不寫浪巫謠了,性癖再發作下去我掐死自己比較快
誰看到我再寫浪巫謠誰就拿石頭砸死我 拜託 砸死我 謝謝

」[] 凜暫CP頭尾同居現paro + 兩篇殺破車
原作者:食頭記   標......沒有標 雷包,全數皆沒頭沒尾沒意義,但從頭到尾OOC,自己寫開心的...。 = 凜同居現paro,暫CP只是想寫腦洞,但我愛殺(強調)...
」[][聆牙中心] 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 # #聆牙
。琵琶有時會恨自己生而非人,且法成為人。可是有些事情也是只有作為樂器才能做到的,好比對沉默寡言的吟詩人不不棄。長久地陪在身邊。 可以為了世界而緘默,但世界畢竟不能剝奪他的話語。話說回來...
」[][殺] 四則短篇
自己是個客,就算實際上在樂理方面的造詣也並不下使的手腕,他果斷地否定了不患提議。 「不,但我是真的覺得很厲害啊。」 「在,吹奏笛子什麼的只不過是幾乎每個人都會的伎倆。那個凜雪鴉也會...
」[][中心] 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 #聆牙
而為人並不完滿。就算你能替我訴說一切,那也只不過是『翻譯』。」 聽到這麼說,就算是聆牙也法繼續聒噪。 「我的言語是支破碎。就算因你也不曾完滿。直到我遇到了。」 他沒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任何...
」[][殺] 垣根 1. boundary 前
原作者:食頭記   if,視二部劇情西幽捏造有 ₍₍(ง˘ω˘)ว⁾⁾ 腦洞大開捏造了設定卻沒有很縝密就請別吐槽了(抓一條繩子準備把自己吊上去) 管是標還是內文都...
」[][殺] 患
想,未曾有過任何形似他所抱持的執著的自己,也許是可悲。 縱使日月往復,四季遞嬗,跡步不休。 他卻忍不住懷念並嫉妒哪個已逝的誰。 = 殺生喝不患珍奶啦(目眥盡裂)...
」[][殺] 春-
原作者:食頭記   忙著補番填坑打手都快忘了怎麼寫字(失智) (複製貼上)※一貫是沒頭沒尾沒意義沒特別有名的腦短文,時間軸不明,大概是某個兩人一起旅行的if世界...
【海賊乙女】戀愛魔法● 海賊王乙女向● 艾斯● 薩波● 索隆● 男神x你
級了。      「請高三借物競賽到預備區集合!」   「記得抽個好玩的目啊!」   就這麼到比賽當天,你視了同學們嬉鬧性質的加油,走去預備區簽到準備比賽。      「不要衰神上身...
「二葉亭四迷和夏目漱石」[方][永遠/竹林]永遠亭四迷 / 夏日踪跡
這個吧,只有在這裡能看到這種美景啊。地球人賞月的習俗可真是風雅呢。」      永琳見狀便拉近了自己與輝夜的距後屈身並坐,一同任由秋風吹拂並仰望著曾經的故鄉。      「嗯,死而憾呢...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島崎藤村はかく語りき
自己的一切,終將被束縛得法動彈,的確就是「侵蝕」,重度的精神汙染;這當然是令人難受而力想迴避的,但莫可奈何地,若說是為了堅守自己摯愛的文學,即使再怎麼艱辛,那麼這對他們來說就是使命。   這都是從一...
「东方Project」[方][里舞/さとまい] 踊り子の脚
原作者:食頭記   莫名其妙就是會風起風穴來風(?)自沉CP沼,隨意寫寫隨意練筆(哭著) =   舞者的腳是很漂亮的。   ——出於某種迷信,其中又有幾分是源於對...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Jenseits von Liebe
,這便是屬於表情並不多的他的一號表情,令人嚮往。   和他相處是十分舒適的。作為友人你喜歡他那平衡佳的距感,他從來不是冷淡,也並非灼人的熱情,而是種不偏不倚,恰巧微微薰人的暖。有時你也很喜歡他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