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キャスぐだ♂] 印記 #fate/grand order #汪咕噠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C汪咕噠♂

我很抱歉我不算吃這對,寫給朋友的,OOC的話都算我的錯...。

=

不知從何時起Caster職階的庫夫林總會三不五時便晃悠到藤丸立香的房間,有時倒真沒特別有什麼要事或用意,不如說若有什麼事要找忙碌的御主那才是少見。

大抵就是到他房裡嘟噥個幾句諸如「該睡了」或是「房門記得鎖好」等等這類無關緊要但總歸是善意的關心;偶爾則是會真如其名像隻大狗朝著立香蹭個幾下討摸,或是倒過來將立香當作幼犬摟著揉著。

藤丸立香對於他這樣的舉動覺得也沒什麼不好,畢竟Caster對自己來說是足夠具有代表性意義的嚮導者,若非在冬木有Caster,根本不會有現在的自己。坦白說,立香是滿喜歡Caster這麼對他的,像是多了個大哥似的,和家人別離的高中生到底是沒堅強到完全不思鄉,Caster的存在雖無法抹去鄉愁但也算滿足並填補了他的惦念與不安。實際上他也很享受蹭與被蹭、揉與被揉的肢體接觸。

只是對於思春期的年輕小伙子來說,這種行為就算他基本上屬無傷大雅的喜歡,但一旦頻率過高那也會是種困擾。各種方面上皆是。

於是當Caster約莫第一千零一次又蹓躂到立香的房間時,這位尚是稚嫩青澀的御主終於再也忍受不住了。他難得地對此表現抗拒,將門一開啟便迎面而來的、他所熟悉至極的庫夫林扳回背面,然後用力朝外側推:
「Caster,夠了、夠了,你出去後我會把門鎖好的,之後都會記得鎖好的!鎖上門我就去睡了!馬上去睡!所以你趕快出去吧!」

「等等,Master,你這是怎麼了?」

「呃,嗯……我也有想要一個人靜靜的時候!」雖是稍微支吾了一下,但他還是說出個姑且合理的逐客理由。

「一個人?靜靜?」庫夫林癟著嘴圓睜大眼盯著立香瞧,像是在思考般頓了一下之後,他原本就細長的眼瞇得更加愉快,順帶不懷好意地咧了個笑,「我看不是這樣吧,Master?」

「就是這樣!Caster,好了、好了!」原本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他,過於敷衍的說詞被揭穿還是不自覺地變得有些害臊緊繃,因此加重力氣想將庫夫林推開。

但平凡的日本男高中生哪裡有那個能耐可以撼動飽受歷練的凱爾特勇士,就算是以Caster職階現界,對這位光之御子來說立香的舉動還是跟搔癢無異。

「什麼嘛,Master,我們都是什麼關係了還對我有所隱瞞,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吧。」
庫夫林反過身來抓起方才還貼在自己背上,有著令咒的那隻手,將之高舉越過頭頂之後再扣住立香的腰並稍稍施力,接著硬生生地讓曾被反轉的法國聖女嫌棄過根本不會跳舞的御主,彷彿踩著華爾滋舞步般地轉了個圈。
「怎麼樣,有什麼煩惱可以跟我談談啊,Master?」

「我——說——啊——!」被高大的獵犬摟在懷裡,完全失去自由行動能力的他只能擺出凶狠的表情和提高音量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就是想要一個人嘛!Caster好煩——!」

聽見御主高聲棄嫌自己煩,還特意在最後加重語氣順帶擠了個特別醜的臭臉,庫夫林實在是忍不住,把立香整個人拉了過來箝制住,用拳頭猛鑽他的腦袋。
「我親愛的Master,還不從實招來——我鑽我鑽我鑽!」

或許是被鑽得有些痛了,也或許是認了自己作為御主徹底無力反抗這名從者,藤丸立香攤開雙手舉起便大喊認輸、認輸。
在他開口娓娓道來真正的緣由之前,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還刻意皺著鼻子露出使壞般的臉:「身為一名男性,總有需要自己一個人解決的需求啊。你懂吧?哼哼。」但隨即又露出有些落寞的笑容,「我只是有點想家啦。」他講得很淡很淡。

這讓庫夫林忍不住心頭一揪,他當然知道眼前仍屬年幼的男孩背負太多,自己一向是想去幫忙承擔,所以他又把立香給拉到自己胸前,緊緊抱住。
「抱歉啊,我沒辦法成為你的家人,也無法代替。」

「不、不是,我——哇!?」正當立香想出言反駁這畢竟是自己的事,並沒有要讓Caster為難的意思時,他還來不及說完雙腳便非自主性地被迫離地浮空。
他被Caster給扛了起來。剛意識到自己被扛了起來這件事時,Caster就已快步朝房內走入,然後在床褥上卸下了他。

「但是,你想哭的話就哭,我會在這裡陪你。如果你是睡不著的話,那我哄你入睡。」

「Caster!所以說,我也是個男的!無論如何可不想被看到哭臉啊!」剛從床上坐起的瞬間,庫夫林那隻大手又放上了他的頭,放肆地揉亂他那略帶捲翹的黑髮。被這麼一摸立香也抬不起頭,乾脆直接把臉別了過去:「而且對象還是像導師又像長兄的你,太丟臉了。」

看著這彆扭的模樣,庫夫林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垂下深紅的眸子稍微苦笑了一下之後,他輕輕將御主給按倒平躺,然後自己也窩到了床上,讓立香的臉靠在自己肩窩胸口處。

「Master,這樣子我就看不到你的臉了,我不看你總行了吧。還有,太晚睡了。」
「Caster……」
「我幫你哼個安眠的歌曲吧。」
「……嗯。」

阿爾斯特的大英雄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些微抽鼻子的細碎聲,但聽得更清楚的是:好擠。

而平凡的日本男高中生,今天才第一次知道原來凱爾特的搖籃曲是這樣的溫度。還有他從沒想過單人床的狹窄竟然可以如此令人安心。

=

~事後~
得知兩人睡過(意味深)的瑪修:「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前輩。因為我一直都在迦勒底,在這裡出生、在這裡成長,實際上我並不太能懂真正的鄉愁為何物,所以我覺得會對於故鄉、家人感到思念的前輩也是非常耀眼的。你說我怎麼看Caster?庫夫林先生嗎?嗯,我完全可以理解的。這應該叫作,印記?庫夫林先生對於前輩來說就是首次幫助並帶給前輩感動的人沒錯吧?就像前輩之於我一樣,那種追隨,我能懂的。我當然贊成兩位。」

(印記即是生物在出生後會跟著第一眼所見走,跟一輩子的那個生物學習模式)


我FGO鯖ぐだ的CP唯一只愛ビリぐだ♀(比利GD子,而且還是在2-1才狠狠中槍QQ)..............結果自己的愛什麼都生不出來,倒是出賣靈魂隨便混了一篇キャスぐだ♂還債給朋友(淚目)

而且我本人不算愛術狗 XDDDD(在這裡說很大聲)

但我愛槍狗,我最愛槍狗,我家槍狗滿杯百等滿金狗兩千滿技三十喔。

 

FGO乙女】当迦勒底的你遇到圣杯战争的他/她 #fgo乙女向 #all哒子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第一次写fgo 还是两个王  *ooc预警      吉尔伽美什    “躲在角落的杂种,是谁允许你偷看本王的!”金色的涟漪泛起,一把把名剑朝你的方向进攻。     “我...
[FGO乙女向]入梦(黄金三靶/黑贞/天草)● 男神x你● All哒子
原作者:画酒   第一次写FGO的乙女啊,人物性格都把握不太好 即使如此也很喜欢大家啊qwq 黄金三靶/黑贞/天草 拉二:   你靠在窗边在日光的沐浴下浅眠,身上微重的黄金首饰成了累赘,压的你整个人...
死人L 歌词中文翻译 JOJO曲 4部 クロマユP V家曲 吉良连 ● VOCALOID ● 镜音连● 吉良吉影
唷  开向小镇②的电车里面   そう、惹かれてく 伸びる爪が君のサイン、ッチしてくれてる 没错,我很中意  伸长的指甲就是你的记号,可以帮我拿一下吗③   後ろ姿マンションまで追いかけて 邪魔者を...
sodasinei: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 第九卷隨意翻 第一章 無貌王篇
ダル家は北方の要である〝精霊壁〞の守護を長年務めており、現当主であるヘルメ.フォン.ヘイムダルは五大将軍の一人。その子供たちはセレネ第二皇子の双璧としてシルム家を支えて家名を誇示している。 近年...
系统强化交换所物品对照一览
能使用1回。 D机械蛋 name cn desc プロト・ターフレア 试作型星光爆 敌单体丁系吐息伤害,同光虎自带技能,约400 ジッジメント 审判 敌全体无属性体技+命中敌概率降1贤和1咒文抗性...
ゲルニカムジカ 格尔尼卡之歌 遊ぶ幽霊 feat. flower 歌词中日对照 个人翻译 ● vocaloid● 歌词翻译
ぶ幽霊) illust: Rio   翻译:砖家意见   煩悩のピーの欠片を頬張る鼠を追いかけ回す waking ded 来回追赶着嘴里塞满烦恼的碎片的碎片的老鼠 不眠的亡者 どうやら悪魔の罠った...
sodasinei:【日文翻译】Yell! -little girl's secret-
约定的 Smile   から 見ててね 所以 看的见呢~   理想のミに近づく 不断接近理想的你   そのときまで す隣で 到那时 就立刻到你身边   碎碎念: 这首歌我翻译的特别俏皮,感觉...
传奇石像人
SS传奇石头人,物质系,28重 技能: アークラッシュ,地表粉碎,体技,敌全体无属性防御力依存体技伤害+命中敌概率定身 メルドの守護神,梅尔基多的守护神,体技,物质系己方全体2回合间34%减伤...
【试译·中原中也】(在你诞生的那天) #日本文学 #翻译
) 底本:「新編中原中也全集 第二巻 詩Ⅱ」角川書店    2001(平成13)年4月30日初版発行 ※底本のテトは、著者自筆稿によります。 *底本中的文本,是作者的亲笔稿件。 ※()付きの表題は...
ワットマハタート 遊ぶ幽霊 feat. flower 歌词中日对照 个人翻译 ● vocaloid● 歌词翻译
生 生 生 白濁のシューティングター この惨状に盲目は嗤う 白浊的流星 面对此般惨状盲目嘲笑 それを謳うギングタ 辻褄合わせの 将那讴歌的黑帮老大 本末相顺的 蜃気楼 海市蜃楼   混沌ながら...
sodasinei:【日文翻译】Forgotten Paradise
醒之时   楽園はた其処に在る 乐园就在那里   もう時間がない もっと知りたい ここは一体? 芸は細かい 已经没时间了 想知道更多 这到底是? 技艺精湛   まるで熱带 一时撤退? そんな訳無い...
【文豪与炼金术师·台词翻译】里见弴
!このお祭り騒ぎに僕もうきうきしちゃうよ この騒ぎに乗じて、いろんな人と交流できるチかも!司書さん、僕ちょっと行ってくるね 三周年恭喜!我也为这场庆典的热闹而感到兴高采烈了呢。 趁着热闹,或许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