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Patience/待食用状态(月永小雷的烹饪指南) #狮心组 #レオ泉 #偶像梦幻祭 #ES #濑名泉 #月永レオ

sodasinei 2021-12-02

by/ 喵呜酱

 

*

月永レオ和濑名泉在弗洛伦萨同住已经有一段日子了。

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对,除了工作不在一起,成日里总讨论些今天吃什么,明天往家里添置点什么家具的家长里短。

久而久之,明明只是租住的公寓,偏偏就显得像一个家了。

月永レオ手里抱着一本硬底的素描本,一边往上面画着熟悉的音符,一边看着不远处厨房里濑名泉做晚饭的身影。

濑名泉是个认真的人,即使做个晚饭都能做得一丝不苟,板着张脸,像是谁欠了他一大笔钱一样。

但在月永レオ眼里,这样的表情却只是濑名泉嘴硬心软的最后的外壳。就像巧克力奶糕的外层,看似坚硬咯牙,实则只要咬开含入口中,不仅入口即化,还会附赠敞开软得一塌糊涂的内芯。

想到这里,月永レオ舔了舔自己的虎牙,放下了手中的笔。

“濑名——#@……%#……¥*&……”

“什——么——?”

濑名泉头也不回,锅里正在煎着鱼,劈里啪啦的油溅声让他根本听不清月永レオ在说什么。

不过不用想也知道,大概又是什么“濑名煎鱼的样子真有趣,来做一曲濑名煎鱼之歌吧”之类的。

濑名泉已经习惯了月永レオ的想一出是一出。

只不过这次跟他想的却不一样。

“濑名…”月永レオ不知道什么时候踩着猫科动物一样的脚步,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凑在他耳后,极近地叫着他的名字。

濑名泉被他惊得差点把手里的锅铲丢出去。

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地握住了铲柄,濑名泉眼中带着杀气回了头。

“レオ君!不要在厨房胡闹!”

“哇哈哈哈,濑名吓到了吗?”某人不知悔改,反而一脸灿烂的笑意。

濑名泉额头抽搐,忍耐着关了炉灶,为了防止余温作祟,还把煎好的鱼丢到一旁没使用的灶上,才放下铲子,顺带脱掉了身上的围裙。

月永レオ见势不妙,溜得飞快。

但是房子也就这么大,开放式的厨房外就是客厅,跑两步地上就是他自己乱丢的抱枕,再加上是铺着厚地毯的软地面,根本放不开脚步。

即使劣势到这种地步,月永レオ还是仗着身手敏捷左躲右闪了好一会儿才被濑名泉抓到,或者说…

被他扑倒。

仰面倒下的时候,时间仿佛会变慢一样,就像爱丽丝落入兔子洞中,走马灯似的有趣场景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还没看得清是什么,就又消失不见。

月永レオ被自己乱丢的抱枕绊倒了,他眼见着濑名泉满脸慌张地向他冲过来,用一种类似于扑到的姿势护住了他,同时也抓到了他。

扑通。

软软的地毯缓冲了两人的落地时的冲击力,某个嘴硬心软的人下意识地把手垫在了他的脑后,所以根本不疼。

月永レオ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下意识地护着他的濑名泉,突然觉得自己的犬齿发痒。

“レオ君!”濑名泉的声音带着十足的怒意,还有运动致使的微喘:“不要在家里乱跑!要是真的摔倒了怎么办?!”

月永レオ看着濑名泉眼神里暴露无遗的关切和后怕,突然生出了一种冲动。

他伸出手,缓缓地抱住了原本就只是半撑在他身上的濑名泉,安抚似的拍了拍濑名泉的后背。

“濑名,没事的没事的。Relax、relax~”

因为距离的拉近,两人的姿势变得仿若交颈,这句话也几乎是在耳边说出。

月永レオ的声音几乎只是气音,带着几不可闻的叹息,温柔且坚定。

濑名泉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听从王的命令,即使月永レオ日常十分不靠谱,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却总是像个真正的王一样,拥有着让人信赖他、追随他的奇异号召力。

更何况…

肢体相贴的时候,两人的心脏只隔了两层薄薄的皮肤与骨架,心跳连成一片,一个不自主地就会追随另外一个,最终连成一片。

月永レオ的呼吸喷吐在他的颈侧,温温热热,潮湿且煽情。

濑名泉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嗓子却像被堵住了一样,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濑名…”

还是月永レオ率先开了口,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呢喃着濑名泉的名字。

与此同时,月永レオ微微磨蹭着濑名泉的脖颈,用微凉的鼻尖,擦过被呼吸弄得发热的肌肤,让濑名泉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如果是以往或是别人,濑名泉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推开那个人,并皱着眉嫌弃两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濑名泉像是被不知名的咒语固定住了一样,只能任由月永レオ在他的颈边磨蹭,让他思维混沌,迟钝僵硬。

或许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对月永レオ多了一分纵容。

又或许…是他自己早就不想推开他了。

“濑名、濑名…”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擦过了濑名泉的脖颈,酥麻得仿佛带着电,濑名泉反应了片刻才意识到那是什么——那是月永レオ的唇,不知道无意还是有意,触碰了他。

濑名泉的大脑一片空白。

下一秒,刺痛蔓沿在了颈侧,濑名泉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那是月永レオ,用他的虎牙、咬、了、他。

“L、e、o、君!”濑名泉捂着脖子恼羞成怒地推开了月永レオ。

月永レオ放肆地笑着,顺着濑名泉的力道仰倒在地毯上,橘色的半长发铺散着,缱绻地绕出了微小的柔和弧度。

“你到底在闹什么?!”濑名泉十分火大。

月永レオ半眯着眼,明明是仰倒露出肚腹的姿态,却依旧侵略性十足。他伸出手,把濑名泉再一次拉倒在他的身上,然后轻轻在他的耳边说道:

“濑名,我好喜欢你…”

濑名泉的怒气一下子就不知道往哪里发了,他的耳根微红,沉默了片刻,扭过头骂骂咧咧地低声说了一句“超~烦人的…笨蛋。”

月永レオ笑着,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叹道:

“濑名才是笨蛋吧…”

明明已经告白过那么多次了,却还是自欺欺人地像只寄居蟹,埋首在自己的壳里,就可以假装没有意识到他对他的感情。

算了,再等等吧。

月永レオ看了看濑名泉红透了的耳尖。

蟹早已经熟了,就等他自己到他的碗里来了。

Patience.

月永レオ舔了舔自己的虎牙。

*

后记:月永小雷被濑名泉督促着收拾了客厅的抱枕们(笑)

*

题外话:

我终于抽到穿拖孩的濑名泉了(大声)!

快100抽了啊...呜...(泉p哭泣)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 # #leo # #
房租如何?先生。” “你状态不对。” “这不关你事……冰箱里有晚饭。”   事实上是对,这孩子总是在情绪方面异常敏感。这是连续工作第三周,如果把陪酒陪笑也称作工作话。这家与...
【cp】宇宙标记 # # # # #偶像梦幻
想到心里就酸酸。”leo委屈地说着,奶音黏黏糊糊地,猫尾巴似的一下一下地戳。   觉得,那宇宙恋爱魔法似乎还是灵验,不然他别在胸口徽章怎么会发烫。   行了,他终于明白...
】巴别塔之恋(1) #leo # #偶像梦幻 # #
遍。   当有着洁癖银发模特打扫了充斥酒精味客厅并重新回到卧室时,已经起床了,还没来得及提醒他自己把两人衣服收去了洗衣机,这位年轻客人就已经上道地穿上了衣柜中地居家衬衣...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 #
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代表着他澄澈爱意情歌。 “我收藏了所有你拍过杂志,把它们剪成了一本。”笑着说到,“在本子空白地方我写了很多曲子。” “那个……” “对,小小的。” ...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 # # # #
leo转过去脸。   起床气作怪狮子看起来委屈极了,接触到外界冷空气让他又有点烦躁。轻轻在他嘴唇上触碰了一下很快离开,替他理了理睡得乱翘发丝后对他说了一句我要出门了。   这一点...
【cp】他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 # #
,随后一脸满足地开始往纸上涂涂写写。 “这首歌就叫‘和我一起睡不着之歌’吧!” 那都什么乱七八糟连吐槽都没有了,帮他把台灯打开之后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到leo未扎好发丝调皮地...
【cp】任意门 # # # # #偶像梦幻
leo。   像是淋了雨猫瑟缩在门边,蹲下把自己抱成一团模样看起来太让人疼。立刻走过去,伸手一探便是leo冰凉皮肤。   还来不及细细询问,将他塞进了自己家浴室中。等...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 # # # #
两个人在朔间凛得知露出贼笑后才反应过来这个神奇邀约。 “这有什么!没别的意思!我可不信你没和别的人睡过一张床!”追着他暴打,只是时间没选好,太阳即将落山时候吸血鬼跑得快得很。 ...
】花开 (弗洛伦萨种花记) #ES #偶像梦幻 # # #
。   “你也来给我参考一下啊!、欧、君!明明你也住在这里不是吗?”   抱着臂,食指不断地点在胳膊上,显露着他逐渐暴躁。   “诶——”   欧被点到,左顾右盼,上看下看,...
【cp】公然月色 #「幸运日」 #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公然月色』 cp   *宇宙无敌可爱生日快乐呀!要在崭新故事里继续做张开双臂拥抱幸福人!   01   好冷。   听到有人嘟嘟囔囔地在耳边发出很轻...
】未过期爱情 # #leo # #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到公卝司时候,发现办公室里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
】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 # #leo
向末子介绍起被接手抱在怀里银灰色奶猫,而在后辈颤抖着喃喃自语中,更是兴致满满地将为莫扎特布偶猫放到了朱樱司手上,   “来合张照吧,刚刚凛发line说想看猫咪和朱樱合影...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