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劍遊紀」[東離] 殤殺浪凜暫無CP無頭尾同居現paro + 兩篇殤殺破車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標題......沒有標題

雷包,全數皆沒頭沒尾沒意義,但從頭到尾OOC,自己寫開心的...。

=

殤殺浪凜同居現paro,暫無CP只是想寫腦洞,但我愛殤殺(強調)

*殤不患:苦勞社畜。胃痛擔當。沒了。

*殺無生:為了憧憬的化身與象徵,不斷輪迴著無法歇止的昂揚與戰爭,以堅定與執念將全身全血全骨全血全靈獻給信仰中心的Vtuber活動偶像。已經過了年紀,卻還保有著中二病。

*浪巫謠:有潔癖的神經質室友。大學生,熱音社吉他兼主唱,偶爾隔壁國樂社出團比賽時會去當槍手。同時是獨立樂團「西幽division」的vocal&吉他。另外的成員是七殺天凌跟蠍瓔珞。禍世螟蝗負責rap。整團都是vocal。

~~~(浪巫謠劃的)楚河漢界~~~

*凜雪鴉:足不出戶家裡蹲機掰NEET。老菸槍。(浪「不准在公共區域抽菸。菸蒂給我收好。」)

-

~殤浪凜的場合~

「我回來了。」
殤不患打開門站在玄關門前說。他一邊脫去外套一邊拎著室內拖鞋準備換上。

「殤。」
窩在沙發上玩平板的浪巫謠抬起頭看著他,用眼神示意著「歡迎回來」。

於是他也眨眨眼望了回去,連帶環顧了一下客廳:「浪,只有你在?」
只見寡言的大學生眉頭皺了一下,對他搖搖頭,沒再多說什麼,又將視線轉回手上的平板。愣愣地走到沙發旁,殤不患才意識到自己自己問了個傻問題——畢竟家裡有個足不出戶的尼特。

隨著自己想起這點,千篇一律惹人厭煩的聲音也一併響起:「唷,可憐的社畜回來啦。工作真是辛苦啦。」
 

在職場辛勤一天,下班得還受到通勤人潮的洗禮,現在連晚餐都還沒吃,疲憊且空腹的上班族儘管脾性本是溫柔良善,屢屢被這麼刺激還是會失去耐心。
「你這個家裡蹲還是窩回去房間少說點話吧。沒人會當你是啞巴。」

「哎呀,社畜生氣啦?」他笑著關上了自己的房門,開始往客廳的方向走。
但凜雪鴉甫將房門扣上,浪巫謠便也從沙發上起身朝他走去。
「凜雪鴉,適可而止。」
「呀,我什麼都沒做耶?」
「……殤剛下班這麼辛苦,你冷嘲熱諷,還叫什麼都沒做?」
「我只不過是說了句慰勞他的話而已?」他舉起雙手攤在胸前,笑了笑。

眼見浪巫謠又被凜雪鴉激得一副氣到快要抓狂的模樣,殤不患也顧不著自己才是受害者,趕緊跑去架開:
「浪!沒事、沒事,謝謝你幫我出氣,不要理他了。我們準備吃晚餐吧,好嗎?」
「……」像是要咬上去似地惡狠狠瞪了凜雪鴉一眼之後,他輕輕拂去殤不患扣在他身上的手,轉頭回去反拉住那隻手,淺淺地笑著答:好。


~寫不下去~

-

~殤殺的場合~

不分日夜,只要殺無生出現在公共區域,基本上總是抱著筆記型電腦屈在沙發上。這晚殤不患總算憋不住好奇心開口詢問:
「無生,你到底都在看些什麼?看你好像,嗯,十分……熱衷?」他有些不知道要怎麼衡量殺無生所表現出來的痴狂,說到一半頓了頓。

「喔。Thief♥Rinne。」
「嗯?你說什麼?Seafood……什麼?」殤不患搔了搔頭。
「Thief♥Rinne。給你看比較快,過來。」

看到殺無生視線從未離開過電腦螢幕卻朝他招手,殤不患內心其實是有點想叨念這究竟是什麼態度。但他也沒什麼身分多說什麼,而且開口問東問西的還是自己,倒是沒有立場多嘴或要求。他只是帶著疑問湊到殺無生身旁坐下。

「是什麼?Thief♥Rinne?什麼?盜賊?」
「直接翻譯的話是叫盜賊凜音。」
「哦。是滿可愛的,你平常都在看這個?」

殺無生瞥也未曾瞥過殤不患一眼,只是盯著畫面點頭:「對。豈止是滿可愛的,她可是現在當紅的盜賊系偶像Vtuber,任何影片及活動總是輕易入殿堂,周邊商品就連要預約都很難。一旦預約終止發售後所有相關商品價格都會翻倍起跳的程度。她最近可能還會開個人演唱會的。哼,連Rinne也不認識,真是無知啊。」

「不,我就不熟這些啊……但這算什麼?那種,所謂二次元的?……虛擬角色?」愣愣地望著螢幕上正在播放,標題名為<Rinne偷走了重要的東西>的歌曲影片,他不解地問道。

「……你說什麼?」此時此刻殺無生才首度將視線移到殤不患身上,但那眼神卻彷彿是要將人給生吞活剝似地充滿著殺意,接著他以駭人的低啞聲音憤怒地咆嘯:
「Thief♥Rinne真實存在!Rinne是真實存在的!!」

~寫不下去~

-

~殺浪的場合~

因為彼此間畢竟沒什麼話題和交集,外加對方基本上總是沉默,殺無生和那位大學生室友並沒說過幾句話,真要數的話大概是三人裡面最不熟的吧。

但前幾天不知何故,浪巫謠同他碰面時突然開口問了他SNS的事情,殺無生倒沒特別思考太多,想說就是室友那也無妨,若有什麼事可能要聯絡也比較方便。而交換完連絡方式之後就下文了,雙方也都沒特別要發個訊息或貼圖打個招呼的意思,僅是那個當下頗有禮貌的浪巫謠,當面對他點了頭說了句「謝謝」之後便回到房間。

直到今天殺無生又窩在客廳沙發上看Thief♥Rinne的影片時,忽然看到電腦螢幕右下角跳出個通知,是浪巫謠傳送了一張貼圖過來。

他一邊想著這傢伙不就坐在旁邊玩平板嗎為何有事不直接開口而且還只傳了貼圖,一邊將滑鼠移到提醒的方框;結果殺無生才剛連擊了滑鼠左鍵打開與浪巫謠的對話視窗,就看到對方莫名其妙劈頭就丟了個問句過來:無生先生,聽說你也會點樂器,是嗎?

被這麼一問,殺無生雙手懸空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敲打鍵盤回覆才好,更何況在那之前——這傢伙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正當他感到困惑及些許的不快,將手放到鍵盤上開始將自己的疑問轉化為數位文字時,才剛輸入到「你從哪裡」四個字,浪巫謠又傳了一則訊息:是殤告訴我的。

……這也難怪。他想,印象中自己也只告訴過殤不患,他私底下和其他同好組了個Thief♥Rinne的Cover Band這件事。但他沒想到殤不患竟然如此多嘴。雖然也不是什麼不想被知道、見不得人的事情,但畢竟這也算是個人隱私吧,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提及,多少使得殺無生有些不快。

他還沒想好該怎麼面對及處理、答覆這話題,又聽到坐在隔壁的大學生略長的指甲飛快地敲在平板螢幕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

我自己在外面也組了個樂團,但成員擔當的同質性有點高……聽說無生先生是負責吹奏樂器的部分,想請問你是否願意幫我們的忙呢?也就是所謂的客座成員。——殺無生什麼都還來不及回浪巫謠半句,便叮咚叮咚收到這樣一大串訊息。

終於忍不住,殺無生把視線移開了電腦螢幕,轉過頭去看向坐在旁邊的大學生,他也說不上自己臉上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於是浪巫謠也跟著放下了平板,回首與殺無生對望,但保持著一貫的沉默無語。

「……」
「……」
然後殺無生首先低下了頭。
簡短地扣打了幾下鍵盤,首次回覆浪巫謠的訊息。

——好。

至於為什麼這麼簡單便應允呢,實際上沒什麼理由,就只是覺得,無傷大雅,那也好。

~寫不下去~

-

~殤殺凜的場合~

自從不小心好奇問了殺無生Thief♥Rinne的事情之後,殺無生便總時不時會抓著殤不患滔滔不絕說一些關於Thief♥Rinne的話題。
殤不患是覺得也沒差,就是陪陪室友聊天促進感情交流交流。

今天加班時殤不患收到來自殺無生的訊息,貼了一張餐桌上被擺滿了Thief♥Rinne的照片。

他看了一下,不解,於是敲了幾下手機,回傳了一句:那有圖案的透明塑膠玩具是什麼?是玩具嗎?還是裝飾品?
接著沒多久便收到殺無生的回覆:限定的壓克力立牌。我總算收齊一整組了。厲害吧。回來再給你看實體。

哦,原來是壓克力立牌啊。殤不患在心裡如此想,儘管他壓根還是不太清楚所謂「壓克力立牌」到底是何物。

嗯,厲害。滿可愛的,回去再給我看看吧,我先忙喔。
殤不患再用指尖打了幾下螢幕,回完這些話後又把心思放回了公務上。

然而過沒多久手機又響起了收到訊息的震動,他原本想說若是殺無生的話那倒沒必要在加班時間多聊什麼,回去再談就好;但拿起手機一看卻不是心裡料想的人,而是凜雪鴉。

一邊想著「唉那個臭尼特找我又有什麼麻煩事了」,他一邊拿起手機打開通訊軟體,看來凜雪鴉也傳了張照片給他。
殤不患倒是完全不知道凜雪鴉會傳什麼給自己,抱著些許的好奇心點開了對話框。

——是正在餐桌上佈置一堆Thief♥Rinne的殺無生的照片。

「哎呀喜歡這些小垃圾的無生真可愛呀」

然後殤不患又收到了這樣一則訊息。

對啦,都這把年紀了還喜歡這些小玩具,還保有這樣的童稚之心及熱忱的確滿可愛的。但這樣說殺無生「可愛」好像又不太對,想了想,殤不患決定還是對凜雪鴉已讀不回。反正沒那個必要。

~寫不下去~


備用:
丟一下玩的捏他
「西幽division」禍世螟蝗>>速水獎>>ヒプマイ神宮寺寂雷
七殺天凌&蠍瓔珞>>悠木碧&高垣彩陽>>戦姫絶唱立花響&雪音クリス

Thief♥Rinne>>隔壁マギ☆マリ       反正都是白色機掰人  
魔理沙偷走了重要的東西(魔理沙は大変なものを盗んでいきました)
      凜殺的套路有夠伏見つかさ   
    
實際上我覺得大學生浪巫謠應該會用很多emoji.......或是一般由符號組成的顏文字(對於無口角色的刻板印象)
至於無生的擔當樂器私心希望是sax或小號........超級私心...............
不過這兩種樂器有點兒冷門,如果還做arrange的話那還算cover嗎(謎之疑惑疑問)


=

接下來殤殺破垃圾車,殤殺,請注意,殤殺:

長無腦肉丟評論,極短根本看不出什麼端倪的直接扔


-

他在殤不患手裡達到無無明,一瞬間像是超脫了一切世俗、愛恨情仇;那個當下他可以瀟灑地拋棄一切慾望,背離過去的傷害、毋須面對未來的殘酷,甚至也彷彿不存在於當下。粉碎得猶如夢幻泡影。儘管是泡影,於水面消逝仍需要一些時間,一如半透明的白被抹去的空隙。

他當然不是未曾體驗過這種空白的狂喜,先不說對象是男是女或任何性別,他絕不是第一次感受這種毀滅性的痛快。

而男人不同的是——總會在他即將化為虛無下沉至深淵之前,一把將他掬起,連同他於現世的所有慾念。

這樣的舉動是憐愛,但他有時會因此感到可恨;誰不知道他放不下執著而寧願放下,男人卻將之卻握回他的手裡。滅不了苦於是總忍不住朝壓下來的臂膀或肩窩或耳廓一咬。

接著殤不患便躬身教導他淋漓的歡愉,再次是翻騰的輪迴,終究復抵剎那無生。


~沒了,垃圾車~

純粹寫個人性癖

 

」[][] 四則短篇
西。燒餅什麼的。」 他也相應地做出了反抗,就是不願張開手掌接下那塊燒餅。 「唔。」塞。 「……」生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地將眉又蹙得更用力些。 語地僵持了一會,不患有些奈地將手收回:「餵...
」[][] 垣根 1. boundary 前
再留有什麼怨恚……大概不會有自行變為殭屍再度蘇生的狀況發生吧吧。 看著細長而未鏽的雙交叉立於其上的土饅,來自西幽的人如此地想。 「好不容易才得以安眠啊……」再一次硬是叫醒他到底是太壞心了吧...
」[][] 春-
原作者:食記   忙著補番填坑打手都快忘了怎麼寫字(失智) (複製貼上)※一貫是沒沒意義沒特別有題名的腦短文,時間軸不明,大概是某個人一起旅行的if世界...
」[][] 患
想,未曾有過任何形似他所抱持的執著的自己,也許是可悲。 縱使日月往復,四季遞嬗,跡步不休。 他卻忍不住懷念並嫉妒哪個已逝的誰。 = 生喝不患珍奶啦(目眥盡裂)...
」[][] 極短打題 #巫謠 # #
原作者:食記   跟<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一樣 過去捏造、OOC,巫謠沉默不語系列(對於我的性癖深感抱歉) 雖然寫但我...
」[][聆牙中心] 仰望那份遙遠的美麗 #巫謠 #聆牙
原作者:食記   遥かに仰ぎ、麗しの 大概算是<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聆牙視角吧 乍看之下或許有點??聆聆???但特定CP取向(我是這麼想,然而寫真的很難不...
」[][中心] 魔法琵琶會夢見吟詩人嗎?#巫謠 #聆牙
原作者:食記   魔法の琵琶は吟詩人の夢を見るか? 搶先在出事(?)之前追悼,不是我是說念(?)一下 特定CP取向(我自己是這麼想啦),OOC...
【文野乙女】他是鬼(中也)●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中也● 中也×你
帶繃帶..."這般孩童模樣出在成年人身上,滑稽的連你自己也被逗樂,忍不住偷笑起來。   到了臥室前,下意識停下腳步。大約三秒,里面都沒動靜。不禁猜想中也睡著了之類的,就打算抽身開。   誰料第一...
「二葉亭四迷和夏目漱石」[方][永遠/竹林]永遠亭四迷 / 夏日踪跡
原作者:食記   *永遠亭四迷:永遠組的場合      永遠亭──坐落於迷途竹林中的氣派庭園,卻因周遭幾近杳人跡而寧靜得與外表十分不相稱。不過說是幾近杳人跡似乎有點不大正確,真要的話這裡除了...
皇甫嵩黃巾之後,假如立刻擁兵造反,能否成功?
忠為說客,説皇甫嵩,先是,開點名時與機的重要性,告訴皇甫嵩,你在就難得的抓住了時機,接著,又告訴皇甫嵩,你功勞太大,主上會猜忌你,並且用韓信的例子來引證。 只是最後,皇甫嵩依舊不聽閻忠的說詞,奈...
【海賊乙女】戀愛魔法● 海賊王乙女向● 艾斯● 薩波● 索隆● 男神x你
!      索隆抓了抓髮,似乎也在想要不要把心裡話說出來。   「這種事問花幹嘛?」   他越走越近,你也正一步一步的後退。像是怕你跑走,他索性抓住你的手腕,人的距直接大幅縮小,又像是怕你聽不清...
[スーダン2][日左右]美妙生活(下) 自然醒
原作者:食記   原本想寫個千字內的日左右短文,結果回過神來就超級爆字數而且還莫名變成了上一的後續(原本只有要寫一而且原先也是想說三千字內啊!!!),越來越裹腳布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