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告别(一燐燐一,cb/cp,天城燐音的孤独) #天城一彩 #骨科 #燐一 #一燐 #偶像梦幻祭 #ES

sodasinei 2021-12-02

by/ 喵呜酱

 

*

天城燐音决定离开家乡了。

——在又一次对家乡愚昧不开化的民众们失望之后。

*

在很小的时候,天城燐音就意识到了自己与族群中其他人的不同。不是君主与普通民众的区别,也不是年龄阅历的差别,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差别大到几乎像不同物种的,思维方式的差别。

就好比,民众们会理所当然地服从传统,而从来不会思考传统为什么存在,是否值得延续,又是否应该被剔除。

当天城燐音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看到了民众们的表情。

那是一种混杂着愕然,敬畏,崇拜的神情。

就像每年春祭的时候,民众们看待神龛上被供奉的神佛一样。

他听到民众们窃窃私语,他们说:“不愧是下任君主,还这么幼小的时候,就会思考这样深刻的问题呢。果然和我们不一样…”

天城燐音不由地大声地反驳他们,不,不是因为他是下任君主,所以才会思考。而是他因为他是人类,是有自己思维的人类。人活着难道不应该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吗?为什么你们可以丝毫不思考自己的人生,只是因为别人在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呢?

民众们的表情一变,露出了讪讪的笑容。

天城燐音原以为他们会给他一个答案,亦或是醒悟到自己的错误。然而他们却理所当然地,用他们认为的‘正确’反驳了他。

“燐音大人,我们只要遵从君主的命令就好了呀。”

“是呀,是呀,您的父亲还有将来的您一定英明睿智,我们又怎么可能思考出更好的答案呢。”

“只要听君主的就好了。”

民众们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分不清哪一句是谁说的,但却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天城燐音茫然地望向人群,试图从一张张面孔上找出不一样的存在,但是、但是!所有的人,都好像长着同一张脸,千人一面,混杂着麻木和听天由命。

恐惧如同潮水般涌来,天城燐音觉得窒息。

所以他跑走了。

民众们小心翼翼地追在他的身后,惶恐地琢磨他的心思,想要知道自己究竟如何让未来的君主不满意,又如何才能让他回来。

“别跟过来!”天城燐音倔强地说。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期待有一个人,无视他这句话,就像族群里所有无视小孩子话的大人们一样,朝他追过来的。

然而他和小孩子们是不一样的。

比起他的年龄,外貌,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

未来的君主。

仅仅是这一项,就足以让民众们望而怯步。诚惶诚恐地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而不是用自己天生低级的脑子去理解君主这样的大人物。

天城燐音一路跑着。

穿过了森林,路过了湖泊,大声喘着气,他在心中呐喊着某些呼之欲出的质疑。

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只有天上的星空与脚下的路,成为了唯几可以回应他的存在。

天城燐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孤独。

那一天,他在森林里呆了很久,蜷缩着抱着双腿,在一颗巨大的树上坐了很久,看了很久的星星,听了很久的蝉鸣鸟叫。

再次回到族群里的时候,迎着民众们举着火把或是担心或是不安的表情,天城燐音只是缓缓地,露出一个平静安抚的笑,就像任何一个君主一样说道:

“没事的。我不会再离开了。”

自从那之后,天城燐音尽职地做着一个君主继承人,以一种令众人仰望的聪慧轻而易举地代替他的父亲,处理着族群中的事务。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死了。

在一个,没有丝毫同类的地方,埋葬了他自己,从此与孤独为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天城燐音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度过他的一生,每天毫无变化地做着无聊却轻而易举的事情,享有众人的供奉的时候——

天城一彩出生了。

他小小的,可爱的,一彩,出生了。

天城燐音在天城一彩出生的当天,久违地哭泣了,当然是背着一惊一乍的村民们,不然他们又要叽叽喳喳地说些传统正确之类的废话。

天城燐音用简单的理由支走了照看天城一彩的女性村民。自己一个人在朝生的阳光下,抱着幼小的一彩,成功凭借糟糕的抱人手法,把一彩弄哭,然后自己也跟着他一起哭。

“一彩…我的一彩,哥哥会保护你,让你免受侵害,自由地长大。”

天城燐音立下了誓言。

*

然而天城燐音还是违背了他的誓言。

因为他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就连自己最爱的弟弟都要被灌输教育成辅佐他这个君主哥哥的工具的糟糕地方。

他可以接受民众们所谓的正确,假装自己忘记自我。

但是他不能接受一彩被这样那样地规训指责,就为了方便自己使用他。

更不能接受一彩,他敏锐聪慧的一彩,竟然真得被愚昧的民众们教育着,逐渐变成一个和他们一样的愚昧存在。

如果他们所谓的正确,就是要他像使用工具一样,压榨干净自己最心爱的弟弟的最后一丝鲜血,那么就让所谓的正确下地狱吧。

天城燐音冷漠地想着。

他开始了逃离家乡的计划。

要瞒过那一群愚昧从众大脑仿佛不开窍的家伙们简直不能更简单了。在试探着短距离地离开族群几次,也最后给民众们几次留下他的机会之后,天城燐音已经准备好了,彻底离开这里。

唯一仍旧在意的,就只有他的一彩。

天城燐音静坐在月光之下,看着沉沉入睡的一彩,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向他告别,自己真的忍心丢下他离开吗?

“唔姆…哥哥…?”一彩揉了揉眼睛,野生动物式的直觉让他在天城燐音灼灼的目光下苏醒。

“一彩…”天城燐音感叹似的唤了弟弟的名字:“哥哥要走啦…”

“唔姆…哥哥而不要走…不要走…走…呼Zzz”

天城一彩的年纪太小,需要的睡眠很多,再加上白天族群里对他这个君主的辅佐者的训练十分严苛,天城一彩仅仅醒了一会儿,呢喃着哥哥不要走,抱着天城燐音的胳膊不撒手,就又陷入了昏睡。

天城燐音静静地看着天城燐音。

默默地在月光下,第二次,也也是最后一次,在天城一彩的面前哭泣。

他没有哭出声,只是静静地流着泪。

“一彩,哥哥走了。哥哥先去看看世界。再来接你。”

天城燐音哑着声音说道。说完,他俯身在天城一彩的额上落下了一个珍重的吻。

“哥哥…唔姆…不要走…”

天城一彩像是知道自己要失去哥哥一样,紧缠着天城燐音的胳膊不放。天城燐音挣扎着狠下心来,把天城一彩从自己手臂上剥离,塞进被窝里。

“さよなら,一彩。”

天城燐音踏着月光,仅带着自己,从这片荒诞的土地逃离。

他的头顶,是灿烂的星空。

他的脚下,是亘古不变的永恒的大地。

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照亮了他带着轻松微笑的嘴角,还有悲伤沉静的眼神。

-END-

 

后记:天城一彩如天城燐音所料的那样,从家乡来到他的身边,而天城燐音,终于能像誓言的那样,保护他,给予他真正的自由。即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

作者的碎碎念:

今天突发奇想找灵感,于是从书架上摸了一本海子的诗集,想着第一眼看到的词,就用它来命名,写一篇文。

我看到的是【告别】。

-

虽然说着不写悲伤的东西,只写小甜饼,但是还是写了。

天城燐音,孤独的天城燐音,终于找到了他的一彩,又离开了他。

曾经看过一句话,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他们也是。

食用愉快w。

】正是因为我爱你 #ES #偶像梦幻 # # # # #骨科
ES标配手机,苦恼得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出现那一刻,酒保眼睛亮,迫不及待地向他挥了挥手里手机,示意之前打电话联系他人在这里。   倒是不意外酒保能认出他来,因为多半给...
瘾【 x 】 # # #骨科 # #偶像梦幻 #ES
对他露出恶心表情,就好像他这个哥哥是最肮脏存在。   不敢赌,赌自己在心目中比‘正确’要重要。   所以他逃跑了。   跑到了都市中,一个一生可能都无法再见到自己心爱弟弟...
双性转】小小请求 # # #偶像梦幻
by/ 鹤赫荷河   性转姐妹贴贴(全es大楼都性转了) 时间线大致在碱团刚成立初期 阿门,文章内容非常健全,别夹了   光裸着上身站在宿舍中间地上,少女小巧圆润肩头在赤红卷发间...
】雨中小狗 #偶像梦幻 # # # #
刻意强调了“和你一样”几个字,“偶像都是这座es城堡里一个小小的玩偶,咱对你说的话,就不构成【命令】要素,那么你为什么不反抗咱呢,弟弟同学?”   显然和手里那只小狗一样,陷入了困惑...
】Trick or treat #ES #偶像梦幻 # # # # #骨科
小姑娘了。   会是谁呢?   想着,抱着种赌博开心情打开了大门。   “Trick or Treat!”   “哥哥,Happy Halloween!”   熟悉红发出现在眼前,...
】驯服月亮 # # #偶像梦幻
听巽前辈说驾驶任何交通工具都需要经过考试,我还没有到可以去考试年龄!”   真正想要月亮是什么样,兜兜转转圈下来也没人能为他解答。当然知道自己弟弟最近在做什么,可从未主动来找过...
es乙女/ABO)发/情/期 #偶像梦幻乙女向 # #
by/ 眠   +ooc,全是A(ん? +私设是「你」O但感知信息素很迟钝,一般路过Bmega哒 +/ +第二人称   // 已经整整三没来大楼工作了。 你怕他像上...
】临时约会 # # #偶像梦幻
都知道,尽管他们被媒体称为当红偶像,但相较于ES大楼其他偶像团体,他们只是几只初生牛犊,唯有不断努力工作才能留住粉丝,才能获得更多在舞台上绽放机会。当然,有得必有失,当作为偶像...
】たこ焼き # # #偶像梦幻 # #
句关西腔,还是曾经和椎名丹希一起组队当偶像时随口学听不懂这样奇怪,也鹦鹉学舌了遍。   “这个不要学!”敲了下他脑袋,站起身往街心方向走,“咱记得这条街上确实是有买章鱼烧...
/零凛】万圣特典:人偶奇谭 #偶像梦幻 # # # # #朔间零 #朔间凛月
身后过分警惕小动物一起坐下。朔间零一眼看到那对警觉竖起尖耳,略有些讶然,“这位就是……”   “是咱弟弟,。”接上他的话,顺手摘了帽子往旁边石兽雕塑上扣。像个听话而无...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 #
脸纯然问出这句话时,只感觉自己世界遭到了崩塌。   “啊,这……弟弟同学,你在说什么啊……?”尴尬地笑,尝试支开话题。   “诶?打砲啊?因为我是个笨蛋,对这种东西甚不太...
】带哥记 #偶像梦幻2 # #
孤独留给了他,不安留给了他,仿佛亲吻后意犹未尽只有他。   “哥哥。”   充耳不闻,狼狈着逃跑。   “哥哥。”   “哥哥。”   “!”   怀抱着怎样心情边喊出...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