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賀偶像是傳奇][巽櫻] 如何放下 #巽幸太郎 #幸櫻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食頭記

 

首先:
1. 完結有捏慎
2. 沒有巽沒有櫻沒有對話,極短篇
3. 過去捏造、宗教信仰捏造


就只是朋友一句「好想看參加櫻喪禮的乾君」而產生的腦洞

結果寫得超級短根本也沒什麼參到喪禮的感覺(炸


=


  他長跪佛前,先是悼念過去的逝者,再來則是替未來所為懺悔;而當下的他再也沒有心能停留於她所不在的現在,於是「乾」便不復存在。



  還記得聽到班導師傳來噩耗時的錯愕與震驚。後來她的桌上被擺上了一只花瓶,他並不是主動進行這個舉動的那一位同學,只是在原位恍了神一直無法鎮靜下來,愣愣地朝她座位的方向盯著,多麼希望在那裡的是笑靨爛漫的她而不只是樸素的花瓶。
相對於生前的她色彩斑斕燦麗,被綴上桌的花與瓶則是索然無味的平淡,映在他眼裡沒什麼顏色。
  不——事實上的確色彩稀疏。正確來說是,白色。

  再後來他也被平等地通知了關於喪禮的消息,理所當然地他出席了,但於此他卻忘了自己是如何舉足踏入那一切都過於年輕的靈堂。現場也同樣被佈置上了不少白花,卻不僅只有白花,是稍微有了些變化但仍屬寂靜不張揚的程度。實是典型。
  而他只是想著白色才不適合她,怎能讓她的繽紛絢爛化為一片白。但他又能怎麼樣呢。
  接著是僧侶呢喃似的讀經。在場的人有些是低聲啜泣,有些則沉默靜定。吸了一口焚起的肅穆莊嚴,他也希望自己能擠出點什麼哭聲或淚水好宣洩出內心的悲慟,但他卻做不到,實際上他屬後者;盯著正中的棺柩,許是追思,他開始想像其中的樣貌。起碼起碼,在那個當下,願能是妥貼的安寧祥和。
  通常來說列席喪禮的其中一環是與故人對面道別,祈求安息,但此次家屬婉拒了讓來賓瞻仰因車禍而亡的她的遺容,所以只不過是同學的他並無法得知沉眠方盒子中的少女最後的模樣為何,會不上她的最後一面。
  後來再後來,他也忘了自己怎麼離開告別式會場的。他只記得當時的自己聽不進任何撫慰人心的說教。

  再度親眼見到她的容貌畢竟是之後的事了。



  他大概明白她對自己並沒有多餘的情愫,而他也說不清自己對她是否有踰矩的非分情感。但千真萬確,他覺得源櫻眩目燦煥因此想成為她的助力,誰讓她的夢想過於有渲染力,以致於他的夢想便是成就她的夢想。

  ——以著拯救佐賀的大義,其實他不過是想成全心愛的少女,以及被她囚住的心神靈魂。


  於是他長跪佛前,他不冀求任何原諒,只祈禱一切於往後不再是徒然散去而無法結果的虛花。此刻,她的絕望是他的希望。


=

標題取自 葉青<如何放下>


年末還在繼續寫垃圾文的我,啊,原來是通常運轉

 

露】刺杀 (上) #偶像梦幻祭 #风早 #HiMERU
。 今天HiMERU的猎物风早。   他在洗手间换好一整套礼服,镜中的自己如若忽略眼下的青黑,也算得上一位体面的先生。HiMERU对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眨了一下眼,“平行世界的HiMERU先生,会...
露】刺杀(下) #风早 #HiMERU #偶像梦幻祭
大了,一只手在怀里探查了几下,拽出了一条围巾。 HiMERU把鼻子凑上去,继而半张脸都埋在了白色的围巾里。 “可恶的风早啊,HiMERU的瓶子里装的麻醉剂不迷魂药啊……” 虽然他还并不确定这种...
露】5:10a.m. #风早 #HiMERU #偶像梦幻祭
就是,这时候可不能仗着自己前辈就临阵脱逃啊风早。” 手好像有些发抖了,这让风早感觉不好,他勉强解开衬衫的第一粒纽扣,顺便在已经几乎停转的大脑中分析人影说的语言。 “什么游戏呢?” ——“我不...
露】Holy game #偶像梦幻祭 #风早 #HiMERU
的木刺,好像神父在驯服最野蛮的魔鬼,当然这只有他自己这么觉得。 “蓝良,你刚刚有问我什么吗?” 突然回过神来,风早的手被木刺狠狠扎了进去。他一边仓促地回复了蓝良一边捂住渗着血珠的伤口,“还好这里...
マヨ】我的神明 #偶像梦幻祭 #宵 #风早 #礼濑真宵
疑问。   “那为什么呢?”风早熟练地做出遗憾的表情。   犯规了。   礼濑真宵捂住脸。   “因为……因为同学耀眼了,如果和同学一起泡温泉的话……同学会被我污染的呜呜……”   闻...
要】海上黄昏 #偶像梦幻祭 #露 #
,不过出现的比风早要离,十条要被装在一个木桶里,突然从河流上飘过来的,而当时岛上的山正好冰雪消融,自沉睡不变的雪山上苏醒而来,十条要。村里的那个神神叨叨的老人这么说,而是不真的也无从考据,因为...
露】Voyage Lucid #风早 #HiMERU #偶像梦幻祭
自己的机器人, 第三风早喜欢上HiMERU。   HiMERU早就在对他而言无比漫长的几天物流派送时间中把机器人的说明书研究了个透彻。“真的好像啊……”他用指尖贴着机器人的头发一路下滑,划过他的...
互攻】你说你1?真巧我也 #露 #hime #风早 #HiMERU
,HiMERU就退缩了吗?不,在这种地方主动投降可耻了,HiMERU就偏要和他硬着来。   最后我们猜拳决定上下。这一切都因为风早这混蛋说什麽都不肯退让,虽然嘴裡说着「如果HiMERU桑的话我在下面也没...
【梅閃】Boredom #梅閃
找事做的事嗎?」 「聽過一點風聲。」 「那個就彆扭的產物呀,御主可憐了,整天活在這兩個老狐狸的淫//威之下。」吉爾君挑起桌上的桃塞進嘴裡。「他一定很困擾。」 「你不去和賢王說說嗎?我覺得他會聽你...
【昼星】七日 #排球少年 #星海光来 #昼神 #volleyball romance
巨型背包,青年决定先从比较表面的问题开始。 “啊没有,这个修吾君的。” 额角一跳,好的知道你们关系好了,他实在不想去追究这句话背后的意味。 “所以,这么着急有什么事吗?” “那个,你今天有...
一個藥嬸。● 药婶● 药研藤四● 刀剑乱舞乙女向
許審神者想讓別的刀劍也鍛煉一下”,就這麼騙自己相信了。正當他胡思亂想時,來消息說審神者在那棵花樹下有事跟他説,讓他現在過去。   躺在地上胡思亂想的藥研重新閉眼,將緊縮的眉毛舒展開來,整理了下思...
【昼星】海鸥、苏牧与呼神护卫 #排球少年 #星海光来 #昼神
在魁地上的昼神满脑子都对兄长指点的期待,除开这些剩下的大约就学会一两招高级别的咒语满足一下自己的好胜心。尽管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可靠不少,但男孩子的内心深处还是有那么一丝叛逆与跃跃欲试。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