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利笠】《破笼》(跨年贺文 / 现代 AU/ 短篇已完结) #利威尔 #三笠 #自由之翼

sodasinei 2021-12-06

by/ 独渡生

 

祝你我在2020年都能冲破固有的牢笼,一飞冲天。

 

06:00 起床

 

单调枯燥的闹铃声响彻黑暗的房间。三笠·阿克曼从浅浮的睡眠中惊醒,脑子里还是长夜无数个翻来覆去、短暂惊醒的瞬间。闹铃声敲击着耳膜、刺痛着大脑,她慌忙把它按掉,艰难地撑起上半身,仰起头,闭着眼,深吸一口气。

 

然后倏然砸倒在床上。

 

她在床上磨了一会儿,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在静谧的屋子里越放越大,如巨鲸的呼救。她一鼓作气,起身,打开房间里的灯。刺目惨白的灯光霎时照亮了整个小小的卧室,她静默地坐在床上,听着屋外如死的沉默。她的舍友昨晚又一夜未归。

 

三笠·阿克曼既已起身,便不再会磨磨蹭蹭。她不是懈怠的性格。她飞快地换上头一天晚上就备好的衣服,上厕所,刷牙,洗脸,化妆,看着镜子里那张冰冷的脸,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活动了一下脸部肌肉。

 

出门的时候给舍友在门口藏了一把备用钥匙。很多次,她的舍友疯狂整夜的时候都忘了带钥匙,她不得不在教授的课上到一半的时候逃开,给舍友开门。三笠·阿克曼傲慢的名声就是这么传开的。这很冤枉,她虽冷漠,但从未傲慢。

 

等待电梯的时间里,她打开手机,给利威尔发了一条信息:早安。

 

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回口袋,它便匆匆震颤两下,点开,是利威尔的回信:早安。

 

短短两个字,囊括了他们横跨整个太平洋的距离。她是漂泊纽约的留学生,他是扎根东京的警视长,无数条短信飞跃日本海、跨过阿拉斯加湾,持续一千零九十五天,他与她却还是没能学会怎样表达不被加利福尼亚寒流侵袭的思念。

 

三笠·阿克曼想,不知是因为什么案子,他大概又是一夜未眠。

 

她把手机放回口袋。

 

07:30 学习

 

学校放假,但好在图书馆还开着。三笠·阿克曼生活在日本,不习惯过圣诞节,难得清静,便早早坐在图书馆学习。不论在东京还是在纽约,她已经习惯了做最优秀的那个人,繁华浩荡的都市像是一只长着巨盆大口的怪兽,她只有努力做到最好,才能在被吞掉的时候,有幸留下一点自己的骨渣。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温习着昨日的笔记,突然听到有个男孩夸张的声音:“真的假的?那个混血的亚洲书呆子在假期也来?”

 

她盯着笔记的视线一顿,便听到一个女孩小声道:“嘘!我让你偷偷过来看的!你小声点吧,她可以告你种族歧视……”男孩嫌恶地叫了一声,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小,站在离三笠·阿克曼不远处窃窃私语。

 

三笠·阿克曼的喉咙里积了一团气,她轻轻张开双唇,慢慢把它吐出来,习以为常地戴起了耳机。

 

她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只是在纽约待得越久,越明白明哲保身是在二十一世纪生活的重要技能,从前她的舍友夸她越来越成熟,她看了一眼在沙发上横躺着的室友:“如果你以后少带一些墨西哥裔在家嗑乱七八糟的药、音响放的小一些的话,想必我会更加成熟。”

 

室友愤怒地竖起中指:“阿克曼,你这个种族歧视者!愚蠢的德国后裔!”

 

三笠·阿克曼的表情无波无澜,任凭室友对自己父辈流传下来的德国姓氏开始不着边际的谩骂,她完全可以狠狠的揍她一顿,她有这个能力,但是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

 

三笠·阿克曼的心口突然漫上来一些积郁,烧得她快要着火。

 

为什么如今,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必要了?

 

嗡嗡。

 

手机震动两下,倏然把三笠·阿克曼的情绪从愤怒中拉了回来。

 

是利威尔的信息:“2019年的最后一天,祝你愉快。”

 

三笠·阿克曼急促地呼吸两下,平静下心绪,冷静地回复他:

 

“你也是。”

 

11:15 面试

 

三笠·阿克曼收起笔记本电脑的时候,看到出言嘲讽她的那个男孩正带着女朋友走出门去,他是个高大帅气的美国大男孩,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出蓬勃的青春朝气。

 

三笠·阿克曼看着他的脸,心里的感觉突然有奇怪。她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很多人的灵魂像是与皮囊分开,灵魂徘徊于阴沟烂泥,沾满污垢,皮囊却立于万花之春,自然而无害。她不是没有见过表里不一的两幅面孔,只是如今,突然有些不舒服。

 

她的胃部隐隐作痛,继而突然翻江倒海,她咬紧牙关,不断地做着深呼吸,才使心中平静下来。

 

她走出图书馆,感受着冰冷苍白的阳光,心里微微震颤,便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径直往教授办公室走去。

 

刑法课的教授在今日安排了一场面试,他需要一个助教。听说除了她,还有另外两个男孩也对这个职位求之若渴,她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前去竞争。

 

三笠·阿克曼在办公室门前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整了整衣领,深吸一口气,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教授马上把门打开了,露出一张和蔼可亲的笑脸:“阿克曼?请进。”

 

三笠·阿克曼捧着自己熬夜三天做出来的简历和资料,大踏步走进办公室,刚要开口,却只见办公室之内空空荡荡,除了自己与教授,竟没有第二个人。

 

三笠·阿克曼蹙起眉头:“教授,另外两个来面试的同学在哪?”

 

教授笑眯眯地递给三笠·阿克曼一杯热红茶:“他们先走了,我对他们不满意。”他的眼眸被反光的镜片遮住,竟看不真切,“先喝口茶,今天很冷吧。”

 

三笠·阿克曼接过红茶,礼貌地放在一边:“谢谢教授,我习惯喝咖啡。”她的心里已有了些微的慌乱,但仍压制住,镇定道,“教授,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同时,我也热爱刑法这门课程……”

 

刑法教授微笑着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需要它,也知道你热爱它。”他走近三笠·阿克曼,后者不动声色地向后退缩,“今天天气这么冷,你的脸都冻红了。”说着就伸出手往她脸上抚去。

 

“啪!”

 

三笠·阿克曼的眼里燃着怒火,她举着资料,狠狠打开了教授的手。教授吃痛地闷哼一声,愤怒地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你干什么?!”

 

三笠·阿克曼已经气得微微颤抖,但仍冷静地说:“教授,我是来面试的。”

 

教授冷笑一声:“三笠·阿克曼,现在是什么时候?”

 

她道:“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教授怒吼道:“现在是圣诞节假期!这个时候学校正放着长假,谁都不在!我叫你过来面试,你不懂我是什么意思?!”他暴怒地扑向她,“你以为谁会愿意要一个亚洲种?!你来这里,不是想要这个实习的工作?蠢货,谁不知道你们亚洲女easy,你在装什么?!”

 

三笠·阿克曼慌忙闪开,顺手就把厚厚的简历和资料摔在他的脑袋上,一旋身抄起那杯热茶,使劲朝他光秃秃的脑门砸了上去,教授发出惨痛的哀嚎,三笠·阿克曼狠狠踢了他的身下一脚,转而拼命扭动着门把手,却不想门已经被锁的严实。

 

教授正蜷缩在地上哀嚎,三笠·阿克曼急切地寻找着开门的钥匙,生怕他等会缓和过来,就会杀了她灭口。没有钥匙,她左右环视,只见关起来的窗户。

 

三笠·阿克曼跑到窗边,见窗下绿化带内绿油油的灌木丛,生机勃勃、春意盎然。这里是二楼。她几乎想都不想,打开窗,飞身跳了出去。

 

她护住脑袋,在灌木丛里翻滚几圈,小腿好像被擦开了,火辣辣的生疼。

 

三笠·阿克曼拨打了911。

 

她放下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利威尔新的信息:“今天很冷,多穿一些。”

 

她咬着牙,看着自己的牛仔裤破了一个洞,小腿上汩汩流淌着鲜血。

 

她闭上眼睛。

 

16:42 地铁

 

三笠·阿克曼从医院出来,又去做了笔录,拒绝了很多采访,一系列事情闹下来,已经是下午了。

 

她在路边买了个墨西哥卷饼,蹲在小摊旁就吃了起来,吃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太饿还是太累,吃得太猛,胃里一阵一阵地反着酸水,眼里热腾腾的。

 

她从来没用这种角度看过路边的人来人往。他们或是西装笔挺、或是休闲舒适,各人有各人的节奏,各人有各人的事,每人都是步履匆匆、神情淡漠,没有谁在乎一个蹲在路边吃卷饼、裤子破了个洞、身上血迹斑斑的女孩经历过什么。

 

三笠·阿克曼把没吃完的卷饼扔进垃圾桶里,站起身,去了最近的地铁站。每呼出一口气,眼前都是雾蒙蒙的。

 

地铁站里有个流浪汉朝她吹口哨,她无视了他,他又愤怒地骂她,让她滚回亚洲。

 

她上了地铁,已经没有座位了,抓住拉杆的时候微微闭了闭眼。她的眼里终于有了疲惫的意味。

 

三笠·阿克曼扭了扭头,环视四下,人人都低着头戴着耳机,手指一下一下地划过刺目的屏幕,偌大的车厢,除了此起彼伏地刷到有趣信息的笑声,就是喋喋不休的对着手机的谈话声。

 

三笠·阿克曼低头,只见自己下方坐着一个小男孩,睫毛扑闪扑闪的,大大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时不时把他逗得咯咯发笑。

 

她看着他塞在耳朵里的耳机,突然有一种想把它扯下来的冲动。

 

但她没有。她轻轻笑了笑,是她屈指可数的笑的次数。

 

她轻声对小男孩道:“新年快乐。”

 

嘈杂的车厢里,三笠·阿克曼的声音像是一滴水落入了大海,连涟漪都被吞没。

 

20:26

 

三笠·阿克曼刚回到家就倒在了床上,本该一直睡下去,但是室友不厌其烦地哐哐砸着她的房门,大有不把她叫醒就不罢休的气势。

 

一定是又嗑 嗨了。不然,室友是绝对不会搭理她的。

 

三笠·阿克曼叹了口气,从床上起身,打开门,果然见室友眼冒金光,脸颊还在神经质地抽搐。

 

室友拉着她,狂笑不止,笑完之后咧着嘴,含糊地道:“我们去时代广场,今晚可是跨年夜啊!”

 

三笠·阿克曼摇摇头,从室友冒着冷汗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道:“你自己去吧,我没兴趣。”

 

室友皱起眉毛,夸张地大叫:“不!不!我都说了你会去,你就一定会去!”

 

三笠·阿克曼快被她气笑了:“你说我去,我就一定得去么?”

 

室友固执地点头。

 

三笠·阿克曼看了看她的样子,倒是有点怕她会把自己撞死在时代广场的人潮里。毕竟纽约的房租这么贵,就算只是几天,也不能没人分担。

 

室友一见三笠·阿克曼同意了,欢呼雀跃着像个小孩。说实话,嗨了的室友倒是比平日里更像个人样,起码那张刻薄的嘴总算是闭上了。

 

三笠·阿克曼洗完澡,换了套衣服,看不出分毫白日里的狼狈。只是走路的时候,小腿上的伤还隐隐作痛,脚步有些不稳。

 

她刚上街,便见街道上清清冷冷,人车大多都往时代广场涌去了,她听见远方喧天的狂欢,心里空空的。

 

她给利威尔发了条信息:“你在做什么?”

 

许久没有回音。三笠·阿克曼心想,他大概又是案件缠身吧。

 

她心道,祝他一切顺利。

 

23:59:00

 

时代广场霓虹灯绚丽夺目,人声鼎沸,人群摩肩接踵。三笠·阿克曼被人浪冲挤着猛地向前,又被挤着猛地后退,像是在坐海盗船一样刺激。

 

音乐声躁动喧哗,哭声、笑声、电视台采访声、转播声……三笠·阿克曼被种种声音憋闷得喘不过气来,她想逃,却被洪流挤着推向新的年月。她突然生出一些恐惧。

 

手机铃声倏然响起。

 

三笠·阿克曼艰难地伸手,往口袋里掏出手机,是利威尔的来电,她接通它。

 

她这边太吵,手机内听起来也是一片嘈杂,她几乎听不清他的声音,而当他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她却有了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他那低沉的、冰冷的、她熟悉的声音,她心心念念一千零九十五个夜晚的声音。

 

他说:“三笠,你还好吗?”

 

她忍住哽咽,在破天的喧哗里,微微颤抖着说道:“我很好。”

 

23:59:15

 

利威尔的声音低冷,顽固地重复那句话:“三笠,你还好吗?”

 

她的心跳震颤,声音竟有些哑了:“……我很好。”

 

23:59:35

 

利威尔的声音温柔下来,他说:“三笠,你可以哭给我听。”

 

23:59:45

 

利威尔的话音落下,三笠·阿克曼突然像被扼住了喉咙。她压抑住自己急切的呼吸,越压抑,呼吸却越是颤抖,她的牙齿几乎都要跟着打战,她想说,她没事,她一直都很好,可是她听着他在电话那头沉稳的呼吸声,伪装那么久的平静和冷淡突然就成了束缚住她自己的茧,她想撕碎它,想大哭,想呐喊。

 

她轻轻道:“利威尔,我过得很不好。”

 

23:59:55

 

三笠·阿克曼压抑着颤音说道:“我这一年过得很糟糕,我每一天都过得很糟糕。我还有很多计划没有完成,我还有很多目标没有达到,我压力很大,我不想这样……”

 

身旁已经有人开始倒数。时代广场上巨大的倒计时明亮得刺目。

 

五。

 

“我想回家。”

 

四。

 

“我想虚度光阴。”

 

三。

 

“我想每天一睁开眼,就是快乐的。”

 

二。

 

“利威尔,我想你。”

 

三笠·阿克曼的心跳如擂鼓,带着翻涌的血液,蓬勃的跳动,一下,一下,快要窜上她的喉头,从她的嘴里蹦出。

 

她凝神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利威尔说道:“三笠,你回头。”

 

一。

 

00:00:00

 

新年快乐!

 

 00:00:10

 

巨大的烟花在上空炸开,喧天的人群尖叫声响起,三笠·阿克曼愕然看着利威尔,他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人群不甚拥挤的地方,拿着手机,勾着唇角。

 

三笠·阿克曼的心脏蹦跳得像是要撕裂开来,她愣愣地看着他,而他也看着她,灰蓝色的眼眸被烟花映得闪亮,温柔得像一片深邃的湖。

 

三笠·阿克曼的心脏里漫出涩涩的水,回流入她的喉头,奔涌上她的眼角,再不管不顾地从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来。她捂住不停哽咽的嘴巴。

 

利威尔看着她,缓缓张开双臂,口型张合:

 

新年快乐。

 

而她疯了一样地推开拥挤的人群,甩下流逝的光阴,她奋力逆流而上,向前奔跑,泪水划过眼角,打湿了白云,流窜了苍狗。

 

她朝他跑去。

 

  END

】《刺杀清洁工》(全员向 | 沙雕欢乐向 | 全文6000+) # #自由 # #aot #进击的巨人中学
by/ 独渡生   * 中设定沿用自谏山的进击的School Caste * 中二病哥特少女 X 最强清洁工   ·阿克曼的水晶球不见了。   作为游走在黑与白间的使者,看似是暗...
】《柏林鸟》(七夕 / 1w字+) # # #aot
初,可惜香味已经散了。   只看了那玫瑰一眼便匆匆离去,只是一眼。他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或许是错过了上帝的暗示。他那晚注定要遇见。   佩特拉与和平分手已经两,再见到他有恍如隔世的...
】《所以她爱他,以温柔的沉默》 # #自由 #
by/ 独渡生   *视角 *现代背景,暗恋向   - 看着窗外。   他在看什么呢?   我望进他的眼睛。那双沉默的眼睛,微微泛着梦醒的光泽,灰色与蓝色交织成飘忽的天空。他看着窗外,山峦...
】《我用什么把你留住》 # #aot # #自由
。   的头疼贯穿整夜,而疼痛总在黎明时刻消失。她试图找出原因,但她无法让自己承认,在无数个夜晚,月亮会被天狗蚕食,星星会被乌云遮挡,会想起。   总是把烟灰高高地堆在烟灰缸里,招致好几...
(进巨乙女)何为情?为何情?● bg● 埃bg● 阿明● 艾伦bg● 阿敏● 艾
身边。“先生,你女朋友很爱你。” “我知道。”埃目光透过湖面,到达了我所不知道的远方。明明没有下雪,这座城镇却让人感到寒冷。 第的冬天南方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我来到那个小湖边,果不其然,满天的...
「巨人乙女」当ta发现你的同班生喜欢你时 #进击的巨人 #阿敏bg # #艾伦 #埃 #
生哦)   - 偷偷的给他增加任务 在壁外调查时不仅把他安排的离你很远 还使你离更近了 经常叫他去打扫脏脏的马舍 并且更♡注♡意♡你♡了 “一个臭小鬼还需要谈恋爱吗?”   -埃 以...
《耶格今天不高兴》 #AOT #艾伦耶格 #艾 #阿克曼
by/ 藤原伊织   2021.03.30艾伦•耶格诞生日   BGM:Young And Beautiful   设定是艾伦用战锤和始祖的力量做了本承载他一生回忆的相册。   是特别的...
x你】月亮与小太阳 #bg #兵长 #进击的巨人乙女向 #aot #
气味将你紧紧包裹住。大脑嗡嗡作响,耳朵好像也听不到了,全身全心都只能感受到他,你爱着的他。 不远处,韩吉与埃相视一笑,艾伦想要激动地跳起来又被压住,阿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你摘下了月亮,...
乙女】那些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 #巨人 #短篇 #aot #进击的巨人同人 #bg #兵长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太心疼兵长了,就撸了小甜,希望他能幸福( ;´Д`)   巨人已经很虐了,同人就甜一点趴   正文: 我和交往了一个月了。   我经常怀疑我告白的...
乙女】那些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一 #短篇 #同人 #aot #巨人 #bg #兵长 #男神×你
,“我不会让你死的。”   “不过,刚才我还挺快的是吧?差一点就能超过了,可惜了啊……”我虚弱地笑了两声。   “你是白痴吗?又不是比赛你跟她较什么劲,脑子进屎了吗?”即使是这种时候,...
《13の冬》 #aot #艾 #艾伦耶格 #阿克曼
脑子里的事情   尤弥转世成了希斯的孩子   内含让皮,尼莎   不建议带脑子看   00   希甘锡纳区又下雪了。   每年都能见到这样的雪景。但是她对于前一的雪景的记忆早已模糊。今年的这时...
梦 #AOT #艾 #艾伦耶格 #阿克曼
by/ 藤原伊织   Cp:艾伦•耶格x•阿克曼 BGM:雪梦 19伦(刚满) 雷贝利欧军区的后勤室里变得干冷了起来。 艾伦•耶格给自己断掉的右腿以及瞎掉的一只眼睛拆下绷带,从医药柜里拿出...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