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五条悟×你】和猫的一辈子 #男神×你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12-09

by/ 宋哲想吃巧克力_

 

•生贺

•一方已死|亡注意

•不是刀

•有很多私设,接受不了的请及时退出

 

我从咒术师岗位上退休的那年养了一只猫。

 

说退休也不准确,主要是我已经六十多岁了,刚结束一个大任务,处理收场就用了将近一个月,受了不少伤,年轻的时候落下的一堆小毛病都随之一个一个跳出来重现在我身上。再加上新晋的咒术师们都能独当一面,连悠仁,惠和野蔷薇带的两届新生都能自己出任务去了,实在是懒了,退了就退了。

 

最后一次去高专的那天,晚上放学的时候悠仁眼泪汪汪的和我挥手再见,被旁边的惠一拳砸在头上,好像还小声的训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再也不来了”,被我笑了两声还很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换成一句“老师自己一定要保重身体。”

 

出门的时候遇到了新一届的一年级学生,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往学校里走,看样子是刚出完任务。看见我之后很高兴的和我打了招呼,围上来很兴奋的和我说着任务中的轶闻,假装很随意的让我请他们去银座吃寿司。我笑了笑硬揉了揉靠我最近的那个男孩子的脑袋,被他张牙舞爪的挣脱了,样子之搞怪仿佛让我看见了我曾经的某个白头发同学,大大咧咧,张牙舞爪,喜欢请我们去银座吃高级寿司,还喜欢吃完寿司让我请客吃最贵的冰激凌。

 

出了高专门我往家走,夕阳很好看,路上有来来往往的行人,下班的时间大家都急匆匆的往回走,一路上都是拎着公文包的上班族。都是年轻人我在中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于是我绕到路旁边走。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看见前面宠物店老板正在锁门,是个和善的中年男人,总是系着深棕色围裙,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还帮他除过咒灵,当时他还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小屁孩一个。

 

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好像也是十年以前了,今天有时间,去看看他吧。

 

再出来的时候我手里抱了一只猫。

 

这下走在大街上不可能不吸引别人注意了,白头发老太太抱着白毛猫,搞得路上的人都给我让路,明明凭我现在的身板一拳还能打趴八个。

 

猫很不听话,虽然还是一只没出生多久的小猫。我一进家门就从我怀里挣脱出来一下子钻到我沙发底下张牙舞爪,我弯着腰想把它够出来,结果未摸其猫先被挠,我拿了扫把准备和它大战三百回合,我堂堂一级咒术师怎么会被一只奶猫折倒。

 

从晚上四点半到八点,猫越跑,我越追,从沙发底下到衣柜夹缝,好端端一只白猫被我追成灰猫,最后我放弃了,扔了扫把两手一挥表示我不干了,这时候猫跑出来,很顺从的趴在我大腿上。

 

你妈,怎么会有这种猫。

 

气的我火冒三丈,对着猫所在的方向疯狂空气打拳。灰猫睁开眼,一双蓝澄澄的大眼睛很无辜的看着我,对我喵喵叫,用小脑袋软绵绵的蹭我的肚子。

 

它真的很会撒娇,遂心软,拎着它去洗了澡。

 

第二天我请悠仁他们来家里吃饭,悠仁和野蔷薇不出意料的和猫玩的很开心,惠被他俩强拉着三个人一起逗猫。我去厨房准备端菜上桌,厨房和客厅挨着,走到门口听见悠仁很小声的说:“这猫好像……”

 

悠仁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像细雪落在房檐上。没说完被其余两个人怼了一下,客厅传来吃痛声音,我装作没听见端着菜进了客厅,假装没看见三个人传来的担忧目光。

 

晚上吃过饭三个人告别我回去,半夜我坐在窗台边上睡不着。窗子外面是马路,东京晚上依然灯火通明。我看着汽车尾灯从我眼前过,明亮又耀眼,让我没办法不联想到他。

 

那年我十五,第一次遇见五条悟的时候他站在讲台上。我那一届一共四个人,新生介绍的时候他大步一迈走到讲台上洋洋洒洒写下大名。他一拍黑板,张口第一句就是“老子,五条悟。”

 

气势够足,让夜蛾看他一眼,可能是碍于五条家的面子,没说什么,只摆手让他下去。

 

一次没拦住,酿成大错,五条悟看了一眼夜蛾,又看了一眼坐在讲台底下了我们仨,眼神里慢慢浮现出一些不该在高中第一节课上有的东西。后来发生什么了我记不太清了,总之可以总结成一句“五条悟大闹高专”。

 

我气喘吁吁找到他的时候这混小子竟然还在楼顶吹风,见我来了,他双手撑住栏杆头后仰,大头朝下朝我来了一个颇有气势的笑出来。

 

我说,老师很生气,你快回去认错。

 

他说,才不要。

 

我说,五条同学你别这样。

 

他说,我怎么了?我哪样了?话说你好啰嗦,好像老太婆。

 

一个小时以后我和他站在夜蛾办公室,倒不是因为我口才多好把这瘟——同学劝了回去,主要是我实在没忍住朝他脸揍一拳,演变成了纯粹的校园|事故。

 

夜蛾全程黑着脸听我解释,五条悟不是那种会认错的人,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只有我最可怜。事后夜蛾罚我俩打扫卫生,是教师惯用的套路,五条悟翘了班,是他惯用的套路。

 

我一个人从放学打扫到天黑,期间冒出来好多如何能偷偷干掉五条悟而不被五条家追杀的方法,无一成功。我越打扫越委屈,委屈的直掉眼泪,结果最糟糕的时期遇见最糟糕的人,五条悟一张大脸趴在我面前,用那种小学生一样的语气跟我说:“哭啦?真哭啦?”

 

这人真是,唉,五条悟,唉。

 

我坐在窗台上越想越来气,重新变白的小猫凑到我身边爬下来,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呼噜。

 

小猫长大的很快,我决定给它起名佐藤。佐藤作为一只猫总是让人很快了解到猫的本性,就是你要把它好好的当做主子养着。它来我家的时候刚出生没多久,现在已经被我养的像只小猪。

 

佐藤五岁的时候悠仁的学生结婚了,还特意给我和佐藤发了请帖,是个很开朗直率的男孩子,新娘很漂亮,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笑得很幸福。我抱着佐藤去的时候佐藤出乎意料的很乖,很大一坨白色毛茸茸安静的趴在我腿上。新郎讲贺词的时候它静静的听着,蓝眼睛一闪一闪的,还被人调笑说“佐藤是不是也想找个老婆啊”。

 

“佐藤早都做过绝育了哦。”我笑眯眯的说。

 

佐藤听见了,回过头冲我大声的喵喵叫,好像在宣泄它的愤怒。

 

“老子,以后绝对不结婚。”十七岁的五条悟那天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当时我们正在出任务,刚结束,是个咒|灵附身女主人杀|死了出|轨的男主人的任务。结束以后五条悟一路沉默着没说话,我乐于他的反常,本想着终于可以清净一下子,结果回程的半路他坐在车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实在是没法接。坐在驾驶座上开车的前辈很会看气氛的把头转了过去决定安静的当一个工具人,而我很不幸的被五条悟当做了祭|品,没能逃脱被折磨的命运。

 

五条悟看半天没人理他,抱着胳膊就转了过来,无视了我朝窗外半转没转的头和明显是想要避开他的视线,很大声的说到:“因为好麻烦的啊!”

 

没人想知道你的感想!

 

见我不理他,五条悟越说越来劲,甚至有一种要把车顶棚掀翻的架势:“因为你看啊!结婚的话就一定要有好的人选吧!但是那些好的人选都是来自那些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啊!一个个柔柔弱弱的看上去一欺负就会哭的样子!再有啊,那些人选一定又是家里那些老头子选的,说是为了什么政治啊,家族关系啊,那肯定是不行的啊!”

 

这是什么大少爷发言?

 

五条悟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在喊,我秉持着不能在车里对同班同学动手的缘故强压着怒意笑着问他为什么不行,五条悟听见之后皱着眉头眯了眯眼睛,很认真的对我说:“因为这样就不是因为爱情结婚了啊?你是不是傻。”

 

这下我终于忍不住了,当我带着“你是小学生吗”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五条悟好像也终于忍不住了,很生气的对我说“刚刚那对夫妇不也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没有爱情就结婚了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吗!”

 

我哑口无言,怎么也想不到坐在我旁边的这位平时天不怕地不怕每天都乐于把学校捅出一个窟窿来的同学竟然还有一个深闺大小姐的人设。

 

五条悟还在我耳边不停的叨叨,我忍无可忍,只想让他赶紧把嘴闭上。车轮滚动的声音,引擎的轰鸣,车内后视镜上挂件的摇晃声和五条悟越来越大的说话声从四面八方一起涌进我脑子里。五条悟越说越起劲,越说越阴阳怪气,我大脑一热,顺嘴就说了“那我也一辈子不结婚好了。”

 

现在想想我当时说完这话以后五条悟确实停了下来,瞪着眼睛,嘴巴一张一合,乖乖坐了回去,顺带着两腿一蹬抵在了前座靠背上,彻底熄火。

 

我说这话没什么目的,一开始好像真的是单纯的就是想寻个安静,后来再回忆的时候感觉这话好像还带了点什么别的什么,只不过当时我说话的时候带着赌气的情绪,表达的也是赌气的意思,五条悟当时可能是擅自把它解读成他以为的意思,我当时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最后过了好多年再回转成我们之间的意思。

 

唉,五条悟,什么意思,他是什么意思,我是什么意思。

 

佐藤自婚礼之后开始减肥,原因它越来越胖,是周围的人开始叫它“佐猪”,不怪我把它养的白白胖胖,它自己平时都会跟我抢零食吃。

 

佐藤十五岁那年我七十八,在咒术师里已经算的上是高龄。新年的时候乙骨忧太和他那个年级的那几个孩子来看我,拎着一大兜水果,一屋子里全是白头发老头老太太,看上去挺好笑。佐藤挨个跳上他们的腿,每个人都笑着摸摸它的头,一大群人里只有胖达一点没变。

 

一大帮人来的也快走的也快,冬天晚上太冷太黑,年龄大的孩子们回家去要注意安全。他们走了之后我去厨房做饭,佐藤喵喵叫着用头顶着刚才乙骨他们来的时候带来的塑料袋,我走过去拍拍佐藤说小猫咪不能吃水果,说完反应过来佐藤已经十五岁,在猫里已经不能算成小猫咪了。

 

我把佐藤抱起来的时候佐藤在我怀里发出呼噜声,眯着眼睛在我怀里撒娇,我用我脸上的皱纹去蹭它的肚皮,热乎乎的,只有佐藤可以一直陪着我。

 

我放它下来的时候脚踢到了塑料袋,里面有很硬的东西磕了我的脚,我疑惑着是什么水果能这么硬,打开塑料袋一看竟然是一本相册,相册里夹了好多照片,全都是年轻时候照的。时间实在是隔了太久,也不知道这群小崽子们是从哪里找出来的这些东西。

 

我抱了佐藤去沙发上看照片,一张一张给佐藤讲,这张是乙骨刚入学的时候照的一年级全家福,这张是我带虎杖他们三个出门吃烤肉的时候虎杖出门就摔倒的照片,这张是一年级二年级集体出去玩的时候照的照片,还有这张是……

 

是我高专毕业的时候我们四个人照的毕业照。

 

这张照片实在是太久远了,当时还是夏油杰用翻盖手机好不容易鼓捣出来照的,像素实在不高。当时毕业的时候我们四个总是天南地北的处理任务,好不容易才有时间聚在一起,照相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教室里充盈着落日的余晖,我和硝子在教室里等,然后是夏油杰,最后来的才是五条悟,他总是要让别人等,他永远最后一个来。

 

他来的时候带着一身的怒气,摔了门,气哄哄的往椅子上一坐,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我知道他前两天刚回了本家,不过每一次他去本家回来的时候都是一副天不服地不服的样子,今天不知道五条家干了什么能把他气成这样。

 

夏油杰问他怎么了,他就很生气的朝我们抱怨说家里那些老头子又如何如何,我安慰他说每次他们不都这样吗,悟的话没问题的。五条悟嚷到说这次不一样,那些老头子竟然说他一辈子都是五条家的人,就该是五条家的一个人偶。

 

又不是我想生在五条家的!他吼。

 

见我和夏油杰好声好气的安慰他,五条悟就继续耍着小脾气,夏油杰没鼓捣明白手机拍照弄了半天也没弄好。过了好久终于设置出界面来,镜头又太小,四个人挤在一起歪歪扭扭的照了一张有些曝光过度的照片出来。

 

五条悟翘着脚坐在桌子上看夏油杰刚发过去的照片,清了清嗓子好像要发表什么重要讲话。我们三个于是看向他,他嗯嗯啊啊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憋着脸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以后就算死|了也绝对不要埋在五条家里。”

 

他说的这话驴唇不对马嘴,但是我们竟然能在那种氛围下合理的理解了他到底要说的是什么。我在心里叹气,觉得五条悟这人是在不该这样委婉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委婉,他其实想说我们要比五条家好很多,说和我们在一起非常好,太好了,这世界上好像没有比我们更好的人,想说我们今后也要一直在一起。但是五条悟就是这么个烂性子,非要不好好说话,在这个时候害羞,让我们去猜去想。

 

我看向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想和他俩分享一个“唉就是拿他没办法幸亏我们听懂了”的眼神,谁知他们两个人都以一种在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看五条悟,仿佛他刚才说的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实际上也是莫名其妙的话,只不过是只有我一个人听懂了,后来我跟他俩解释,五条悟还很不好意思的别过了脸,最后才在我们三个人的调笑中嘟囔着嗯了一声。

 

好时光,真的是好时光,是让人回忆起来也忍不住会笑出来的那种好时光。

 

佐藤趴在我身上好像有些困了,随着年龄增长它的睡眠时间也比之前多了好多,我轻轻抱着它放在了它的床上,佐藤在那里翻了个身,打起了呼噜。

 

时间过的太快,转眼间佐藤已经二十四岁,我八十七。实在是太老了,怎么会活了这么久,久到身边的人都被我一个一个送走了。

 

第一个走的是夏油杰,六十多岁就走了,在咒术师里也算高龄。走的时候小兔崽子们怕我受不了还瞒着我,过了将近一个月我才知道,人都已经埋进去了,我只能去看他的墓。去的那天天挺晴的,我站在他墓前面和家入硝子一起骂他“走的早啊”“啥也不是啊”。

 

然后是家入硝子,这老太婆走的也早,七十多,本来我还以为医生的话身子板会更强壮一点。我一个人面对好几块墓,指着他们挨个骂,这个走的早,那个不听话,那个不爱惜自己老了还抽烟活该。最后悠仁他们来叫我,说老师该走了,我才发现我身边刚刚没有一个人。

 

然后轮到悠仁他们,那几年变成了重|灾区,每年我都能听到有人离开,最后只剩下了佐藤陪着我,我只剩一个人。

 

太孤独了,只有更小更年轻的小辈每天来照顾我,帮我做饭,打扫卫生,我几乎都不认识他们,但他们都叫我老师,因为我是他们老师的老师,或者老师的三次方四次方。辈分隔的太久了,甚至都没有人来和我说说话。

 

我看着他们看我像个大人物,或者说看我更像个陌生人,帮助我仅仅是因为我活的太久。还会有人来了之后悄悄跟旁边的人说,看,这就是在六眼神子也没活下来的那场战斗中活下来了的“那位”老师。

 

太老了,实在是太老了,人怎么可以活这么久,久到身边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有好几次我进了抢救室,我本来已经做好下去找他们几个的打算了,结果他们谁也不来看我,再一睁眼又是好多张年轻的脸围在我床前,很高兴的趴在我身边又哭又笑,说太好了,老师又抢救过来了。

 

可“老师”又是谁呢,这里面的孩子们没有一个是我亲自教导的,我仅仅是在他们来我家帮忙的时候给过几句建议,还算不上是老师。

 

有好多人来拍照采访,说我是那场战斗里的英雄,说我是好人有好报,还说佐藤是英雄养的猫才活了这么久。我看着镜子里面我混浊的眼睛和脸上的皱纹加老年斑,看着佐藤已经并不光滑的毛,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我想走了,我太想走了。

 

“英雄”也会想走?我病床前有人问我。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挺久没听过了猛地一听还让我还挺惊讶的,五条悟一张大脸趴在我面前,用那种小学生一样的语气很欠揍的跟我说,你好老啊,这回真的变成老太婆了。

 

我一看差点掉出眼泪来,他妈的五条悟,光听声儿我就知道是你。

 

五条悟还是他十多岁时候的年轻样子,让我合理怀疑他是不是为了嘲笑我才特意变了这么年轻,他两腿一跨坐在椅子上,从兜里掏出一颗糖在我眼前晃,然后当我面拆了糖纸吃了。我气急败坏,伸手揍他,被手上插的针拽住没够着。我骂他说你怎么来的这么晚,你怎么可以扔下我一个人,他听见以后用一种很抱歉的眼神看着我,说抱歉,说我也没想到。

 

我说五条悟你带我走吧,我太孤独了。他就又换了一副表情,很开心的笑,很认真的点头说没问题,我这次来就是来带你走的。

 

他说的很开心,我听着也很开心,原来死|神可以变成白头发的帅哥来索|命,可以,值。

 

猫走过来,伸出一只爪子搭在我身上,我很努力的转过头去看它。佐藤看见我转头看它,在医疗设备的报警声中对着我喵喵叫了两声,头很温顺的靠过来,最后一次来蹭我的脸。在一片白光中五条悟朝我伸出手,我跟着他的手去摸光,好像又回到十几岁。

 

五条悟,你说话太欠又来的太晚,我现在就来揍你。

 

•佐藤:sato

•悟:satoru

】金丝雀 # #×
原作者:十。编造主。全文1w+ 存在血缘关系。请注意避雷。 在封建世家长大金丝雀姐姐×年下 - “既然能原谅自由鸟儿被关进笼子后绝望赴死,为何不能宽恕被放生后茫然四顾...
×】关于最强变成以后饲养方法 # #×
确定是变成找了硝子,检查X光力分析统统搞了一遍,但是什么都测不出来。除了我们确实联络不上名字它会回应之外,它就是一只普普通通长相性格都很像。只是该表现出了...
】他只是关上了窗 # #× #夏油杰× #杰 #×
,告诉你们注意安全。回去路上夏油杰看着一笑,他比高,自下而上看他,心里想着这人能玩到一起,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宿舍之后看见坐在门口硝子,她住隔壁,叼着根烟靠在敞开窗户...
×】如果我们是平等 # #×
?   不是对不对事情,我解释,第一,这里是寝,大家都休息了,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是未来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不在意这件事情,也是有别的,,从我身上下去...
×】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是谁啊!!! # #×
开始直到刚才幼稚行为,转过头来我控诉,“怎么不告诉我她是个!”   “可我也没说过她是啊。”我耸耸肩,欣赏着脸上精彩表情。   “介绍一下,”我松开手走几步向前,“这位就是...
×?】特定 # #×
by/ 宋哲想吃巧克力_   • •情报阅读后两小时激情短打,错误等请见谅   “听说拒绝了交往请求啊,为什么,不是喜欢他好多年了吗?”硝子坐在酒吧吧台边问我,吸了一口烟...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是走最难通关按你们话是地狱模式线路:高专线...
××卡卡西】我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了。看到闷闷不乐样子,老师只是拍了拍脑袋什么也没说,然后就去了市政厅。 第二天,听说市长下台了。   老师,永远滴也好喜欢他哦!   对于卡卡西来说,是他们...
】请囚禁我吧● × #×
!”      “但是我拒绝。”将手机放兜里,“这部电影?啊,我前几天夏油杰去看过了。”      气氛一瞬间冷凝,静默着看。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如果想黑化话请...
×是个幼稚 # #x #5t5 #甜
大叔啊?不过,要是爱上老师我美貌话我可不负责啊。”   “哼,自作多情。”其实我只不过不想承认而已,其实我还有半句话没说:这个大叔,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好看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看...
×】心理咨询师、白痴与疯子 # #×
界太失望了而选择了在高专毕业后去普通世界里过普通人社畜生活。 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在七至八年后某天里被“偶然”光临。妹不想再回到世界里,于是装作不认识也很配合妹...
实现了牛子自由 #×
原作者:琥珀   × ooc *妹式是可以把碰到东西变成炸弹。     00   他叼炸了。     01   入学第一天,一见钟情。   这实在不能怪,因为...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