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雪之梦 #AOT #艾笠 #艾伦耶格尔 #三笠阿克曼

sodasinei 2021-12-10

by/ 藤原伊织

 

Cp:艾伦•耶格尔x三笠•阿克曼

BGM:雪之梦

19伦(刚满)

雷贝利欧军区的后勤室里变得干冷了起来。

艾伦•耶格尔给自己断掉的右腿以及瞎掉的一只眼睛拆下绷带,从医药柜里拿出新的,熟练地换上。

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感冒过了,每天在战场上开枪替马来杀人,也锻炼了抗寒能力,即使迎来了冬天,也不会感觉有多寒冷。

敌人的铁头盔是冰冷的,自己的枪杆也是冰冷的。敌人的血是热乎的,自己的心跳是热乎的。

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故乡西甘锡纳区的冬天很少下雪。 

也许是因为高耸的墙壁挡住了四面吹来的海风,但它离赤道离得并不远,西甘锡纳区的高地在冬天偶尔会下细小的雪花,一下雪孩子们都会兴奋得哇哇大叫。

他对雪的最遥远的记忆,来源于他和卡露拉的一次争吵之后。那天很冷 ,卡露拉让他套两层袜子,他说“谁家的男子汉会穿两层袜子,打架都会处于弱势,会被狠狠地嘲笑的。”然后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整个屋子里的人都能听见,这时候三笠总会拿围巾遮住脸 ,偷偷地微笑,格里沙也会使劲拍他的背部狠狠地说“说得好小子,男人就是该反抗上级”然后爽朗地大笑,然后艾伦变得更加暴躁。

他第一次看到三笠做那样上拉围巾的动作时露出那样的表情,愣了一会儿,思绪不知飘去了哪里,然后大声嚷嚷:“喂三笠,你不阻止我妈吗?有什么好笑的,再笑你头发就会掉光!”

虽然当时气得心里痒痒,可是他在很多年三笠剪短发之后,还是会有些怀念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搭在肩膀上,头埋在围巾里的样子。

艾伦在后勤室找到针线,修补工具,拄着拐杖找到角落的破木椅子坐下,开始半生不熟地给自己修补仅剩的一只脚上的军靴。

以前这些针线活都是母亲卡露拉和三笠做的。他的靴子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了一个洞。换作以前和住在附近的野小子打架,卡露拉会教训他一顿,三笠则会主动地帮他修补破掉的衣服,捧着他被拳头打肿的脸,拿着棉棒沾上消毒水蜻蜓点水般地沾在伤口上,然后轻轻吹气。

“艾伦,还疼吗?东洋人的仙气会把疼痛都吹走。”

在过去,一直都是他们照顾着他,三笠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他。他也愿意为了三笠去打架(因为那群野小子对三笠动了心思,拿着鲜花去找三笠),自称三笠的监护人然后被打得鼻青脸肿。三笠总说自己打得过他们,谁会懦弱到让女孩子保护自己。

艾伦垂下眸子,看着桌上的棒球。睫毛像蛾子的尾翼一般纤细,映着桌台上的煤油灯微弱的灯光。

这个棒球是吉克给他的。让他无聊时自己消遣。虽然对于吉克来说,这个棒球饱含艾伦无法感同身受的、他成长中微不足道的幸福的记忆,但是对于艾伦来说,这是当时一个引发他思绪的物件。当时他把玩着棒球,忽然问了吉克他一直无法理解但又似乎快找到答案的问题:

“吉克。为什么三笠总是保护着我,对我始终不离不弃 ,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吉克似笑非笑地,正经地回答他:

“因为她真实并热切地爱着你。是个柯尼都看得出来。”

当时他正把玩着那个棒球。棒球被他抛至高点。

或许是位于内陆的缘故,雷贝利欧的雪要比西甘锡纳区的雪大很多。它们像一团团的爆米花,像腾飞旋转的蝴蝶,落在庄严陈旧的建筑物上,沉睡着无数先人尸体的大地上。虽然窗外下着大雪,屋子里比外边要暖和得多。铺着厚厚灰尘的窗户上渐渐染上了雾气,他又开始回忆那场生平中的第一场雪。

那天确实冷。可能因为平日里都是暖和的,一下雪就变得安静了起来。艾伦记得,头天晚上外边是安安静静的,入睡前少了些许虫鸣和马车经过的噪音。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声音忽然被吸走了一般,悄无声息。第二天一起来,地面上铺上了皑皑白雪,不厚也不浅,但足以让人兴奋了。

格里沙大早上是在别人家诊病的,家里只有早起干家务活的卡露拉和三笠。

“妈妈,三笠,外边下雪了!”

当时的他在想,雪地底下会不会有阿尔敏也不知道的神秘国度,隐藏的城市,它们可以一直延伸到墙外的世界,延伸到无尽之海的那一边。

现在的他,则会想,洁白的大地下,流淌着干涸了的先人为自由而献上的心脏与鲜血。

卡露拉让他穿上两双袜子,他不听,推开门,在雪地上翻个滚,印上自己,与脚印,三笠这时候便冲出来,原本要抓他回去,却不由自主地跟着他拐进了巷子里,绕过商店街,去到阿尔敏家。阿尔敏说他的爸爸妈妈在构思什么“能飞的装置”,也不让他看他们工作,他也患上了感冒。只好裹着被子坐在台阶上看下雪。

“它们可真像精灵。”

他和阿尔敏看着天上缓缓落下的雪花,后知后觉才发现三笠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他吓了一跳,才发现三笠的头发上落下了不少雪。

“你干嘛看我啊!雪花在天上又不是在我脸上!还有,它们掉到你的头发里,你会中毒...”

“才不会中毒啦,艾伦。”阿尔敏在一旁纠正艾伦的错误。

“我在想,艾伦眼里的雪花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和天上的有什么不同。”三笠歪着头,毕加思索道,“确实不同。它们的形状很模糊,我几乎看不到。”

“这不是废话吗?你也看够了吧!”艾伦一记头锥,想敲醒三笠的脑袋。好像弄疼了三笠,艾伦心里忽然变得柔软,发现她脖子上的围巾有些松了。

他不会打围巾,重新给她围好。

那天二人就这么打闹了一下午。艾伦在有些困的时候,借过三笠的肩膀,下意识地靠着,她受到了一些惊吓,然后像只乖巧的猫一般顺从。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似呓语般地嘀咕了一句,“三笠,阿尔敏,你们给我好好的活下去,要慢慢变成老爷爷和老太婆,等我变成了老爷爷,我要和三笠一起变老,看她的头发变得和雪花一样洁白。”

他困得睡着了。没有看见三笠变红的脸颊。

三笠抬手抚上他的脸,那儿曾经被野小子打伤过,有他自己捣蛋而受的伤,有他为了替三笠拒绝野小子对三笠的告白打架而受的伤。三笠想好好守护他。三笠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她也觉得,下雪是美好而温柔的事,它能让艾伦快乐,能让艾伦变得些许柔软。

那样的记忆虽然停留在了很多年前,纤细柔嫩的手的触感似乎依旧明显。艾伦发现自己坐在木椅上睡着了。半睁着眼醒来,他的长长的头发遮住半边脸颊,那儿仿佛还留着儿时打架留下的伤。伤口痊愈后在其他的身体部位添了新伤,那些伤还伴随着死亡的威胁。他想,那天自己的眼里一切都很模糊,唯独映射得最清晰的,是三笠的脸。没有母亲的训斥,没有三笠的细心呵护,只有自己笨拙地掩盖自己自残和战后留下伤口时的的痛,透过玻璃上的液体结晶和呼呼地刮着风下着雪的窗外,如今的艾伦的独眼里只有残酷而宽广的世界,他原本热忱的心也凉了半截,也许那里还有一片隐匿的温暖留给了三笠和自己的童年,那儿还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然后去战斗,去摧毁一切,去守护那个和卡露拉争吵的上午、那个他猛击她的额头、她直直地看着他的午后、伴随着三笠与他细小而均匀的呼吸声的静谧的夜晚。

那一切,不过是他在19岁生日之后,雷贝利欧一场平凡的大雪之下的、短暂而美好的梦。

《13の冬》 #aot # # #
地下室,一起打开这些珍贵资料的那位少年。   “既然这家人都叫,那为什么,你要叫?”   一道电流闪过,她忽然想起了一些饱含力量的声音。   03   “,你甘心成为这高墙,这屋子里...
今天不高兴》 #AOT # # #
by/ 藤原伊织   2021.03.30诞生日贺文   BGM:Young And Beautiful   设定是用战锤和始祖的力量做了本承载他一生回忆的相册。   是特别的...
《为你所撰写的故事》 #AOT # # # #
by/ 藤原伊织   CP:x 第一人称视角 BGM:《Call Your Name》   零   我对于“生”有自己的看法。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增殖。   生命的意义...
【利】《柏林鸟》(七夕贺文 / 1w字+) #利威 # #aot
·跟着埃文参军的日子还有几天。他打算参军之后去问问的意见,如果她不介意,他可以抚养她,供她继续上学,他与她之间有那么多巧合和奇妙的相遇,他不可能放任她不管。   一杯红茶饮尽,利威...
【利】《我用什么把你留住》 #利威 #aot # #自由
,过了不久,会议室的门就被敲响,进来的是。韩吉呐呐,看看利威再看看。   也在看韩吉。她走上前去,把新兵的体质测试报告摔在桌上,震落了利威尖尖的烟灰小山。   利威皱眉,说:“...
【利】《刺杀清洁工》(全员向 | 沙雕欢乐向 | 全文6000+) #利威 #自由翼 # #aot #进击的巨人中学
by/ 独渡生   * 文中设定沿用自谏山的进击的School Caste * 中二病哥特少女 X 最强清洁工利威   ·的水晶球不见了。   作为游走在黑与白间的使者,看似是暗...
晚间逸话 #AOT #莎夏 # #尤弥 #赫里斯塔 # #让 #
。” “...真的可以吗?尤弥?”莎夏感动地快要抱住她哭起来。 “嗯。我的也给你吧。莎夏能够 享受美味,也一定会很高兴。”脸红着把自己的也推给她。 “我的饭量很小,不嫌弃的话把我的也拿去吃吧!”里斯...
利】新世界 #利 #· #利威 #进击的巨人
踏前一步和他拥抱。 他们两个的谈话在地下室进行。很难得状态稳定,很难得他记起一些事情。我在禁闭室外抽烟,坐在楼梯的拐角处。他和敏的声音时不时传进耳朵。,让,吉,港口,东洋国,世界。我...
「巨人乙女」当ta发现你的同班生喜欢你时 #进击的巨人 #敏bg #利威 # #埃文 #
就像针对让一样针对他 想找借口想和他来一场食堂battle 暗暗下定决心 要把情敌全都驱逐出去 一个不留地驱逐出这个世界!! “XX啊,注定是我的。”   -敏 变的经常暗示你如果你离开了...
(进巨乙女)何为情?为何情?● 利威bg● 埃文bg● 明● bg● 敏●
原作者:Ethereal   听着歌写的,依稀可见歌词的影子。注意避雷。 顺序:利/埃//敏 (我好想你利威。   『利威』 我和利威是在一家红茶店遇见的。那天是个天气很好的下午,有细小的...
利】沙雕是会传染的 #利 #· #利威 #AOT
已经不是首要问题了。现在的脑洞连接到了因为黑l拳打输惨遭卖l身l的外星球。 敏,,救救我吧。我只是失恋而已,还不想失l身l下l海。 “你醒了。”一个冷淡、沙哑的男声响起来,遮光窗帘退到两侧...
利】Becomes the Color #利 #· #利威 #同人
,舞池里一个扎脏辫的年轻人向我比了一个下韚流的手势——我正在偷用吧台的插座充电。 利威微弱的声音从耳韚机里传出来:“跟没有关系,是我举证的,我能接韚触到他当时收集的资料。我只是担保不...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