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燐蓝|一位叫蓝良的御主似乎在写遗书 #燐蓝 #白鸟蓝良 #天城燐音

sodasinei 2021-12-17

by/ 明月易低。

 

*fgo设定,不影响阅读

*出于“英灵不能被得知真名”的规则,称呼“燐音前辈”为“燐前辈”。

 

(一)

拥有“魔术”的感觉,白鸟蓝良成为御主之后还是不明白。

即使蓝良成为大学生,并已经能够和“无法获得回报的努力”共存,在年龄上也可以被勉强称为成年人了;甚至开始与Twitter上的一些视频共情:什么「成年人才能懂的瞬间」——但是,蓝良还有一些不明白的事。

「被赋予某些希望之后,真的能成为那样的人吗?」

蓝良在Twitter发送了这条疑问,下面紧跟着一条ID有“桜”的评论,说:和菓子无法因为希望变成洋菓子。

说得也是啊,所以他白鸟蓝良被称为“天才”什么的只是那么说说而已。所谓“百年一遇”、“魔术充沛”也只是一款VSCO的滤镜。毕竟,把希望寄托在学生身上,就能减少一些现实的疼痛。可是教授捡错了啊,有些丑小鸭长大是丑大鸭,根本不能变成天鹅。

……哪怕现在已经覆水难收地召唤出了上三骑之一的Lancer:「燐」。

魔术强度真的足够维持Lancer「燐」的生态吗?如果维持不了,Lancer会虚弱后消失吧。

现在的情况无异于不小心娶了奢侈的王室公主,但普通的“工薪男”蓝良搞不定月供。蓝良无意识地上下划屏,忘记调低手机的亮度,彻底惊动了旁边睡着的另一个人。

“咱说小蓝同学,咱们不是需要被催熟的大西瓜,用不着在半夜也照灯吧?”

被抓包了。蓝良条件反射地倒扣屏幕,看到一双炯炯发亮的眼睛。——你这种只能花钱的王室公主根本不懂打工男的压力啊。御主腹诽,并在心里呻吟一声,果不其然被Lancer抓住了手。

“小蓝同学不睡觉咱还要睡呢。来~告诉燐哥哥,到底为什么半夜不睡觉啊?”

白鸟蓝良用一巴掌盖在Lancer的脸上作为回答。这家伙实在是烦人。明明带来好多麻烦的是他,现在要来安慰人的也是他。

……要是不会魔术,就没有现在这些事了,真是的。

 

(二)

话虽这么说,但如果再让蓝良选择是否拥有魔术,蓝良也会无视那个“如果作为普通人可能会更加幸福”的反事实,选择“仍然拥有”。

其实,Lancer「燐」带来的惆怅可不止这一种。圣杯战争纯属一个大型的吊桥,强行把完全陌生的两个人牵连起来,由于激素产生无法自拔的命运感再正常不过了。更因为英灵座的选择机制,从者都不是常人……星星落在手里的话,普通人都会想着据为己有吧?即使这星星的嘴实在是烦了点。

蓝良说着自己是天才,但从来没有这么认为。拥有一个普通人的自觉,所以犯了普通人的错误是正常的。

因为吊桥效应而喜欢自己的从者,然后想要告白是正常的。

蓝良的眼睛又追着Lancer的背影跑了,正常吗……?

在家里做饭的一般是燐。名叫燐的Lancer似乎对蓝良的身板很不满,落地后立刻弄清外卖和炉灶的原理,竟然开始坚持做饭。在战争暂停的和平日,甚至吸引了同为大学生、囊中羞涩的御主美伽偶尔做客,也认识了喜欢捣乱和尝鲜的Saber雷欧。两位大学生和一个没有什么年长感的Saber经常坐在一起吃东西。

“所以蓝良?”

“……”

“小家伙?”雷欧伸着脖子,和蓝良摆成一个角度,“在看什么?眼睛都要黏在Lancer身上了。”

“嗯啊,白鸟君一直看着从者,你们感情真好啊。”

“……”

蓝良在心里疯狂叫喊,你们懂的吧?虽然一个人的御主是不食烟火的大少爷,一个人的从者是麻烦到要死的艺术家,但我们同在一个吊桥的语境里,你们一定懂我的吧?对于某些人来说,爱不需要理由,你们明白的吧?

Saber雷欧和御主美伽好像并没有很明白,甚至分完了桌子上的最后一盘年糕。

 

(三)

就算明天要参加圣杯战争,今天还是要打扫碗盘。因为路程方便,蓝良专门租住在学校附近的临街建筑里。原来是一个人打扫卫生,蓝良还有点力不从心,现在住着第二个人,燐负责做饭,蓝良就负责洗碗。

蓝良把第二块剩下的煎培根丢到垃圾袋里,终于被看不下去的燐制止了:“喂喂,小蓝同学,平时不是挺节俭吗?还是咱今天做的饭实在不好吃?”

——!蓝良一瞬间变得手忙脚乱,盘子也差点打碎,好在被Lancer稳稳地抄到底下接住。

“我其实也不会觉得不好吃,就是……”

没有“就是”了。蓝良被燐从胁下抱起来,稳稳当当地放在边上。扰乱别人心绪的始作俑者掏掏耳朵,无语地收拾厨房。蓝良被放在厨房的磨砂玻璃门后面,意思是“自己玩去吧”。

燐仿佛不知道少年维特之烦恼,也不知道这次维特烦恼的形状就是他,自顾自地洗碗、哼歌、关灯、系垃圾袋。拎着袋子出门的时候,看到蓝良仍然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后,绝对像是被体罚的小学生。

其实他们算是沟通非常不错的主从,之间基本没有秘密。小到喜欢的口味,大到令咒的使用方式,甚至关于会逃跑吗,拿上圣杯之后会做什么,除了尚未提及的生死,绝大多数的事都能坐下来互相征求意见。蓝良禁止讨论生死,好像是和吉利有关,今天反倒像是有什么大到不得了的事。不过这位个子不高的御主确实喜欢瞎想,前两天还因为担心魔术不够,偷偷坐在浴缸里发呆。水都漫到了起居室里,差点泡坏了一个毯子。

好像又在瞎想了。燐把蓝良毛茸茸的脑袋搓来搓去,果然隔了几秒才被骂。

“咱今天担任一下燐老师,来吧来吧,咱免费的机会很少,小蓝同学知无不言!”

关于你的事哪能问你。蓝良用手推开Lancer乱揉的手,一头扎进卧室,还关上门,简直是谢绝沟通的样子。

 

(四)

Saber雷欧曾经问过Lancer,见他一直在欺负作为御主的蓝良,是不是对蓝良不满意,答案竟然截然相反。虽然召唤出的当天晚上就被蓝良训斥了,蓝良作为御主偶尔也会错判、幼稚,但好像都不影响Lancer的正面评价。

这位强大的上三骑竟然在小小的房子蜗居下来,和御主吵吵闹闹,却别无二心。

弱小又强大的,稚嫩又真诚的御主蓝良在想什么?躲着他走可是从前完全没有的情况。其实按照燐的经验,会有更多更复杂、成熟,甚至不堪的猜测,但应该完全不能用于他的Master。

小蓝同学憋不住的。Lancer想,过几天应该会跑过来问,到时候就知道了。

但这次破例了。蓝良保持秘密的时间比其他时候久太多。小个子的御主宁愿对着镜子发呆、对着窗户发呆,研究战略的时候稍微好一点,合上州地图就对着条形码发呆,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居然盯着Saber的脸发呆,Saber还为此大声抗议。燐有时候觉得好笑,有时候又无奈,偶尔想把御主倒过来抖一抖,看看能抖出多少公斤的心事。

但御主是抖不得的,真抖了不知道被闹多久,被闹是小事,想知道的说不定一点也问不出来了。燐不会当这种蠢人,最多只会抖抖被子。蓝良收集了很多偶像周边,不许别人收拾书架,如果不睡觉,或者去洗澡,衣服就被乱丢在床上。燐偶尔看不下去,把被子铺开,将乱丢的衣服更乱地丢到椅背上。

天地良心,没人想看御主的东西。燐自诩很有距离感,只是在丢衣服的时候马失前蹄,一张折了页的纸片从防晒服的口袋掉出来,落在地上。

“燐前辈,”纸上用铅笔工整地写,“我怀着对失败的接受写下了这封信(燐:这么小的纸也算一封信?应该是草稿吧)。其实我似乎没有魔术这方面的天赋,可即使如此,我也付出了努力,一遍又一遍地不断挑战,然后这样似的实现了梦想,把燐前辈召唤出来了。”

燐知道不该看别人的东西,可是这关乎到自己,也关乎到在这个狭小的世间重要的另一个人,况且这个制式就是遗书。于是,燐的眼睛不受控制、一目十行地读下去。

“我知道召唤你的行为很草率,毕竟我根本不是什么天才,也没有其他前辈那么坚定的信念,也别说什么家底,毕竟我就是普通人而已啊。所以……”

所以之后就没有再写,浴室的淋浴声也停了。燐不动声色把手伸进防晒服的口袋里,另一只口袋因为放着Suica卡,拉链倒是严严实实地关着。燐把纸片放回那个没有拉好的口袋,心里的打算是,既然这么重视死亡,就找个时间好好跟小蓝聊一聊吧。

 

(五)

其实死亡不该成为圣杯战争的话题,这仅仅是一个前提。所有参加圣杯战争的主从都应该有零和博弈的觉悟,不是100%就是0%,没有中间地带。燐以为召唤出他的蓝良也具备看轻生死的素养,没想到还在为这种事伤神。不过不应该过分苛责,再怎么样也是小孩子啊。

找个时间解决吧,影响御主就糟糕了。不功利地说,就算作为朋友,也要把心结解开。

圣杯战争开始之后,蓝良就没有再单独上课了,也尽量避免去人多的地方,防止非战争日的时候,其他从者毁灭性地攻击。两个人这两天在郊区的旅馆住着,晚上能够看见低垂的星星,加上工作日无人问津,正适合谈心。

燐借厨房煮了红豆饭,被蓝良评价说“无缘无故地犯病”,但还是找来了旅馆提供的、深深的陶盘。蓝良的两只手捧在盘子边缘,还没有转身,就被燐拎住了衣服。

“小蓝同学,”燐低下头,两人脸挨着脸,鼻子几乎要顶跑自己的御主,“最近在想什么,咱们聊聊吧。”

捧着盘子的蓝良一瞬间几乎想要逃跑,却奇异地没有松手。Lancer看到御主飘忽躲闪的眼神,也会觉得自己或许太苛刻了。可是现在不解决,以后早晚会面对,毕竟只有死亡是必然的,而且不能对抗。

“我偶尔也会觉得燐前辈烦死了。”捧着盘子的蓝良深吸一口气,“聪明和敏锐都烦死了。但是,既然你想知道的话,我也干脆问问你本人好了。”

——?

似乎是关乎生死,似乎又不关乎。燐在旅馆自带的厨房里不自觉地挑起眉,心跳开始悬空。那感觉就像有人突然暗示说,路上的草地底下其实是断崖,你以为的事,其实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其实我似乎没有魔术这方面的天赋。”

「其实我似乎没有魔术这方面的天赋。」燐的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了那张纸,英灵的记忆力有时也会添乱。

“可即使如此,我也付出了努力,一遍又一遍地不断挑战。”

燐甚至能够在脑海里把这句话接下去:

“然后这样似的实现了梦想,把燐前辈召唤出来了。”

燐在心里和蓝良一起念下去,这家伙的遣词造句还真是一字没改,果然是背下来的。

“我知道召唤你的行为很草率,毕竟我根本不是什么天才,也没有其他前辈那么坚定的信念,也别说什么家底,毕竟我就是普通人而已啊。所以……”

这一次没有戛然而止,蓝良流畅地继续说了下去,虽然声音紧巴巴的,但似乎默背了千百遍,已经形成肌肉记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可耻地出现了普通人都有的恋爱想法。我要说的是,我喜欢上了燐前辈。”

“燐前辈要和我在一起吗?”

 

(六)

这下轮到燐绕着蓝良走了。

英灵想要不出现在人类面前还是非常容易的,只要起到保护作用就好了,况且燐的骨子里其实是老派男人(御主美伽语),现代年轻人的闪婚闪恋闪这闪那的离他很远。

但平心而论,Lancer不是不喜欢蓝良,也不能说不是那种喜欢,但诚如他们从未讨论的问题:圣杯战争不可避免地触及生死。如果真的说起爱这件事,一旦不幸运,能爱的时间太短了。

人类总喜欢说“我会让你未来一直幸福”,但当未来不存在,还有考虑“幸福”的必要吗?

这件事涉及人生最基础的认知,一时半会儿考虑不清,但圣杯战争的时间通常也只是“一时半会”,注定没有答案。

冷处理不是长久之计,他们还有战略要考虑,Lancer巨大的能耗也注定着补魔需要更高的频率。如果不补魔,御主被偷袭可能都没有完全反击的能力。总之,燐只消失了一个晚上兼一顿早餐,因为巨大的能耗,不得不在蓝良白天读书的时候再次出现。

蓝良坐在地毯上,正读一本巨厚的纸质书,名字叫《圣杯战争史:从化学地理的角度再看元素对抗》,还是教授早上坐电车送来的。燐的御主比起同龄人,在读书方面还是稍有耐心,至少没有烦躁到来回翻页。燐无声地接近,长达五六分钟的时间,蓝良都在看着同一页。

……原来小蓝同学根本就是在发呆嘛。

燐失笑,但没有像过去一样直接动手去拎。时刻特殊,不必要的动作会引起误解。高瘦的Lancer悄无声息地坐在床头,“喂喂”几声,蓝良果然转过脑袋。

“小蓝同学停止发呆~!”燐用手指比了一个叉,“再发呆咱就要因为被放置play伤心而死了。到底有没有人管咱啊~Lancer因为能量耗尽回到英灵座,没天理了吧?”

啪嗒一声,那本几乎可以杀人的《圣杯战争史》掉了,蓝良跳过它,像敏捷的猫,把燐扑倒在床边。

英灵其实不该有心跳,但燐的胸腔竟然开始搏动。燐清晰地感知到了血液流速过快是什么意思。即使是幻觉,这幻觉恐怕也太过逼真。

御主的体重真的挺轻。居高临下地,蓝良骑在从者身上,眼睛里的勇敢要素是真实的,跟刚召唤出Lancer的时候一模一样。

因为这个眼神,燐陷入了一分钟的妥协:“听听小蓝同学想说什么。”燐这么想,直到蓝良低下头,以那种刚见面时训斥燐的距离——蓝良那时训斥燐有自我厌弃的特质,这次也如当时,一字一顿地问:“需要补魔的话,这次用我的方式吧。我好歹也算是燐前辈的御主。怎么说好呢……其实我知道燐前辈或许正在处于一些体贴的考虑,但是。”

燐能够完全听清他在说什么,作为一位英灵,还不至于让大学生震撼到不解其意。虽然如此,但在两人中间有不知多久的空白,直到再次听见御主的声音。

“……我存在于「当下」,燐前辈,把自己的心拿出来听一听啊。如果因为谨慎错过了现在,才是一种遗憾吧?”

白鸟蓝良的眼神分明在问“可以接吻吗”。草地下的断崖显露出来。一位叫蓝良的御主似乎在写遗书,写出来的却是情书。

 

END

【彩】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祭 #ひいあい #彩 #
突然泄了气,没敢再和彩胡闹。   晚上礼濑真宵提议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彩兴致勃勃说要过来。   当然被否决了。   当着摄像头也不敢说坏话...
【ES/彩】 圣诞老人永不言败 #偶像梦幻祭 #彩 #彩 #
,没有雪橇,甚至穿着身练习服圣诞老人踏上了大约200米旅途。“我是ALKALOID今天是来给我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圣诞节原始人leader送礼物来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了”一路上他都...
双性转】小小请求 #彩 # #偶像梦幻祭
队长还没见过她主动来找过自己妹妹。可携手空间上联系到她以后就立刻得到了回复。   休息日当天彩特意认真把自己乱蓬蓬齐肩卷发梳了又梳,校服上衣褶都被仔细抹平,这才快快乐乐地...
】无处不在甜橙兄弟 #兄弟 #彩 #
!   丹希:可惜可能不太适合这款,毕竟他弟弟老说黑咖啡伤胃嘛!   :嗯嗯!刚刚前辈来我也这么对他说。   梅露:对了,梅露听说,他弟弟学校不是要准备考试吗?这没问题吗...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祭 # #
前辈,却说打砲不过是表达爱附属品什么,然后就开始念起了奇怪经文……”   内心尽是悔苦……他就不该天天瞎乱满嘴跑火车!谢谢你,,谢谢你,礼濑真宵,谢谢你,风早巽,谢谢你们,没有...
(es乙女/ABO)发/情/期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 #彩 #
脖颈处,懒洋洋地你耳边呼出口气,语气又恢复了平常腔调。   “小姐姐要保密哦。”   //彩 当匆忙跑进办公室求助你时你才得知练习过程中忽然昏倒地。 你自责于自己疏忽...
】たこ焼き #彩 # #偶像梦幻祭 # #
by/ 鹤赫荷河   看aji当着gkt面吃草莓蛋糕还不给他吃那期月刊有感 考了,但没完全考.jpg 碱团内互动有,星奏馆宿舍互动有。一无差。   彩和出门逛街,实际上只是...
情人节】没有告诉别人5件事 #
把刚种下花苗连根拔起臭小鬼。 心里有一个不太成型计划,这也是他每天去陪一个很小原因。 记得彩出生时候是个冬日,人说话时呼出来气能飞满整个视线。因而也记得,彩...
】临时约会 #彩 # #偶像梦幻祭
进车内。   车门还未关实,彩便迫不及待地连人带花扑向某人怀中,心花怒放地道:“哥哥!”   费劲地从五颜六色鲜花里拎出那颗死死吸附他胸前小脑袋,万分无奈地说:“喂喂喂,咱说弟弟...
】小狗咸菜 #彩 # #偶像梦幻祭 # #
,时不时抬着头好奇观察着街边景象,或是停路边橱窗看看里面新奇有趣陈设。玛丽从狗包里探出脑袋来,彩偏过头去似乎跟它说些什么,得到了小狗愉快作为回应。   真可爱啊,心想,唯有这种...
】碎渣 #偶像梦幻祭 #彩 #
声已经戛然而止了。   彩听到了很多人声音。、风早前辈、椎名丹希——但最为清晰,是。   他又骂自己了。   他说,笨蛋,你搞什么。   肇事者不出十秒便被台下众粉丝...
】细数兄弟真人秀节目里撒过
遇到有趣事情,其中提到中场休息时共用休息室里和一起,当时看手机他身边换了无数个姿势“骚扰”他都没成功,最后彩直接躺到大腿上用小拇指勾起...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