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我英乙女│荼毘x妳】相亲 #我的英雄學院

sodasinei 2021-12-17

by/ 紅豆粉粿

 

同系列第七篇

 

黑胡椒奶油酱散发出浓浓的香气,我将盘内的牛小排切成方便入口的大小,对面的相亲对象神神叨叨,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桌边的手机上。

 

啧,怎么还不回消息。

 

我跟荼毗快两个月没见了,他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行踪鬼祟,连电话都不怎么接,虽然房租有好好的汇款,但我不免有些担忧。而这份担心又在长达数日讯息不读不回的情况下延伸为焦躁,更再家中催促相亲的压力下演变为怨怼。

 

"这里的菜不合您的胃口吗?"

 

"啊,不是的,非常好吃,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哈哈,看来医生真的很辛苦啊。"

 

我微笑不语,插了一块牛小排送进嘴里,高级法国餐厅的料理怎么会不好吃呢?嚼吧嚼吧,我的视线又飘回了息屏的手机上。

 

"嗡嗡"

 

我哐啷一声放下刀叉,抄起手机查看,嘶......垃圾诈骗短信,举报!

 

一波检举后我将页面跳回聊天室,不仅刚发过去的消息,连早些时候发的那几条也全是未读状态。

 

「"我要去相亲了。 "」。

 

「"对方名下有三套房。 "」。

 

「"他开劳斯莱斯。 "」。

 

「"看样子他很喜欢我。 "」。

 

他有这么忙吗?忙到连看一眼讯息回复一句的时间都没有?我有些上火,喝了口盛在高脚杯内的波尔多。

 

「"以结婚对象而言,他很不错。 "」我缓缓输入后发送,摁灭手机丢进包包里,我重拾刀叉进食。

 

"嗡嗡"

 

我僵持了两秒,仍抵挡不住掏出了手机。

 

他读了,他什么也没说,他转了钱进我帐户。

 

这个节点转房租给我是怎样? ! ! !

 

是想告诉我银货两讫吗?那我岂不是人财尽失?被白嫖过后又失去了合租对象,可恶啊,我什至能脑补出荼毗一脸云淡风轻地说:"这样啊,那我们俩清了。"

 

清你妈的头,等我回去就把他的私人物品全部扔进垃圾桶。

 

"怎么一直在看手机?是有要事吗?"

 

"并不是那样,为以防万一,我得随时观测病人的情况。"

 

"我想您一定很受患者们的欢迎吧?"

 

我干笑着,完全相反,因为态度过于冷矜被投诉了无数次,同在一间医院工作的医学院的前辈建议我多笑笑。

 

谁工作会嘻皮笑脸的啊,我啜饮了口红酒。

 

相亲对象依旧侃侃而谈,我不断分神想着荼毗的事,没听进去多少,大抵也只是在吹嘘的菁英生活有多成功,不过就是有点臭钱,除此之外完全不合我胃口,那句「"以结婚对象而言,他很不错。 "」是谎话,目的只是为了刺激荼毗回讯息。

 

浪费这顿饭了,如果是跟荼毗一起来便再好不过,这里还有龙虾跟帝王干贝呢,在给他点瓶勃艮第,嗯,完美。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我都胃积食了,这位相亲对象依旧叭叭个没完,难怪他先前的相亲接连失败,谁会喜欢一个劲说自己事的人,特别还在与对方刚结识的时候。

 

结帐时我不断推拖要AA,却被他强行夺走帐单付清,离开餐厅时已是晚上九点钟,若相亲顺利的话是很适合再去续摊的时间,但我赶着回家收拾垃圾。

 

"今天相处了一天下来,我觉得您特别符合我的理想型,如果可以的话,请问我还能在约您见面吗?"

 

哇,他怎么问的出口,难不成他觉得今晚的饭局美好又浪漫吗?为了省去后续被控诉的麻烦,我给足了礼貌莞尔道:"真的很抱歉,但我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谈恋爱,想全神贯注在工作上。"

 

"没问题的,我们慢慢发展也行,我可以开车接送您上下班,等您休息时我们能一起去观赏画展或是去公园野餐,我完全能配合您的生活步调。"

 

看来不说清楚是不行了。

 

"您真的是个很好的相亲对象,但我已经有正在交往的人了,所以不能答应您的要求。"

 

好说歹说总算把这位爷送走了,我提着包包踩着高跟鞋回家,打算在徒步的这段路程吹吹风,路过防火巷时被人捂着嘴巴拖进窄巷里,我惊恐地奋力挣扎,却被一路拽上了面包车里。

 

我被扔到后座,一获取自由我便扬起包包使劲往劫匪身上砸去,听着匪徒吃痛地喊声我狐疑地放下包包,一张熟悉的脸暴露在我面前。

 

"荼毗?!"确认真是我那两个月未见的同居人后,我捉起皮包再度往他身上砸去,"你要死啊!为什么不用正常的方式喊我?我差点就要拿折叠刀出来了!你吓死我了!"

 

足足打了几下消气后我才发现车里还有别人,"图怀斯?Mister?"

 

"好久不见了呢,过得还好吗?"Mister绅士的压低礼帽颔首。

 

"嘛,看妳殴打荼毗的样子应该过得很好吧!法式料理好吃吗?我也好想尝上一口呢!"

 

出于礼貌,我向他们两位打了一声招呼,其实我和敌联合的成员并不熟悉,只是大体知道主心骨与几位骨干,荼毗从不多说这方面的事,我也识相的不去问,毕竟知道太多没有好处。

 

我瞥了眼荼毗试图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耸了耸肩坐到我身旁。

 

"妳怎么没让他送妳回家?"

 

他?指方才那位不合格的相亲对象?拒绝了他的毛遂自荐,可我不打算和荼毗说。

 

"毕竟才刚认识,得给人家留下好印象。"

 

"原来妳这么矜持啊,我倒是头一次知道。"他话中有话,我想我们应该不约而同地想起刚同居时的回忆,两个人如干柴烈火,劈哩啪啦的烧在一块,霎那间的眼神接触都能滚到床上去。

 

看他这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装大尾巴狼的技术炉火纯青。

 

"嘛,毕竟和你不同,对方是结婚预备人选。"

 

"势利眼的女人真可怕。"

 

"穷光蛋的酸葡萄心理真可悲。"

 

我双手抱胸,语气尖酸刻薄,这么久没见,一上来态度就这么恶劣,我偃旗息鼓的怒火复的重新卷起。

 

我真后悔我不是是物理攻击的个性,否则就直接往他头上使了,还用得着在这唇枪舌战吗?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幼稚,没意思。

 

"嚯,既然如此,我看妳也不需要这个了吧?"荼毗握住我的链坠将项链扯了下来,言词间隐隐约约有使用个性的兆头,在蓝色焰火自掌心跃起的刹那我不顾热度,伸手将戒指从火苗中夺回。

 

指尖仿佛还残留着滚烫的余温,若是在火焰中瞬间穿梭是不会被灼伤的,即便如此,我仍心有余悸,但更多的是对链坠的忧虑。

 

我反覆端详着戒指,确认任何一处都完好无缺后,气愤的朝他看去。

 

"喂,妳——!"我才不管荼毗想说什么,在他开口的下一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把子扯下他颈间的项链,摇下车窗便准备扔出去。

 

荼毗捵长手臂试图阻挡,我拼命闪躲半个身子都快跃出去了,链条在空中飘舞,风呼呼的灌入耳内,我对自己的摇摆不定感到愤怒,却始终松不开拳头,最终便将身体收了回来,我瞥了眼手里的项链,作罢似的扔给荼毗。

 

"停车,放我下去。"

 

方才那段插曲把图怀斯跟Mister吓得瞠目结舌,此时两人也不敢多言,怕多说一句都会刺激到我,默默地选了个人烟罕至的路口停驶,我开门下车头也不回地离开。

 

踩着高跟鞋踏过人孔盖在窄胡同里走着,我不清楚回家方向,却赌气般的不肯拿出手机查询。身后熟悉的跫音亦步亦趋的跟随,我忿然的提着包包就是不肯回头,再怎么说也不能拿项链赌气吧?

 

这条项链是我在圣诞节寄给他的礼物,链坠是我用特别材质订做的戒指,我一个,他一个,即便不在彼此身边,只要戴着这条项链我便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说来很傻,但在见不到荼毗的两个月里,我确实是手握着戒圈在等待中渡过。

 

然而,他居然打算把它烧掉。

 

我既气愤又难过,这么久没见,我真的很想他,却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闹矛盾,我一时分神没注意到眼前的水沟盖,高跟鞋踩下去的瞬间我一个趔趄,脚腕劈啪一阵刺痛,荼毗加紧脚步搀扶住我,我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

 

现在不想跟他说话,我现在的情绪也不适合跟他说话。

 

转出幽暗胡同后,我看见熟悉的招牌,原来离我家不远啊,我朝公寓方向迈步,一路上荼毗都异常安静,唯有脚步声彰显他的存在。

 

到家楼下后我站定旋身,荼毗正插着兜站在不远处,帽兜下的脸模糊不清,我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夜已深,家家户户均入梦乡,我控制音量朝他喊道:"......回去吧。"

 

我确定他听见了,但他却挠了挠头,朝我一步步迈进,荼毗来到我面前腰一弯,抱住我的腰将我扛在肩上,天旋地转,我眼前的画面从磁砖变为阶梯,他正以扛米袋的形式搬我上楼。

 

嗯?这是在干什么? ? ?

 

"放我下来!"

 

"嘘,会吵醒邻居的。"

 

我一时语塞,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放我下来。"

 

"妳脚崴了。"

 

"这种小伤用个性分分钟钟就能解决。"

 

"这不是还没解决吗?"

 

他这是铁了心要扛我上楼了,但是为什么选择了扛不是抱?这不解风情的家伙,我提了提下滑的包,没过多久便到达家门口,我以为他要放我下来了,谁知他保持扛着我的姿势,另一只手摸上我的臀//部。

 

"你在干什么?"

 

"找钥匙。"

 

"你觉得可能会在这里吗?"为了相亲,我今天画了全妆,卷了头发,甚至久违穿了洋装,看也知道裙子上面没有口袋,他就是在吃豆腐吧?我气呼呼的在包内翻找,反手将钥匙抛向脑后。

 

锁舌转动,荼毗扛着我进屋,门一关上我宛如一朝回到解放前,咋咋呼呼的从他身上跃下,我扶着鞋柜胡乱蹬掉高跟鞋,手覆上扭伤的脚腕,白光闪现,我活动活动脚踝确认回复无碍。

 

"手没受伤吧?"

 

他这句问得有些突兀,我怔了几秒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是在问我从他手里夺回戒指时有没有烫伤。

 

"没有,你回去吧。"我伸手揭下脑后扎着头发的皮筋,驱赶苍蝇搬挥了挥手,便准备进屋洗澡休息。

 

一股力从背后袭来,我被捉住了手腕,在他的逼近下节节败退,最后彻底贴平在玄关门上,他到底想干嘛?才刚消停些又开始作妖,我试图用另一只手推开他,却落得双手禁锢的下场。

 

"我没记错的话,这也是我家。"荼毗凑向前,鼻尖擦过我的脖子嗅了嗅,"还喷了香水......,相亲很重要吗?妳平时都不这么打扮的。"

 

"你不会想说你忌妒吧?"这种被限制的姿势让我微妙的感到不悦,我顺着他的话出言讽刺。

 

"嗯,妳今天很好看。"他平淡的反应显得我小题大作,方才还蹭蹭往上烧的怒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我瞬间哑火。今日的情绪几度翻转,一下失落,一下高兴,一下生气,一下委屈,疲困顿时从脚底涌上,我连卸妆的力气都失去了。

 

"也没办法吧,毕竟你还处于通缉中。"我的态度软化了不少,荼毗倚靠在我肩膀的模样像是在寻求慰藉,两个月间思念如浪潮般袭来,我的胸口蓦地有些难受。

 

荼毗恍如置若罔闻,他亲吻我的脸颊与嘴角,辗转辗上我的唇/厮/磨,和/情/动/时/热/情/激/烈的深//吻不同,他温柔的吻着我,零碎的水声回荡在空间内,我们很久没有享受如此细密的吻了。

 

他放开我的手腕转而搂覆住我的腰,我顺势抱住他的脖颈,我与荼毗的身子紧密贴/合,耳朵丁点不落的捕捉到细微的喘//息/声,热//流在四肢/流窜,我反倒有些受不了情意绵绵的吻势。

 

他松开了我的唇,一路向下侵袭,吸//吮着我的脖颈和锁骨,牙齿/啮/咬着肌肤些许疼痛传递,我却没有制止他的行为,放任着他的唇/齿在我身上肆/虐,我在一阵缱/绻/温/情/中拉回神智,便捂/住他的嘴问:"你不会打算在这里做吧?"

 

荼毗扒拉下我的手在掌心印下一吻,凑近亲了亲我的耳畔,低哑的嗓音宛如野兽捕食前的沉嗥,"我倒是无所谓。"

 

"不行。"我摸了摸他的脸,觉得自己好像被牵着鼻子走,明明几分钟前我还火冒三丈,此时却哼哼/唧唧的瘫/倒在他怀里。

 

简直没眼看,我轻轻推开了他,将地上的高跟鞋收进鞋柜。

 

"妳真的打算跟那个男的结婚吗?"

 

"你在乎?"

 

"我在乎。"

 

荼毗跟在我身后随我一同走进房内,我将包包随手一扔打算明天在整理。

 

我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荼毗这个男朋友交了个寂寞,父母从我实习结束后就不断介绍对象,前几次都胡乱塘塞了过去,但今天这场相亲由于是亲戚作媒,实在是推托不过,我只能硬着头皮会面。

 

我不渴望婚姻,什么结婚预备人选,从头到尾都没有这种对象,名下有三套房?开劳斯莱斯?月入百万?如果我真的在乎那些,打从一开始我就不会选择拯救荼毗,更别提邀请他同居。

 

能维持现在的生活我就很满足了,偶尔见个面,吃个饭,打个//炮,聊聊彼此最近发生的大小事,只要他没有死,还待在我触手可及之处,便再好不过。

 

我全心全意的付出,真心实意的热爱,我奉献了我的一切想和这个人共度余生。

 

傻透了。

 

"我们认识几年了?"

 

"八年。"

 

"你觉得我会选择只认识一天的人还是你?我如果真的在乎那些,打从一开始就不会救你,更别提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

 

我将耳环拔下放入首饰盒里,并关上盒盖,仿佛也为了那份沉寂的心意上锁。

 

"我比你以为的还要爱你。"

 

我不知道荼毗在听见这番发言后是什么表情,因为我被他紧紧拥入怀中,仿佛要将我嵌/进/他体/内般的力道,微微发疼,却让人心涩。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你是指发短信刺激你,还是抢戒指?"

 

"都是。"

 

我转了转眼珠子,笑着说:"你别惹我生气的话。"

 

我微微推开他,从他衣兜内掏出了项链,捵手绕过他的脖颈替他戴上。

 

"戴好了,不可以拿下来。"

 

"项圈?"

 

"你可以这么认为。"言毕,我揪起他的领子狠狠/吻/住了他,连衣裙的拉链被拉开,我跌跌撞撞的卧倒在/床,迎来新一波热/吻。

 

X】圣诞前夕 #英雄向 #
想怪罪他。 沿着地板上铺展砖块方向走,凌晨堤防一片黑漆,照明街灯矗立,远远眺望宛如黑夜中不知火,毗将道路选择权交给了,跟在后头徐徐前进。 "最近怎么样?" "还可以,呢?" "累个半...
X】长夜漫漫 #英雄向 #
是吧?滚了一圈撞进他怀里,毗一声闷哼捵臂搂上腰,贴着他胸膛,体温渗透进相互紧贴肌肤。   "还痛吗?"触碰他腹部,那里原先存在着英雄造成伤口。   "不都治好了...
X】志愿 #英雄向 #
。"   "荞麦面?"   "不要。"   "咖喱饭?"   "就吃这个。"意见被采纳,开始盘算家里剩下食材够不够做两人份咖喱。   春假,我家那对重男轻父母带着弟弟到九州出游,反正闲来无事,便把毗找...
x】停电 #英雄
过后,电灯猝然熄灭,空间陷入一片漆黑,微波炉也停止了运作,突如其来黑暗吓了一跳。   "毗!毗!停电了!"   一只手从背后揽过,随即一簇蓝色火焰腾空出现,毗举着手腕,掌心火苗绰绰燃烧...
x】生理期 #英雄
内容存档,打算等明天再改剩下部分。   "明天没事?"毗摁灭屏幕,把手机扔到床头问。   "嗯。"随手点开了社群网站浏览,应了一声。   "做/吗?"   "生理期。"   他虽然没说话,但...
x】同居邀请 #英雄向 #
,毕竟它们会毫无嫌隙爱着对它们好人。 "蠢死了。" 忽然某个不知名物体伴随着轻飘语气敲上后脑勺。 "对着猫说什么呢?" 撇除嗓音,会做这种事人只有一个,略为不满回头,"是你啊。" ...
X】逢魔之时 #英雄向 #
自己是龙樱主角吗?"   "工作啦工作,想去大城市,要不要一起来?我们可以合租一间房。"   这个提议让有些心动,开始默默考虑着可能性。   我家父母是典型重男轻,在乡下地区这种落后观念...
向】关于你们约会场合 #英雄学院向 #霍克斯 #相泽消太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 #轰焦冻 #欧尔麦特 # #男神x
紧。 “嘘。让多抱一会,就一会。” 鸟儿想要做什么的话,只需要振翅高飞就好了。 只可惜他不是鸟儿,他是英雄。 ・场合 ——只要抱紧你就能得到安全感鬼屋(跑题跑到外太空) 是一个很有魅力...
英雄学院向】只是和他日常●男神x你#轰焦冻#爆豪胜己#上鸣电气#八木俊典#绿谷出久#切岛锐儿郎##山田阳射#物间宁人#相泽消太
过来,并不依你。 “x酱,你哪里胖了,要好好吃饭。” 你好歹也算上一个坚定人。 “不行,要减肥了,肚子上都有肉了。” 但他也很坚定。 “你这哪叫肉,这是可爱。这才叫胖呢。” 出久啪啪拍了两...
向】他是你前男友 #英雄学院向 #爆豪胜己 #轰焦冻 #相泽消太 #霍克斯 # #男神x
,明显是被某人个性所伤,说是有想要致死想法也不夸张。 看着你动作,随意地说:“嗯,大意了,碰到了几个讨厌英雄。不过已经处理好了。” 听他口气好像还挺轻松样子……等等?英雄? “你和英雄...
向】当你去接机● 英雄学院● 男神x你 #绿谷出久#爆豪胜己#轰焦冻#心操人使#上鸣电气#物间宁人#
。” 带着笑意声音传到你耳边。 “可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小姑娘。”  ...
】出/轰/爆/ 反转'魅力' #男神x你 #英雄学院
肩上,从顺着你细长脖颈滑到你下颚处。      “绿..绿谷...你想干什么!”你惊恐地睁大眼睛,颤抖着声音带不来一丝威慑。       “和一起消灭这个不公平英雄社会吧,xx。”黑暗前唯一入眼...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