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牛天】不好好吃饭到底是谁的错 #牛岛若利 #天童觉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sodasinei 2021-12-25

by/ 葡萄竹叶青

 

又名《牛天夫夫日常迫害白鸟泽的大家》

故事背景——1,两个人刚刚进去高三。2,牛岛被国青集训叫走。3,天童晕倒设定。

这大概是一个,白鸟泽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个在恋爱,但是只有两个当事人以为自己是暗恋对方的故事。

 

———

 

天童晕倒了。

 

晚上队内二队二练习赛和五色分到一组的时候,在一次完美的一触之后,他忽然觉得大脑一阵眩晕,眼前的景色忽然变得极其模糊,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拉球网以寻得一个支撑点,整个人就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咚咚两声先后响起,天童和五色给的托球一前一后地落在地上。

 

对面扣下这一球的濑见当下就愣在了原地,给他托球的川西双臂僵在半空,天童身后托起这个球的五色也瞬间灵魂出窍。

 

三秒钟之后,所有人都冲了过来,但是,也都只是停在了天童身边,没人敢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大平下意识地想问牛岛若利怎么办,但是话一出口才想到牛岛被国青叫去集训,要明天才能回来。

 

“天童前辈!天童前辈!你没事吧?你醒一醒啊!”五色跪在天童身边,用力地拍着地板,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生怕声音小一点,这位红头发的guess·monster就被阎王爷派来的使者把魂勾走了。

 

“你想让天童前辈醒来之后变成聋子吗?”白布揪住五色的衣领直接将他拖开了天童的身边,嫌弃地看向这个魂都吓没了的一年级,虽然,他本人也对这个突发事件有些措手不及。

 

“先送天童去医务室吧。”大平是一群人里面唯一一个还有点理智的,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及时想到了第二有效的处理办法。

 

濑见连忙跟着川西一人一侧架起天童,将他扶到大平的背上,随后从侧面扶住他,以防止他因为毫无意识而从大平的背上滑下来。

 

好轻。

 

这是大平背住天童的第一反应。

 

虽然早就知道天童胃口很小,吃的很少,而且是经常性的不好好吃饭,还时不时地拿零食和冰淇淋当饭吃,但是,这个重量对于一个身高接近188的男生来讲,也有点轻得过头了吧。

 

看起来,若利去国青集训的这段时间,天童肯定又不好好吃饭了,回来还是和若利说说这件事吧,毕竟也只有若利才能管的住他了。

 

大平这么想着。

 

濑见确实在一边咬着后槽牙,额头上暴起一个黑色的“十字路口”,他刚才和川西一起把天童扶起来的时候,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天童的重量。

 

这个家伙,又不好好吃饭,今天晚上一定要去他的宿舍里面好好搜罗搜罗,看看他的小仓库里存了多少东西。

 

“濑见见,放下那些零食,你有什么冲我来!”天童看着面色青黑,且脸上挂着诡异的温柔微笑的濑见拿着大的塑料的袋子,一样一样地把他藏在柜子最里面的“宝贝们”装进里面,激动地想要从床上下来阻止他,可是大脑一阵眩晕却让他又倒了回去。

 

大平连忙按住他,“诶,天童你别动啊,刚醒过来就老实一点吧!”

 

“狮音,狮音快阻止他!那是我未来几天活下去的动力啊!”天童推着大平的手臂,希望这个排球队的“妈妈桑”可以拯救他心爱的“孩子”。

 

“我很支持濑见这么做,”大平笑眯眯地握住天童的手,把它塞回被窝,回头看向一边正在搜罗书桌的山形,“放书的箱子也要仔细找找,若利说那里面可能藏着布丁。”

 

“啊——”天童发出一声哀嚎表示他极度的抗议,努力地扭动身体想要从大平手下挣脱出来,但是他显然是小看了这位队内第二力量型选手的手劲,无论他怎么扭动他柔软的身躯,他都无法离开他的床。

 

“濑见见,你放下那些零食,有什么冲我来啊——”

“隼人,不要动我的布丁,那是若利君走之前买给我的——”

“太一,不要拿走我的冰淇淋,我保证之后会好好吃饭——”

 

但是,无论天童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保证自己会好好吃饭,绝对不会在拿零食当饭吃,也绝不会在多吃一点冷饮,以妈妈桑大平狮音为首的大家都非常坚定的收走了他房间里面的所有零食,为了杜绝他再偷偷买冰淇淋来囤货,五色还自告奋勇地把天童房间里面的小冰箱搬走了。

 

徒留天童一个人坐在床上欲哭无泪,抱着膝盖为他“逝去”的“好孩子”们悲痛感慨。

 

“哦!我亲爱的孩子们,我们以后都没有机会在见面了,在我看不到地方,你们也要好好地生活啊!”

 

天童双手合十,模仿着几天前班会课上看得欧美电影里面的腔调,对着门口一阵伤感。

 

“嗡——”

 

时间已经过了11点,天童的手机已经变成了震动模式,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天童小小地吃了一惊。

 

“喂——若利君!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哦——我知道啦,你一定是因为明天就要见到奇迹男孩SATOLI而激动对吧!不过这可不行哦~若利君、”

 

“天童。”

 

牛岛沉稳地声线打断了天童滔滔不绝的话语,电话那边的天童也真的乖乖地闭上了嘴巴。牛岛若利是个非常会聆听的人,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因为听不懂而选择简单地应答,但是通常情况下他是不会主动打断别人的,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一定是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我在新干线上。”

 

“诶?!”

 

天童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把手机拿开耳边,仔细看了手机上的时间,再三确认了现在是晚上11:13分之后,才开口问道。

 

“等等!若利君,你说,你现在在哪里?”

 

“在新干线上面,”牛岛回答道,“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到仙台,大概再过两个小时多一些,我就能到宿舍了。”

 

“诶?!”天童惊得两只眼睛瞪得像是灯泡一样大,脸上露出惊诧、不可思议、疑惑等众多感情交织的表情,极其富有颜艺,“为什么!?若利君你不是在国青集训吗?”

 

“大平给我打电话说,你在训练时晕倒了,刚好我们这边的所有训练都结束了,可以离开了,我就买了新干线的票。”牛岛简单地陈述了一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新干线上的原因,以及、

 

“天童,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诶?”天童跪坐在床上,愣了一下,随后百无聊赖地躺下,扒拉着自己的头发,声音变得有些沉闷,“当然是因为、若利君不在啊……平时都是若利君陪我吃饭的嘛~若利君现在不在,我就只能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回宿舍、一个人去训练馆,因为是一个人,所以真的好无聊的嘛……”

 

电话那头沉默了,过了几秒钟,依旧没有声音传来。

 

“天童,以后,我会每天陪你吃饭的。”

 

就在天童想要开口打破这份平静的时候,牛岛的声音先他一步透过电话传进他的耳朵。

 

“所以,请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天童,我真的很担心你。”

 

天童拿着电话坐在床上,张着嘴巴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眼睛睁得滴流圆,像是一只看到了美味鳕鱼的企鹅。

 

按照他对牛岛的了解,他以为下一刻牛岛就会说“天童你要学会习惯自己一个人”或者是“一个人做事,效率会更快”这样的话,但是他却没想到,牛岛会说出“我会陪你吃饭了”这样的承诺。

 

这就像是天童不凭借全力随意起跳,却拦住了牛岛认真且全力扣出的一球一样不可思议。

 

天童的大脑再逐字翻译了牛岛说的这句话之后,才转过弯来——

 

若利君承诺以后每天陪他吃饭,这是若利君主动说出来的,不是在他的要求和黏人之下,而且,若利君竟然放弃了自己养成了多年的生物钟,而选择国青集训结束的当天晚上就离开集训馆回来宿舍看自己!

 

心里的惊诧逐渐转变为惊喜与激动,天童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连鞋子都没穿,忍不住在屋子里面转了几个圈圈,一点都不像刚才失去心爱的零食时那么没精打采的样子。

 

果然,还是、最喜欢若利君了!

 

若利君,真的是,最温柔了!

 

“天童?”许久没有听到声音,牛岛叫了一声天童的名字。

 

“诶?在的!”兴奋之余,天童连忙应了一声,又恢复了平常那个有些聒噪的他,“也就是说,若利君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特意提前回来的吗?”

 

“是的,”牛岛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担心天童再因为不好好吃饭,所以觉得有必要亲自监督你。”

 

“不会啦~有若利君在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吃饭的!”天童笑着踩上可达鸭的拖鞋,拉开椅子坐下,哼了几句不成调的现编小曲,“说起来,若利君有好好吃饭吗?国青集训的菜是不是很好吃,很有营养啊?”

 

“有好好吃饭,但只是很普通的饭菜,”牛岛如实地回答着天童的问题,但是他停顿了一下,“不过,有营养师为我们搭配饭菜。”

 

“诶?!真的吗?”天童发出羡慕的声音,牛岛大致可以想象到天童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圆圆的。

 

“嗯,真的。”牛岛点头。

 

“那若利君有感觉营养师搭配的饭菜有什么特别的吗?比如扣球更有力气之类的?”天童一边说着一边翻找自己的箱子和抽屉,祈祷着能发现一只“漏网之鱼”,但是很遗憾,负责搜索这一片的山形隼人不愧是白鸟泽的第一自由人,能力真不是盖的!

 

“暂时没有,毕竟集训时间只有七天,如果要让肌肉有所感觉的话,至少需要一个月。”牛岛说出他的答案,对于肌肉管理和身体健康管理,他一向非常在意,也非常清楚。

 

“诶——那,若利君在那里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吗?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人吗?他们是不是都和若利君一样厉害?”天童的话匣子只要一打开,且只要和牛岛若利有关系,就绝对是关不上的。而且,这几天因为顾及若利君训练一定很辛苦,再加上濑见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自己不可以打扰若利君,天童才忍着痛苦,只在晚上睡觉之前和若利君聊上几句,现在好不容易这种“特殊的限制要求”没有了,天童当然要一口气补回来了。

 

“嗯,好玩的事情并没有遇到,但是遇到了井闼山的佐久早圣臣,他很厉害。”牛岛回想了一下,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非常有趣的事情,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会关注到佐久早圣臣,也只是因为他很厉害而已,是个非常不错的主攻手。

 

“井闼山啊……”天童记得这所学校,东京首屈一指的豪强学校,如果顺利的话,今年的IH应该能够遇上吧。

 

电话的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似乎是到了一个站点。

 

“那那那、若利君有没有想我啊?”天童趴在桌子上,看着相框里面他搂着牛岛若利肩膀,牛岛若利罕见地露出微笑的照片,唇畔不由得上扬出大大的弧度,带着无以言喻的满足,“我可是超——想若利君的!”

 

“想,我也想天童。”

 

天童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牛岛的回答。

 

一记直球,大力砸下,干脆利落。

 

“嘭”地一声炸响在天童的心口。

 

“那,那有多想?”天童把脸埋在臂弯里,闷闷地问。

 

他现在很庆幸牛岛打来的是电话,而不是视频,他现在隔着衣服都难感觉到脸上的温度。

 

“想天童的声音,想你吃饭的时候和我说话,想我们一起洗完澡之后做作业,”牛岛顿了顿,“想天童身上的气味。”

 

完了。

 

天童这么想着,他现在整个人,肯定红得像个番茄。

 

若利君、真的太犯规了……

 

这样的若利君,怎么能不让人喜欢呢……

 

真想,就这么一个人,一直占有他啊……

 

“那,若利君有没有给我带回来什么礼物啊?东京那边有很多小商店吧!”天童连忙转移话题,却在说出口之后就有点后悔了,牛岛去东京是参加国青集训的,现在又是因为担心他而突然回来的,怎么可能有时间给他买礼物呢?

 

“啊、抱歉若利君,我只是随口一说啦,若利君因为我而提前回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有买的,”牛岛这么说着,摸了摸书包里面装着的从东京商店里面特意买来的布丁和新款的巧克力,罕见地露出一个微笑,“有给天童买礼物。”

 

“诶?”天童今天晚上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牛岛若利的回答搞到发呆了。

 

“我是说,我有给天童买礼物。”牛岛的声线似乎上扬了一点,听起来心情不错。

 

“真的吗?!”天童异常激动,“是什么是什么?!”

 

“回去给你看。”牛岛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诶——不要嘛——”天童拉长语调,声音里面是止不住地欢喜和好奇,“若利君~告诉我嘛~”

 

“不可以,回去再给你看,”牛岛的声线里面带着明显的笑意,“天童,已经很晚了,快点睡觉,我回去的时候,会放轻声音的。”

 

“不要嘛~若利君快点告诉我嘛!我很好奇的嘛~快点告诉我啦若利君~不然我会睡不着的!”天童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对牛岛的“爱称”,试图让牛岛若利这个男人妥协自己的小小请求。

 

“这个是礼物,回去给你看。”牛岛坚持自己的想法。

 

“诶——若利君好坏啊!这样吊着我的胃口,我真的会睡不着的~快点告诉我啦~”

 

“但是,这是给天童的惊喜,如果现在说了,就不是惊喜了。”牛岛坚定不移,绝不退步。

 

“我也会很惊喜的!只是提前做个心理准备嘛!”天童从椅子上转移阵地到床上一边打滚一边撒娇,“若利君快点告诉我啦!”

 

住在天童隔壁的濑见英太和山形隼人听着距离他们仅有一墙之隔的天童的声音,又看着手里的薯片和蛋糕,突然没有了胃口,本来两个人搜罗完了天童的零食和大家分了之后,想着可以洗完澡之后补作业的时候解解馋,这下可好了,零食不用吃,吃狗粮就吃饱了。

 

“快点抄吧,不然今天晚上不用睡了。”山形叹了口气,把最后一口蛋糕放进嘴里,拍了拍濑见的肩膀。

 

濑见愤愤地抓了一大把薯片放进嘴里,鼓鼓的腮帮子像是一只气鼓的河豚,“若利也是太宠着天童了吧,大晚上的打电话关心一下还能理解,但是还在集训期间还给他买礼物,这也点宠过头吧!”

 

“若利什么时候不宠天童?”山形放好手机,一边抄答案一边问,“你看他有拒绝过天童的请求吗?”

 

濑见也挪了挪椅子凑过来,把薯片放到一边,“但是这也有点宠爱过头了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国青集训期间是不许私自出来的吧,他这么做要是让教练知道了,估计会大发雷霆吧!”

 

山形的手速和他救球的速度一样快,几句话之间就已经抄完了一大段文章,“哎,濑见你就知足吧,若利只是买了礼物回来,而且说不定全队都有份,照他对天童的关心程度来说,没有直接从东京跑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若利怎么看不像是会翘训的人吧?不过,要是天童是个排球的话,若利应该早就回来了吧!”濑见被山形的话逗笑了,他拿起修正带把抄错的地方划掉,重新写上正确的字。

 

“错错错,是直接抱走,”山形想起了上次和天童开玩笑打成一团的时候,濑见不小心扯了一下天童的裤子,结果牛岛直接把天童抗出了他们的包围圈,“若利怎么可能和你分享他心爱的“排球”,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边抄春假作业,一边偶尔开上两句玩笑,多半都是调侃天童和牛岛,毕竟队里面经常“出双入对”而且保持“恋爱关系”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单身狗不拿他们消遣时间,拿什么来度过漫漫长夜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童的房间安静了下来,濑见和山形也安静地低着头奋笔疾书,房间里只剩下“沙沙”的写字声。

 

等濑见抄完之后,山形过了一会儿也放下了笔,两个人一边揉着酸痛的脖颈,一边感慨着“高三的作业也太多了吧”,忽然,濑见抬手制止了准备说话的山形。

 

“外面好像有声音。”濑见指了指门外。

 

山形凑到门口,仔细听了听,“好像是隔壁。”

 

“天童?”濑见一愣,随后额角暴起一个十字路口,他捏着手指,“他肯定是又想趁着我们都睡着了偷偷去楼下买冰淇淋来吃。”

 

山形非常认同濑见的看法,秉持着“爱他就要敲打他”的关怀理念,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冲出房门。

 

“天童,你给我站住!”

“天童,你是不是又想下楼买冰淇淋?!”

 

但是,两个人同时楞在了原地。

 

啊,不对,是三个人同时愣在了原地。

 

牛岛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搭在门把手上,皱着眉头看向突然冲出来的二人。

 

“若、若利?!”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安静一点。”牛岛低声说着。

 

两个人下意识地捂住了嘴,但是濑见突然反应过来,他压低声音,“不是,若利,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国青集训吗?”

 

“这里是我的宿舍,”牛岛淡定地回复,他不明白山形和濑见两个人见到他为什么这么惊讶,“国青的集训今天下午就结束了,本来是应该明天回来的,但是我担心天童,就先回来了。”

 

濑见张大嘴巴,看着一脸理所应当,并且用“不解”的表情看向自己的牛岛,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山形摸着下巴,认真地考虑着要不要和队里的第一王牌绝交,以免自己哪天被喂狗粮喂到撑死。

 

“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睡吧,”牛岛轻轻地推开房门,“合理的睡眠时间对于肌肉修复是非常必要的,不然明天的训练你们会跟不上的。”

 

“好……”

“我知道了……”

 

“嗯,晚安。”牛岛轻轻地关上门,留下濑见和山形在原地凌乱。

 

“山形,你的嘴是开光了吗?”濑见看着被关上的房门,戳了戳一边已经处于半死机状态的山形。

 

“我的嘴开没开光我不知道,但是我人开光我很清楚!”

 

第二天一早,排球部的大家陆陆续续地出现在食堂,陆陆续续地被正在排队打饭的牛岛若利吓到说不出话,陆陆续续地上前确认这是不是他本人。

 

白布在人群之中凌乱了一秒,随后立刻冲上去和牛岛问好,并且非常认真地询问牛岛为什么提前回来了,在得到了“因为担心天童,所以提前回来”这样的回复之后,白布的手默默地摸住了餐盘上的筷子。

 

正在座位上坐着的天童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天童!你怎么又再吃巧克力!快放下!好好吃饭!”濑见开启万年操心模式。

 

“若利都因为你提前回来了,你还不好好吃饭的话,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他了?”大平端着餐盘走过来,坐到濑见旁边。

 

“我哪里不好好吃饭啦!”天童张牙舞爪地抗议,随后得意地抬起下巴,“若利君去帮我打饭了~以后每天若利君都会陪我吃饭哦~濑见见你不要羡慕吧哦~”

 

“我羡慕个鬼啊!”濑见气得只想捏爆盘子里面的牛奶盒子。

 

牛岛若利除了去国青集训的这些天,其他哪一天,哪顿饭不是陪你一起吃的!?

 

“天童。”牛岛端着餐盘走过来。

 

“哇——若利君好快!”天童看着面前牛岛手里端着的托盘不由得吃惊,“哇……若利君的胃口太好了吧,早餐吃这么多!”

 

“这是给你打的。”牛岛把右手端着的托盘放到天童面前。

 

天童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住了。

 

濑见看着盘子上满满当当的食物,忽然觉得自己的胃一阵抽痛,牛岛是不是对天童的“好好吃饭”有什么误解,就是再给天童一个胃,他也根本吃不完吧!

 

大平坐在濑见旁边,看着已经盯着面前的餐盘,明显快要灵魂出窍的天童,只觉得一阵心力交瘁,他们的王牌还真是、意外地诚实啊……

 

“若利君,我吃不下这么多的……”天童满心满眼地写着抗拒。

 

“但是这些都是身体必须摄入的,”牛岛眨眨眼睛,表示不解,“你今天凌晨才说过的,以后会好好吃饭的。”

 

“但是,但是这也太多了吧……我吃不下的!”天童看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一盘子糕点,只觉得胃口一阵痉挛,这些要是都吃了,他大概会成为白鸟泽排球部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撑死的队员吧!

 

牛岛思考了一下,拿走他餐盘里面的一碟子豆糕,“剩下的要全部吃完。”

 

“不可能的啦!”天童欲哭无泪。

 

“若利,你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大平笑着替天童解围,“你想想天童之前的饭量,这些东西够他吃四天了。”

 

天童在一旁疯狂点头,活像一只白净的大企鹅。

 

牛岛又想了想,再次拿走了盘子里面的几样东西,最终给天童剩下了一杯豆浆,一套肉夹馍还有一块方糕,“这些必须都吃点,否则你的身体会接受不了上午的训练。”

 

天童看着总算是恢复正常的餐盘,一颗心终于落了地,“是是是,我会全部吃掉的,那么,若利君有没有什么奖励给我呢?”

 

牛岛很自然地从外套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布丁,“这个是今天早晨的甜点。”

 

“哇!我就知道若利君最好了!”天童欢快的拿过布丁,牛岛递给他一个干净的碟子,让他体会把布丁“噗叽”一下挤出来的快乐。

 

“喂喂,若利,你这样,天童他又要不好好吃饭了。”濑见抬手要制止了天童的动作,却被天童异常的柔韧度所打败。

 

“天童,要先吃饭,”牛岛伸手拿过盛放布丁的盘子,“吃完饭再吃布丁。”

 

“不要,先吃布丁啦,”天童伸长胳膊,却抵不过牛岛的力量,“我会好好吃饭的啦,我答应过若利君的啦!”

 

“不可以,要先吃饭。”牛岛把碟子放到一边,认真地看向天童。

 

天童被牛岛眼瞳里面的深邃勾住,不自觉地收回了手,“那,那今天终于我要吃巧克力包子和玉米味冰棒!”

 

“可以,我去帮你买。”牛岛点头。

 

喂喂,这样他肯定不会好好吃中午饭了吧!

 

濑见在心里吐槽。

 

“若利君最好了!”天童欢快的拿起肉夹馍,“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话说回来,若利,你给天童买了什么礼物啊?”山形在隔壁桌,喝着豆浆问道。

 

“巧克力布丁,抹茶布丁,限定款草莓巧克力,还有一些东京当地的零食。”牛岛停下喝豆浆的动作,认真地回答道。

 

“是哦是哦!那个抹茶布丁真的超好吃的!”天童手舞足蹈地比划着,“那个我一直很想要的,若利君真的太了解我了!”

 

“你喜欢就好。”牛岛看着笑盈盈的天童,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那今天晚上我们写作业的时候,一起吃那个甜甜圈吧,那个我昨天晚上就想吃了。”天童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的把肉夹馍里面的肥肉夹出去。

 

“好。”牛岛点头。

 

“我还要吃那个芒果酸奶,那个看上去超——好吃!”天童得寸进尺。

 

“嗯,那我中午把它放到冰箱里面。”牛岛接着点头,并提出了不错的建议。

 

“那那那,那我中午想在吃一个布丁,可不可以?”天童凑近牛岛,手指偷偷地溜到盛放布丁的盘子边上。

 

“可以,但是,要好好吃饭。”牛岛也提出一个条件。

 

“好——”天童应下,随后懒懒地笑了笑,“那我现在可以吃布丁了吗?”

 

“可以了。”牛岛把布丁递给天童。

 

坐在他们周围的排球部队员看着两个人亲亲我我、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交流,一个一个地目瞪口呆。

 

濑见已经没有力气在吐槽或者是再骂天童了,他现在只想快点吧早餐塞进肚子,然后冲进体育馆让自己冷静冷静。

 

大平看着认认真真、快快乐乐吃布丁的天童,和认认真真、明显露出满意神情,看着天童吃布丁的牛岛,默默地低下头吃自己的早点。

 

以后不要和他们坐一桌了,大平这么想着。

 

山形和面前的川西相视一眼,食髓知味额地嚼着早点。

 

白布把手里的塑料筷子捏的“嘎吱”作响,仿佛那就是天童的脖子。

 

一旁的五色虽然很羡慕自己的两位学长如此快乐地交流,但是碍于身边的白布的眼神攻击已经警告式的捏筷子行为,战战兢兢的收回目光,乖巧懂事地开始吃饭。

 

天童不好好吃饭,每天只吃零食,结果导致训练的时候晕倒。

 

而,这些零食,都是他们队的王牌,牛岛若利,亲自买来的,亲自投喂的。

 

那么,天童不好好吃饭,到底是谁的错啊——

 

————

 

1:国青集训的时候,佐久早圣臣一直在关注牛岛若利,但是每当他做足了心理准备,想要上前搭话的时候,牛岛若利总是开着手机露出一种罕见的微笑,让他停住了上前的脚步,以至于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但是,他并没有听到过“牛岛若利有女朋友”这样的事情,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把这种行为认定为了牛岛若利在看一些提升自身实力的书籍。

 

2:国青队主教练在知道牛岛若利要提前回去,并且是为了一个关系很好的男孩子回去之后就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他“”要注意一点哦,虽然牛岛若利并没有明白那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的本质含义。

 

3:白布在牛岛回来的那一天,一口气买光了宿舍楼下贩卖机里面所有口味的布丁,发誓要理解布丁的美味,从而得到牛岛前辈的注意,并且挤走天童前辈,引导牛岛前辈重新走回正轨。

】动了夫人下场? # # #排球少年 # # #!!
冠军。” “他们会为他们行为付出代价!” 第一次,大家,对于脑子里面除了排球,一直保持天然形象绝对王牌,有了新认识。 真个霸道讲理,又极其护短人啊…… 在齐藤教练...
】学园祭红发猫女仆 # # #排球少年 # # #!!
by/ 葡萄竹叶青   也可称作《论男朋友有多迷人》 这一个同学日常被夫夫有爱互动闪瞎眼睛故事,也一个大家统一承认身材排球队里面最好故事,更一个小...
【HQ乙女】和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 #!!
表白一样,你又一次感觉猝不及防。 “之前你问我什么时候结婚。说,结婚之前,需要先求婚。”说。 “你这哪里求婚啦,‘请嫁给我’根本问句嘛,不过也没差,这才风格,”你笑了,“和...
排球乙女】关于早上要晨跑这件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日向翔阳 # #木兔光太郎
。” …… :“起床了。” ◯◯:“唔,再睡一会嘛。” :“不行。” 冷酷无情拒绝了。 ◯◯:“~” :“……不行。” 脸色出现了一时改变,但还冷酷无情继续拒绝。 ◯◯:“就...
排球乙女】关于我女朋友预言家(巫女)这件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及川彻 # #木兔光太郎
“危险品”都一一排除了。 于是,晚上。 木兔安全回到了家。 木兔:“我回来了!” ◯◯:赤苇桑……便利!   ◯◯:“阿,今天天气……” :“雨天哦,安心,我已经带好了伞...
】来玩塔罗牌吧 #排球少年 # # #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工。”一边洗牌一边说,“要抽一张?”   虽然太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但还是说了好。   测什么呢?   “那就测一测我们在今年春高运势吧。”   权杖六逆位。   看着牌面...
全员】圣诞节日常 #排球少年 # # #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其实我还醒着,因为我也很期待圣诞老人。” 说完,思索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过后来我父母离婚了就没有再收到了。” 眨眨眼,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12.24当日。 排球队没有庆祝圣诞...
】520短小生贺 # # # #排球少年 #
,他们没谈过恋爱,知道要送给爱人什么。   但是这并你有意无意秀恩爱理由!!   但是,碍于威严,没人敢这么说。   “叮!”   手机响了,信息。   “今天早点回来吧...
【天牛】让他降落 #排球少年 # #
约定,说过也就忘了。以为只是在敷衍自己,碍于队友关系不好意思打断。 知道放假那天,来找自己了。 没打算在假期回家,舍友都走了,自己一个人拉上窗帘闷头睡懒觉。直到有...
排球bl】 #排球少年 # #及川彻 # #
与及川彻在高中时期最后一面。   及川彻去了阿根廷。   知道时候没说什么。只轻轻点头。   毕业季,叫了,完成了一直想做事,告白。   虽然果不其然被拒绝了...
【天牛】妖怪法则 #排球少年 # #
王牌——。 鹫匠教练眼光老辣而精到,从不缺乏人才。当新来一年级排排站,对着前辈们自我介绍时候,就意识到,这个弱肉强食妖怪世界。 真是太好了。 第一教练就让他们新来...
【天牛】我们相遇 #排球少年 # #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我在这里打排球。” “哦,你好。”废话,我又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七岁。”放下排球,撩开厚刘海,轻轻触碰他被砸红脑门,“疼吗...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