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牛天】学园祭的红发猫女仆 #牛岛若利 #天童觉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sodasinei 2021-12-25

by/ 葡萄竹叶青

 

也可称作《论牛岛若利的男朋友有多迷人》

这是一个白鸟泽同学日常被牛天夫夫的有爱互动闪瞎眼睛的故事,也是一个白鸟泽的大家统一承认天童的身材是排球队里面最好的故事,更是一个天童小同学撩拨不成反被撩拨的故事。

故事背景——

1、牛天三年级,春高预选赛之前,白鸟泽学园一年一度的学园祭

2、牛天不在同一班级(度娘说的),两个人还没有彼此表白,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在恋爱,只有他们自己以为自己是暗恋着对方。

 

“若利君~学园祭你们班抽中什么活动了?我们班抽中的是猫女仆咖啡厅哦~”天童拿着专属于他的“饭量盆地”午餐,一边撕开面包的袋子,一边问和他一起去食堂的牛岛。

“甜品店,”牛岛说着,眼神却看向天童手里的巧克力面包,“天童,面包不能当做中午饭。”

“啊……被发现了~”天童缩了缩脖子,做了个调皮的表情,吐了吐舌头,把面包抱在了怀里,“那先喝巧克力牛奶好啦!一会儿去食堂吃酱油拉面!”

但是因为一只手拿着面包,尽管手指纤细修长,天童也没法把吸管插进盒子的孔洞里面,正在努力挣扎的时候,一只手拿走了他手里的巧克力牛奶。

牛岛把吸管插好,再把巧克力牛奶递到天童的嘴边,被“服侍”得恰到好处的天童把眼睛弯成了两弯月牙,脸上写满了笑意,有点撒娇意味地说了句“谢谢若利君”之后一口咬住吸管。

“哇——果然巧克力牛奶最好喝了!”天童一口气喝完之后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

当然,有若利君陪着我喝,才是最幸福的呢!

天童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白鸟泽校服、刚才稳稳握住牛奶盒子、认认真真看着自己把一盒巧克力牛奶都喝完的、在这一刻只属于自己的王牌,忍不住这么想。

“嗯。”牛岛像往常一样应下天童的话,虽然他完全无法理解那种甜到发腻的饮品好喝在哪里,但是天童喜欢的话、

明天在豆浆里面加半勺巧克力粉吧。

“话说回来,”天童继续刚才的话题,“若利君的班级抽中甜品店的话,应该会有很多工作要做吧!比如什么准备食材、准备道具之类的,隼人他肯定是负责最后的烘焙工作吧,毕竟他很擅长做甜点嘛!那若利君负责干什么呢?”

“派发传单。”牛岛如实回答。

“诶?”天童站在了原地,一双大眼睛睁得溜圆,写满了不可置信,随后突然捂着肚子放肆大笑起来,在牛岛不解的目光里,天童喘息了好久才平复好心情,他伸出手,拍了拍牛岛的肩膀,“真不愧是你,若利君!”

牛岛看着眼泪都笑出来的天童,有些不明所以,他去派发传单,有那么好笑吗?

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问出来了,同时伸出手轻轻抹去了天童眼角的泪水。

“不是啦不是啦~”天童捂着肚子连连摆手,但是嘴角翘起的弧度还是证明着他在努力地忍住笑意,“只是觉得若利君去发传单有点大材小用了,本来以为你会和隼人一起准备食材之类的啦~”

我还想看看若利君穿着甜点师的衣服系着围裙的样子呢,一定是又帅气又迷人。

名为“SATOLI”的红发小恶魔在心里偷偷地想。

毕竟,除了校服和运动服之外,他就没看过若利君穿别的衣服了,对于这位“白鸟泽最想拿下的男生”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在他心里永远是第一的王牌大人的“男友系”变装,他还是非常非常期待的!

可惜啊可惜,幻想破灭了。

想到这里,天童又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本来有分配给我打鸡蛋的工作。”牛岛解释了一句。

“嗯?”天童偏过头,有些不解,“那为什么又变成派发传单了?”

“因为,”牛岛停顿了一下,纤长的睫毛微微垂下来,“我把打蛋器和盆子弄坏了。”

“诶!!!!”

“若利君你究竟用了多大力气啊——”

“天童,既然你们班是猫女仆咖啡厅,那,你负责做什么?”在解释了原因,并且又看着天童一顿大笑之后,牛岛决定问一下他负责做什么。

“诶~”天童拉长声音,压低眉梢,做出一副“我都明白到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若利君是想看我穿女仆装吗~”

牛岛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因为觉得天童穿上会很漂亮。”

“诶?”天童露出企鹅式发呆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他指了指自己的脸,“若利君,你看看我,我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孩子啊!而且,也没有女孩子那么大的欧派!”

“但是,我觉得天童穿上确实很好看。”牛岛对于自己认同的事情,永远是坚信不疑的。

“哎……”天童叹了口气,虽然他很高兴若利君对他的事情还愿意有一些思考,但是这方面的思考还是算了吧,他真的没有喜欢女装的癖好,“可惜若利君要失望了~我这次负责的是咖啡拉花,穿猫女仆装的都是我们班上可爱的女孩子哦~”

“好了,别站在这里聊天啦,”大平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他推了推两个人,“再不去食堂,要没有位置了。”

“诶!!!!”天童飞快地扭过头看了一眼时钟,拉起牛岛飞奔而去,“遭了!酱油拉面要没有啦!若利君快走!”

而牛岛盯着天童的背影,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学园祭很快就到了,根据白鸟泽的惯例,这一天所有的社团活动都会放假一天,当然,排球部是特例,他们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六天都要训练的,只不过今天例外,只有晚训而已。

“真的拜托了!天童桑!”三年级1组的班长双手合十呈拜托状,对着天童90°鞠躬。

“不是啦……田子,说好了我来做咖啡拉花的……”天童看着桌子上的猫女仆装,有一丝丝地抗拒,虽然他有时候比较跳脱,被班上的女孩子说皮肤比她们还白,腿比她们还细,但是突然要他反串女装,果然还是不能接受啊……

“真的只有一个上午就好!拜托了!一个上午就好!”田子诚恳地拜托着,恨不得把自己的腰下到120度,但是可惜的是,她并没有天童那么好的柔韧性,“下午优纪子就来了!就可以换回来了!真的只要一上午就好!真的拜托了!”

优纪子,全名真田优纪子,白鸟泽女子排球部的主将,司职主攻,身高178公分,体重53公斤,和天童一样,属于极其高挑纤细的类型,这套衣服是为了她临时赶制出来的,可是,今天她竟然因为身体原因请假了!

“但是,就算我很瘦,这套衣服对我来说,也太短了一点啊……”天童看着那条裙子,心里的抗拒一股一股地涌出,虽然和队服比起来差不多长,可是、那终归是裙子啊!

“没关系的!我们有准备安全裤的!”田子说完,立刻有一个穿着猫女仆装的女生递过来一条黑色的安全裤,“真的拜托了天童桑!不会走光的!”

“诶?”天童看着那条黑色的安全裤,眼睛睁得滴流圆,里面透出大大的震惊,一向语出惊人且不会冷场的他第一次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不是,这倒不用、”

他担心的不是走光好吧,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小姑娘,被看下内裤又不会怎么样,主要是、他根本不想穿这个啊!

昨天才和若利君说过,他不会穿女仆装,只负责拉花,还嘲笑了一下若利君会失望,结果今天报应就来了。

退一步来说,被若利君看到就看到了,万一被排球部的队员看到了,那多丢人啊!虽然自己在去年的学园祭上面演过白雪公主的后妈,但是完全不一样好吧!尤其是隼人,去年学园祭的时候自己耍了点小心机让他穿上了茉莉公主的衣服站在班级门口拉客人的事他可是到现在还记着呢!这样是让他知道了,到毕业之前他都没有好日子过啦!

但是,看着已经快把头埋到双膝之间的中田田子,还有班上其他穿好了女仆装的女同学们的殷切目光,天童犹豫了几秒钟,最终叹了口气,他放下手里的拉花工具,“那好吧,只有一个上午啊!”

“谢谢天童桑!”

“真的是太感谢了!”

“谢谢天童同学!你真的帮了大忙了!”

“今天晚上请你吃布丁!真的感谢!”

“诶?请吃布丁是真的吗?”天童的心里压力突然减少了一些。

“真的!”田子点头,“请你吃草莓布丁和抹茶布丁!未来一周份的!”

“不会让牛岛同学知道的!”田子又补充了一句。

排球部的大家都知道,他和牛岛住在一个宿舍,牛岛对于他的饮食虽然不是很严格的控制,偶尔也会投喂他不少零食,但是最近马上就到春高预选赛了,牛岛投喂他的次数和数量都越发少了,再加上濑见见他们一直盯着,最近都没怎么吃过零食。

天童承认,他有点心动了。

“那,那再加一盒芒果phock!”天童竖起一根手指,开出追加条件。

“没问题!”田子点头,“一周份的!”

“ok!”天童拿起桌子上的衣服走进更衣间,期间还给自己做起了心里建设,“没事的没事的,大家都在自己的班级里面有事情要做,不会有人没事跑到这边来的~”

最终,天童没能抵得住零食的诱惑和女孩子们的拜托。

不得不说,天童的身材,是真的好!

中田田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猫女仆装扮,又看了看换好衣服走出来的天童,心里在惊喜感叹之余,又不由得有些失落。

果然,她没有男朋友,是有原因的。

因为,她连一个男孩子都比不过。

天童虽然很高,但是却很瘦,在男孩子里面也算是骨架比较纤细的了,为了适合真田优纪子的身材而改过的猫女仆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把纤细又富有一层薄薄肌肉的腰身完美的够了出来,两条大长腿的又白又细,同时又因为常年从事体育运动而总有健美的肌肉线条,由于过人的身高,女仆裙只能盖住屁股,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都能看到白皙的大腿根部,黑色的猫尾巴透过两腿之间的缝隙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形状。

真是、太、太yellow了!

中田田子忍不住地红了脸,如果天童是女孩子的话,她一定要问问这么好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

“这样会不会很奇怪?”天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头顶上的黑色猫耳朵,虽然不太习惯,但是看起来,也还可以吧!

“不会!一点都不会!真的很合适!”包括中田在内的所有女生齐刷刷地摇头,她们是女生这个时候都快忍不住了!

“那就好。”天童舒了口气,他揪了揪脖子上的蝴蝶结,总觉得系得不完美。

“那我们就正式开张啦!”中田一拍手,大家各就各位。

三年级1组猫女仆咖啡厅正式开张啦!

或许是因为男生们对于这个猫女仆咖啡厅有着特别的执念,又或许只是单纯的想体验一把被平日里接触不到的女孩子问候一声“主人想喝点什么”,天童所在的班级从一开门就是座无虚席。

但是,大家不约而同地被天童吸引了视线。

高挑的个子,纤细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柔韧的腰肢,优美的线条,红色的秀发,以及、

天童的脸!?

最有勇气、第一个想要勾搭一下这位红发猫女仆的男生在看到给他们上咖啡的天童的脸的时候直接愣在了那里,视线像是长在了天童的身上一样,怎么都移不开。

“嘭!”

咖啡被大力地放在桌子上,天童弯下腰,看着面前的男生,还有他一直流连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笑眯眯地将眼睛弯成月牙,“我好看吗?”

“好看。”男生呆呆地点头。

“那你就多看几眼吧,”天童笑着,指了指桌子上的咖啡,白净的脸上笑容更深,“这个要一滴不剩地全部喝掉哦~”

“好的!”男生用力点头。

如果你能接受那个味道的话。

天童在扭过头之后忍不住地露出一个坏笑,他加的佐料可是十足十的。

果不其然,一直盯着的男生在喝完咖啡以后,立刻感觉到喉咙里面穿来甜腻的感觉,嘴里像是有蜂蜜一样黏糊糊的,根本想不开,喉咙想要发声都显得无比困难。

“天童桑的性格,还真是恶劣啊……”中田看着整个空掉的糖浆罐子,忍不住感慨道。

在天童用各种方法整蛊了几个心怀不轨的男生之后,咖啡厅里总算只剩下正常人了,但是,没了想来占便宜的男生,还有慕名而来的女生,天童就这样被一群女孩子缠住了,问保养皮肤的,问保养身材的,以至于他根本没注意到中田在后面掏出了一直放在口袋里面的手机,对着他拍了一顿猛拍。

『已经搞定了[照片][照片][照片][照片][照片]』

这样的信息被编辑好了发送了出去。

很快,那边传来了回复。

『收到,好样的田子!』

天童大概没有想到,他只是因为心软了一次,答应替班上的女同学临时顶替一下猫女仆的角色,就成了他到毕业之前甚至毕业以后很多年都无法抹去的黑历史。

上午九点半,白鸟泽学园的论坛里出现了一条帖子,上面写着——『大饱眼福!三年级2组超漂亮的红发猫女仆!』

下面配了整整九张照片,清一色的都是天童。

给人上咖啡的天童、微笑着和人聊天的天童、和女孩子合影的天童……

一时之间,天童在学园论坛里面爆红,帖子下面几乎都是在讨论他的。

正在自己班里大快朵颐的山形一边窃笑一边把帖子转到了排球部正选的群里,还顺便艾特了所有人。

五色:!!!!!这是天童前辈!!好漂亮!!

川西:哇……没想到天童前辈的班级是猫女仆咖啡厅啊……

白布:天童前辈穿女装真的不会有损排球部的影响吗?

濑见:我去!怎么回事?!天童不是负责给咖啡拉花吗?

大平:嗯,觉穿着一身还是挺合适的。

山形:@牛岛若利,若利,你觉得呢?

可惜,牛岛一直没有回复,山形觉得他可能是太认真地发传单,以至于没有看到信息,所以,他想着先去叫其他人,最后再去叫他,大家一起去给他们的“猫女仆”捧捧场。

在4组的大平是第一个被山形找到的,看着山形还没解下来的围裙,他无奈地笑了笑,看了看都在挑选书籍的同学们,他拜托了一下身边同学暂时替一下他的工作之后,跟着山形去找2组的濑见。

濑见倒是不用山形叫,自己就从班级里面飞奔出来了,他今天穿得倒是很正式,燕尾服搭配领结,配上那一张俊俏还带着一点点妩媚的脸,真的是不愧于“妖孽执事”这个称号。

“天童那一身怎么回事?他怎么一下子变成猫女仆了?”虽然好奇,但是濑见脸上的坏笑远远大于震惊,他扯下有些憋气的领结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拿着手机飞快地浏览着帖子,“嚯——都成置顶了!”

“优纪子今天身体不舒服,请了半天假,”山形解释道,却忘记自己好像不经意间泄露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中田说他们班的女孩子都太矮了,而且也没有那么瘦,就拜托了天童暂时顶替一下,没想到,反响这么大。”

“哦?隼人和女排的真田同学很熟悉啊?”大平笑眯眯地说着,一句话给山形挖了一个大坑。

“诶——真的诶,”濑见用肩膀撞了撞山形,挑了挑眉,“快说快说,怎么回事?”

“停!停!停!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吧!!”山形的耳垂有些泛红,他连忙把话题转移到这次让排球部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正事”上,“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去找川西他们让后一起去……”

他没再说下去,只是大家不约而同的把视线投到了不远的2组,然后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濑见第一个举手,“我去三楼找工。”

“那我去二楼叫太一他们!”山形笑笑。

“那,我去外面叫若利。”大平也笑笑,他对于若利的反应还挺好奇地。

三分钟之后,除了牛岛若利和天童觉之外,排球部所有正选都在一楼集合了,五色穿着厨师服,手里还拿着一双筷子,一看就是边做边吃且吃了一半就被濑见拉出来的,反观川西和白布就正常多了,一个穿着校服,一个穿着和服。

“天童前辈真的穿了女仆装吗!?”五色明显按耐不住的兴奋,如果不是碍于前辈们都在,他估计早就冲进三年级2组的班里了。

“是啊,那个帖子现在都已经置顶了,”濑见拍了拍他的肩膀,“工,一会儿你要不要第一个去给天童捧捧场?他们班有很好吃的甜点哦~还有巧克力可以喝~”

“诶?我可以、”

“咔、”

五色手里的一次性筷子被直接折断,他低下头,看着一旁面色阴沉如墨、却还一脸平静无波的白布,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拒绝濑见的提议,“不,不、用了,不用了濑见前辈,我,我就在外面看看就好了……我,我不饿……”

濑见看着明明穿着一身淡绿色和服,显得无比温柔的白布,再看看那张怎么都和温柔搭不上边的娃娃脸,心里叹了口气,真是个不诚实的孩子啊……工,你、路途艰险,道阻且长啊……

“牛岛前辈!”白布看着从楼外面走进来的人,立刻打招呼。

他们之中,果然只有牛岛最为正常。

运动服。

嗯。

在学园祭这一天穿运动服的,整个学校除了他,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若利,你,打头阵?”濑见指了指不远处立着“猫女仆咖啡厅”牌子的三年级2组。

牛岛看了一眼,想到刚才大平给他看的那个帖子里面的天童,忽然觉得有点着急,他点点头,迈开步子,大步昂首地走向三年级2组。

就这样,排球部的大家,除了牛岛之外不约而同地准备好了手机,濑见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一个相机,和山形在一起不知道窃窃私语些什么,反正,从表情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欢迎光临~主人,请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扮演得有点入戏了,还是因为被女孩子夸多了之后对自己的扮相越发自信,天童在听到门铃响的时候立刻和女孩子们一起转身,向门口那边发出亲切的问候声,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一张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天童下一刻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扯下头顶上的猫耳朵撒腿就往更衣室跑,却被濑见和山形一前一后拦住了去路。

“诶!天童别害羞嘛!”

“别走嘛!我们好不容易一起来找你啊!”

两个人如同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濑见拉着天童,山形拿着相机对着天童一顿猛拍。

“啊——别拍啦别拍啦!隼人!濑见见!别拍啦——”天童胡乱挣扎,像极了被强迫拍摄一些奇怪视频的可怜的邻家小姑娘。

中田看着涌进来校内名人们,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优纪子没告诉她会有这个情况啊!!

“抱歉,吓到你们了,”大平还是负责给大家善后的那一位,他走到中田面前,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我们来找天童。”

“嗯,嗯……”中田点点头,“那,你们找个座位坐吧,要,吃点什么吗?”

“这个,”大平看了看拉着牛岛躲避濑见和山形的疯狂拍摄的天童,笑了笑,“我们找天童就好了。”

“那,那你们玩的开心。”中田给几个人指了最角落的位置,看着已经闹成一团的男生,不由得替天童捏了一把汗。

终于逃脱了濑见和山形的魔爪,天童毫无形象地坐在椅子上,喝着矿泉水喘着气,控诉着他们的恶行,“给我把照片删掉!听到没!不许留着!一张都不许留!”

“哼,为什么要听你的?”濑见得意地坐在椅子上,指了指山形手里的相机,“现在你的把柄可是在我手里。”

“若利君——”天童拿出他的杀手锏,只要若利君肯帮他,那就一定、

“天童穿这一身,很好看。”牛岛看着穿着女仆装坐在自己旁边,却因为一番运动之后脸颊有些泛红的天童,如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诶——怎么连若利君也这样!”天童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一副“我很怕怕”的样子,配上一身女仆装,确实有一番让人“我见犹怜”的感觉。

“天童,可以和我合一张影吗?”牛岛拿出手机,诚恳地问道。

濑见发现一边的白布整个人都处于震惊状态,但是很快,他就拿出手机,准备成为继牛岛之后,第二个和天童合影的人。

天童看着牛岛如此诚恳的表情,拒绝的话直接被他自己丢到了九霄云外,他拿起桌子上的猫耳朵戴好,“嗯……那好吧,但是,若利君不可以传给别人哦~”

“好。”牛岛这么答应着。

天童至今都想不到,五年之后自己在采访现场看到牛岛手机屏幕上这张照片时,自己的表情有多么的丰富多彩,以及当时牛岛看向自己时眼底那几乎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那,我也要拍,天童前辈,请和我也合一张影。”白布拿着手机,穿着淡绿色的和服,明明是个有些娃娃脸的可爱男孩儿,但却能把“请和我也合一张影”说得像“你不答应我就杀了你”一样。

秉持着“作为前辈要关爱后辈”的白鸟泽规则,天童即使再不情愿也还是答应了白布的请求,因为虽然拒绝他可以免去未来被他用这张照片威胁的必要事件,但是因此造成的一系列非必要事件会让他一个头八个大。

所以,照片毕竟是可以销毁的嘛!

“那那那!我也要合影!可以吗!天童前辈!”五色还是那么有活力,一双大眼睛从进来就没从天童身上移开过,原来男孩子穿女装也可以这么好看啊!不知道白布前辈、

“蹭!”

一记眼刀狠狠戳在了五色的脑门,五色立刻站直了身体,对着白布一顿猛摇头,生怕晚了一步自己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天啊,这是什么万能的眼神交流啊……”濑见两年里,第1096次这样感慨。

最后,天童和每个人都合了影,一顿嫌弃才把他们都打发走,最后的最后,只剩下牛岛若利还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童。

“怎么了若利君?”天童被牛岛看得有点不自在,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裙子,若利君是觉得我很奇怪吗?他会不会讨厌这样的我?

“没什么,只是觉得,天童这样,和训练的时候很不一样。”牛岛认真回答。

“那是当然的吧,”天童被逗笑了,那点担心也霎时间烟消云散,“训练的时候穿得是队服,怎么可能和女仆装相比嘛!”

“那,”天童微微弯腰,和牛岛的视线平视,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微笑,轻声问道,“主人,您想喝点什么吗?”

“红茶,”牛岛的声线似乎有点颤抖,至少在天童听起来,和平常很不一样,“还有,巧克力蛋糕。”

“好的,请稍等哦~主人~”天童做了一个非常乖巧地姿势表示自己明白了,随后大步流星地冲向餐台,对着已经目瞪口呆的中田轻轻敲了敲桌子,“快给我一杯红茶,一份巧克力蛋糕!”

要说中田不愧是班长,大脑只用一秒钟来迟疑,随后立刻递上他要的东西,在天童离开之前一把拉住他的手,“嗯…天童桑,店里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如果你有事,可以提前走。”

“谢谢!”天童点头。

“主人~”天童从背后拥住牛岛的后背,把蛋糕放在桌子上,随后轻轻挪了步子,在牛岛腿边轻轻跪坐,端着红茶,扬起头,用最崇拜的目光,看向他心中第一的王牌,“您的红茶~”

……

“啊——若利君!鼻血鼻血!”

“没事,天童。”

“什么没事快擦一擦啊!!”

“不要紧,天童。”

“别管那个红茶啦!中田桑!借给我纸巾用一下——”

晚上训练的时候,天童的状态非常好,三局练习赛里面他的guess block没有一次失误,难得没有被鹫匠教练骂,但是他却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目光都很奇怪,尤其是以濑见为首的正选队员,他本人非常确定,他当时对着若利君做出那些动作的时候,班里除了中田她们之外根本没有别人,可是……

濑见在打完最后一个跳发之后走到他身边,捏着嗓子说了一句话,“主人~请慢用哦~”

天童浑身上下的汗毛全都起来了。

“您的红茶~”山形也凑过来说了一句话。

天童整个人都不好了。

“觉,”大平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没想到,你,这么,喜欢若利君。”

天童的脸一下子红成了桃子。

“天童前辈,您不在意脸面无所谓,但请不要把牛岛前辈卷进去。”白布可以改名叫“黑布贤二郎”了。

天童这下子彻底不行了。

川西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给了天童一个纸条,上面写了一个网址。

五色在说话之前就已经被鹫匠教练罚得没了半条命。

一旁的濑见笑得无声,但是也极其放肆,和山形一起捂着肚子躺在地上,不能自理。

他们一群人,一群平均身高超过180公分的人,为了拍到那些照片,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如果不是白布采取有效办法让偷拍了他们偷拍天童的时候的照片,恐怕排球部就彻底在白鸟泽“出名”了。

当然要好好嘚瑟一下。

晚上洗完澡,牛岛坐在椅子上做作业,天童趴在他的床上看漫画,但是,两个人谁都心不在焉。

牛岛一直在想天童上午的时候穿着女仆装抬头看他的样子。

天童,一直在想牛岛流鼻血的事情,他偷偷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那张合影,明明是个男人,还是个飞机场……自己,真的这么有魅力吗?

两个人就在各自的心事里面,度过了沉默一个小时。

时针指向十点,牛岛按照生物钟的惯例,起身去刷牙,准备休息。天童刚好趴累了,翻身倒在了床上,因为动作太大,导致短袖卷到了胸口,露出纤细的腰肢。

牛岛盯着天童看了一会儿,半晌,才开口,“天童。”

“嗯,怎么了,若利君?”天童坐起身。

“那套女仆装,可以为我再穿一次吗?”

“诶——”

最后,天童还是敌不过牛岛看着自己的目光,拿起那套女仆装去厕所换了,他真的没法拒绝牛岛若利对他说的任何一句话。

只是出来的时候,忸怩得一点都不像平时跳脱活泼的他。

“天童,真的很漂亮。”牛岛轻轻笑了笑,声线里也全是笑意,完全不像在球场上霸道至极的那个怪童。

“等等啦,若利君,漂亮是用来形容女孩子的!我是男孩子!是帅气!帅气!”天童挥着手抗议,可是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露出了好看的腰线。

等等!!

他真的听到若利君咽口水的声音了。

自己,看上去,很好吃吗?

为什么若利君看起来这么可怕!!

天童看着走过来的牛岛,竟然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他从牛岛的眼里看到了强烈的占有欲,就像是他无数次看向计分板的时候的目光一样,而且,那里面几乎将他吞噬的执着与热烈让天童有一瞬间的怀疑——

我是不是一颗排球?

这种目光,若利君只有在球场上看向排球的时候才会露出来啊——

“若利君?”天童试探地叫了一声。

“天童,”牛岛的声音低沉有富有磁性,像是最好听的大提琴,又像是一杯香醇的毒药,引诱着人不由自主地靠近,沉沦,“你真的很漂亮,像,草莓巧克力蛋糕。”

“嗯?若利君说是,就是吧……”天童不太自然地偏开头,躲避着牛岛极具侵略性地目光。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主动调戏若利君,今天怎么变成这样了!!

话说啊,若利君怎么变成这样啦!!他不是一个脑子里面除了排球什么都没有的人吗!!

这是谁教他的!!

“天童。”

“嗯?”

“这套衣服,可以留着吗?”

“啊……大概可以吧,我,我明天问问,中田同学……”

“天童。”

“怎么了,若利君?”

“今天晚上,我能不能,抱着你睡?”

“诶?!为什么?!”

“看着天童故意穿成这样,我觉得,必须这么做。”

“等,等下啦!若利君~明明是你让我、唔……”

————

1、学园祭之后,一直到春高之前,牛岛若利地状态都非常好,天童的状态也非常好,拦网的时候总给人一种能预知未来的感觉。只是那段时间大家发现一向不锁门的牛岛若利竟然会在训练结束回去之后第一时间锁门,如果你敲门的话,他会很久才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2、天童穿女仆装的照片在正选的群里广为流传,甚至连一些非正选都从各种途径得到了不同的照片,有的人甚至觉得天童可能是女生假扮的,以至于那段时间,和天童一起上厕所的人变得特别多。

3、其实在学园祭那天晚上,牛岛和天童睡了之后,他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短信是山形发来的,上面写着——买零食(布丁和phock)的钱,记得给中田同学。

4、真田优纪子在那段时间里经常和山形抱怨自己不如一个男人,腿没人家长,腰没人家细,就连胸围都比人家小,山形只能安慰她——毕竟那身衣服不是给你做的嘛!

5、很多年之后同学聚会的时候,天童更名牛岛觉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真的比不上自己的若利,毕竟在自己只知道调戏他的时候,他已经学会和别人联手给自己下套了。

】动了夫人下场是? # # #排球少年 # # #!!
冠军。” “他们会为他们行为付出代价!” 第一次,大家,对于脑子里面除了排球就是,一直保持天然形象绝对王牌,有了新认识。 真是个霸道不讲理,又极其护短人啊…… 在齐藤教练...
】不好好吃饭到底是谁错 # # #排球少年 # # #!!
,但是这也太多了吧……我吃不下!”看着距离自己最近那一盘子糕点,只觉得胃口一阵痉挛,这些要是都吃了,他大概会成为排球部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撑死队员吧!   思考了一下,拿走他餐盘里面一...
【HQ乙女】和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 #!!
。 “……”这是人生中第二次感到无语。不愧是,这话是他能说得出来。看来还得嘴对嘴手把手地把要说话一字一字告诉他。 “君,”把他拉到一边,“现在,不对,一会儿训练结束,你去找她,告诉她...
排球乙女】关于早上要晨跑这件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日向翔阳 # #木兔光太郎
by/ 银谣   *ooc见谅 *激情更新 *姓名由◯ ◯替代 出场:黑尾铁朗、孤爪研磨、日向翔阳、、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黑尾:“喂~起床了~” 黑尾气息绕着◯◯耳朵,侧身凑近...
】来玩塔罗牌吧 #排球少年 # # #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工。”一边洗牌一边说,“要不要抽一张?”   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但还是说了好。   测什么呢?   “那就测一测我们在今年春高运势吧。”   权杖六逆位。   看着牌面...
排球乙女】关于我女朋友是预言家(巫女)这件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及川彻 # #木兔光太郎
“危险品”都一一排除了。 于是,晚上。 木兔安全回到了家。 木兔:“我回来了!” ◯◯:赤苇桑……便利!   ◯◯:“阿,今天天气是……” :“是雨天哦,安心,我已经带好了伞...
全员】圣诞节日常 #排球少年 # # #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其实我还醒着,因为我也很期待圣诞老人。” 说完,思索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过后来我父母离婚了就没有再收到了。” 眨眨眼,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12.24当日。 排球队没有庆祝圣诞...
】520短小生贺 # # # #排球少年 #
,他们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要送给爱人什么。   但是这并不是你有意无意秀恩爱理由!!   但是,碍于威严,没人敢这么说。   “叮!”   手机响了,是信息。   “今天早点回来吧...
排球bl】 #排球少年 # #及川彻 # #
绝对优势结束了。   第二局虽然双方都热血沸腾起来了,但是绝对实力还是不可忽视。 更何况,觉得今天自己状态好不行。   “果然啊,还是更胜一筹啊。” 及川正要球,身后栏杆处...
【天牛】妖怪法则 #排球少年 # #
王牌——。 鹫匠教练眼光老辣而精到,从不缺乏人才。当新来一年级排排站,对着前辈们自我介绍时候,就意识到,这是个弱肉强食妖怪世界。 真是太好了。 第一教练就让他们新来...
【天牛】让他降落 #排球少年 # #
约定,说过也就忘了。以为只是在敷衍自己,碍于队友关系不好意思打断。 谁知道放假那天,来找自己了。 没打算在假期回家,舍友都走了,自己一个人拉上窗帘闷头睡懒觉。直到有...
【天牛】我们相遇 #排球少年 # #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我在这里打排球。” “哦,你好。”废话,我又不是看不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七岁。”放下排球,撩开厚刘海,轻轻触碰他被砸脑门,“疼吗...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