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少主她就是个钢铁直女!(一)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HE● 佛跳墙● 锅包肉● 屠苏酒

sodasinei 2020-10-08

原作者:沐凝鸢

 

灵感来自脑洞,我玻璃心,不要喷,不要喷。

 

【食物语】少主她就是个钢铁直女!(一)

*闲时摸鱼的产物,突如其来的脑洞,沙雕一般的快乐。

*我流女少主,AIl女少,不喜勿喷。

*这是一篇沙雕文。

*日常迫害食魂,大型祸害食魂现场。

*大型修罗场,众食魂直播开撕。

*人设ooc属于我。

*今日份迫害名单:佛跳墙/锅包肉/屠苏酒

*少主面对食魂们告白的骚操作,你值得拥有。

*开的新坑,不定时更新!佛系写文。

*少主她是真的直!
 

—————————————————————

 

前言

众所周知,空桑少主她是个钢铁直女,有些事情你不跟她打直球,她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

但是少主她脑回路清奇,有时候你跟她打直球,结果到了她那儿就歪球了,歪球的概率也就跟少主抽卡歪池和抽不到御的概率一样大而己。

 

缘由

自古以来七夕花灯节都是情人相互告白,表明自己心意的美好佳节。

而且民间还有一个传说,如果在七夕节这天向自己心悦之人告白,有很大概率可以成功。

是以,众食魂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进行一件大事……

 

正文

1.

“美人,该起床了……”熟悉的妖孽声响起,随之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香气。

雕花木床上的少女有些困倦地揉了揉眼睛,艰难地睁开那双清澈的湛蓝色瞳眸。

她看到那衣着金色长衫鸳鸯双瞳的男子正双手撑在她的身边,白皙的纤手推了推他,咕哝道:“福公……别吵,再让我再睡一会儿。”

 

佛跳墙无奈地笑了笑,美人当真不知今天是何日?不过也无所谓,今天趁着锅包肉还没来,他要第一个跟美人告白。

想罢,他眸中神色温柔如水,看着床上半睡半醒还在犯迷糊的人儿,轻启薄唇:“美人,我有话对你说。”

“嗯嗯,说吧说吧,我听着呢。”少女以为佛跳墙担心她睡过去听不到他说话,敷衍地应了一声。

 

男子挑起鬓间的一抹金发,脸上露出妖孽的笑容,说道:“美人,我一瞧见你,就欢喜到难以自抑。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少女瞬间清醒,福公竟然来找她问问题,有史以来第一次啊!

身为尽职尽责的空桑少主,她当然要为他解答。

 

只是,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太简单了?

少女心里想着,脸上却一副淡定的神情。她理所当然地看着佛跳墙,说道:“这不是很正常嘛?不只是你,甘玲珑,熙颜,苏青她们也是这样啊。身为好姐妹,见到对方,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啊?”

“……”佛跳墙瞬间被噎住了。

 

被莫名其妙发了一张姐妹卡的佛跳墙表示,我不想当你的姐妹啊。

“美人,我……”佛跳墙还想再挣扎一番,却被少女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肩膀。

只听她说道,“福公,其实……下次你可以换一个难点的问题来找我的,不用问这么简单的……”

佛跳墙表示,不,我不是想问你问题,我是想向你表白。

 

#真·直女·空桑少主#

 

2.

“咳咳,福公子,少主该去训练了,麻烦您赶紧从少主的床上起来。”门口站着一个身着俄国风情礼服,褶皱都被整理得一丝不苟的男子。

墨蓝色的短发微微遮住他深邃的眼睛,锅包肉微微眯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佛跳墙。

刚刚听到了一切的郭管家表示,他对少主的行为很满意,决定今天的训练减半。

 

“郭,郭管家……”少女被吓了一跳,有种被家长捉到自己瞒着他在偷偷跟姐妹说悄悄话的感觉。

她甩甩头,摇去脑中胡思乱想的想法,立刻把佛跳墙从身上推开,不顾某人脸上哀怨的神情,朝锅包肉讨好地笑着:“郭管家放心,三分钟之内绝对出门。”说吧,少女便冲进了洗漱间。

 

“郭管家,美人还只是个孩子,你这样……”佛跳墙蹙眉,似乎还要说什么,却被锅包肉一句话噎住。

“福公子您今天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吧?”

“呵,”佛跳墙冷笑道,“难道郭管家你认为你会成功吗?”

“……”锅包肉没有回答。

两个人目光相接,火花带闪电,在空气中噼里啪啦作响。

 

悬崖引体上和瀑布报菜名两个丧心病狂的训练完成后,少女瘫在地上不想动,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翻不了身的乌龟。

虽然今天锅包肉的训练减半了,但是她只想当一条咸鱼,做个咸鱼不香吗?

 

“少主您应该起来去吃饭了。”锅包肉笑得和善。

可这和善的微笑,却让少女打了个寒颤,她感觉若是她还在地上不起来,下一秒她就能感觉到来自锅包肉的核善。

少女鲤鱼打挺似的从地上蹦起来,嘴里嘀咕道:“锅包肉他简直不是人!要是有一天他有事不在空桑,那绝对是爽歪歪的一天。”

 

她自以为自己说的小声,锅包肉听不见,可谁知道锅包肉却在后面阴恻恻地来了一句:“我定不会离开您,若没有我的话,还有谁能制住您呢?”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少主表示,不,我并不是很想要,谢谢。

“郭管家,你放了我吧……呜呜吗,还是鹄羹对我最好。”

说罢,少主就鞋底抹油溜之大吉,只留下一个脸黑成炭的锅包肉。

“看来给您的训练还是不够。”

 

#日常在作死的边缘不断试探·只想当条咸鱼·少主#

 

3.

“师父!我来了!”少女气喘吁吁的冲进屠苏酒的房间,晶莹的汗珠从她白皙的额头上滑落。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草药的香气。

坐在长满药草的木质轮椅上的黑发美男懒懒地抬头,浅色的眸子看着面前正擦着汗的少女,用手撑起下巴,说道:“先歇一歇,待会儿再做五禽戏。”

 

??!!怎么回事??

少主很懵,少主呆滞,少主无语。

日常来屠苏酒这里练五禽戏,都会被他用优美的中国话洗礼一番。而今天竟然没有感受到师父优美的中国话?!

 

不正常,不正常,太不正常。

今天难道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不对啊,她的生日不是在上个月已经过了吗?难道……

少女胡思乱想着,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都出来了——魂穿?夺舍?临终善举?!

 

屠苏酒看着自家傻徒弟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有的没的东西。

他的脸登时一黑,又说道:“你看看你这狼狈的样子,走出去都丢我的脸。”

“我看你病的不轻,整天脑子里想这些有的没的东西,有心思想这个还不如多背点草药名。”

 

打扰了打扰了。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这优美的中国话。

对不起,我错了,好端端的找什么虐?好不容易有一天师父没有对她说优美的中国话,她不应该高兴吗?

叫你嘴欠!活该!

 

少女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就被屠苏酒打断了。

“你精神亢奋,看来是不需要休息了,现在来复习一下昨天的学习内容。动作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不,师父,我错了,我真的需要休息!

 

少女有苦说不出,只得磨磨蹭蹭地走上去给屠苏酒把脉。

昨天她上完课后根本没复习,屠苏酒教的把脉方法她一个都没记住,现下只得硬着头皮上。

她胡乱地在屠苏酒的手腕上摸着,看似有模有样的,实则根本没有搭到脉搏上。

我慌的一批,真的。少主内心在疯狂哭泣。完了,又要来一波优美的中国话。

 

果然——

“你究竟是在把脉,还是在揩油?”屠苏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怎么办,总感觉自己下一秒要玩完。少主表示,面对这种情况,保命要紧。要是被锅包肉知道了她不好好上课……呵呵,风里雨里,瀑布等你。

 

等等,师父的话什么意思?

“?”少女有些懵逼地看着轮椅上的身穿棕红色长袍的俊美男子。

不管了,反正古语有云,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反正不能被师父知道她其实昨天什么内容都没记住。

 

于是,少女一本正经格外严肃地看着屠苏酒,说道:“师父你的手很好看,上面干干净净的,绝对没有一点油!”

“……”屠苏酒的俊脸又黑了,他知道他家傻徒弟蠢,可没想到蠢到这种地步。

 

这么明显的暗示,竟然都没看出来?看来暗示不行,得来点直的了。

屠苏酒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隐藏在墨色长发后的耳朵微微泛红,他轻咳几声,有些破罐子破摔地说道:“我喜欢你!我就是如此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说完后,他还有些不自然地把头扭到一边去,避开少女的眼睛。

 

!!!师父今天有毒吧?

不对不对,师父说他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不会……不会是师父他得了绝症,已是弥留之际了吧?

可是师父他自己就是医者,平时很注意养生的,怎么会得了绝症?

难不成是因为屠苏酒快失传了,所以……他便要消灵?

 

少女想到这里,瞬间愣住了。

她砰地冲上去,一把掀起屠苏酒的长袍,看着长袍底下那双几乎化为虚无的双腿,整个人都快哭了。

“你,你干什么?!”屠苏酒一愣,只是一个表白而已,这蠢徒弟发什么疯?听到他的表白反应这么大吗?

 

“呜呜呜师父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病入膏肓,无药可医的,”少女信誓旦旦地向屠苏酒保证,“我现在就去厨房做屠苏酒卖到餐厅和人间去!师父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屠苏酒失传的!”

“你听到没有?我说,我喜欢你!”看着完全没有找到重点的少女,屠苏酒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师父,你家徒弟很多人喜欢的,像老龙王啊,朱雀神君啊,孟婆啊,都喜欢我。”少女刚想往外冲,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顿,说道,“再说了,师父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会收我为徒?”

说罢,少女就冲了出去,连今天的课都不管了。


屠苏酒表示,我觉得我说的喜欢和你说的喜欢不是同一个喜欢。
啊摔!我对你的喜欢是男女之情的喜欢,不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啊!
“不是,我……”屠苏酒觉得还可以再挣扎一下,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少女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真是个脑子不开窍的傻徒弟。”屠苏酒扶额,幽幽地叹了口气。

 

#完全get不到话题重点·空桑少主#

食物钢铁!(二) ● BG食物小说ALL● 玉麟香腰● 飞龙汤● 风生水起
原作者:沐凝鸢   因为听说产粮玄学很灵,所以我来了。 真的好想要飞龙和俞生啊啊啊啊,拜托拜托双龙快来我空桑吧! 4000字码完,感觉整个都不好了……哦,爆肝的感觉。   【食物...
食物】由洗澡事引发的修罗场 ● 食物小说ALLHE● 甜文
烧仔也要! 臭鳜鱼:我……我也想…… 鹄羹:!!! :哦?把我教给的礼仪都忘光了。看来明天要多加训几组。 :美人…… 鸡茸金丝茸:本少爷不允许本少爷的仆从这么做! 剁椒鱼头:呼...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⑦奇怪之处 ● 食物小说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HE
!⑦奇怪之处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了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已过,幕后黑手詹王(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 *我流all,不喜勿喷...
食物到底只爱什么?(上) ● BG食物ALL小说
,楚荑花糕,石子馍三位食魂跟随着小姑娘和的管家来到了空桑。 五刚从万象镇踏出来,看到周围站的好几圈食魂。   群小食魂们都扑了上来,抱住了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诉说着空桑最近的事,或询问...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④守护计划 ● 食物小说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HE
魔鬼笑容加深:“那以后每日训练便翻倍。” “五倍。”伊灵鸢毫不迟疑地说。   都以惊异的目光看着。 众所周知,空桑一向对悬崖引体向上,瀑布报菜名敬而远之,今日却一反常态。 少女垂...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③有口难言 ● BG食物小说● 甜文有点小虐● ALLHE
:“,服待起身洗漱,我身为空桑管家应尽的职责,倒你,日日勤勉,硬是要先我步。” “呵。”冷笑声,笑容中带着挑衅。两之间火花带闪电,仿佛下会打起来。   又来了。 少女无奈...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⑭往昔之忆 ● BG食物小说ALLHE● 甜文有点小虐
我见到的时候,说空桑欠了九重天的债。敢问诸位,空桑何时欠了九重天的债?” “确实奇怪,空桑从未欠过九重天的债务。”皱了皱眉,点了下头,“而且之前我与说的话,仿佛料到了会有...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⑫偷天换日 ● BG食物小说ALLHE● 甜文有点小虐
蠢徒儿,不过能陪着也好。”屠苏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还需要再磨练,”露出了魔鬼地微笑,“做事考虑不周全。不过这次……身为空桑的管家,可不能临阵脱逃啊!” “师妹,能与你...
食物】小想抱抱你(内含///北京烤鸭/三鲜脱骨鱼/)
盖得严实了     “要…抱抱。”       小努力地从被子里伸出手臂在空中挥舞着,委屈的样子着实使怜惜。顿了顿,把轻轻地抱了起来,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围绕着他,手下地抚着小...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⑧来者不善 ● 食物小说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HE
集合。”伊灵鸢神情严肃地看着一丝不苟身着俄国风情礼服的男子。   “好的,。”了一个礼,转身离开。     “福公,陪我去趟大厅吧。”少女转过身看。   “如果的要求……那...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⑬死生何惧 ● BG食物小说ALLHE● 甜文有点小虐
剧情,私设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了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已过,幕后黑手詹王(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 *我流all,不喜勿喷。 *设ooc属于我...
食物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空桑BGALL食物小说HE
。”   ?一定我熬夜打《食物》,所以才做梦梦到了福公,假的假的,这都梦! 小姑娘在心里安慰自己,然后下秒气势如虹地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无奈地看着小姑娘的行为,轻笑声,“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