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静影沉璧/彩蛋位】侠客行 太白鸭X你 ● 食物语静影沉璧●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HE● 甜文有点小虐

sodasinei 2020-10-08

原作者:沐凝鸢

 

【食物语】侠客行 太白鸭X你

*大唐第一剑客白琊×将军府大小姐你

*单人向古风paro

*架空古代背景

*又苏又撩,长的好看武功还高的大唐第一美男谁不喜欢?

*看到我糖做的大刀了吗?

 

剑啸长啼月华音,不知酌酒三两清。

                                      ——题记

 

天玉二年,十月。

玄皇大摆筵席,以庆佳节。

酒宴中众臣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殿中舞女袅娜动人,莺歌燕语,一派祥和欢庆,歌舞升平之景。

 

你趴在桌上,看着眼前舞女香风粉黛,姿态妖娆,耳边大臣们之间千篇一律的恭维奉承,以及大堂中华而不实的舞蹈和笙箫竹鸣,无聊地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困,想睡觉。

 

 

身为当朝骠骑将军的独生女儿,你自小便对这些歌舞宴会什么的不感兴趣,唯独喜欢舞刀弄枪,随父亲上阵杀敌。

为此你娘没少训斥你身为大家闺秀要贤良淑德,可你依旧我行我素。

不过你爹倒是挺赞成你练武,还亲自手把手教你握剑持枪。

 

这次晚宴你本不想来,这种官场上的宴会你一向不感兴趣。

奈何你爹娘看着你快要及笄,一心想为你挑选一个如意郎君,所以几乎每场宴会都要让你出席,看看有没看得上眼的好男儿。

 

 

眼瞧着宴会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你向你爹随意扯了几个理由,便偷偷溜出了殿外。

殿外夜凉如水,盈盈月光洒下,如碎玉般在地上生辉。

轻风微凉,你在宫中随意地走着。宴会歌舞笙箫的热闹场景早已被你抛却身后。

 

这宫殿真大,你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到处乱转,然后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

那就是,你成功地迷路了。

 

 

你看着身旁宫殿的朱墙黛瓦,雕梁画栋,总觉得它们长的都一样。

你特别好奇皇宫中的人究竟怎么分辨这些长的一模一样的宫殿的。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你随意地在宫殿群中乱逛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片竹林边。

月色朦胧,夜风微寒,竹叶簌簌作响,而在其中还有些许剑啸之音。

你心中疑惑,在皇宫深处的竹林里,竟有人在练剑?

 

 

稀疏的竹竿间,月光笼罩下,有一道人影在其中舞剑。

那人身姿飘逸,一舞一落间尽显潇洒风流,却又有一股凛然肃杀的剑气。

自小习武的你,自然看得出此人剑术的高超。

剑的一挥一落间,纵使有一种轻灵飘逸之感,却又蕴含着锋利与肆意。

 

你静静地站在竹子后面,只见那人仰头对月长啼一声,拎起一坛酒灌入口中,哈哈大笑道:“好酒,好酒!”

他将酒坛往地上一摔,陶制的酒罐顿时四分五裂,一股酣醇的酒香氤氲在空气中。

 

 

那人似是喝醉了,一口酒饮罢,又在月下舞起剑来,还吟起一首诗:“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他月下舞剑的身姿俊逸,饮了酒后挥剑间更显轻灵。

 

你看得入了迷,不知不觉间往前走了一步。

“咔嚓”清脆的一声响起,你不小心踩断了一根落在地上竹枝。

 

 

你一愣,怔神间,竹林中有一物什朝你飞来。

你条件反射地侧身闪开,那物什中并未蕴含杀气,直直打到你身后的竹竿上,掉落在地。

你定睛一看,是一根还带着竹叶的竹枝。

 

“我道是谁?原来是骠骑将军府的伊大小姐。”竹林中舞剑那人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剑,扛在身后,似笑非笑地走了出来。

那人一身白衣,容颜俊美。他漆黑的短发略微有些凌乱,耀金色的眸子清明,并无半分醉意。

 

 

你看清那人的容貌,心里微微惊讶,脸上却平静地向他行礼:“见过白琊大人。”

因为你低下头行礼,所以并未看见那人在看清你的容貌时,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此人名唤白琊,是大唐第一剑客,也是当今圣上的客卿。

 

玄皇爱惜人才,又极其喜好诗歌,白琊因其惊人的诗歌才能受到圣上的爱重,被奉为座上宾。

他的诗词才华横溢,受到王公贵族的追捧,曾一度在京城洛阳纸贵,可谓千金难求。

他的剑术也极其精湛,武功独步大唐。人长的也好看,容颜俊美,是无数京城贵女的春闺梦里人。

 

 

只是他为何会此时在此地练剑?正常来说,不应该待在宴会吗?难道他跟你一样,也是从宴会里偷偷溜出来的吗?

你正思考着,却听那人问道:“怎么,伊大小姐在此处,是为了偷看我练剑?”

……偷看别人练剑被正主当场抓包,请问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情吗?

 

你抬起头,看着白琊似笑非笑的金眸,莫名有些心虚。

但是,偷看被抓包这种事,就算理不直气也要壮。

你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说道:“白琊大人这句话就说错了。我这不叫偷看,我这叫光明正大地看。”

你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你迷路才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看到他在月下舞剑。

 

 

“再说了,白琊大人为何不待在宴会上,反而跑来这里练剑?”你反将一军。

白琊不知何时又拎起一坛酒,仰头饮下,轻笑道:“那宴会太无聊,还不如练剑来的痛快。”

 

你一时无语。

“等等……”谁知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你为什么叫我白琊大人?”

???叫白琊大人怎么了?被陛下奉为座上宾,不叫白琊大人那应该叫什么?

 

 

你愣了一下,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见你不回答,声音有些委屈地问道:“小友你……不认得我了吗?”

 

???你有些懵。

什么叫不认得了?你原先认识他吗?还有,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哀怨的语气?弄得好像你之前做出了什么负心的事,抛弃了他一样。

 

 

“白琊大人可是认错人了?我们之前……并不认识吧。”你有些发懵,努力回想自己是否有与这个人的记忆,结果是无。

你对白琊此人的印象,多半是京城贵女间口耳相传,以及爹爹的话中得知。

唯一一次的见面也是那次在玄皇的宴席上,他拎着一坛酒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动作肆意而潇洒。宴会尚未过半,人便已经离席了。

 

 

你定定地看着白琊,他的神情不似作假。可是在你的记忆中,并未与此人有过任何交集。

谁知他却大笑三声:“罢了罢了! ”

你正疑惑着,却看那人身姿矫捷如灵燕般翻上了宫墙,转眼间便已运用轻功飘到远处,只听见声音潇洒道:“不管如何,小友,回见!”

 

!!!等等,你怎么走了?

诶诶诶,你走了我怎么办?你好歹带我出去啊!把一个迷路的人扔在这里是很不道德的啊喂!

当然,事情的结果是你被夜巡的侍卫发现,带回了宴会。

 

 

当天夜里,你洗漱完毕,正准备躺床上睡觉,突然听见有人在敲击窗棱。

???这么晚了,这个时候谁会来敲你的窗户?不会是鬼吧?

你自己疯狂脑补着先前听说书先生说的一系列恐怖故事,越想越害怕,整个人都缩到了被子里。

 

“笃笃”又是一阵敲击声响起,比之前的声音大了一些。

你想着当缩头乌龟一点都不符合自己的性格。于是一边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世界上没有鬼存在,一边迅速地翻身下床,干脆利落地一把推开窗户。

 

 

你原本打算一推开窗就跑,可谁知那人早就料到了。

他仿佛早有准备似的在你一推开窗户时便用一只手将你拉上了屋顶。

“啊!谁唔……”你刚打算开口呼喊,就被人从背后用手捂住了嘴。

 

你整个人瞬间僵硬,感觉到身后那人炙热的气息喷吐在你的脖颈处。

你内心无比的后悔,早知道就不开窗了,平白无故地作什么死啊?

“小友,别喊,是我。”那人磁性的的声音里略带醉意,慵懒地在你耳边响起。

 

 

……原来是你!!刚刚那个在宫殿把迷路的我抛下的人!!

你内心怨念横生,但现在迫于形势,只得点了点头。

 

他见状松开捂住你的嘴的手,逍遥地躺在屋顶的瓦上,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晶莹的酒液顺着他微动的喉结往下,没入敞开的衣衫中,皎洁的月光照在他俊美的脸上,又给他添上了几分朦胧之感。

 

 

“……白琊大人,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来我屋顶上就是为了喝酒?”你偏着头,有些无语地看着他。

“唔……你,不要叫我大人……叫我白琊……”那人好像醉的不轻,眼神迷蒙,语无伦次。

“……”你无奈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一只手紧紧的拽着你的袖子,一副不依不挠的样子,仿佛你不叫他白琊他就不松手。

“好好好,白琊。”你扶额,把皱巴巴的衣袖从他手中解救出来。说实话,这次你可算见识到醉鬼黏人的威力了。

 

听到你这么叫他,白琊好像完成什么心愿似的,直接一头栽到了你的大腿上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小友,借你的腿,让我小息片刻……”

说罢,他便眯上了眼。你叹了口气,到底没有推开他。

盈盈的月光照在他俊美的容颜上,衬得他的容颜好似天神下凡。你看着他安静的睡颜,一时之间入了神。

 

 

“怎么样?小友可是看我看得入了迷?”白琊闭着眼,突然说道。

你被他的话着实吓了一跳,反应过来顿觉从脸热到了耳朵。

你慌忙一把把他从腿上推开,结结巴巴地解释:“你,你别乱说,我才没有!”

 

你迅速从屋顶上跳下去,钻进房间后一把关住了窗,按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

屋顶上,白琊又饮了一口酒,回想着小丫头之前慌忙的举动,嘴角挑起一抹笑。

小友,我们来日方长。

 

 

后来你发现自己不断地偶遇白琊。

不管是你替爹爹去酒楼买酒,还是去打铁铺修剑,甚至是同小姐妹去游船,都能看到那一道白色的身影。

 

每次那人都笑着同你打招呼:“又见面了,小友。好巧。”

你:“……真的好巧哦。”

呵,我信你个鬼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特意打探我的行踪来找我的。

 

 

其实,你知道他来找你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可是你也清楚地知道你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他一直不放弃,想要唤醒你的记忆。可是你知道你从来没有失去记忆过,而在你的记忆中,也从来没有过与他一丝一毫相关的事。

 

可是你却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真相。

也许是你从与他初见的那一刻起,在那令人惊艳的月下舞剑中,便已是一眼万年。

也许是那天晚上他在你膝上小憩,安静的睡眼,成了最美的画面。

不知何时,你的一颗心已经栽了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是的,你是自私的。

你听着他讲过往的那些事,内心无比期望故事里的她是你。

可是你知道你不是,你只是一个长得和她很像的,被他认错了的人。

你不想告诉他真相,你想让他留在你身边,宁愿他把你当成另一个人。

 

你还是放弃了。

因为假的始终是假的,强行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伤了你,也会伤了他。

他既然已经心有所属,对她念念不忘,你又何必强求?

就这样,当一辈子的知己,也好比最后两人分道扬镳的结局美好。

 

 

你应下了爹爹让你去给边疆镇守的虎威将军送信一事。

你临走时让人送了一封信给白琊,你在信中向他道歉,告诉了他真相,并祝愿他可以找到那个女子。

你不知道他看了那封信会有什么反应,你不敢面对他,只能选择逃离。

 

给虎威将军送信本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可是这是一封由皇上暗线千辛万苦打探到的突厥地形秘图的密信。

本来你爹是不打算让你送这封信,但是架不住你的百般请求,只得同意。

为了保护你,他还另派了三支队伍从不同的道路出发掩护你的踪迹。

 

 

可谁知突厥人竟打探到了你的路线,特地在路上设下埋伏,打了你们一个措手不及。

你带的一百精锐几乎全军覆没,他们拼死把你从埋伏圈中送出来。

你红着眼眶,忍住泪水,骑着马在树林间飞奔,身上是那封军事密信,身后是突厥人的重重追兵。

 

你就这样在山林里逃亡了一天一夜,人与马的体力都到了强弩之末。

突然,马儿一脚被地上的藤蔓缠住,摔在地上,将背上的你甩飞出去。

你重重跌落在地,身上之前受伤后草草处理的伤口再次裂开,你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力不从心。

 

你听着后面突厥人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绝望地闭上眼睛,打算拼个鱼死网破。

这封密信就算送不到虎威将军的手上,也绝对不能让突厥人得到。

 

 

厮杀声越来越近,但却未到你身边。好像有一道屏障在你周围,不让任何人靠近。

你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骑着骏马你日思夜想的白色身影手执长剑,挡在你身前不远的地方。

他的身姿挺拔,挥剑处,血色满天。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就算天塌了,也不会心慌。

 

许是那凛然的杀气与冷冽的剑意让突厥人心生怯意。

领头的人站了出来,看着那个一身白衣,就算被包围也面不改色的俊美男子,制止了手下人意图杀上去的行为,声音强装镇定地问道:“你是何人?”

 

 

“大唐第一剑客,白琊。”手持长剑的男子神色冰冷,淡淡地说。

“我们只要那个人手里的信和那个人的命。”突厥的领头人刚刚早已领教到白琊的厉害,当然也听过他的大名。

他手指微微颤抖地指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你,企图与白琊谈判:“只要白琊大人装作没看到,我突厥一定将大人奉为座上宾,到时候宝马香车,金银珠宝,数不胜数。”

 

“哈哈哈哈哈……”白琊突然大笑起来,“可笑!”

“我劝白琊大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只有一个人,而我们这么多人人,打起来谁输谁赢尚未可知。选择哪个,你心里应该很清楚。”那突厥的领头人见白琊不领情,恼羞成怒道。

 

“呵,我白琊这一生,所求不多,美酒与她。”白琊狂妄一笑,不再等那领头人说话,直接手执长剑,与突厥人打了起来。

他挥剑潇洒,抬手间便倒下一个人。他在其间穿梭,敌人血溅三尺,他一身白衣却不染分毫,潇洒淡然宛如闲庭信步。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幅熟悉的画面似曾相识,好似你曾经也见过。

你的头剧烈地疼痛着,让你不得不再度倒回地上,捂着头蜷缩起来。

 

你想起来了。

白琊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就是你。

其实你和他,早在很久以前便见过了。

 

你的父亲身为当朝的骠骑将军,位高权重,又长年征战,将突厥打的节节败退,被突厥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可是身为骠骑大将军,父亲的武功自是高强,那些人奈何不了你父亲,便把主意打到了你的头上。

所以身为骠骑将军的独女,你自小便受到父亲的政敌和突厥人的各种暗杀。

 

 

与白琊初见的那个时候你才六岁,在从外公家回来的路上遭到埋伏。

你的马车翻了,所带的侍卫也都被杀了,你的侍女和嬷嬷拼死护着你,才没有被人一刀捅了个透心凉。

 

当所有人都被杀了后,只剩下你一个人无助地在原地。

你被重重包围着,下一秒就要死于刀下时,一块石头飞来,替你挡住了那一刀。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孩,难道不感到羞愧么?”一个声音慵懒地响起。

 

是一个衣着白衣的俊美青年救下的你。

他一手拎着一坛酒,一手扛着一把剑,看起来好像喝醉了,但是凌厉的剑术一招一式中都透露出一股杀气。

只是几息之间,对方便全部倒下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那青年拎着酒,转身就想走,却被人拉住了衣角。

他回过头,看到了小姑娘脏兮兮的脸,和一双明亮清澈的湛蓝色双眸,不由得笑道:“小丫头,你拽着我干什么?”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你虽然小,但是却明事理,一本正经地道谢。

 

那青年没有说话,含笑看着你,他知道你还有话没说。

“大哥哥,你可以带我走吗?”你看着他,问道,生怕他不同意,还补了一句, “你只要把我带到邻城就行了。”

青年轻笑一声,伸出手揉了揉你的小脑袋,弯腰一把抱起你。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你趴在他的肩膀上问他。

“白琊。白色的白,琅琊的琊。”

“大白哥哥,你看起来好厉害啊!”

“我可是大唐第一剑客。等等,我叫白琊,不是大白,小丫头不许乱喊。”

 

几次纠正无果后,白琊放弃了,可谁知小姑娘却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大白哥哥,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你!”

“好啊,”白琊没有把这话放到心上,不在意地说,“等你以后武功很厉害了,就来找我吧。”

 

 

一句无心的话,小小的你记了很久,直到那天——

你让他把你送回了外公家,而他也因城里的美酒而暂且留了下来。你知他好酒,便从城中寻美酒送给他,却在一天为他送酒的路上被马车撞飞。

你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突厥人会在这个时候对你下手。

 

你直接被突厥的烈马撞飞,重重地摔在地上,当即就晕了过去,那时怀里还紧紧地护着那坛酒。

可是那坛酒还是碎了,酒洒了一地,正如你撞到头时脑中最珍贵的记忆一样,散成碎片消失了。

 

你外公救回了重伤昏迷不醒的你,找名医用天灵地宝从死神手中拉回了你。

你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等醒过来时便失去了那天以及与白琊初见的所有记忆。

 

他们不知道你丢失了什么记忆,只得告诉你你只是生病昏迷了几天,所以你一直不知道自己曾经失忆过。

你的父亲知道了那件事后震怒,挥师进攻突厥为你报仇,将突厥打得不得不签下十年和平契约。

你一醒来便被送回了京城,自然也不曾见过白琊。

 

 

这个场景对你而言似曾相识,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极其熟悉的呢?

那个时候,在去邻城的路上,他与小姑娘一路谈论着,深感小姑娘在诗酒方面的了解之深,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把小姑娘当作知己称呼也从小丫头变成了小友。

 

可是后来,他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他疯了似的踏遍这山川湖海,都不见她丝毫痕迹。

那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不知道何时,小姑娘在他心中占了一席之地。

直到那天,他在京城中见到了她。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可是她却不认得他了。

 

“大白哥哥,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你!”

童言无忌,他明知不可信,却还是信了。

可是他忘了,在似水的流年中,所有人都会渐渐走远,没有人可以例外。连她,也都早已忘却了当初的约定,在时光深处,只剩他一人,固执地在原地,独自守着那抹回忆。

 

 

你从记忆中回归现实,正好看见白琊解决了最后一个人。

你爬了起来,看着那个俊美的男子转过身来,素衣不染,眉目依旧,手执着的剑上往下滴着血。

他含笑看着你,眉眼间是一派的肆意与潇洒,一如当初。

 

你俩目光对视,你愣了一下,下一秒朝他跑过去,跟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他只来得及托住你,防止你从他身上摔下来,刚扭头就听你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大白哥哥,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你!”

 

 

他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手上的剑都差点掉在地上,半晌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小友你,你想起来了?”

你笑了笑,不置可否,反而问道:“大白哥哥,我现在武功很厉害了,我可以嫁给你了吗?”

 

他定定地看着你,仿佛要将你的眉眼深深地刻在记忆中,半晌才说道:“遇见你之前,诗是诗,酒是酒,月是月,剑是剑,星辰是星辰,大海是大海,理想是理想,远方是远方。”

他顿了顿,向你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容:“在遇到你之后,诗是你,酒是你,月是你,剑是你,星辰大海是你,理想与远方是你,往后余生,都是你。”

 

 

要不要这么撩啊?还用美男计诱惑我!犯规!

你被撩得满脸通红,整个人都埋进了他的怀里,看都不敢看他。

“哈哈哈哈哈……”白琊看着你的发顶,高兴地大笑道,“小友,你可是同意嫁给我了?”

“嗯……”许久,他都紧张地冒汗了,才听见你小声地说道。

 

一见钟情,是他见色起意。

步步攻心,是他蓄谋已久。

不过幸好,他抱得美人归。

 

食物/相思寄月/】红绫牵蛊 松鼠鳜鱼X食物小说食物相思寄月
原作者:沐凝鸢   【食物】红绫牵蛊 松鼠鳜鱼X *暗月阁首席杀手无名×南疆蛊族巫女 *单人古风paro *架空背景 *避雷:微恐怖场景。 *特别说明:蛊与杀手相关信息纯属杜撰,切勿深究...
食物】由洗澡一事引发的修罗场 ● 食物小说● ALL少主● HE
小时] 云托八鲜: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请谨言慎行。 东龙珠:两请来警务部走一趟。@灯影牛肉@鬼城麻辣鸡 吉利虾:啊啊啊,不可以,我和之间的红线不能断! 桃花粥:醒醒吧个恋爱脑,跟她从来没有红...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⑩万象归一 ● BG● 食物小说HE● ALL少主
原作者:沐凝鸢   你们期待的来了,我更新了!! 终于码字码到幕后反派boss出场了,突然种莫名的欣慰?!【划掉】 咳咳,我觉得应该不吧!这就是,没错啊!  避雷预警:可能下章会更...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⑨饕餮来袭 ● 食物小说● BG● ● ALL少主● HE
!!! *听说少主今天在作死。 *少主表示:作死一直爽,一直作死一直爽。反正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 *下章估计开(?) *这真的是。   “少,少主,冷静啊。”眼看着少主把易牙打得只剩下半口气,众人...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⑮凤凰涅槃 ● BG● 食物小说● ALL少主● HE
泥,说话啊!”符离集烧鸡声音哽咽着,“为什么要帮着宴仙坛伤害她?!还有你们!”他看剩下另外的三个。 “……”没有说话,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符,冷静一下。”德州扒鸡的眼眶也红...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①如梦初醒 ● 食物小说HE● BG● ALL少主
看心情。 *大概是(?)会。   一柄匕首自后背穿心而过,钻心的痛瞬间蔓延开来。 “空桑少主……同样的痛苦,我必须让……千百倍奉还——!!”易牙那邪恶狰狞的声音,在少女耳边响起。 匕首...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⑪昆仑之境 ● BG● 食物小说● ALL少主● HE
倒是不知,空桑少主还留这一手。” “……与无关。”伊灵鸢的目光看别处,避开了那的视线。   “身上竟然连一丝灵力也没有?”那打量了她半晌,突然说道,“也罢,终究是凡人之子。” “呵,是凡人...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⑤再度相见 ● 食物小说● BG● ● ALL少主● HE
。   二人转头看声音发出的地方,来者一头漂亮的粉色长发,头上的两个角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光,身边环绕着几个皮影。   灯影牛肉朝少女抛了几个媚眼,“绵羊~不开心啊,来辰阁呗~我们来做些快乐的事...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⑭往昔之忆 ● BG● 食物小说 ● ALL少主● HE
可以去bcy找我,我两个都混,两边也都是同时发的。 BCY:墨鸢。(首页也)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⑭往昔之忆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一刀捅死后重生回到了空桑未被毁之前...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⑬死生何惧 ● BG● 食物小说 ● ALL少主● HE
原作者:沐凝鸢   啊啊啊啊,之前码好的发不上来,累觉不爱,自闭了好久…… 放心放心,还没完结,还会后续的。 这章真的不(不是)。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⑬死生何惧 *接第八章...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⑧来者不善 ● 食物小说● BG● ● ALL少主● HE
食魂。   “少主,所有食魂都到齐了。”不愧是空桑的魔鬼管家,短短的时间便可聚集所有。     少女扫视了一遍众食魂,突然瞳孔一缩,“扬州!怎么在这儿?为何不在神殿守护《食物》?”   “这...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⑦奇怪之处 ● 食物小说● BG● ● ALL少主● HE
盛宴。 更何况她根本不了解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实力的深浅和能力的大小。 那当初既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污染《食物》,她又怎么能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出现第二次? 而且她觉得那跟饕餮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