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芥川龙之介】火神阿耆尼 #日本文学#翻译

sodasinei 2020-10-09

原作者:硯蓮

 

在中国上海的某个街道有一栋即使是白天也颇显昏暗的房子。在这栋房子的二楼里,一个面相凶恶的印度老婆婆,正与一个商人模样的美国人频频交谈着。

“其实这次,我也是拜托婆婆你给我占卜来的。”美国人这么说着,给自己手中崭新的烟卷点上了火。

“占卜?我近来决定不给人占了。”老婆婆如同嘲讽一般,瞥了一眼那美国人的面孔,“近来难得给别人看,却不好好回礼的家伙,可是越来越多了。”

“这回礼,还请您不要担心。”美国人毫不怜惜地将一张三百美元的支票扔到了老婆婆的面前,“先收了这个吧。若是你的占卜应验了,那个时候再另作酬谢。”

老婆婆一看到那三百美元的支票,立刻态度便热情了起来:“拿了这么多,反叫我不好意思了。那,你到底又要问什么?”

“我想让您看的是……”美国人叼着烟,脸上浮现出狡诈的微笑,“究竟日美战争,什么时候会开始呢。只要先知道了这个,我们商人便可以提前准备,大赚一笔啊。”

“那还请你明日再来吧。在那之前我会将占卜的结果准备好的。”

“好。那还请您记得了。”

印度老婆婆得意地转过身去:“我的占卜,五十年来从未出过错。毕竟这是我火神阿耆尼亲口告诉我的。”

美国人回去后,老婆婆走到另一间房的门口,“惠莲、惠莲”地喊了两声。随后,一个美丽的中国女孩应声而出,但却不知经历过何等苦难,这女子丰润的脸颊,却如同蜡色。

“怎么拖拖拉拉的?你可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肯定又在厨房偷懒打瞌睡了吧?”

惠莲无论她如何斥骂,不过是垂头默然。

“听好了。今晚你要久违地又侍奉火神阿耆尼,记住了。”

女子对着婆婆那黝黑的面孔,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今晚吗?”

“今晚十二点。懂了吗?可别忘了。”印度老婆婆如同威胁一般,举起了手指,“若是你再像上回那般,让我操心,这次我定要了你的命。你这条命,只要想杀,比勒死只小鸡还要……”

老婆婆正说着,忽然皱起了眉头。再看那惠莲,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窗边,透过那光线正好的玻璃窗子,寂寥地眺望着往来的行人。

“你在看什么呢?”

惠莲的脸色愈发苍白,又一次看向婆婆。

“好啊,好,你又这么嘲弄我,看来你是还没尝够苦头。”

老婆婆怒目圆睁,举起了身边的扫帚。

正好在这个时候,有谁在门外粗暴地敲起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天约莫同样的时候,在这屋外有一个年轻的日本人经过。也不知为何,他从二楼的窗户中看了一眼那中国女子的面孔,便呆在原地,止步不前。

此时有一个中国的中年人力车夫经过,日本人向那车夫问道:“喂,喂,你知道那屋子的二楼住着什么人吗?”

那中国人只是那么握着舵棒,抬头看去:“你是说那间屋子?那里住着个印度的老太婆。”他有些不快地答罢,便匆匆就要离开。

“等、等等。那那个老婆婆,是做什么生意的吗?”

“是占卜师。不过,这附近都风传,好像还能用什么魔法。总之,要是你惜命,劝你别去她那里。”

那车夫走后,日本人抱着手臂,考虑了一阵,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似的,快步走到那屋里去。正在这时,他忽然听见老婆婆的斥骂声与中国女子的哭声。他听了这声音,更是三两步并作一步,冲上昏暗的台阶,然后用力敲响了婆婆的房门。

门很快就开了。但他进屋一看,那里却只站着一个老婆婆,那女子不知是不是被藏在了里屋,丝毫不见踪影。

“有何贵干?”

老婆婆多疑地窥视着他的面庞。

“你是占卜师吧?”

日本人就那么抱着手臂,反狠狠瞪着她。

“正是。”

“那我的来意,想必你不听也能够明白吧?我也是为一见你的占卜而来。”

“你想来看什么?”

老婆婆好像愈发怀疑,窥视着他的神色。

“我主人的小姐在去年春天下落不明。我想让你看看。”日本人一字一句,落地有声地说道。

“我主人是香港的日本领事,小姐名叫妙子。我是一个名叫远藤的书生——怎么样?小姐如今身在何处?”远藤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将手伸入上衣的内口袋里,拔出一把手枪来,“会不会就在这附近呢?根据香港警察局的调查,拐走小姐的大约也是一个印度人,但你若是包庇,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但那个老婆婆,面上却毫无惧色,反而那唇角勾起了一道嘲讽的微笑。

“你在说什么呢?你所说的小姐,我从未见过。”

“说谎。方才我从那窗外看到了一个女子,确确实实就是小姐妙子。”远藤单手握着手枪,另一只手指向了一旁的房门。

“你若固执己见的话,那我便将那里的中国人带过来吧。”

“她是我的养女。”

婆婆还是那一副嘲讽般的笑容。

“是不是养女,一眼便能够明白了。你若不将她带来,我也会过去看的。”

远藤向那房间踏去一步,那个老婆婆便忽地站到了门口,堵住他的去路。

“这里是我家。怎么容得你个外人入内。”

“退下,若不退,我便杀了你。”远藤举起手枪。不,准备举起手枪。但在那个时候,只听如同乌鸦啼叫般的声音响起,如同电光火石般,那婆婆便将他的手枪从他手中打落下来。这么一来,勇敢如远藤,也没了胆量。他一愣,随后有些茫然地环顾了四周,终于鼓起勇气,一边骂着老婆婆“魔法师”,一边如同老虎一般冲向了她。

但,老婆婆也绝非常人,不仅快速闪身避开,还将扫帚抓起,扫起地上的尘土,向那就要抓住她的远藤脸上而去。只见那尘土如同火花一般,在远藤的双眼、嘴巴,在他的脸上烧了起来。

远藤难以忍受,一边受火花旋风的追击,一边摔出门外逃走了。

 

当晚将近十二点的时候,远藤独自一人站在老婆婆家门前,颇显不甘地凝望着二楼的那扇玻璃窗户。

“好不容易找到了小姐的所在,绝不能无功而返。干脆报警……不,不,中国警察的无用,在香港也早有所闻。万一这一回也让她逃脱,想再找到又是难事。但对那魔女,手枪却又不起作用……”

远藤正想到这里,忽然看到那二楼的窗户那里,落下来一张纸片。

“嗯?有纸片落下来……难道是小姐的信吗?”

远藤这么喃喃着,拾起纸片,悄悄打开藏着的手电筒,在那道圆形的灯光下照亮来看。果然那纸片上,写着淡淡铅笔字,那正是妙子的笔迹。

 

“远藤。这家中的老婆婆,是个可怕的魔女。经常在深夜中,让一个名叫阿耆尼的印度神附在我的身上。我在被那神灵附身期间,就如同死去了一般,所以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听婆婆说,阿耆尼神借我之口,会做出许多预言。今晚十二点,婆婆又让阿耆尼神来附身我。平时我总是不知不觉便失去意识,今夜我要趁着还没有失去意识的时候,故意装作中了魔法的样子,随后说若是不将我还给父亲,那么阿耆尼神便会取婆婆的性命。婆婆最害怕阿耆尼神了,所以听了这句话,必定会将我还回去吧。还请明早再来到此地一次。除此计策外,想要逃出婆婆的手掌心,已别无他法。再见。”

 

远藤读完了这封信,掏出怀表一看,上面显示着现在距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差不多到时间了,对手是那个魔女,小姐还是一个孩子,若是时运不济……”

远藤的话还没有说完,魔法便已经开始。一直以来都还算明亮的二楼的窗户,忽然变得昏暗了起来。同时,一股几乎能够渗入那地上石板的奇妙香味不知从哪里静静地飘了过来。

 

此时那个印度老婆婆,在灭去煤油灯的二楼房间里,将魔法书摊在桌上,频频吟唱着咒语。书上的文字在香炉的火光明暗之中,悄悄飘浮了起来。

惠莲——不,穿着中国服饰的妙子比婆婆还要担心,她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方才扔下窗子的那封信,是否在远藤的手中了呢?那个时候往来的人影,看过去确实是远藤,但是若是看错了呢?妙子这么想着,便觉得坐立不安。但如今若是分神,令婆婆发觉了自己的不安,那么自己逃离的计划,想必会被这可怕的魔女发觉吧。故而妙子拼命地将颤抖着的两手交叠,假装成阿耆尼神将要来附身了的样子。

婆婆吟唱着咒文,又绕着妙子,开始了各种动作。有时站在面前,两手在左右举起展示;有时站在身后,就像要蒙住她的眼睛一般,将手举到妙子的额头上。若是此时有能从屋外看到这婆婆的样子,那肯定会觉得她像是大蝙蝠或别的什么,正准备扑进那苍白的香炉火光中吧。

而身在其中的妙子则一如既往,渐渐觉得困倦。但若是睡着了,难得的计策便无法实现。并且这次若是失败,那么回到父亲身边的机会,想必没有第二次了。

“日本的神明们,还请保佑我不要睡着,守护我吧。为了能够至少再看父亲一面,我宁愿立刻就死去作为代价。日本的神明们,还请让我骗过婆婆,助我一臂之力吧。”

妙子在心中就这么虔诚地祈祷了许多次。但是睡意只是渐渐袭来,同时妙子的耳边,响起了如同铜锣敲响般的音乐声,大约是神就要降临。这是阿耆尼神每一次降临人世,都要听到的声音。

这么一来,即使再怎么忍住睡意,也无法保持清醒了。如今眼前香炉中的火光、印度的老太婆的身姿,都如同一个将要远去的噩梦,渐渐消失。

“阿耆尼神,阿耆尼神,还请听听我的祈求。”

终于那个魔女伏倒在地上,发出沙哑的声音,妙子则坐在椅子上,几乎不知是生是死,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昏睡之中。

 

妙子,当然,就连婆婆也定不会看到施法后的景象。但实际上,屋外还有一个男人,正从门的锁孔之中,窥视着这一切。那究竟是谁呢?不必说,自然是书生远藤。

远藤读了妙子的信,一时之间坐立不安,想要就这么等到天明。但考虑到小姐的安全,他却无法就这么按兵不动。于是终于如同贼人一般,悄悄浅入了家中,快速来到二楼的门口,从方才开始,便将一切看在眼中。

虽说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毕竟是从锁孔之中窥视,再加上屋内沐浴着苍白香炉的火光,才终于能从正面看到妙子那面如死灰的面庞。除此之外还有桌子、魔法书、伏在地上的婆婆,几乎入不了远藤的眼睛。但婆婆沙哑的声音,却如同触手可及一般清晰可闻。

“阿耆尼神,阿耆尼神,还请听我一言。”

婆婆正这么说着,本来就那么坐着,看上去连呼吸都已经没有了的妙子,忽然就那么闭着眼睛,说起话来。而且那声音绝非妙子那样少女的声音,而是一个粗暴的男声。

“不,我不听你的愿望。你总是违背我的神谕,坏事做绝。我今夜已经决定要舍弃你。不,不止如此,我还要惩罚你的恶行。”

婆婆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只能听见喘息的声音。但,妙子却并不等她的牢骚,继续说道:“你从可怜的父亲手中,将这位女孩盗来,若是惜命,不要等到明日,就在今晚,立刻将女孩返还。”

远藤就那么将眼睛对着锁孔,等待着婆婆的回答。随后婆婆却出乎意料,发出了令人憎恶的笑声,忽然冲到了妙子的面前。

“别再嘲弄我了!你以为我是谁,我还没有老到会被你所骗呢!快些将你还给父亲?又不是警察局的人,阿耆尼神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

婆婆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刀,就那么刺向闭着眼睛的妙子面前。

“来,说实话吧。你这不是正在浪费阿耆尼神的声音和神姿吗?”

一直窥探着情形的远藤自然不知道妙子实际上已经昏睡过去。故而他见此情景,觉得计谋就要暴露,心惊胆战。但妙子却一动不动地还是合着眼,用嘲笑般的语气答道:“你死期已近。我的声音在你听来,是人类的声音。但我的声音虽低,却是燃烧在天上的火焰之声。你不明白吗?若是不明白,那便随你吧。我只是问你,是想要立刻将这女孩返还,还是要违背我的命令——”

婆婆一阵犹豫。但,她又忽然鼓起了勇气,一只手握着刀,另一只手抓着妙子的衣领,慢慢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你这个魔头。还想一意孤行呢。好吧,好吧,那就按照约定,让我来了结了你!”

婆婆抬手挥刀,在这千钧一发、妙子就要丧命之际,远藤赶忙起身,想要强行打开那扇被锁着的门。但那扇门却无论是推、是敲,即使是将手都磨破了,也怎么都打不开。

 

从那屋内的昏暗之中,传出了一声喊叫。随后响起了人倒在地上的声音。远藤几乎像个疯子般喊叫着妙子的名字,一边将全身的气力攒在肩上,不断撞着屋门。

木板破裂的声音、门锁被撞飞的声音……屋门终于被撞开了。但最重要的屋内,却还是只燃着香炉那苍白的火光,仿佛毫无人气般寂静。

远藤寻着火光,摸索着在那周边寻找。

随后,他忽然看见的,果然是就那么坐在椅子上,如同死人的妙子。此时不知何故,远藤觉得她仿佛头顶泛着微光,令人觉得庄严肃穆。

“小姐,小姐。”

远藤走向那椅子,在妙子的耳边拼命呼喊着。但是,她的眼睛却还是闭着,也不发一言。

“小姐。醒醒啊,我是远藤。”

妙子终于如梦初醒一般,微微睁开双眼。

“远藤?”

“是啊。我是远藤。已经没事了,还请安心吧。来,我们快些逃走吧。”

妙子还像尚在梦中一般,轻声说道:“计划失败了。我一不小心睡着了……请原谅我吧。”

“计划败露不是你的错。你与和我约定的一样,假装被阿耆尼神附身了不是吗?你做的很好。来,我们快走吧。”远藤匆忙从椅子上将妙子抱了起来。

“什么,骗人。我睡着了呀。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妙子靠在远藤的胸前,喃喃道,“计划失败了。我逃不走了。”

“才没有这回事呢。和我一起来吧。这次要是失败了,可不得了了。”

“不是还有婆婆吗?”

“婆婆?”

远藤又环视了一遍房间,桌上还如方才一样,放着摊开的魔法书,但桌下仰面朝天倒着的,正是那个印度老婆婆。她意外地将自己的刀子插进自己的胸膛,死在血泊之中。

“婆婆怎么了?”

“已经死了。”

妙子抬头看着远藤,皱起了美丽的眉头。

“我什么也不知道。是远藤,是你杀死了婆婆吗?”

远藤看着老婆婆的尸体,又看向妙子的脸。今晚的计策失败了,但是老婆婆却死了,妙子也平安归来。命运之力的不可思议之处,远藤在那个瞬间终于明白了。

“并不是我杀了她。杀了她的,是今夜来到此地的阿耆尼神。”远藤就那么抱着妙子,庄重地呢喃。

 

 

 

___________________

恐有错漏。

 

原文名《アグニの神》,对照的原文来自青空文库

 

·萩原朔太郎】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 我因吃惊而反问。自杀??这怎么可能呢。但不可思议的是,这消息的根源,却令人感到了不能否定的确实性。以防万一,我更让女佣替我拿来报纸。但在我还未看到报纸时,便已处于本能的异常直觉,断定这变故...
·萩原朔太郎】死(下)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10 ,对我而言终成了不可解的谜团,或者说已成了神秘的人物。他充满了“关怀”与友情,既是值得敬爱仰慕人,却又同时令人感到是个冷酷又坏心眼的人。最为不可解的,便是他一方面...
·萩原朔太郎】追忆 #日本文学 #翻译
的一元书。然后我实在慨然而叹,发觉过去自己对的一切观点,几乎都不过是浅薄皮相的邪见。其实是一位比我所想的,更加更加值得崇敬、值得爱慕的文学者。 令我最为惊叹的,便是他通过自己的诸多作品...
·】兄长般的感觉 ——对菊池宽氏的印象—— #翻译 #日本文学
) 底本:「大の水・追憶・本所両国 現代日本のエッセイ」講談社文芸文庫、講談社     1995(平成7)年1月10日第1刷発行 底本の親本:「全集 第一~九、一二巻」岩波書店...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の死」
。尽管如此,我依旧在着通过作品去理解“真正的君”、去看到“作为诗人的君”。我关注着每月杂志中君的作品。但得到的结果是令我不满的。作品中所展现出的,依旧是那个冷静的“理智的人”,是脑中...
·正宗白鸟】编集者今昔 #日本文学 #翻译
这位大正时期的作家,究竟有多么杰出、多么富有人性化的妙味,那些传闻已经如同泽山上的云一般多了。我也与见过数次面,感觉与那位才人会话十分幸福和光荣,但和现在传闻中的几乎丝毫没有共同点...
·二叶亭四迷】露都杂记 #日本文学 #翻译
格莱等地则是闻所未闻,这也是古今的奇闻。 像这样的奇闻还很多,不,该说这地上四处都是奇闻,总令人一不小心就会踩中,其中奇中奇的,便是这持旗行列竟然大张旗鼓地前往表彰战胜名誉的社之类的地方后,竟然...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の小斷想」
式的切分;而另一些人则反对,惊叹于由其中奇妙而难解的神秘谜团所散发出的、一种令人难以捕捉的凄怆鬼气。(山岸外史君的著作《》中,便就文学的神秘性,阐述了新的独创性批判...
初遇的时刻(文野乙女)(含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文豪野犬乙女向 #男×你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乙女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     太宰治   你和他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你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堀辰雄】在高原 #日本文学 #翻译
强行制止他们。这种事情我在这个夏天,也已见过两三次了。     原文:青空文库《高原にて》(堀辰雄) 初出:「全集 第一巻月報」岩波書店    1934(昭和9)年10月15日   人名真的...
·菊池宽】关于《小学生全集》 #翻译 #日本文学
原作者:硯蓮   正如诸位在新闻广告中所得知,本次我甚至乞得的援助,成为了本次《小学生全集》的编辑。 曾经,我编辑过《小学童话读本》。精选清新健全的童话,以供作为儿童读物用。耗时将近两年的岁月...
·中里山】“峠”字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峠”字是日本的国字。日本代起便有了特殊的日本文字,但并无史料可以确证。人文史上日本的文字是从中国传来的,一般称其为汉字,而日本所创制的文字被称为平假名、片假名,所以这么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