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历/历生日24h】Langa和Snow抢Reki? #无限滑板 #南屿花开 喜屋武历生贺24h #兰暦

sodasinei 2021-12-29

by/ 精神病院医生阿榭

 

南屿花开 20:20

灵感来源于《LRSR》这个本子的名字,来源过程大概是以下:

LRSR?这应该是Langa Reki 和Snow Reki 的意思,诶等等,Langa Reki,Snow Reki,Langa 和Snow抢Reki!

我发誓这绝不是什么我个人的xp只是觉得两个兰加历一定很开心,历的生日就要让历开心对吧,嗯没错,就是这样。

驰河兰加是正常世界线17岁的兰加,馳河蘭加是长大后27的兰加。

虽然标题是那样但其实内容非常的纯爱?

含有一些个人对于剧情和人物的理解

ooc有,提前致个歉

 

驰河兰加觉得喜屋武历最近不对劲。

已经放了暑假,按理说他们俩应该整天腻在一起,前一个月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但最近的喜屋武历不对劲。

最近驰河兰加和他一起滑滑板的时候,喜屋武历都时刻关注着自己的手机,心不在焉的,好几次还差点摔倒了。

而且走的也很早,驰河兰加想,明明以前都会陪我到很晚的。

驰河兰加有一种被恋人抛弃了的感觉。

狗狗生气.JPG

8月5日,天气晴,适合和历一起滑滑板。驰河兰加整装待发,在踏出家门前的那一刻,喜屋武历给他发来了短信。

“抱歉啊兰加,我今天有点急事可能来不了了。”

驰河兰加忍无可忍。

驰河兰加拿出手机,点开了与备注名为“历的妹妹”的 聊天界面,打字道:“你知道历最近在干什么吗?”

他有月日的好友单纯只是个意外,那天历的手机没电了就那月日的给兰加发了信息,就这样加上了好友,当时驰河兰加可没想到现在能够派上用场。

月日不就便回复了他,“哥哥没和你一起滑滑板吗?我明明看见他出门了呀。”

驰河兰加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兰加君最好还是要小心一点哦,连我都看出来了哥哥最近不对劲,说不定有了别的男人呢?”

“不可能的,历不可能去找别人!”

“为什么?”

“因为他是历。”

“……”另一边的月日沉默了,这到底是什么理由还是说是什么男友滤镜啊!

“那哥哥最近是在干什么呢?这几天他回来的可晚了。”

“但是历很早就和我说要回家了啊。”

聊天界面安静了许久,几分钟后,月日将内心的千思万想浓入到一句话里。

“兰加君,保重。”

驰河兰加不高兴了,非常不高兴,连吃饭也哄不好的那种。

驰河菜菜子看着兰加在那里不停地咬筷子,眼神空洞,跟当初和历吵架时没什么两样。

“啊,兰加,今天过得怎么样啊?”驰河菜菜子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尝试打开话题。

“不好。”

完了这孩子就回答我这么两个字难不成是想拒绝沟通封闭自我当初和那个叫历的孩子吵架时也是这样失神但当时他起码还好主动和我谈心但现在他完全没有想说的念头啊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看起来还挺开心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啊话说前几天兰加晚上回来时好像也不是很开心回来的时间好像也早了一点啊我当初怎么就没有注意到驰河菜菜子你这还是不是个合格的母亲啦冷静我必须采取行动不能让儿子再继续这样了不过兰加不高兴的原因是什么啊?

怎么办啊,奥利弗!

“妈妈。”驰河兰加放下筷子,开口道。

“是!”驰河菜菜子瞬间从刚刚的头脑风暴中回来,进入新一轮的神经紧张。

“我最近,有做错什么吗?历最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每次走得也很早,和我说要回家但实际并没有,而且今天我还没有见到历……”

来了,为儿子的恋情排忧解难的时候!

“我不知道历最近在干什么,但历很明显不想让我知道,可我还是很好奇,好奇到底是什么让历不理我。”

驰河菜菜子笑了笑,“既然很好奇的话,那就大胆去吧,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做了永远比没做好,而且说不定兰加会收获意外的惊喜哟。”

意外是很意外,但,貌似不是惊喜。

8月6日,天气晴,驰河兰加做好准备,踏上了前往喜屋武历家的路上。

但在他还没到达喜屋武历家时,就在路边的一个小公园,他停下了脚步。

他看见了穿着恐龙服的历,和另外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

“总之就是这样啦,这几天你好好躲着,知道吗?”他听见喜屋武历这么说。

把话交代完的历转过身,准备去找兰加,然后他发现,不用找了,驰河兰加就在他身后。

驰河兰加就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是,那个,兰加你听我解释啊!”喜屋武历整个人被吓得直接炸毛,双手在驰河兰加脸前挥动,但驰河兰加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眼看驰河兰加整个人都快爆炸了,历更加着急,往兰加身边凑,然后措不及防地被兰加一把抓住,拉到身后。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和喜屋武历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起身了,他走过来,摘下帽子和口罩。

在驰河兰加看见那人正脸的那一刻,他体会到了母亲说的意外,但惊喜并没有,是惊吓。

三人坐在喜屋武历的房间,六目对视,但始终无一人开口。

驰河兰加盯着那个男人很久了,确实,这个男人除了眉目更加成熟以及比自己高些外,都与自己一模一样,说是未来的自己也确实没什么不对,但除此之外,最让兰加信服的,还是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上面刻的是:Reki Kyan 。

兰加并不喜欢这个不速之客,尽管那个人是自己,虽然是未来的自己。但他左手无名指的那枚戒指让兰加心动,因为这说明多年之后他仍和历在一起,还跟历结婚了。

虽然因为未来的自己,历这几天都不怎么陪着他,但那枚戒指足以弥补他这几天的失落。

最终还是驰河兰加先开了口:“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回到我们现在这个时候?”

馳河蘭加摇了摇头,“我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历家里了,不过不用担心,过几天我就会回去了。所以啊,十年后的7月31日要做好准备,把接下来一星期的事都安排好……”

“所以你还要在这里再待两天?”喜屋武历说,“那我之前问你你为什么跟我说不知道?”

“因为我这样历就会因为这种不确定性而陪着我啊,历不在我身边的话可无聊了。”

“那你不考虑一下十年前的自己的感受吗?”

“我十年前遭的罪,现在当然要拿到点补偿啊。而且我过的也没有好到哪去,历的家里有人不能让妈妈看见,我的身份证也用不了不能住酒店,都只能露宿街头……”蘭加发动了他十年未变的技能,底下头,把并不存在的狗狗耳朵也给耷拉下去,对着历撒娇到:“睡在大街上真的很冷啊,也很黑,还会有奇怪的声音,就是这样我才会让历多陪我一会的……”

喜屋武历招架不住,正想安慰他,但驰河兰加却突然说话。

“现在是夏天而且冲绳的晚上根本冷不到哪去和加拿大那边比起来温度高的不是一点半点而且难不成你是越长却倒退了吗我根本就不怕黑也不怕鬼的。”

喜屋武历惊了,这是他在除了和好跟告白以外唯一一次听到驰河兰加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而且语速还这么快。

兰加,你ooc啦!

“今天妈妈她们不在家,兰加可以在这里住一晚。”

“真的吗?”两个兰加异口同声道,说完他们又对视一眼,再次异口同声道:“历说的是哪个兰加?”

喜屋武历:“……”有一瞬间他想把两个兰加都丢出去。

驰河兰加很不高兴,为什么?因为有人和他一起分喜屋武历,尽管那个人是未来的自己,但驰河兰加还是十分不满。

为什么他还要待两天嘛。

驰河兰加点开日历,巴不得现在就跳到8月8日。驰河兰加放下手机,望着正在厨房做午饭的喜屋武历。坐在另一边的馳河蘭加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起身挡在他前面。

驰河兰加抬起头看向未来的自己,“有什么事?”

“想做就去做,不要光看着。”馳河蘭加对他说,“昨天妈妈才和你说过吧。”

“十年了你都还记得?”

“十年前的我在一切回归正规后立马拿了张纸把注意事项写了下来,现在都还背得。”

“啊,看来接下来的两天还有很多事啊。”驰河兰加说完后,起身绕开馳河蘭加,走进厨房。

厨房外的馳河蘭加笑了笑,走进了历的卧室。

“Reki。”驰河兰加从身后抱住喜屋武历,把头埋在他的肩上。

“怎么了兰加,我正做饭呢。”喜屋武历稍稍把头往另一边偏了一下,“马上就好了,兰加可以先去外面等着。”

“不要。”驰河兰加说道,他搂得更紧了,在历的脖子边蹭着。“我现在就只想抱着历。”

“呐,真拿你没办法。”喜屋武历推脱了一下,最后还是任由兰加了。

“历真的好容易心软啊!”

“才没有啦!”

历的味道很好闻,驰河兰加想,为什么呢?历是可爱的,是诱人的,是驰河兰加向往的,他想一直抱着历。

这种想法很早之前就出现了。

和爱抱梦比赛时,在他越过终点线的那一刻,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在终点线前的那一小段路程,驰河兰加的精神紧绷着,但在约过终点线的那一刻,看到历笑容的那一刻,驰河兰加下意识就放松了起来,当时他其实并不知道比赛的结果,但是历在终点等他,这就够了。

他至今仍记得和乔的两场比赛,第一场的淘汰赛结束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以往心脏跳动的感觉,为什么呢?

在单独与乔的那场比赛中,明明连背影都看不到了,但自己仍未燃起斗志,当时有很多压自己赢的人在喊着:“振作起来啊,Snow,我可是赌你赢的!”但自己还是无动于衷,“我在这里是干嘛的来着?”周边景物变换的速度越来越慢,似乎快要静止,直到喜屋武历的出现。

在听到喜屋武历的呼唤时,心脏狂跳不已的感觉再次出现。

历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驰河兰加想。

喜屋武历拍了拍他,“好了兰加,先放开一下,该吃饭了。”

看着喜屋武历温柔的眼神和笑容,驰河兰加想,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历把菜都端出来,向四周看了看,“兰加,你有看见大兰加在哪里吗?”

“我去找找。”驰河兰加回答道,随后向房里面走去。

他走到喜屋武历的房间,果然发现了馳河蘭加,“你在看什么?”他看见馳河蘭加正在翻阅一些东西。

馳河蘭加把一个信封递给他,“喏,看看。”

驰河兰加接过那封信,打开后信的第一行就让他怀疑自己的眼睛。

上面赫然写着:给兰加。

馳河蘭加拍了拍他的肩,“自己好好看一下。”随后便走了出去。

信上的字迹驰河兰加认得出来,是喜屋武历的,他很喜欢喜屋武历的字迹,虽然历常说自己的字写得不好。

但这封情书上的字写得很认真,是一笔一画写上去的,有的地方顿笔很明显,很显然写信人在写这封信时思考得很认真。

驰河兰加在这封信中看见了一个自己十分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喜屋武历。

“给兰加。

兰加,还记得我们初遇时的情景吗?你站在讲台上,老师让你做自我介绍,于是你就说出了‘我叫驰河兰加,我来自加拿大’这样的话。然后你就坐在了我旁边。当时我还在想,这个转学生是不是不会日语啊?你坐下后,明明是有看我一眼的,怎么放学后就认不得了呢?我还记得你当时一直在盯着我的滑板看,那时我就觉得,我的一个机会来了,一个拥有朋友的机会。

别看我似乎和谁都很熟的样子,但事实上在你之前我并没有几个朋友,同学们把我当不良少年,他们觉得滑板很危险,所以我几乎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滑。这么说起来,你还是我的第一个推销对象呢。现在想起你第一次上板的样子还是很想笑,连一厘米都没有前进。当然,后来你真的进步了很多啊,放心,我已经不会再对此感到自卑了,毕竟我滑滑板是为了快乐啊,跟何况是与你的滑板,那是无限的啊。

我为了给你做示范而豚跳跳过你时,你的那个表情,我很喜欢,真的。

当然啦,你把脚用绷带缠在滑板上那一幕我并不喜欢,当时我可不知道你滑了十五年滑雪板啊!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但是兰加的滑行,是真的很帅啊,尤其是最后那一幕,你做出Backside rodeo。

那时,我确实看到了,在这冲绳之地飘落的,白雪。

冲绳是飘雪不落之地,但你却是在这飘落的白雪,你带我看到了一个更高的世界。

不过你后来的滑行倒是很真实,继续缠胶带,然后摔倒了,千万记住别这样,小命都差点没了。不过就算这样你也愿意继续入坑滑板,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陪我一起。

看着你一次又一次地摔板,我感到很熟悉,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把你当成了世界的的另一个我。简直和我刚入坑时一模一样,明明摔得很惨,却越摔越想滑。还有你第一次完成豚跳时,简直也和我一模一样,初次完成豚跳时的样子我虽然没看到,但不想也知道,你一定是笑着的,就跟我一样。

我还记得最开始你好像不太喜欢我那个雪怪涂鸦,但这确实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看起来很冷漠其实事实上想法还很多。我很高兴这块滑板给了你帮助,以及在那时唤醒了你。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你融入到了我的生活中,我已习惯与你的一切,你也逐渐进步。对了兰加,虽然现在我已经不介意了,但是,爱抱梦的脑子确实不正常,最好还是不要和他接触,知道吗?

你和爱抱梦的第一次对决我真的很担心,我之前的那个朋友就是这样,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放弃了滑板。你是我在此之后找到的第一个一起滑滑板的朋友,我真的不想再回到一个人的滑板。所以啊,那次上课我就梦到了你受了伤,当时那个场面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尴尬。不过无论我怎么劝你都不听,所以我就告诉了你关于我朋友的故事,而你说,‘我就算受了伤,也不会放弃滑板。’

那时的我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很轻松,因为我相信兰加。

还有温泉旅行那次啊,我差点就从滑板上摔下去了,是兰加拉住了我,不过兰加,你到底是怎么学会这个的啊,这姿势也太奇怪了!

兰加,还记得桥墩上的那颗星星吗?我曾经在放学后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触碰它,但全都失败了,那天下雨了,回家时,就看见你站在路上。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为什么你们能够乐在其中,我真的不懂啊!’当时我这么对你说。

你飞得越来越高了,我够不到了,当时我想,我已经不配和你一起滑了。到后来我才发现,有才能又怎样,很厉害有怎样,兰加一直是兰加,这一点不会改变。我当初离开,是想让你好好地滑下去,但我错了,你和乔的对决中,面对那时被甩开很长距离也不为所动的你,我逐渐发现,是我错了。

我大声喊出了你的名字,我不想你一直这样低落。旁边的人问我,‘你是Snow的后援团吗?’,我愣住了,当时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想让我成为后援,但在你赢得比赛后,我终于发现,我是想踩着滑板与你并肩同行。

你的腾空又高又美,就像飘舞的雪花一样。

我逐渐想起了自己滑滑板的初衷,就是为了快乐,而和兰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

那晚我回到家,听到月日说你来了,还拿走了我的滑板时,我真正地找回了自我。

很少见得啊,兰加那晚说了这么多话,还都那么难以为情。不过,兰加说的话我都有同感,我也想和兰加无限地滑下去,无限地在一起。

好了兰加,写到这就差不多了,虽然我想和你说的话还有很多,但更多的话我想和你当面说。

兰加,明天中午天台见。

喜屋武历

6月6日” 

“大兰加,兰加怎么还没出来,他干什么去了?”

“没事,他马上就出来了。”馳河蘭加如此说道,随后淡定地坐下来。

“真奇怪啊,吃饭的话兰加从来都不会迟啊。”喜屋武历一边说着一边向里面走。

在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时,一个不明物体忽然向喜屋武历扑来。

“啊,兰加干嘛啊,怎么突然就扑过来了?”看清面前的人是驰河兰加后,喜屋武历问道。驰河兰加现在正紧紧搂着他。

“Reki!”驰河兰加说,他看向喜屋武历的眼睛,就这样一直盯着。

“兰加这是怎么了?”喜屋武历受不了驰河兰加这样,用手把他的脸轻轻推开。

“Reki!”驰河兰加继续重复着,“我喜欢历,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想一直待在历身边,想每时每刻都在历身边!”

“你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忽然间这么说了……”

“Reki……”驰河兰加继续盯着他。

“好了,吃饭去吧。”喜屋武历招架不住,亲了亲他的脸颊。但驰河兰加仍然没有动,“历,真的,很棒!”驰河兰加继续说。

望着面前的两人,馳河蘭加笑了笑,随后吃起了喜屋武历做的五人份的饭。

在此后的十年,历也是这样的啊,每次都做给他两人份的饭,知道他饭量大,历也从没有嫌弃,有一年他生日,历特地向驰河菜菜子询问了许多自己爱吃的菜的做法。

对了,说到生日 ,馳河蘭加想,后天就是历的生日了呢。说起来还是挺怀念那时历的表情啊。

“大兰加,你知道兰加那里去了吗?”第二天早上,喜屋武历睁开眼,却没找到驰河兰加的身影,“明明昨晚都还是抱着我睡的啊......”喜屋武历嘀咕着。

“他啊,去准备了。”

“准备什么?”

“秘密。”

“兰加怎么老喜欢卖关子啊!”喜屋武历抱怨道,“算了,兰加早上想吃什么?”

“Reki。”

“给我好好说话啊!”

吃完早饭,馳河蘭加准备出门。

“兰加这是要去干嘛?妈妈她们要下午才回来啊。”

“我也要跟着去准备啊。”

“啊?”

“对了,差点忘了。”馳河蘭加走到喜屋武历面前,低头亲了亲他,“早安,goodbye。”随后便出了门,留下喜屋武历一人在原地愣着。

“诶,刚刚那个,算是早安吻吗?”喜屋武历想,“每天早上都这样也太羞耻了吧!”

虽说内心还是感到了一丝甜蜜,但历还是如果每天都这样还是要表示拒绝的,当然,他不知道,未来十年里langa还是成功做到了“只要历在身边那么就一定会有早安吻”这件事,而且其本人的毅力让人有理由相信他很能把这事再坚持好几个十年。

下午月日回家时看到了放在玄关处的信,信封上写着,“给历”。“哥哥,兰加君给你写情书了,快来看看。”

历跑过来一把夺过,“才不是情书啦!”

“哥哥之前不也给兰加君写过情书吗,说不定他的回信?”

“根本不可能啦!”

“为什么,虽然我觉得以兰加君的性子确实更喜欢有话当面说,但是既然哥哥写给他了那回信也不是不可能啊?”

“不用管啦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因为我根本就没来得及送出去嘛,喜屋武历想,我刚准备把信偷偷塞到兰加书包里兰加就把我叫到天台上去了,还把我想说的话全部都抢完了......

“不过哥哥最好还是要好好回,这几天兰加君可担心了,因为你最近的行踪可疑!”

历不太好向月日解释,只能敷衍道:“才没有,一直都在陪兰加的好吧!”

不过,他确实说的是实话。

回到自己的房间,喜屋武历拆开那封信,里面只有一句话,“历,明天中午天台见。”

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喜屋武历想,不过……兰加,现在明明是暑假为什么非要去学校天台啊!

“没问题吗?”驰河兰加说。

“没问题的。”馳河蘭加答。

“不过……现在是暑假,却要到学校天台去,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来自驰河兰加的疑惑.jpg

“不会。”

来自馳河蘭加的自信.jpg

“好吧。”

8月8日,中午12点12分。喜屋武历来到学校后的一堵矮矮的墙,四处张望,确定附近没有人后小心翼翼地翻了进来。

这堵墙是喜屋武历之前偶然发现的,从这翻进去要比从正门进去更快,而且还没有监控,以前快迟到时喜屋武历就会从这翻进去。但是自从遇见驰河兰加后他就再也没有翻过这堵墙了,因为他会早早起床,和驰河兰加一起,滑着滑板,悠闲惬意地前往学校。

8月8日,中午12点17分,喜屋武历来到天台。

正午的阳光十分刺眼,让喜屋武历遮住自己的眼睛,天台上仍空无一人。

当喜屋武历稍微适应了刺眼的光线后,他把手拿开,一转过头,秒针转向12。

8月8日,中午12点18分。驰河兰加就站在喜屋武历身后。

“Reki,生日快乐。”

还没等喜屋武历回答他,驰河兰加又开口了。

“Reki,真的,很好。

我最开始遇见历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最初,我以为历和我在过去十七年认识的除了父母之外的人一样,都是过客。

我在教室看到你的第一眼,只是觉得,‘这个人的表情很unique’,随后便将一切抛之脑后,所以历在放学后叫我时我才会没印象。我在加拿大那边也是这样,不去记他人的名字,因为我和他们基本不会有交往。历是第一个例外,也是唯一一个例外。

我很庆幸那天历让我尝试滑滑板,也很庆幸冈店长让我去打工,也很谢谢历那时送错了滑板!

等等只是开个玩笑,历先别动!

我在那次和暗影的滑行中找回了滑雪时的感觉,最开始我就是因为这样才开始滑滑板,直到历告诉我,滑板是无限的。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也许是从那时起就对历动心了。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说过啊,‘无限’这个词。

在一次又一次的滑行中,我感受到了快乐,有一次我出门前,父亲的照片倒了,我把它放好后,对父亲说,‘不用担心,我现在很享受滑板。’我还说了,‘这是为什么呢’,直到后来我才知道。

我这个人真的很迟钝,滑板的事是,历的事也是,如果我能早点察觉到就好了,历的心情。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就好了,为什么我这么喜欢滑板。我喜欢的不仅仅是滑板,而是与你一起的滑板。

明明我早就意识到了啊,历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从那次去宫古岛时就意识到了啊。在船上,在历一直盯着那个女孩子看时,我内心真的非常不舒服,‘历怎么可以看向别人’,当这个想法从我心中出现时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我趁历没注意的时候悄悄上网搜了一下,网上说这种想法叫‘吃醋’,还说这种想法其实并不只限于恋人,友人之间也会有。

‘我对历的吃醋,是友人还是恋人呢?’我想,后来在沙滩上,历突然就向我扑过来,当时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内心忽然出现了urge。我反应过来配合历时,历正看向暗影,实也站起来后,历转过头,当历看向我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看历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其实有些不想放手。

就是这样,我确定了,我对历的吃醋,是恋人间的吃醋。

但在我刚意识到这件事没多久,就……下雨了。Reki……我在内心一直重复着。后来我问妈妈,明天,会是晴天吗?

那个雨夜仍在我心中。

我终于发现了啊,历才是我心脏跳动的原因。历叫我名字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在滑滑板。

我看到历来找我的时候,真的,很开心。

因为有历在,我感受到了快乐。

历曾经说过,不知道自己的幸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过我想我不用担心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的幸福是什么了,我的幸福是——”

驰河兰加停了下来,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单膝跪下。

不用猜都知道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喜屋武历先是愣了愣,随后便向驰河兰加笑了笑,“嗯,我也知道。”他打开盒子,盒子里的两枚戒指摆着无限的符号。

馳河蘭加醒来时,已经回到了属于他的世界。

“回来了?”喜屋武曆问他。

“嗯。”

“我们的戒指没有了呢。”

“没关系。”馳河蘭加在曆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生日快乐,Reki。”

馳河蘭加看向他,眼里满是深情。

彩蛋:

1.驰河兰加最开始其实也想像历那样写信的,然后他发现历说自己字丑和他说自己字丑,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2.馳河蘭加想了想,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看了一眼自己十年前的记下的注意事项,“一定要记得告诉自己完事赶紧走!”

3.当驰河兰加想带着喜屋武历离开时,忽然发现,身后站着两人的班主任。

4.现在的驰河兰加很想和馳河蘭加拼命,尽管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七夕24h】他的信息素 #无限滑板 #曆 #S·鹊桥滑行
就会想笑。 手机里的内容从满满的滑板视频到满满的驰河加滑滑板的视频,这样的转变其实的时间并不多,只有几个月。 曾经他带月日看过加的滑板视频,他一边看,一边向月日说着加的滑板有多帅...
】Hasegawa Langa 与CindeReki的奇遇记 #无限滑板 # #驰河加 #
感动。” 2.对驰河加说,昨晚他做了个梦。 “是我结婚吗?” “才不是啦!”回答。 随后,他们默默牵起对方的手。 3.昨天晚上,碰到一个自称仙女教母的人。 “我可以实现你任何美好...
】37.2℃ #无限滑板 #驰河加 # #乔樱 #sk8
的心跳漏拍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固定不变的契机。 而这个契机叫做。 起初加觉得奇怪,明明日常活动、偶尔中奖,甚至看恐怖电影也会引起心脏的吵闹,但他认真比对,发现这与【见面】又不尽相同...
】花季 # #sk8 #无限滑板 #驰河
满腔的热忱投入到滑板上,尤其是喜欢的人一起。 他又回到了从前,变回了,对每个人都咧嘴笑,精力充沛,像在证明他的力气真的不完… 乔从不让他看病历表,虽然他总笑着说不要在意这种小病,但事实上乔...
】驰河加想要亲吻 #无限滑板 #驰河加 # #sk8
by/ 可废   *我流纯情dk交往不久的纯爱 *虽然只有亲亲写得可能过不了审 *是双箭头但是加过分爱慕的世界观 —— 驰河加想要亲吻。 “……”被圈锢在自动贩卖机前,听到了一个像是...
可爱杀人事件 #无限滑板 #
!”   当挑出最后一颗糖慢慢剥糖纸,彩虹小狗的图案显露眼前。   “加!!加!!是彩虹小狗!!我吃到了彩虹小狗!!”大叫着紧紧抱住驰河加,清亮的眼眸都染上了彩虹的颜色。   ...
】雨 # #无限滑板 #驰河加 # #
。 当驰河菜菜子看见驰河加把带过来的时候很是欣喜,儿子终于朋友好了啊,所以她主动提出:“今晚就在这里住吧?” 自然是答应了的。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驰河加下一秒就说:“,明早一起...
】可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 #无限滑板 #驰河加 # #sk8
by/ 可废   *双向暗恋 *依旧纯爱预警 *BGM:加的千层套路   文:可废 —— “,难得的周末,我们去滑滑板吧。”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您的好友加发来一条消息。   刚洗过澡,正...
】关于信息素不明显的人如何掩饰自己这件事 # #sk8 #驰河加 #无限滑板ABO
脸上,“我叫...,你叫我就好啦。”他咧嘴笑道,既然是个Beta,那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了,,再说他的体质,Beta最是来得亲切。 驰河加报以回应的微笑,他点了点头,看清了他好看的嘴角...
】谁说初吻一定是柠檬味的啊! #无限滑板 # #驰河
是顿了一会,就又开始钻研起滚轴来,几个哥们看他一副专心的样子,真是一点都没被影响到吗,该说不愧是他吗? “喂,,你没什么事吧?”兄弟拍了拍他的肩膀,盯着齿轮契合转动,不知是在专注还是在发呆...
】表白预演 #无限滑板 #
,像一只巨型仓鼠。   盯着他嘴角的面包屑。   “......你。”   ⑿ 驰河加一前一后地走在满扶桑的小径上。   这已经不是预演了。   心想。   我已经没有...
】夜间来电 #无限滑板 #
没有娶公主啊?”   看着两个妹妹完全没有一点睡意的模样,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有一天,加王子在皇宫的花园里遇见了一个少年,少年自称是来自滑板国的王子,叫,叫,然后,加王子就王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