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Accompany #时空中的绘旅人 #绘旅人艾因 #罗夏 #司岚 #叶瑄 #路辰

sodasinei 2021-12-30

by/ 林间小路。

 

全文3k 第二人称视角 

*有私设

如果有什么想法 欢迎反馈!

那么就↓↓↓

 

命运交织,重来一次,还是会因你而心动。

你躺在一个玻璃容器里面,伴随着一句“开箱”,容器盖被打开了。

一堆人围着你,小声嘀咕着:“这就是最新的实验品吗。”,他们对你充满了好奇。

你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似乎是还未适应此时的光线,眼前一片漆黑。而一个人对于未知总是害怕的,前方也许是危机四伏的森林,抑或是风清月朗的小岛,你一无所知。你想求救,但似乎有一双手扼住了你的喉咙,无法诉说,无法哭泣,这漆黑湖水中的小水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动了!”周围一阵惊呼,“马上回到各自的岗位!营养液继续灌输!时刻关注着她的生命动态。”,接下来是阵阵匆乱的脚步声。

你动了动手指,感受到一股冰冷的金属感。随着瞳孔的不断调节,眼前的光圈不断扩大,你逐渐看清了所处的环境。

是白色的日光灯,死寂的,眩晕的,渗着一股寒意。

你微微蹙眉,你想知道这里是哪里,他们是谁。许多视线跟随着你,你的一举一动被他们时刻关注着,就像一只被猎人紧盯着的猎物,无处可逃,无处可跑,你感受到了极度的不适。

“她醒了吗。”实验室的大门在此时被打开了,一位长发的男子走了进来。

你看到他的那一刻,第一个想到了紫藤花,为情而生,为爱而亡。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一切都有了实感,那是万剑穿心的痛,是温柔的叮咛,是陪伴,是相守。

“叶瑄长官,实验品006成功了。”他们向这个男人敬了个礼,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叶瑄对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走到你的身边,欢喜中还有一点点难以言说的忧伤。他摸了摸你的头,俯下身子对你说道:“是睡醒了吗,那该起床了哦。”。

这感觉是许久未见的朋友,又好似是更加亲昵的关系,你也只是睡了一个很长的觉罢了。

他揽着你,把你扶了起来,“走吧,带你出去看看,我想你肯定有很多想问的吧。”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基地,离开了那个压抑的实验室,你来到了另一个封闭的空间。左拐右拐,这里像个巨大的迷宫,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没有他人的带路,应该是永远无法逃离之地。 叶瑄带着你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然后示意你进去。

你很犹豫,叶瑄是你见到的第一个人,也许是一种雏鸟情节在作祟,你慌乱中抓住了叶瑄的衣角,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思考着什么,只是单纯的在叶瑄身上汲取所谓的安全感。

他摸了摸你的头,似乎明白你内心的担忧,他一脸认真的看着你:“放心吧,没事的,我在。”

听到他这么说,你躁动的心突然安了下来,好像只要是他说的,那一定就是这样的。

 

你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了房间,一个男人坐在书桌前处理着文案,听到开门声后便抬起来了头。从房间的装饰来看,这个男人在这里有着极高的地位。

“原来是我的小姑娘来了呀,想吃点什么呢。”金发男人离开了办公桌,走向沙发。

看着你一直局促的站在门口,他微笑着眨眨眼:“怎么了,不过来坐吗?”

陌生的环境,与陌生的男人,摆钟滴答滴答,缓慢向前移动。暖黄色的灯光透着一丝甜味,茶几上摆放着一束鸢尾花,上面还残留着露珠。

你来到沙发前,与他对视:“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他微微蹙眉,阴影之下,眼里满是哀伤。他摇摇头,再次睁开眼,又变回了那个乐天派的他:“小娘子,先陪为夫吃点东西嘛。”

你听着他明显抓错了重点,和近乎调戏的语气,耳朵透出了一点红,顺着他说道:“我…我才不是什么小娘子。”

“那我的小姑娘可以坐下来了吗,不要这么紧张。”他一把抓住你的手,拉着你坐下来。

神经末梢在此刻无比敏感,一切举动都被无限放大,咚咚的心跳声,红透的耳根,和阵阵心悸。

“咚咚”,伴随着你的心跳声,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你回过神来,进来了一位同样是长发的男人,与叶瑄不同,他身上更多的是疏离,冷酷,是一个冰冷的瓷器,一摔就会破碎。

他看到你的那一刻微微怔住,愣在那里,一言不发。而你看到他的那刻,有一股无名的情绪从胸腔涌出来,泪腺枯竭,心脏隐隐发痛。

“司岚,有什么事吗。”身边的男人似乎对于他的出现感到不满。

“我听说她醒了,罗夏,我…”

罗夏打断了他,眼里没有任何神情:“所以这次,你想做什么呢。”罗夏紧紧地抓住了你的手,似乎害怕你再次消失,好像你曾经就这样干过。

“我想她有权利知道些什么,所以请允许我向向她介绍这里。”司岚闭上眼睛,冷静地回答道。

紧接着他推了推眼镜,向你伸出了手:“路辰应该在门口等了,跟我来吧。”

你回头看了眼罗夏,犹豫不决。

“去吧,我们等等聊。”罗夏朝你挥了挥手,“你如果不来的话,我会很伤心的哦。”

暖黄的灯光带着人影支离破碎,封闭的城堡,错综复杂的迷宫,和一颗被关住的心。

你握住你司岚的手,慢慢往门口走去。

你好奇地询问司岚你们以前是否见过面,而他只是淡淡地回不知道。

怎么可能会不清楚,你在心里想着,也对这个基地愈发的好奇。

你不是很习惯跟一个陌生人握手,还是在这种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但是面对司岚,这种感觉又好像不赖。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你感受着他的温度,抬起了头,视线范围内只有他宽阔的肩膀,背负了一切,沉重的肩膀。

司岚似乎注意到你的注视,松开了你的手:“去了解这里吧,你该拥有自己的看法。”

“这一次,我依旧尊重你的选择。”他小声说道。

 

你没有听清司岚到底说了什么,还未再次询问,就有人向你们走来。

“司岚长官。”

“路辰,你带她去逛逛吧。”

“请跟我来,学妹。”路辰礼貌地向你发出了邀请。

你紧紧地盯着他胸口的百合,似乎是发现自己视线过于直白,红着耳朵说道:“花真的很美。”

纯洁庄严的百合花预示着持久的爱,路辰摘下这朵花塞到你的手中:“请允许我把它送给你。”

“持久的爱吗?”你小声嘀咕道。

“你是在等什么人吗。”还未经过任何思考,你就脱口而出。

你慌忙的摆手,想要解释:“我的意思是…呃…”

路辰摸了摸你的头,跟你说不要在意那么多,又托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下,表示他应该等到那个人了。

你看着他笑起来的那刻,想着外面世界的天空如果本来是灰蒙蒙的,那些被乌云遮挡住的阳光,此刻一定显露出来了,光在此时洒向了大地。

你也跟着笑了起来。

 

“现在的世界,不如说是一个新生儿,还在成长的过程中,而我们是世界的协调者。”路辰边走边向你讲解道。

“协调者,我也是吗。”

“当然,协调者是经过筛选后选出来的,我们会穿梭在各个位面,处理各种事情。”

无时无刻会有一颗星星升起,一颗星星陨落,路辰这样解释道。

“新生儿,那它也会老去是吗。”

路辰听到这句话后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路的前方,似乎在那里发生过很多事情,他带着没有太多起伏的语调回复:“当然,我希望永远不会有那天。”

“走吧,我带你继续逛逛。”又回到了原来温柔的路辰了。

 

走着走着,你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口,是音乐。在这个枯燥,封闭的地下基地,突然出现的音乐显得格外的不同。只是这音乐,好忧伤,是小王子的玫瑰花,是等待一个人的回归。

突然一个男人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慌慌张张,但看到你的那刻,嘴巴一下子成了“o”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你感到很奇怪。

你走进了房间,瞳孔微张,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玫瑰花陷入了沼泽地,污泥染上了它的根枝,死寂的,难以呼吸的。雨滴砰砰砸到地面,潮湿又窒息的。

此刻音乐声停了,连带着摆钟也不再走动了,他回头静静地看着你。

“你能再谈一首吗。”你小声地询问道。

天神在播撒光的种子的时候,洒到了那束玫瑰花上,它裹着光,在污泥中闪亮,此刻,你弯下腰,摘起了它。

“我一般不随便弹给别人听。”他弯了弯眼眸,“但你不是,要来试试吗。”

你跨上了台阶,走到了他的身边。他握住你的手,带着你开始弹奏。黑色的发丝总是有意无意的扫着你的耳朵,阵阵热意引得你心砰砰直跳。

刚来到这里的紧张在此时都消散了,只有此时此刻的享受。

 

你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望着天花板,想着从醒来到现在发生的种种,是原来认识的吗。

惧而生怖 ● 时空旅人
温柔如潮汐袭来。 “可你不知道这会付出什么代价吗?”在之前穿梭里,她见过救她被关押进地牢,浑身是伤模样。 “我知道,所以你一定要找出拯救塞大陆方法。” “我和都愿意协助你。” ...
四个养子都喜欢我怎么办● 时空旅人
,成为了他妻子。     但你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很忙,经常出差不在家,而且一出差就是十天半个月,时间非常长。     在他不在家时间里,只有他收养四个养子陪着你。他们名字分别是和...
【星之提督×你】Rust #时空旅人 #
瞧不起那些低等文明人——哪怕对方是自己对应体。在你途经多个世界,你亲眼见证他将那些“”当做提线木偶,然后又将他们像废弃物件那般抛弃。而在与他交流,不要轻举妄动或许是最好回答。 时间像...
×我】魔女与狼崽 #旅人 #时空旅人
明显对我很戒备,该是也听说过关于魔女负面传言,承载着不属于他那个年纪警惕悄声观察着我,直到过了许多许多天——我常常粗心忘了记录日期,如果让知道了必然会教育我。 他终于开口:“。” 我蹲下身...
七夕佳节,黄粱一梦(x我) ● 时空旅人
贵族小姐们。” 冷哼了声“陛下有这等时间,不如先关心自己对手白银骑士。” “卿,你总是如此无趣,真不敢想象你以后会喜欢什么样女子。”好不容易才将从法师塔里拉下来,好度过这无聊宴会...
×我】奔赴 #时空旅人 #旅人
相通。我画笔描绘对象逐渐成为了他,而他作曲也充盈起我意见。我们在放课后相见,又在夜晚来临前分离。未曾出口爱慕是青春时少年少女秘密,两只手即将暧昧地触碰到一起之时,我受到了警告。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时空旅人
。   “嗯,我想只要是关于你事情,我应该会记得。”把杯子放到桌上,低头握住了放在毯子上手。他手很温暖,和塞大陆时他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还记得一开始在法师塔遇到他,他性格和现在真大相径庭...
【星之提督×你】白昼与星 #时空旅人 #
有个好天气。 你很久很久没有这个概念了。   你开始漫无目的地游历,“旅者”本就是周游诸文明之人。你于每个世界下一笔,借以在你从未停止旅途生活留下一点儿痕迹。 在某一趟旅途,你遇见了。你为了...
×你】安淡之舞 #时空旅人 #旅人
by/ 伊特厚姆沃克   ·塞大陆end前提 不再被生存之忧所烦扰繁茂之春,对明日艳丽期望如花般盛放。 民众们笑闹着推选出代表,被委以重任少年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敲响了你和...
七夕佳节(x我) ● 时空旅人
原作者:花落敲闲棋   感觉有点ooc亚子,见谅! x我     “听说,明天是七夕节,你有安排了吗?”是学长打来电话,温柔意外带着些拘谨。      我躺在屋外草地看着漫天星光...
×我】狼先生 #旅人 #时空旅人
顾及他人风言风语第一次正面回应:“她并不弱,她战胜了我。” 在我和他人疑惑眼神笑了,牵起我手问我:“你想不想去海边散步?” 早知道我该拒绝。在望见那座高耸入云塔时我萌生出悔意,这个...
《为你所撰写故事》 #AOT #笠 #伦耶格尔 #三笠阿克曼 #
不在于奉献。   生命意义不在于争斗。   在我心里,它是我与你与阿尔敏在夕阳下赛跑,在本上涂下蓝天,是偶然瞥见花开,落,   是你俯下身,在看螳螂吃蝴蝶时,长发被风吹起,扶着帽沿慌神瞬间...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