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山】再也不要相信爱情了 #月山 #排球少年 #月岛萤 #山口忠

sodasinei 2021-12-31

by/ 环月山系

 

*原创路人视角

*整了点无逻辑迫害单身狗文学

*月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

“月岛前辈!”

近藤纱理与泽见杏同时抬头朝声源方向望去,仅隔几桌的距离,隔壁部门的月岛君端着餐盘寻找座位,新来不久的后辈女孩热情地招呼他这里还余有空位。

她们看到月岛君很快接受了好意,道谢后坐到女孩的对面,开始享用今日的午餐。

“月岛君的人气在后辈中很高呢。”近藤纱理咬了一口三明治,视线没有收回,在月岛与后辈之间转了又转。

泽见杏眨眨眼:“是啊,不过纱理你应该不知道,听说小千叶打算追求月岛君哦。“

“诶?!“近藤纱理惊讶地捂住嘴,”真的吗?”再一次向斜对面投去目光,试图从千叶若芽的脸上揪出一点关于单恋的蛛丝马迹。

千叶若芽正与月岛君交谈着,虽然好像大部分时间都是小千叶在说话,但是月岛君时不时也会停下筷子进行回复,偶尔微微笑一下。近藤纱理想了想,凑近泽见杏低声说道:“月岛君没有恋人吧?他们看上去好像有戏的样子呢。”

“应该……没有?从来没有听到月岛君提过。”

“真好啊,现在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月岛君也要属于别人了。“

”月岛君才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在这里可惜什么呢?“

”我这是羡慕小千叶,毕竟想要找一个符合口味的好男人可太难了。我没跟你说过吗?我上次遇到了一个根本不讲道理的家伙!“近藤纱理瞬间变了脸,一副咬牙切齿的愤然,向友人倾倒起了满腹苦水。

”上次聚餐那一天你还记得吗?结束后我为了少走一点路就从烤肉店旁边的公园穿过去了。那天喝得有点多,在公园里一路上都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就找了台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盒蜂蜜柚子茶。“

02.

她的思绪飘回了那个令人深刻却不怎么愉快的晚上。

”我边走边喝,迎面忽然走来了一个人,长得特别高……大概和月岛君差不多高?我也没多想,就往旁边走偏了些好让路给那人,谁知道!”

“谁知道那人直接就往我身上撞过来,不仅撞翻了我的蜂蜜柚子茶,连我都差一点被撞倒!“

近藤纱理的声音不自觉地放大,顾及公共场合,泽见杏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冷静。她只好深呼一口气,发出压抑的控诉。

“他绝对是故意的!明明是他自己撞过来,他居然开口就是一句‘这位小姐,原来撞到人泼了饮料一句道歉都没有吗?’你敢相信吗?“

刻意模仿的声线为过分的话语添上几分滑稽,泽见杏没忍住笑意,刚咽下去的一口咖喱差点反上喉咙,呛了个正着。

愤愤不平的倾吐者吓了一跳,起身轻拍对方的后背:”杏,你还好吗?“

“我……咳咳没事,你继续说。”

“哦好。”近藤纱理将桌上未拆封的蜜瓜汁推到泽见杏的面前,”我当时就直接愣住了,但是不太想和人起冲突,就无奈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打算绕开他往前走。可是我没想到那个人的脸皮居然能这么厚……他拦住我不让我走,非要我赔大衣的清洗费,真的气死我了!

“你也太倒霉了……不会是来敲诈勒索的吧?你给他了吗?“泽见杏感觉到些许不对,抛出了其中之一的可能性。

“嗯……给了,但是没多少。我感觉不太像是敲诈的样子,因为那个人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我给了他多少钱。”说到这里,近藤纱理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说起来,正好那时旁边还有一个人经过……他是被别人看到所以心虚了吗?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在想什么,总之他没有再难为我,径直就走了。我在原地缓了好一会儿,最后原路返回乖乖从大路上回家了。”

泽见杏拍拍胸前庆幸道:“幸好你没事……我听着都感觉有些后怕。“

”那个男的真的超拽的,撞到我之后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活像全宇宙都欠了他五百万!虽然当时的灯光很昏暗,但我还是看清了他的模样,真是白瞎了这么帅的一副相貌,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的存在!“

近藤纱理近乎痛心地吐槽着,泽见杏却觉得她的重点似乎有些跑偏,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那种人肯定就是活该单身的典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斤斤计较的人,如果那种人都能找到归宿,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也没必要这么说啦……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像月岛君这样的好男人的哟,只是你暂且还没遇到,别……”

“不管是谁,能和月岛君在一起的人肯定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吧。”

03.

绞尽脑汁斟酌着语言,泽见杏安抚着好友愤懑情绪之下的自说自话,视线一边上移,注意力逐渐被经过纱理身后时身形蓦然停顿了一下的陌生男人吸引,敏锐地觉出了一丝不自然的地方。

泽见杏转动了一下眼珠:“纱理,你认识那个人吗?”示意朝右看,“他应该不是我们公司的吧?”

近藤纱理定了定神,颀长的身影带着朦胧的熟稔映目,她不确定地摇摇头,辨认不能。

高挑的金发男人一路往里,最终停步在仍然相谈甚欢的月岛君与小千叶的桌前。

从纱理与杏的角度看去,这个突然冒出的人明明什么都没做,月岛君的表情却在目光接触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变得明亮了起来,不似往常那般待人处事的温和,反倒像微光的星星遇到闪耀的月亮那般,卯足了劲闪烁着光芒。

看来是月岛君认识的人,她们对视一眼,达成一致的认知。只是泽见杏在心里默默多添了一条:对月岛君而言不是一般的人。

由于两桌的距离不近,再加上近藤纱理与泽见杏实在不敢过于明目张胆地去探知他人的对话,她们只能远远看着金发男人在与月岛君似乎是交谈几句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在对方的手上,接着就想离开,月岛君反应极快地拉住了他,匆匆收拾餐具,向小千叶道了别,便拉着男人一同走出了餐厅。

远望月岛君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回廊转角,泽见杏拍拍近藤纱理的肩,率先冲到了仍端坐在原位的千叶若芽对面。

“小千叶?”泽见杏见她一副恍如放空的失神模样,颇有些奇怪,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确认对方有所反应后正准备开口提问,千叶若芽却突然红了眼眶,几颗泪珠打着转,簌簌落下。

”杏前辈,我好像……大概是失恋了。“

千叶若芽低头遮掩着脸上的失落,下意识咬住下唇的软肉,语调沉重地诉说道。

姗姗来迟的近藤纱理与泽见杏默默看了好友一眼,一人坐了千叶若芽的一边,决定先好好安慰一下委屈的后辈。只是泽见杏却忽然直觉纱理的面色似乎有些异样,她抬眸装作不经意掠过,悄悄记下。

“月岛前辈已经结婚了。”

爆炸性的发言将杏与纱理炸得不轻,一道晕头转向地组织着语言:“真……真的吗?”

“怎么可能……月岛君从来都没有说过他结婚了啊?”

“月岛君也没有说过他没结婚不是吗?”

近藤纱理被这般偷换逻辑的回应噎了一下,她又看向千叶若芽:“小千叶你怎么会突然知道这件事?”

千叶若芽顿了顿,悲伤的情绪再次下沉几分:“因为……刚刚那个和月岛前辈一起出去的人就是……就是月岛前辈的丈夫。”

“月岛前辈今天似乎是忘带了结婚戒指……前辈的恋人是专程来送戒指给他的……”

她似乎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脑海中满是挥之不去的对话。

“这个,你忘拿了。”

“啊这个!我今早一直在找,还以为是丢了,可着急了……抱歉,阿月!”

“……小心点,不要再放在玄关了。”

“我会注意的!辛苦阿月特地跑过来,话说,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

“现在就去!公司附近有一家新开的……啊,千叶小姐,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了,回见!”

难为月岛君临走前还想到向我道别,千叶若芽悠悠叹了口气,努力想要将银光粼粼的素戒从记忆中抹去。

”所以纱理你有见到过月岛君手上戴着戒指的时候吗?“

”既然不戴在手上,月岛君的恋人为什么还要跑这么一趟呢?”

听不清杏说了些什么,千叶若芽的只言片语充斥了近藤纱理的大脑,蓦然之间,她的脸上神色变换,表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震然讶异。

“不会吧……”

04.

在被千叶若芽察觉到近藤纱理的反常之前,泽见杏及时将她一把拽走,最终安置在了公司楼下的一家咖啡店里。

“你没事吧,纱理,还是发生什么了?”

“杏,刚才吃饭时,我和你说的那个既粗鲁还不讲道理的家伙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吗?”

“虽然我也不是百分百肯定,但是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月岛君的……恋人。“

泽见杏骤然一惊,手中的咖啡差点打滑,稳住杯身放在托碟之上,她认真地问道:“你确定没看错?“

”不太敢完全确定,可是真的非常像,无论是身形还是面貌之类的……毕竟月岛君的恋人也属于那种见过就会给人留下一定印象的类型啊。“

”所以……“

”所以,那种人居然真的有对象!而且还是月岛君……为什么啊……“

她抓住泽见杏的手,无比难过地发出宣言。

”我再也不要相信爱情了!“

-END-

后记1:

“月岛君,方便打扰一下,问你一点事吗?“

近藤纱理在泽见杏恨铁不成钢的敲打之下思虑了一整个下午,终于在下班临走前叫住了月岛君,决定向他问清楚满腹疑惑。

尽管自结婚后就从山口忠改名为月岛忠,可当听到他人这么称呼自己时,长久岁月积攒下来的习惯需要更为长远的时间去适应改变,忠仍然会有少许的不自然。他不着痕迹得掩去那一分愣怔,开口说道:“近藤小姐有事要问我?嗯,可以的,如果能帮上你的话。”

即使与月岛年岁相当,近藤纱理也不免为自己即将表现的失礼而紧张:“就是……中午在餐厅和月岛君在一起的人,是月岛君的爱人,没错吧?”她似乎又泛起犹豫,不知到底是否应该说出接下来的一番话。

“是的。”忠表情温柔地碰了碰无名指上的戒指,笑着回答道。

近藤纱理更为纠结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童话故事中试图拆散王子与公主幸福生活的恶毒王后或是凶恶继母,可她也不忍见月岛君栽入火坑却还不自知。

吱唔半晌,近藤纱理最终鼓足了勇气,小心说道:“那个……我觉得月岛君还是应该再考虑一下那个人比较好!因为……”

“啊!近藤小姐是想说前些日子聚餐结束后发生的那件事对吗?在公园里碰到了阿月。”

没等纱理说完,忠似乎就先一步领会了她的用意:“阿月和我说了,那天他心情不太好,在公园里似乎是不小心撞到了我的某位同事,还强行让她支付了清洗费……我追问后才发现近藤小姐,阿月是从你包里没有完全收进去的胸卡上知道的信息。隔天我在你的桌面上放了一块草莓蛋糕,本来打算当面向你道歉的,可是突然有事,一直忙碌就忘了。”

近藤纱理瞪圆了一双眼,不敢相信地感叹道:“那块蛋糕是月岛君放的吗?我以为是杏给我的……原来是这样啊。”

“近藤小姐那天没有被吓到吧?我代阿月向你道歉,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虽然与想要告知月岛君的事并不是同一件,可没料到最终的结果却是殊途同归,并且还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看来是她想多了。月岛君的爱人“阿月”看来是一个能坦然承认自己错误的人,这样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近藤纱理眨了眨眼,悬在心上的负担落了地,摆手道:“没事没事!谢谢月岛君的草莓蛋糕,非常好吃哟!”她笑着与忠道别,步履轻快地转身出了门。

目送着对方远去,忠慢慢展平思绪,他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跟着松散。

阿月远远就看到了近藤小姐身后有人在尾随,对方口袋里还藏着刀,虽然并不是什么正义感极强的人,但也无法坐视不管,故意纠缠上近藤小姐是为了打消那个人可能生出的不轨念头什么的,这件事可不能说出来啊。

后记2:

经过近藤前辈、泽见前辈与千叶若芽的身边,偶然听到她们谈论到月岛前辈已经结婚了以及关于戒指的话题时,远松悠停了脚步,语气充满疑惑:“山口前辈……不,月岛前辈已经结婚两年了,戒指是因为前辈他怕做事时无意识磨损到这才不戴在手上,而是串起挂在脖子上的。”

月山】本能越矩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的回答,反过来责怪他的事难道还够多吗? 远望着屡教不改的山口接过那封精致的信书,面上愣怔的间隙,女孩便捂住好似熟透的脸颊匆匆鞠躬道别离去。 山口步子晃悠地进教室,坐正些许,静待...
月山】一个人的毕业旅行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毕业,在决定好今后的人生方向后,自然是离开。 本以为能够一直共处到租赁期限的最后一刻,但没料想在半个前先他一步搬出去。于是山口在这一段说长长,说短短的时间里独享着整间公寓,不论是寂静...
月山】人类需要小狗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彻底安下受到惊吓的心。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有在好好反省,也为了让那双本就可怜兮兮的眼珠里进一步发酵眨出泪光,正色,看一眼左手挂上的点滴,缓声轻言承认过错:“最近博物馆的工作比较多,午饭难免...
月山】燥夏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 神明创造人类的时候必定是随心所欲的,公平当然只作泛泛而谈,若然怎么会产生山口这样相差甚远的两个个体? 他至今仍然相信成为恋人的事实,突入的鸣声扯偏一下他的思络,耳边嗡动一...
月山】限时寻觅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11.12月山
出姓名。 “我叫。”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适合他的名字。 一个字一个字地对应上人鱼,接着也有礼地回应道:“我叫山口。” 04. 隔着好几家商铺的距离,便已然看到人鱼,哦,是挺拔的身影...
月山】ふゆ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的风吹僵的鼻头,暖流沿着鼻翼,的双手正正好,将山口冻得通红的整张脸包裹在其中。   “没事吧?”   “没……没事。”   “会就逞强。”皱眉,伸手拉起山口,他差一点没站稳,晃晃...
月山】あき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神,又发现视野莫名陷入半遮半掩的窘境。   “没、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阿你真的很好看。”   山口的话语从来真心实意,恰巧是最受的所有之一。   由耳廓出发,绯红经渐漫上颊边,他自在...
月山 | 如影随形 #排球少年×山口
by/ 桉樹中毒   ‣×山口   -阿,你说,天上的月亮会掉下来吗? -如果月亮落下来,那它就,是陨石。 -……?   碎石子落到脚边,山口即刻仓促地跳起来,像一只惊魂未定的...
山口中心向】Time to go #月山 #排球少年
这封信,那么阿很快就会到,主动一点,牵上他的手吧,我想他一定会拒绝你的。   From:22岁的山口     “山口。”   站在围栏边,注视着那个被灯光压瘪的影子,克制着声调轻缓地唤...
月山】圣诞精灵Gingersnap,赌上一切の大作战!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为他们做些什么的话,是是就能改变这个令人窒息的场面呢? 就这么决定!Gingersnap越发坚定这个绝妙的想法。 赌上最优秀圣诞精灵的一切,他一定让两个小孩——山口重归于好。 07...
月山】关于牵手 #排球少年 #月山 #山口 #
by/ 环山系   *极短口嗨小段子 *月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山口终于鼓起勇气向告白。本来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阿不仅接受,还主动提出“交往吗?”的询问。   被喜悦...
月山】关于养花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忽然说道:”它今天已经喝过一轮,你撑死它吗?“ 我愣一下,等我把”它“和”花“对上号,阿已经躲进房间。   好吧,我会挑明的,我的恋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嘴硬心软。 我一直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