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山】圣诞精灵Gingersnap,赌上一切の大作战! #月山 #排球少年 #月岛萤 #山口忠

sodasinei 2021-12-31

by/ 环月山系

 

01.

实习圣诞精灵Gingersnap在上岗前一天弄丢了愿望清单。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找不回来,那么世界上就会有那么些个孩子得不到被赋予了祝福的圣诞礼物,对于一个从小就立志要成为最优秀的圣诞精灵而言,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

Gingersnap可不想见到孩子们脸上的失望神色。

赌上这份最优秀圣诞精灵的骄傲,他一定要找到那份再重要不过的愿望清单。

02.

三个小时后,Gingersnap选择了放弃。

他不觉得自己能够在圣诞夜前从一万张被孩子各种替换的愿望清单中找出正式定下的那一张。

为了不额外加班,Gingersnap跑去了前辈的住处试图寻求一个解决方案。

“前辈前辈,如果你在圣诞夜前一天弄丢了愿望清单会怎么办?”

“?是你弄丢了吧?”

“不是,是我另一个实习的朋友弄丢了。”

“那就只能亲自再去收集一遍孩子们的愿望了。”

“这个时候,他们一定都在父母的陪伴下把愿望写在纸上,放进床头的袜子了不是吗?”

03.

得到了指点的实习圣诞精灵Gingersnap火速赶往下界,一路沿着孩子们的住址来到了这个名为宫城县的地方。

事实果真如前辈所说的那样,他挨家挨户地将许愿卡片从早已准备完毕的袜子悄悄拿出,无比感动地抄写着每一个愿望。

圣诞前夜的早晨,Gingersnap铺开写了长长一条的愿望清单,哼着圣诞歌谣,一个一个地仔细确认是否遗漏,本来不错的心情却在发现真的还少了两个孩子的愿望后瞬间跌到了谷底。

他崩溃地又去了一遍两个孩子的家里,没有找到他们放在袜子里的许愿卡片,连一点纸屑都没有看到。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快来不及了,难道他真的要不管这两个孩子吗?

Gingersnap在内心纠结了0.02秒,消极的念头立刻抛到九霄云外。

赌上这份最优秀圣诞精灵的尊严,他一定要赶在今夜十二点前实现他们的愿望。

04.

经过调查,Gingersnap确认了这两只漏网之鱼的名字。

月岛萤与山口忠。

好吧,他决定去他们身边瞧瞧,万一突然就得知他们的圣诞愿望也说不定呢!

他一挥手,两道金色的轨迹从宫城县中的两处各自出发,一路延伸,直至Gingersnap讶异地看着它们汇聚在了同一个地方。

原来这就是人类口中的“学校”。Gingersnap到处转悠了一圈,瞄到教室门口五年级四班的门牌,一拍脑袋才惊觉正事要紧,现在可不是摸鱼的时候。

不仅一个学校,这两个小孩竟然还是同一个班级,Gingersnap泪目地点点头,看来他还是有希望提早结束工作的希望的。

只不过他们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却好像不太熟稔的感觉,Gingersnap默默旁观着,对这毫无交集的两人不知为何叹了口气。

05.

“月岛和山口怎么了?难得课间没见到他们两个走在一起……今天的太阳不会是从北边升起的吧?”

“太阳难道不是从东边升起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你不觉得月岛和山口两个今天很奇怪吗?”

“唔……会不会是吵架了?”

“真的?不会……”

Gingersnap百无聊赖地跟在浅金发小子的身后,忽闻耳后传来一段细碎的对话。

他琢磨了一番那两人的说辞,这才恍然大悟这两个孩子原来关系极好,但不知因为发生了什么,所以今日才各自怄气,表现出一副不闻不问的模样。

实习圣诞精灵摇摇头,向独自走在后边墨绿发色的小孩看去,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但Gingersnap却看到他似乎咬紧了唇角,透过刘海时不时盯着前方——盯着月岛萤的面上满是失落。

反观神色自若的月岛萤,他步履生风的模样看不出一点为与朋友的不和而受到打击的落寞。

真让人难过,Gingersnap不忍地想。

06.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这节是外文课。

仗着人类看不见圣诞精灵,Gingersnap绕着教室正着飞了三圈,又倒着飞了三圈,在飞到山口忠的身边时,他怜爱地拍了拍他的头,又拍了拍他的手,希望能带给这个孩子一点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安慰。

接着他又回到了月岛萤的桌面上。叉着腰,Gingersnap目露不满,伸手猛戳了好几下他握笔的指尖,却差点被对方突然提笔的动作误伤。

及时闪到一边,Gingersnap公私分明,不能打扰了小孩做笔记,他走到那张划满横线的纸上,感觉好像哪儿不太对劲。

不论从哪个角度,月岛萤都看起来是在认真做着笔记,可是圣诞精灵站在那只在人类小孩的操控下矫若游龙的铅笔旁边,不敢确信由细小墨粒组合出来的笔画……

似乎是山口忠的名字。

Gingersnap愣住了,他揉了揉眼睛再看,月岛萤已经又写完了一个。

直到这堂课结束,听到铃声响起,月岛萤才好似如梦初醒,他瞪着本子上无处不在的那几个字,冷淡的面色终于出现一丝裂痕,拿起橡皮就想毁尸灭迹。

可是他写了实在太多,目睹全程的Gingersnap都为那张被用力擦拭的纸感到一丝可怜,这可真是个别扭的小孩啊。

明明都很在意对方的两个人如今却装作故意无视的模样,假若自己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的话,是不是就能改变这个令人窒息的场面了呢?

就这么决定了!Gingersnap越发坚定这个绝妙的想法。

赌上最优秀圣诞精灵的一切,他一定要让两个小孩——月岛萤与山口忠重归于好。

07.

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圣诞精灵而已啊。Gingersnap苦恼地思索着,究竟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他们和好呢?

到了放学时刻,Gingersnap眼睁睁看着月岛萤率先走出教室,山口忠本来还在慢悠悠收拾书包,见余光再也无法捕捉到那个身影后蓦然飞快地把东西一股脑丢进内胆,冲了出去。

同一条回家路,只是两人的距离隔了十万八千里远,Gingersnap飘在中间,时不时往前望望,时不时又往后瞅瞅。

好像一块裹了苦咖啡的夹心饼干,无助弱小的Gingersnap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万分无奈地再一次发出叹息。

08.

临近午夜十二点,实习圣诞精灵在看到驯鹿雪橇载着成千上万份礼物从天而降的时候终于想起了自己真正的职责。

所以他忙活了一整天,但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愿望是什么?

论实习第一天就下岗的体验是怎么样的,Gingersnap表示有话要说。

他又跑了一遍两个孩子的家,发现无论是谁都还没有许愿卡片丢进袜子里,怎么办呢,如果不在十二点前把许愿卡片放入袜子,他们就会错失这一年份的圣诞礼物了。

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圣诞精灵啊,做不到左右他们的想法。况且如果不是真心实意的愿望,魔法也是不会生效的。

倍感无能的Gingersnap迈着沉重的步伐上了雪橇,他在空中愁眉苦脸地看了两个孩子的家最后一眼,提起缰绳,开始为宫城县其他的孩子们分发圣诞礼物。

09.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一刻。

Gingersnap从烟囱中进入,小孩早已熟睡,他对照着愿望清单,将最后一份礼物小心地进早已准备好的袜子中。

“影山飞雄,十一岁,愿望是想要一个新的排球。”

他轻声念出最后一行字,那张满载着愿望的长纸条立时便化作了无数光点飘散于空,昭示着今年的圣诞礼物已经悉数送达,他是时候该返回上界了。

可月岛萤和山口忠怎么办?

Gingersnap看了一眼怀表,还有十分钟,他绝不会抛下任何一个孩子。即使心急如焚,却仍旧执拗地等待着,圣诞精灵相信他们一定会许愿的。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最后三分钟。

落在月岛萤家的屋檐上,Gingersnap感到额间忽然传来一分凉意,他抬起头,发现是白雪终于降临,纷落在了这百态人间。

新生的愿望清单迟迟不肯出现,为驯鹿拍去身上凉薄的雪意,Gingersnap内心无望,最后的最后,他对着臆想中的两个孩子说道。

"Merry Christmas."

一阵光芒忽现于掌心间,Gingersnap欣喜不已地瞪大眼睛,仅有两条愿望的清单被他抓在了手里。

“山口忠,十一岁,愿望是一份好吃的草莓蛋糕。”

“月岛萤,十一岁,愿望是……”

圣诞精灵会心一笑,抽出魔棒,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当他们醒来便能够拆开礼物了,Gingersnap从未如此期盼这个夜晚能否过得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明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

10.

“Gingersnap,任务完成得非常好,明年也要继续加油!”

“是!我会努力的!”

关上那扇门,Gingersnap兴奋到快要蹦起来,他圆满完成了任务,想来是不会有失业危机了。

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呢?

他回到自己的小屋,敲了敲桌面上的水晶球,一阵迷雾散去后,他看到两个小家伙正分别道别家人准备出门。

月岛萤全副武装,双手插在兜里,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山口忠则是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盒子,面对着还没有来得及清理的积雪,步履蹒跚地寻找着每一个安全的落脚点。

熟练地转过每一个巷口,穿过每一个街口,最终他们相遇在一条小道之上。

他们似乎是当场呆住了,月岛萤一动不动,山口忠则是想要掩饰什么一般把盒子飞速背到身后,但很快他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重新抓在胸前,却也一言不发。

“那个……”

“那个……”

“你先说……”

“抱歉、你先说……”

“……”

“……”

尴尬地沉默弥漫了周遭的空气,月岛萤呼出一口气,从口袋里伸出手,递到了山口忠的面前。

“游乐园,去吗?”

“阿月……?”

大概是紧攥在手里好一段时间,纸面被一点汗渍侵蚀发皱,山口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将视线从门票移到月岛萤的脸上。

“上次我的语气不太好,抱歉。”

他不自然地说出那几个字,面色悄悄泛起薄红,山口一开始的震惊后立即回神,一连应了好几声。

“要去要去!我想去……我想和阿月一起去游乐园……”

上次分明是自己不好。妈妈给了两张游乐园的票给他,他邀请阿月同去,可是一不小心被自己弄丢了。去不成游乐园,他没忍住在阿月面前哭了,阿月说了他两句,他感觉委屈得不行,好几天不敢靠近阿月。

他没想到还能够有与阿月一起去游乐园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答应才行!

“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这个吗?这个、这个是阿月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月岛萤感觉自己快被山口忠打败了,这一看就是圣诞礼物,为什么还要选择他喜欢的东西呢?

他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商业街,指着一家明显的招牌示意山口看去。

“薯条,要吃吗?”

“可以吗?”

“要吃就快点,不然会赶不上开园时间。”

“阿月,我最喜欢你啦!”

走在前面的人步伐一顿,嘴里发出的气音微不可闻。

“知道了。”

慢慢的,他们逐渐从一前一后变成齐行,迈着相同的脚步一直了走下去。

从遥远彼端关注着他们的圣诞精灵看到这么一幕,安下了忐忑许久的心。赌上一切的Gingersnap没有输,好运依旧眷顾着他,这一次,他笑着为他们献上来自今年的美好祝福。

"Merry Christmas."

月山】一个人的毕业旅行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by/ 环山系   *祝我毕业快乐! *月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 收拾好全部行李,山口最后一次用钥匙锁这间两室一厅的小公寓。 这里曾是他与在东京大学期间租住的同居地点,如今大学...
月山】本能越矩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遍,山口依然不解其意,肩颈连接的关节被死死扣住,他就连最简单的转头也做不到,只能等待未完待续的言语。 触感无限放山口感受到覆盖在后颈的碎发被轻柔地拨弄到了左侧,多年的排球训练让指的茧十分...
月山】人类需要小狗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步骤,只顾得追讨更多的温存。 他承认拒绝是私心作祟,所以这个秘密终其一生也不会让山口知晓。 需要他,也只需要他。 11. 人类需要小狗,需要山口。 -END-...
月山】限时寻觅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11.12月山
出姓名。 “我叫。”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适合他的名字。 一个字一个字地对应人鱼,接着也有礼地回应道:“我叫山口。” 04. 隔着好几家商铺的距离,便已然看到了人鱼,哦不,是挺拔的身影...
月山】燥夏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无解的牢笼。 没由来的一股燥热袭被衣物掩盖的皮肤,思绪自此短路,扯了扯衣领,略微调低了点空调的温度,送出渐冷的风,凉爽复现的同时敛下那份奇异躁动。 山口打开的房门是在将近十五分钟后...
月山】あき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神,又发现视野莫名陷入半遮半掩的窘境。   “没、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阿你真的很好看。”   山口的话语从来真心实意,恰巧是最受不了的所有之一。   由耳廓出发,绯红经渐漫颊边,他不自在...
月山】ふゆ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by/ 环山系   *是会收录进CP29别册的季节小段子 *月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在冬天踏室外冰场显然是需要一些勇气的。   这句话在山口脑中咕噜咕噜打转,他吞咽了一下因为紧张分泌的口...
月山】再也不要相信爱情了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在下班临走前叫住了君,决定向他问清楚满腹疑惑。 尽管自结婚后就从山口改名为,可当听到他人这么称呼自己时,长久岁月积攒下来的习惯需要更为长远的时间去适应改变,仍然会有少许的不自然。他不着...
月山】关于牵手 #排球少年 #月山 #山口 #
by/ 环山系   *极短口嗨小段子 *月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山口终于鼓起勇气向告白了。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阿不仅接受了,还主动提出“要交往吗?”的询问。   被喜悦...
山口中心向】Time to go #月山 #排球少年
这封信,那么阿很快就会到了,主动一点,牵他的手吧,我想他一定不会拒绝你的。   From:22岁的山口     “山口。”   站在围栏边,注视着那个被灯光压瘪的影子,克制着声调轻缓地唤了...
月山 | 如影随形 #排球少年×山口
整个暑假,都在那个排球馆训练,尽管只是很普通的小学组级别的排球队,和隔壁场地的成年人完全不站在同一水平线。非要说汗水挥洒过后的青春这类的台词有些太过羞耻,他只是纯粹地,一直在打而已。后来山口也来...
月山】关于养花 #月山 #排球少年 # #山口
by/ 环山系   *无厘头小段子 *月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20xx年91日 周六我买了一盆花回家,阿看到后一脸无语。 他满脸惋惜,说话也只说一半:”如果你真的会记得浇水施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