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牛】妖怪法则 #排球少年 #天童觉 #牛岛若利

sodasinei 2022-01-01

by/ 我又过敏了

 

是你让我从妖怪变成人,在人间落地生根。

“妖怪,妖怪!”

“不要和觉一起玩,他是妖怪。”

一群孩子远远地朝着红发蘑菇头小孩扔石头,嘴上也不停地指责他,眼里流露着趾高气昂,和一戳就破的畏惧。

蘑菇头站了起来,比其他小孩都高出一截。他伸出手做出吃人的表情,阴测测地笑,那群小孩就被吓得四散跑开。

———叮———

“啧。”

天童从被窝里伸出细长的手臂,在第一秒就把扰人的闹钟关了。

又梦到这些了,真烦人。

他站起身拉开窗帘,太阳马不停蹄地闯进来,落在他的眼睫上,过分刺眼。

天童觉皮肤苍白,四肢修长,肩胛骨突出,让人误马上就会有翅膀刺破他的皮肤,下一秒就要腐化。

于是窗帘又被拉上了。

妖怪可不适合在太阳下行走。天童心想。

但妖怪竟然要上课,真让人不解。抱着这种不解的心情,天童踏入了新的校园。

尽管鹫匠教练对他抛出橄榄枝,天童并没有对高中生活有过多的期待。只是本该在初中毕业就终结的排球生活,可以再苟延残喘三年。

“只要你能得分。”

天童觉永远相信自己的直觉。

来到体育馆,第一眼,他就注意到那个绿色头发的男生。他很高大,身材健壮而有力。身为一年级却稳稳占据队伍首发的位置,白鸟泽的王牌——牛岛若利。

鹫匠教练的眼光老辣而精到,白鸟泽从不缺乏人才。当新来的一年级排排站,对着前辈们自我介绍的时候,天童就意识到,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妖怪的世界。

真是太好了。

第一天教练就让他们新来的几个队员组队,与前辈们打了一场比赛。天童很强,他凭借着直觉以一己之力拿下七分。比之更耀眼的是牛若,左手主攻手非常稳定,能拿下几乎每一个球。

下训了之后天童不想多留,抄起包就要走,倒是牛岛叫住他。

“天童。”

天童回头看他,阳光落在了他张扬的红发上,他眯起眼睛。

“食堂在那边。”牛若指了指右手边的方向。

啊…我只打算去买个巧克力冰淇淋吃啊。

“哦,原来如此。”说完他并没有犹豫,抬脚还是打算往校门的方向走。

“那我们走吧。”牛若很快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体育馆和天童并肩,示意他跟上自己的脚步。

天童突然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白鸟泽的饭菜很丰富,牛排、深海鱼、蔬菜…各种菜式任您挑选。

牛若满满的装了一大盘,营养均衡。天童觉看了看自己餐盘里少得可怜的食物,倒也难得的来了胃口。

“听说你在初中时就已经被鹫匠教练指导了?你现在是正式队员了吗。”

“嗯。”

“你是很早就开始练习排球了吗?”

“嗯。”

就这么来回推拉了几个对话,牛若都以单个语气词结束,连嘴都没多动一下,饶是天童也有点无法将对话持续。

他问出了自己在意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叫住我,和我一起吃饭?”

牛若放下筷子,抬头看着天童,表情很是认真:“你看起来很强。”

“你害怕妖怪吗?”

牛若不知道为什么话题突然到了这里,这是他不擅长的领域。

“什么妖怪?”

“没什么。”看到牛若茫然的表情,天童笑着回他:“吃完了吗,那我们走吧。”

 

练习的日子没什么特别的,他们每天都来体育馆,每天一起回去宿舍,时间过得很快。

牛若毫无疑问成为白鸟泽的主炮,天童也逐渐展现自己的实力,成为白鸟泽正式上场的队员。

每次看到对面的队员拼尽全力地跃起,重重的扣杀却被自己击落,这种戏弄人的感觉让他感到快乐。他好像一只腐食的鸟,站在尸体遍布的树林,越是这样他越兴奋。

队伍里还出现了一种声音,有人叫他guess monster,对他投来讳莫如深的眼神。尽管很隐秘,但还是被他察觉。

似乎在谴责他与高洁的白鸟泽格格不入。

他知道那是故意的中伤,为的就是排挤自己,和当初喊自己妖怪的声音别无二致,但他感受到异样的快感。

然而没有人能保证自己永远120分,白鸟泽队内的竞争是如此激烈,有时候他状态不佳,平均得分率会不如那些read block的选手。

牛若还是每天会和天童一起训练,一起回寝室。但是最近的路总显得有些漫长,有些沉默。

鹫匠教练把他正式队员的身份给了二年级的前辈,并让他好好反省自己。

原来在这里也是不自由的,原来根本没有乐园。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

坐在场边的天童看着跃起准备扣球的牛若想,真美啊,和丑陋的我完全不一样。

当日天童没有和牛若一起走,向鹫匠教练告了假就离开了。

天童漫无目的地走,走出了喧闹的校园,走过了繁华的街区,和夜幕下的酒馆。

“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老板不让他进去。早知道不穿校服了。

坐在河边的天童心想,他竟然无处可去。

叮,叮。他的手机响了。

没有看一眼屏幕,就这样接起来。

“喂。”

“天童,你在哪里?”

“我在乌云底下。”还是那样欢快的语气,眼睛里却没有笑意。

“教练说你身体不舒服先走了,可我去你宿舍敲门你也不在。你还好吗?”

“嗯,我很好。”

牛岛若利本就不太擅长聊天,每次都是天童起的话头,但如果天童不愿意接话,那聊天往往就无以为继了。

一时安静下来。

“若利,你害怕妖怪吗?”

“什么妖怪?”还是一样的回答。

时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下午,天童曾经以为充满希望,充满自由的下午。

感受到天童的沉默,牛若试着表达自己:“我是说,我没怎么听过妖怪的故事。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在打排球,很少有人和我说那些。”

“你愿意说给我听吗?”

或许是觉得无聊,或许是需要倾诉,天童真的开始诉说。那是他与之搏斗多年的梦魇,如影随形多年。

牛若认真听着,保持着他一贯简单的作风,间或发出几个音节表示自己在听。

过去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你会不会也觉得,我还是放弃我的打法比较好?”

“天童。”

“嗯?”

“你很强,如果直觉是你最大的武器,你不该怀疑自己。”

牛若说话总是直指核心,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天童理解了他的意思。

“强大就是一切,对吗。”天童说。

“是的。”

强大,只有强大才能在白鸟泽活下来,那不正是自己所求的吗?天童突然就释然了。

“低谷是很正常的,只要熬过它就好了。”

那低沉的声音接着说:

“我不害怕妖怪,人间没有妖怪。”

天牛】我们的相遇 #排球少年 # #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我在这里打排球。” “哦,你好。”废话,我又不是看不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七岁。”放下排球,撩开的厚刘海,轻轻触碰他被砸红的脑门,“疼吗...
天牛】让他降落 #排球少年 # #
排球以外的东西,只有仿佛看不懂气氛地和他谈天说地,也从来不嫌弃他全都不懂。 旁人看起来鸡同鸭讲的气氛,在二人看来却分外和谐。 也觉得很好,说他俩是铁哥们,就把这个词暗自记了下来...
天牛】吃巧克力吗 #排球少年 # #
by/ 我又过敏了   毫无疑问是白鸟泽的红人。从他在情人节塞满巧克力的抽屉就可以看出。   不太爱吃甜食,这些巧克力一半都进了的肚子。他一边蹭吃蹭喝,还一边做出评价,哪个女孩送的...
天牛】去电 #排球少年 # #
号码,就这么随手拨了出去。 他以为这个号码是空号,但竟然被接了起来。 “喂,您好。”是一个很浑厚的男音。 “额。”还没组织好语言,他只是什么都没想。 “我是。”对面接着说。 “你好,君...
排球bl】 #排球少年 # #及川彻 # #
这么好,对我来说就像是个奇迹一般。”一年级一边打扫场地一边艳羡的说着。   这么一说,他也想起来了刚认识的时候。 “你好,我是,你是吧,我听说过你,你很强诶。” “你是左撇子诶,好酷...
】学园祭的红发猫女仆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见第一个举手,“我去三楼找工。” “那我去二楼叫太一他们!”山形笑笑。 “那,我去外面叫。”大平也笑笑,他对于的反应还挺好奇地。 三分钟之后,除了之外,排球部所有正选都在一楼...
】动了白鸟泽夫人的下场是?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冠军。” “他们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第一次,白鸟泽的大家,对于脑子里面除了排球就是,一直保持天然形象的绝对王牌,有了新的认识。 真是个霸道不讲理,又极其护短的人啊…… 在齐藤教练的...
【白鸟泽】来玩塔罗牌吧 #排球少年 # # #白鸟泽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工。”一边洗牌一边说,“要不要抽一张?”   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但还是说了好。   测什么呢?   “那就测一测我们白鸟泽在今年春高的运势吧。”   权杖六逆位。   看着牌面...
【HQ 乙女】520快乐♡●排球少年乙女向●●及川彻●影山飞雄●●男神X你
。”   ​“……”我他妈根本没化妆啊。 ,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给你加训了,几不见竟然已经会甜言蜜语了。   其实走进高级西餐厅的那一刻你挺尴尬的。周围都是衣着得体的淑女和被她们纤纤素手挽住的...
】不好好吃饭到底是谁的错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山形想起了上次和开玩笑打成一团的时候,濑见不小心扯了一下的裤子,结果直接把抗出了他们的包围圈,“怎么可能和你分享他心爱的“排球”,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边抄春假作业...
排球少年乙女向】什么内裤派 # #日向翔阳 #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撞梗致歉 #ooc文笔烂注意! #是三角内裤派还是四角内裤派? #日向//   日向翔阳      从日向稚嫩的脸颊和偶尔幼稚的举动不难推测出他是三角内裤...
】520短小生贺 #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他们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要送给爱人什么。   但是这并不是你有意无意秀恩爱的理由!!   但是,碍于的威严,没人敢这么说。   “叮!”   的手机响了,是的信息。   “今天早点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