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天牛】我们的相遇 #排球少年 #天童觉 #牛岛若利

sodasinei 2022-01-01

by/ 我又过敏了

 

父母离婚,天童跟着爸爸搬到了新的城市。

爸爸带他来办入学手续,在老师面前,天童熟练地堆起假笑,装作温和的样子。

爸爸还有些事要处理,离开的时候,爸爸对他说:“觉,来这里要和新朋友们好好相处。”

他停顿了一下,换了个措辞:“不要太针对别人哦。”

天童的刘海快要遮住眼睛,他只是抬头看着爸爸,沉默不语。

爸爸走了以后,天童在附近溜达,他走到公园,找了颗树熟练地爬上去。

午后的阳光斑驳慵懒,树叶缝隙漏下的光给这红色头发再添一把火。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他换了个姿势歪头去看。不远处一个绿色头发的小男孩在拿着排球轻垫,看起来乐在其中。

突然一个失误,球打歪了,直直的朝着天童的脸飞过来。

没来得及躲开,他直接被球打到脑门。

若利回过头就看到这一幕,天童从和排球一起从树上栽下来。

他好像一只小鸟,若利没来由地想。

若利跑到天童旁边,脸色有点尴尬。“对不起。”他不安地开口,“你没事吧。”语气还是很平静。

显然不可能没事啊,天童揉着脑袋打量这个人。绿色头发的少年,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比一般人高出一些。

天童没理会身上的疼痛,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你是谁?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牛岛若利。我在这里打排球。”

“哦,你好。”废话,我又不是看不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七岁。”若利放下排球,撩开天童的厚刘海,轻轻触碰他被砸红的脑门,“疼吗?”

“还好。”天童往后撤了一步,他还不习惯陌生人离他这么近。

若利伸出手,指了指他的胳膊:“手臂流血了。”

天童低头看到自己破皮的膝盖和手臂,无所谓地回复了一个单音节的嗯字。

若利看起来有些紧张,他一手抱起排球,一手牵起天童的衣角,说:

“去医院。”

若利熟门熟路地带着天童走去附近的医院。路上天童和若利聊了很多,准确地说是天童单方面在提问。

一小段路,天童已经摸清牛岛若利的家是个大宅子,家里管得很严,平时不准他出去玩,所以也没什么朋友。

若利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医生姐姐看到他,无奈地笑:

“若利,又是哪里受伤了?咦,还有一位小朋友?”

简单消毒过后,天童和若利离开了。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

“嗯,以前受伤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处理。”

“受伤?有人欺负你?”天童抬起头看着比自己稍高一些的若利,他误以为他们是同类。

“不是,因为我在练习排球。”

“哦。”他一时没了兴致,但还是接话道,“你很喜欢玩排球吗?”

“很喜欢。”

说到这里,小若利的眼睛放着光,他的脸被太阳晒得有些红:“你要和我一起玩吗?”

“好啊。”

他们就这么打了一下午的球。

傍晚的时候,若利提出自己该回家了。

“我要回家了,今天是爸爸特别准许我出来的。”

“嗯,再见。”

“我们下次还能一起玩吗?”

“或许吧。”

互相道了再见,回到家时,小若利才想起来,自己忘了问那位红发小鸟的名字。

天童是故意没告诉他的,他不觉得他们会再见面,所以他连姓名都隐去了。

那时他还没有熟练掌握直觉的使用方法,他没想到,第二天入学,他会在班里再次遇见这个绿色头发的男生。

“你好,我叫牛岛若利,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们俩成了同桌。

小若利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但是数学成绩一般般。做数学题需要一些技巧,他总是按照老师教的按部就班地解题,但是很容易陷入死胡同,因此他写题速度总是稍慢一点。

因为若利是左撇子,他和天童的胳膊总是会撞到一起,这时候若利就会很认真地对天童道歉。

在一次课堂练习的时候,他再次撞到了天童的手臂。若利扭头看到天童早已快速写完答案,撑着脑袋开始神游。天童装得像模像样,老师也没看出来。

下课的时候,若利问天童,为什么你写题这么快呀。天童趴在桌子上笑着说,蒙的。

若利震惊了,他不理解为什么天童总能比自己认真计算得到的分数还要高。

但实际上天童也并不完全靠蒙,他只是喜欢跳过一些步骤,用一些天马行空的套路解题罢了。

若利听完天童讲题以后,更懵了。

放学了以后他们会一起走一段路。若利向家里申请每天稍微晚一点回家,这时候他会和天童一起玩排球。

若利带天童到儿童体育馆。

若利刚推门进去就引起了小朋友的欢呼,大家簇拥在牛若的周围。他长得比较高,身体也很健壮,扣球十分有力,教练也很喜欢他。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旁边红头发的人。

“这是我的朋友,天童觉。”

在互相介绍过之后,教练开始引导大家一起打排球。天童因为个子比较高,被安排到了副攻的位置。

某种层面上说,天童算是天赋异禀,他很快掌握了拦网的诀窍,他能在短时间内起跳,或是在距离较远的情况利用身高优势对对面进行压制。

比赛显然失了衡,他和若利的队伍完全压制了对面小朋友的热情。教练叫了暂停,让他们重新分组,二人成了隔网相间的对手。

这也让他更好地观察到了自己的新朋友,在球场上的若利异常专注,较之于面对数学题的苦恼,他的眼神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肃杀。

若利的球打得很好,力道很大,几乎没有人能接到。天童虽然也无法拦住若利的球,但是面对别的对手还是绰绰有余。

渐渐地,他发现排球很好玩,它是一种纯粹的运动,在这里自己好像不用思考,可以仅凭直觉起跳。

当他看到对面扣杀的球准确落到自己的手掌心,重重落地的时候,他心里生出一种畅快。

这是他第二次接触排球,也是他第一次爱上排球。

疼痛来得很突然,当他又一次跃起的时候,迎接的是若利的大力扣杀。球打在手指上,骨肉与球面发生剧烈碰撞,他感受到了痛。

若利很快反应过来,他绕开球网跑到了天童身边。拉着天童的手检查他的伤势。

“疼吗?”他轻轻捏着天童的手,这种亲密的肢体接触让天童愣了一下。

“疼。”

天童没想到会这么快又来到那家医院。医生姐姐也熟知了他的名字,对他说:“觉,你也很喜欢打排球吗?”

若利还在紧张地盯着天童受伤的手,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来,那时候天童说的是:

“嗯,喜欢。”

谢谢你带我来到这片妖怪世界。

天童心想。

天牛】妖怪法则 #排球少年 # #
王牌——。 鹫匠教练眼光老辣而精到,白鸟泽从不缺乏人才。当新来一年级排排站,对着前辈们自我介绍时候,就意识到,这是个弱肉强食妖怪世界。 真是太好了。 第一教练就让他们新来...
天牛】让他降落 #排球少年 # #
排球以外东西,只有仿佛看不懂气氛地和他谈天说地,也从来不嫌弃他全都不懂。 旁人看起来鸡同鸭讲气氛,在二人看来却分外和谐。 也觉得很好,说他俩是铁哥们,就把这个词暗自记了下来...
天牛】吃巧克力吗 #排球少年 # #
by/ 我又过敏了   毫无疑问是白鸟泽红人。从他在情人节塞满巧克力抽屉就可以看出。   不太爱吃甜食,这些巧克力一半都进了肚子。他一边蹭吃蹭喝,还一边做出评价,哪个女孩送...
天牛】去电 #排球少年 # #
号码,就这么随手拨了出去。 他以为这个号码是空号,但竟然被接了起来。 “喂,您好。”是一个很浑厚男音。 “额。”还没组织好语言,他只是什么都没想。 “我是。”对面接着说。 “你好,君...
排球bl】 #排球少年 # #及川彻 # #
这么好,对我来说就像是个奇迹一般。”一年级一边打扫场地一边艳羡说着。   这么一说,他也想起来了刚认识时候。 “你好,我是,你是吧,我听说过你,你很强诶。” “你是左撇子诶,好酷...
】学园祭红发猫女仆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见第一个举手,“我去三楼找工。” “那我去二楼叫太一他们!”山形笑笑。 “那,我去外面叫。”大平也笑笑,他对于反应还挺好奇地。 三分钟之后,除了之外,排球部所有正选都在一楼...
】动了白鸟泽夫人下场是?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冠军。” “他们会为他们行为付出代价!” 第一次,白鸟泽大家,对于脑子里面除了排球就是,一直保持天然形象绝对王牌,有了新认识。 真是个霸道不讲理,又极其护短人啊…… 在齐藤教练...
】从巴黎到东京 # # #
暧昧姿势,像是恋人一样。”不急不躁,侃侃而谈得仿佛置身事外,反而是耳泛了红。 ——是了,他知道,且他是故意。小心思被想要隐瞒人戳穿,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羞赧吧? “恋人会像我们一样...
】不好好吃饭到底是谁错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山形想起了上次和开玩笑打成一团时候,濑见不小心扯了一下裤子,结果直接把抗出了他们包围圈,“怎么可能和你分享他心爱排球”,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边抄春假作业...
【白鸟泽】来玩塔罗牌吧 #排球少年 # # #白鸟泽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工。”一边洗牌一边说,“要不要抽一张?”   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但还是说了好。   测什么呢?   “那就测一测我们白鸟泽在今年春高运势吧。”   权杖六逆位。   看着牌面...
【HQ 乙女】520快乐♡●排球少年乙女向●●及川彻●影山飞雄●●男神X你
。”   ​“……”我他妈根本没化妆啊。 ,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给你加训了,几不见竟然已经会甜言蜜语了。   其实走进高级西餐厅那一刻你挺尴尬。周围都是衣着得体淑女和被她们纤纤素手挽住...
】520短小生贺 #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他们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要送给爱人什么。   但是这并不是你有意无意秀恩爱理由!!   但是,碍于威严,没人敢这么说。   “叮!”   手机响了,是信息。   “今天早点回来吧...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